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7章 隐瞒一星期
    曾经,我对柳智慧,是极为害怕和忌惮的,因为她能看穿人心,我觉得,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很可怕,我就是对其他女孩子动点歪心思,或者是干什么坏事,她都知道。

    可是,当柳智慧说出了我所有的心里幻想和缺点,我却觉得,和她在一起,我完满了。

    因为,她能弥补了我所有的不足。

    有了她,我还需要对别的女孩子动歪心思吗,就算动,我只会蠢蠢欲动,而不会乱来了。

    我还能干什么坏事吗,干坏事就算她知道了又如何呢,她会安慰我,开解我,让我不再感到孤单和害怕。

    人,终究是脆弱的动物,只是,有些人更脆弱而已,我们都需要一颗强大的心脏,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

    如果有了柳智慧陪着我,我够了。

    柳智慧看了看别的地方,回避了我的问题:“你知道我身上还有多少麻烦事吗。”

    我说:“我不在乎,我陪着你度过,去战胜一切的困难。”

    柳智慧说道:“你先管好你自己。我,一个人,就够了。”

    我心有些凉。

    我默默的喝了一大口酒。

    她看着我,有些于心不忍的说道:“我不想你面临这样的危险,这是我自己的事。”

    我说:“我面临很多的危险,我怕,但是我觉得我都能够解决得了。我们不能一起面对?”

    柳智慧靠了过来,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退回去,说道:“等我出狱了,再问我这个问题,好吧。”

    我只能说:“好吧。”

    看着瓶子里,最后的那点啤酒,看着她脸上有点微红,我问道:“我好像记得,你在监狱里曾经说过,假如我帮你的话,你让我那个你?不知道这句话是开玩笑的还是真的。”

    这么一问,看着她极致的美丽,我的心扑通扑通跳起来。

    柳智慧说道:“当然是真。”

    我问道:“贞操都不重要了吗,为了报仇。”

    柳智慧说:“命都不要了,还要什么贞操。”

    我说道:“好吧,那如果是别的男人呢,你也会献出吗。”

    她斩钉截铁道:“是。”

    我说道:“靠,骗都不舍得骗我开心一下。”

    柳智慧说道:“你现在还是帮着我,我的那句话,还是对你当真。”

    我问:“你是说我可以,那个你?”

    她看着我,说:“想吗。”

    这多么的诱惑啊,一句话,想吗。

    谁不想啊。

    我看着她的双眼,问:“可我觉得你并不是因为完全的喜欢我,或者爱上我,才会给我。”

    柳智慧说道:“过时不候。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这道理你难道不懂?”

    靠,她说的是啊,有得上的时候,不上,下次就不知道有没有这机会了。

    再说了,鬼知道她下次还给不给我,机会难得。

    我仰脖咕咚喝完啤酒,然后就要扑向她。

    她在我抱着她的时候,说道:“忘了跟你说,我今天来那个。”

    我一愣,问:“来那个?大姨妈。”

    她点了点头。

    我靠。

    我真想骂她。

    我用手指指着她:“你,你这不是玩我吗!”

    柳智慧笑了,说道:“你是很好玩。”

    我说:“得,你给我记住!”

    柳智慧说道:“我们,扯平了。刚才你在柜子里这样对我,我现在也算报仇了。”

    看着身材火辣的她,万般对我诱惑,我却不能动,那种心里的失望感觉,无以言表。

    柳智慧说道:“你先回去吧。”

    我说:“我今晚不能睡这里?”

    柳智慧说道:“我要去办事了。”

    我问道:“你要办事,办什么事啊。”

    柳智慧说道:“办完了再告诉你。一个星期后,你想办法把我带回去。”

    我说道:“你怎么确定你能办完事呢。”

    柳智慧说道:“办不完我也答应了你了,先回去。”

    我说:“对我那么好?那么理性了。”

    柳智慧说:“是我不想辜负你对我的好。快点走吧。”

    我说:“那,你自己小心。”

    我看着她双眼,那双美丽泛水的双眼,心里柔情百转。

    柳智慧说:“我会的。”

    我说:“你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柳智慧说:“谁知道。”

    我说:“那你还是别去了!”

    我一担心,就拉着了她的手。

    柳智慧推开我的手:“快点。”

    我只好,离去。

    在走的时候,我回头问:“还能不能跟你吻别一下。”

    柳智慧说:“怕这一别,我是死了,以后亲不到了。”

    我说:“我舍不得。”

    柳智慧站了起来,过来大方的抱住了我:“来,亲吧。”

    我狠狠的吻了她。

    然后走了。

    那脑子一片空白,也许,我是爱上她了。

    不过,好像我对哪个女的都这样的爱吗。

    那晚躺在床上睡觉,脑子里尽是想象中与她那无尽的缠绵。

    唉,不过想象,毕竟只是想象。

    我最担心的,还是她的人身安危,希望她不会有事。

    接下来的两天班,我都昏昏沉沉的,毕竟心里有所牵挂,总感觉心里的大石头悬着始终砸不下来。

    徐男问我查到柳智慧的下落了吗。

    我回复徐男道:“找到了,但她说要办事,一个星期回来。”

    徐男当即跳了起来:“一个星期!”

