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8章 阴掉又一个对手
    两个管教,一个穿上了囚服,进去了柳智慧的监室里。

    一个守在门口。

    我上去了柳智慧的监室里,那管教坐在床头。

    我说道:“你头发还不够像。不要绑着,给散下来。”

    她把头发散下来,因为她也瘦高,散下头发,穿着囚服,坐在床头边凳子上,背对过来,看起来还是挺像柳智慧的。

    我看着柳智慧的监室,简单,干净,但却有种独特的感觉。

    是什么呢?

    我闻了闻,哦,是她那独特的体香。

    留在她监室的每个角落。

    我心里替柳智慧祈祷,也是替我们几个祈祷,但愿她没事。

    突然,楼下传来很大的闹声。

    “巡查!”

    “这上面你们不能上去!”

    “我们怎么不能上去!我们是巡查的队伍!”

    靠!谁来巡查?

    平时巡查都极少巡查到柳智慧的监室,这是?故意的?

    一定有人走漏的风声,说柳智慧逃了,然后有人来巡查。

    我急忙出去看。

    下面所谓巡查的人,已经冲上来了。

    原来,是那帮我们监区,一直和我们作对的人,这次带队的,是陈鸣。

    陈鸣带着她十几个人冲上来。

    如果让她们发现这里关着的不是柳智慧,发现了柳智慧跑了,而我们隐瞒,那么,我们这一次,就被这群反对我们的人,彻底弄垮!

    我急忙对着假扮柳智慧的女管教说道:“你就这么坐着,死都不要回头!”

    她紧张害怕的说:“是,队长。”

    这帮人,是硬闯上来的,现在想找人来堵她们已经晚了。

    我从门口出来时,她们从门口推门进来:“有人说,我们监区有一名女囚不见了,我们正在搜查!”

    我从门口强行轰着她们出去。

    她们一下子看到我,都愣了一下,然后看到背对着她们坐着的‘柳智慧’,接着,她们被我推了出去:“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

    陈鸣一直盯着‘柳智慧’说道:“报告队长,有人说有一名女囚不见了,我们巡查组的,来查一查。”

    我说道:“我靠谁派你们来的!人不见了,我们还不知道吗!为什么不见了,不先上报给领导!”

    陈鸣她们看来,是真的认为里面的坐着的就是柳智慧了,因为我从她们脸上看出了失望的神情。

    陈鸣说道:“哦,那看来是有人乱说的啊。”

    我问道:“你告诉我,谁说的!给我严查!”

    陈鸣说:“我也是偶然听来的,就是有人在聊天,我不小心在卫生间外面听到,所以,就查了。因为事情紧急,就没有上报领导,请队长不要见怪。”

    我说道:“陈鸣,你是在越过我们这一层,直接无视我们了是吗!”

    陈鸣低着头。

    有人嘀咕道:“队长,你乱闯女囚监室,和女囚孤男寡女,影响不好吧。”

    我看向那名女管教,说道:“我作为一个心理辅导师,来给女囚心理辅导,有错?”

    她嘀咕道:“谁知道是不是心理辅导。”

    我说道:“嗯,那你要不要来查呢。”

    她黯然低着头。

    我说道:“如果你们想闹事,我随时奉陪。关于你们私自组所谓的巡查组乱闯女监的事,我需要你们给我交一个报告。”

    这帮家伙,摆明了是要想置我们于死地。

    有人说道:“没必要吧队长。”

    我说:“行,没必要,那我就上报代理监区长,让她上报监狱高层领导,让侦察科调查一下,你们私自组巡查组,到处查所谓的不见女囚,到底什么居心。”

    陈鸣当即面色铁青:“你这不是故意整我们吗。”

    我说:“你们可以不用写报告。”

    陈鸣咬牙道:“写!”

    我其实心里很紧张害怕,生怕她们硬闯进去发现柳智慧是假的。

    可我硬是用气势逼退了她们。

    陈鸣带着人,退下去。

    然后,她们一群人撤退了。

    妈的,我可记住了,到底是谁谁谁,我要一个一个的把她们弄出去,首当其冲的,就是陈鸣。

    气死我了。

    下来后,我问守门的管教道:“你怎么搞的,还让一群人冲上去,万一让她们发现,我们都没好下场!”

    守门的管教委屈的说:“你上去后我就没锁门,她们就冲了上去。”

    我说道:“好了,记住,钥匙只能给我,其他人,都不可以给。”

    她点了头。

    可我还是不放心,担心她们杀上去。

    我找了沈月,让沈月带着几个人经常守住那边那头,万一发现苗头不对,马上过来拦住。

    但柳智慧不回来,我如何放心得下。

    陈鸣等人也明摆着胆子够肥的,不除去,她们搞不好哪天真的会掀翻我。

    我在想着怎么把她搞出去。

    突然,我灵机一动,有了!

