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9章 心计十足的谋杀犯
    到了。

    我走进那家旅馆。

    上楼,敲门,敲了三次,没人开门。

    难道说,是不在。

    还是说,真的逃跑了。

    又敲。

    开门了。

    “柳智慧!”我一叫。

    没叫完,愣住了。

    一个男孩子,问道:“你谁啊。”

    里面床上被子里一个女孩子缩着头看着我,不是柳智慧。

    我看了看门牌号,没错啊。

    我说:“你们是谁?”

    男孩子说:“我还想问你是谁,你是不是敲错门了!”

    我说:“不对啊。敲对了啊。之前住在这里的女的,什么时候走了啊。”

    他说:“我怎么知道,我都住了两天了!”

    砰门关上了。

    听到他在里面骂:“神经病。”

    我靠,柳智慧呢!

    我赶紧下楼去找老板娘。

    老板娘告诉我,那天和我来的女的,第二天就没人影了,不续费,押金也不要,就走了。

    靠。

    走了!

    老板娘拿着押金给我。

    我问道:“那她是去哪里了?”

    老板娘无奈的说道:“我怎么知道她去哪里了啊?”

    靠,靠,靠!

    真要我命啊!

    我一时间,慌了神。

    不见了。

    柳智慧,第二天就不见人影了,难道真如徐男所说,她逃跑了。

    彻底的。

    我手都有些颤抖。

    我颤抖着,点了一支烟,呵呵,我要死了,我是如此被人害死的。

    想不到,我深信着柳智慧,还想着帮她,可是,她却这么出卖我的。

    利用我的。

    她亲我,吻我,真的因为对我有意思吗,呵呵,假的。

    那都是为了利用我。

    我竟然有想哭的感觉。

    那被人欺骗的,被一个自己豁出命去保的人欺骗的感觉,可能,一辈子难得有一次,但绝对的刺骨铭心。

    我恍恍惚惚的走出了旅馆,然后坐在了旁边的台阶上,我抽着烟,呵呵的傻笑,看着天空。

    这应该是我意料之中的结果吧,我不该难受的,不对吗。

    为了她坐牢,我甘心吗。

    我情愿吗。

    不会的,我不甘心也不情愿,可是现实已是如此,容不得我去逃避。

    逃跑了的话,很大几率也是被抓来吧,而自动投案,也是被判几年吧。

    呵呵,我相信,我哪怕是坐牢了,贺芷灵,徐男,谢丹阳,朱华华,我家人,这些人,一定也会对我不会绝交的。

    我奇怪的是,我第一个想到的,却是贺芷灵。

    或许,贺芷灵真的是我大苦大难的救星,我落难,第一个想到的,绝对是她。

    说到什么不抛弃不放弃,那么,贺芷灵绝对对我不抛弃不放弃,我多惨,她都会愿意站在我这里帮我。

    我还需要多多感谢她。

    可是我突然转念一想,或许,柳智慧,已经,死了呢。

    我一下子脑子空白。

    或许,真的死了。

    复仇未果,反而被人弄死。

    这,是我想到的,最烂的下场和结果。

    我宁可坐牢,我无法接受柳智慧已经死了。

    不会的,不可能是这样的!

    一团纸打在了我头上,然后落在我面前。

    这不偏不倚的,竟然有团纸砸在我头上。

    我一抬头。

    对面楼栋三楼的窗口,一个长发女子在窗口后面,定定站着看着我。

    那不是柳智慧是谁呢!

    我松一口气。

    靠你柳智慧,你跑到对面那里去干嘛。

    我扔掉烟头,站起来,然后跑过去对面,进去旅馆,跑上去了。

    到了那个房间门口,是虚掩的门,我推门进去。

    看到柳智慧。

    她亭亭玉立,换了一身新衣裳,牛仔,紧身的嫩绿色毛衣。

    我不再多废话,过去死死抱住了她。

    柳智慧推开我,问:“以为我死了?”

    我狠狠再次抱住她:“真以为你死了。”

    柳智慧说:“刚开始以为我跑了,脸上都是愤怒。”

    我抱着她,说:“只要没死,一切都好。愤怒也没什么。”

    柳智慧说:“坐牢也没什么。”

    我说:“你都看到我在下面各种各样的姿势动作和表情了?”

    柳智慧说:“先愤怒难受,后痛苦惋惜。”

    她推开我。

    我说:“让我再抱一下,再抱一下。”

    柳智慧狠狠的推开我。

    我说道:“好了好了,别生气别生气哈。”

    柳智慧说道:“回去。”

    我问:“你说啥?”

    柳智慧说道:“我要回去。”

    我心里一喜:“哦好啊,那我带你回去。”

    柳智慧问我:“你怎么带我过安检?”