    我说:“是。”

    徐男问我道:“你为什么不把她强行带回来!一个星期,纸包不住火的!”

    我说:“是啊,她是这么说的。我,我确实没能把她带回来。”

    徐男说道:“兄弟啊,这要是让上面知道,你我都要完蛋的!她给你钱了?她给你上她了?”

    我说:“都没有。”

    徐男问:“那你怎么愿意帮她?你爱上她了?”

    我说道:“都不是。因为,我挺同情她的,好吧,其实也算爱上她了一点吧。”

    徐男说:“兄弟啊,你同情什么?我们出事了,谁来同情我们!我们会被立案调查,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

    我说道:“她是去办些事,办完就回来的。”

    徐男很生气,然后拿起了电话:“不行,我要报上面!”

    我赶紧过去抓住她的手:“求你了,就求你这次!帮帮她!出事了,算我的,抓我!就说我帮着越狱!”

    徐男被我按着手,说道:“我更不想你也出事!兄弟,不值得你懂吗!女人遍地都是,漂亮的女人,你不是没有!为什么非要冒这么大的危险,去帮助一个女人!万一这事包不住,万一她跑了呢!你会毁掉你一辈子!你蠢吗!”

    我说:“毁了就毁了!我相信她!”

    徐男生气的看着我。

    我说道:“让我任性一次,毁了就毁了,我自愿的。”

    徐男抽回了手,她自己点了一支烟,说道:“我有时候,很搞不清楚你,你那么的聪明,可每次遇到这样的事,太意气用事了!”

    我说:“谢谢男哥。”

    徐男抽着烟,然后看看窗外,然后回头问我:“那现在这星期,怎么隐瞒?”

    我说:“找个人,假装柳智慧,在里面住够一星期。”

    徐男说:“我们自己的很多人都知道,有个女囚不见了。万一有人透露出去,你觉得,一个星期那么长,能掩盖过去吗!”

    我说:“所以,就是要找个女的来假装柳智慧。然后骗她们说,人找着了。”

    徐男说道:“找谁,你说,找谁!这样的弥天大谎,要是被捅破了!你,你,你就死定了!”

    我说:“我说了我承担。只能找那个管教来假装。”

    徐男问:“找哪个?”

    我说道:“带着柳智慧出去劳动区的看守柳智慧的管教。”

    徐男捂着脸,叹气,说:“你自己找她谈吧。”

    我说道:“男哥,谢了。你放心,出事了,我一个人扛。到时候,你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就可以了。如果真的出事了,上面调查,你就说,我骗了你,我说已经找到了人。然后,把罪责全都推到我头上。”

    徐男说:“但愿不会出事。”

    我说:“不会的。”

    我马上去找了那名女管教,她和另外一名管教,惶惶不可终日,怕被调查。

    当我叫她们来的时候,两人都害怕得脸都白了。

    我让她们关上了门,我说道:“别害怕,坐。”

    她们都不敢坐,哭丧着脸:“队长,是不是,要把我们交上去处理啊!”

    我说:“不是。没那么严重,人已经找到了。”

    她们两一听人已经找到了,高兴了,问:“真的!找回来了吗!”

    “队长!找回来了吗!”

    我说道:“找到了,但是没找回来。”

    她们问:“为什么啊队长。”

    我说:“她说她要办事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就会回来。”

    两个管教都不知道什么意思。

    我说:“说实话吧,我没办法把她带回来,除非,我报警,报告上面,让上面报有关部门,出动警察,甚至特警,才能把她带回来。但如果我这么做,你们两个,包括柳智慧,都要被处理。”

    两个管教当即面色刷白。

    我说:“她说给她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就回来。我相信她。不相信也得相信,我带不回来,只能希望她真的会回来。而这一个星期,需要帮她隐瞒。”

    两个管教面面相觑:“怎么隐瞒。”

    我说:“你,假扮柳智慧,在里面呆着一个星期,到她回来为止。而你,继续守着门口,像是柳智慧真的在一样。每天送饭什么的,不要表现出任何异样,而且,不许任何人上去!要瞒够一个星期!”

    两个管教问:“那一个星期后,她还没回来呢。”

    我长叹一口气,说:“那我们就一起完蛋了。”

    两个管教低着头。

    我说:“相信她吧。好了,快去干活。”

    两个管教没辙,只能听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