    就用女犯不见了的办法!利用我们监区原本就出现了的流言,来搞一场戏,来制止流言,来掩盖柳智慧不见的事。

    我邪恶的一笑,然后去找沈月。

    当天下午,有狱警来向我报告:“102一名女囚,不见了!”

    我马上站起来,大声问道:“什么!不见了!赶紧找!”

    让狱警去找,我马上通知徐男,徐男也慌了,赶紧来找我,问我到底怎么了。

    我告诉了她我想要整死陈鸣。

    徐男说道:“别没整到她,反而把你的那事给弄出来。”

    我说:“没事。”

    和徐男商量一番,然后徐男下令全监区的人马上找,而且,徐男还通知了上面。

    上面马上派防暴队和侦察科进我们监区,帮忙找女囚。

    随后,我们在放风场的角落那里,找到了女囚,而和女囚在一起的,是陈鸣。

    陈鸣看着我们一大群人惊慌失措的,她自己都纳闷,问:“怎么了。”

    随后,在那名102的女囚身上搜到了短刀,丝绳等物品,那名女囚哭喊着供出,是陈鸣想帮助她逃跑的,都怪陈鸣,诱引了她。

    众人愣住,这女囚竟然想逃跑,而且还是陈鸣带着跑?

    顿时,防暴队和侦察科的人马上制服了陈鸣。

    陈鸣喊道:“有人想要陷害我!”

    看来她倒是非常聪明。

    不过,这时候,晚了。

    没错,那名女囚就是我们安排好的人,而陈鸣,就是我们陷害的对象。

    女囚被抓去,陈鸣也被关起来审查。

    女囚供出来,她和陈鸣说好了,给陈鸣五万,陈鸣带着她出了监区,绕过所有的摄像头,到监狱围墙边,至于怎么出去,那就是女囚自己的事情了,陈鸣就只负责带着女囚到墙角边。一查,陈鸣监狱里今天的账上,果然多了五万。

    陈鸣当然喊冤,说有人故意陷害的。

    实际上,陈鸣确实收了女囚的钱,而这名女囚,是我们安排好了的,让她去跟陈鸣说,以后每天偷偷带着她,绕过监控摄像头,出去放风场晒半小时。报酬是给陈鸣五万,让陈鸣带她每天开小灶放风一年,而且,劳动减半。

    陈鸣当即高兴的同意,就马上带着女囚出去放风场放风了。

    陈鸣当然没有想到,这是个圈套。

    陈鸣最后被逼之下,说出真实的情况,但是,侦察科的人已经不相信她了,于是,上报到侦察科科长,让科长断案。

    于是,上面开了一个会,决定,给陈鸣,不通报而开除的处分,这叫内部处理,如果搞出外面都知道了,那么陈鸣,会被拘捕,帮助女囚越狱,这不是开玩笑。

    而那名女囚,上面要我们对她严肃处理,好,严肃处理,拉去打了一顿,然后关进铁笼里,不过,照样好吃好喝招待,过段时间放出来就好。

    陈鸣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整了出去。

    可她不傻,她当然知道是我们整她,但又能怎么样呢,都已经被整出去。

    没想到啊,像我那么善良的人,也会有那么心计的陷害别人的一天啊。

    这整个计划下去,阴险而又毒辣,搞得陈鸣在女子监狱都完蛋了。

    不过,这样的故事,每段时间都上演,别说刚来的被弄出去,呆久了也被弄出去的人,多了去了。

    像这种阴险的想要对付我的人,我只能比她更加的阴险。

    陈鸣被弄出去,她们的人肯定知道是我搞的鬼,很多都怕了。

    这正是我所要的效果,谁带头,就先消灭谁。

    徐男找了我,说道:“最近在监区里,先别闹出太多事的好。我一直都在担心,柳智慧不见的事被人发现。”

    我说道:“放心吧,经过这么一闹,大家都转移了注意力了。”

    徐男说:“昨晚我做了个梦,梦见柳智慧消失了。醒来我都在怕。这都快一个星期了,你赶紧去找柳智慧,万一她不见了,逃跑了。”

    徐男没有说下去。

    我说道:“好的,下班我就去。”

    徐男说道:“还等什么下班!现在赶紧去看了!”

    我说道:“好的好的。”

    徐男说道:“快去。”

    我急忙的拿了徐男的批假条,然后出去,打车过去的路上,我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该不是,真的逃跑了?

    如果真的是逃了,那岂不是,我真的如徐男所说,蠢过头了,天真幼稚过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