    我愣住,对哦,我怎么把她带过安检啊,那不容易啊。

    我根本不可能把她带过安检。

    靠,那怎么办。

    我看着柳智慧。

    柳智慧说:“怎么出来,怎么进去。”

    我问:“跟臧小慧进去吗。”

    柳智慧说:“对。”

    我说:“好想法。那她什么时候进去。”

    柳智慧说道:“她一会儿过来。”

    我说:“这就好,这就好啊。唉,你没事就好。”

    柳智慧问道:“怕我跑了吧。”

    我说:“是怕你出事,你看我表情应该懂。”

    她微微笑一下。

    我问道:“对哦,你怎么搬到这里来了。”

    她指着窗口,说道:“从这里看出去,看到什么。”

    我看着这扇窗,能看到什么?

    我看着天空。

    天空一片黄昏的蓝。

    我说道:“天空?”

    我突然想到,柳智慧很喜欢在下午的这个时候,在监狱出来放风,看天空。

    她说:“天空,和夕阳。”

    我说:“嗯,那的确很美。你搬过来,也不告诉我,我过去找不到你。靠,以为你出事了,唉,吓死我了。”

    柳智慧说道:“谢谢你担心。”

    我坐下,问她道:“恩呢,还没问你,事情办完了吗。你那什么堂哥呢。”

    她说:“他死了。”

    一句他死了,三个字他死了,轻描淡写,风轻云淡,好像跟她没关系一样。

    我问:“他怎么死了。”

    柳智慧说:“他长期和他好友的老婆有染,我做了手脚,让他好友发现了这事,又做了一些心理暗示,他朋友怒不可遏,拿刀砍死了这家伙。”

    我说:“就这么轻松?”

    柳智慧点头。

    我问:“可是你怎么知道人家长期有染的。”

    柳智慧说:“曾经一次聚会,我看着他和他好友老婆对视的目光就知道了。他好友是一个性子很内敛的人,这么一个人,当心中爆发出愤怒时,可以把自己和仇恨的人一起毁灭。”

    我说:“那,你岂不是利用了一个无辜的人。”

    柳智慧说:“那个人,以前靠贩毒起家。后来走关系漂白了,我们都知道。”

    我说:“那都他妈的该死,那个女人他老婆也该死,更该死。还脚踏两条船!”

    柳智慧说:“她被砍成重伤。”

    我说:“不死还会出来祸害人。那会不会上报了。”

    柳智慧说道:“当地怕影响不好,把这样事情给掩盖住了。”

    我说:“一群天杀的只吃饭无作为的王八蛋!”

    我看了看柳智慧,然后问道:“你看起来表情那么轻松,那,除了弄死这家伙,是不是,查到了你想查的幕后黑手。”

    柳智慧说道:“我让一个我的人,也是他们家的人,在他死后,帮忙处理他的所有遗物,却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我说:“那是查不出来了。”

    柳智慧说道:“那人太聪明,我需要更多的时间等待和蛰伏,继续寻找。”

    我问:“人家不会发现你利用人杀了你堂哥吧。”

    柳智慧说:“不会。”

    我看着柳智慧,转眼间,这么个大美女,知心姐姐,就瞬间成了令人害怕的心计十足的谋杀犯。

    柳智慧看着我,问:“怕了我。”

    我说:“嗯,很难把你和这么个心机的谋杀犯连在一起。”

    柳智慧说:“难道你看人只看表面吗。表面长得单纯简单,就不复杂吗。”

    我说:“嗯,差不多是这样吧。”

    柳智慧说:“别相信自己的眼睛,永远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现象都是虚伪的,会骗人的,要懂得用心剥开表面看本质的事实。”

    我说:“我没有你那么理性,和冷静。”

    柳智慧说:“否则你会吃亏。”

    我说:“那也没办法。”

    她的手机响了,她说道:“臧小慧来了。”

    我说道:“好吧,她会把你带到仓库那边,我去安排人把你接了。”

    柳智慧说道:“好。”

    臧小慧真的上了楼,然后给她囚服,柳智慧进洗手间,穿上了。

    臧小慧对我说道:“这算越狱吗。”

    我说道:“当然算。回去的时候,要特别特别的小心,不要被查到,否则的话,我们还是要完蛋,千万不要出岔子出在这个节骨眼上。”

    臧小说:“我知道了。”

    我看着柳智慧,一穿上囚服,风情顿时减少几分啊。

    她和臧小慧下楼,我也跟下去了。

    然后我先打车去了监狱中,接着安排我们自己的人去劳动车间那边的仓库,然后又安排女囚过去,名义上是搬货上车,实际上是为了把柳智慧平安的接到送去她监室。

    臧小慧很容易的开车过了安检那一关,然后进来了仓库。

    车子徐徐倒后,进了仓库。

    好,就是现在!

    我过去,打开副驾驶座的门,要把柳智慧扶下来带走。

    突然我斜眼一看,一行十几个人往这边走过来。

    妈的,谁啊。

    我赶紧把柳智慧推回副驾驶座让她藏着。

    那是不是陈鸣的余孽又来捣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