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2章 柳智慧越狱
    黑珍珠问我道:“一定要知道吗?”

    我说:“做人要懂得感恩,我知道了,我才能报恩。”

    我心里曾经无数次猜想过到底是谁帮了我。

    是贺芷灵呢,还是彩姐呢,或者是朱华华,也可能是龙王。

    我心里想到的无数个人,他们都有可能救我,但是我不能准确的知道到底是谁。

    黑珍珠说道:“重情感恩,不错呢。但我还是不能告诉你,抱歉。正如你雇佣我去帮你杀人,我也不可能会告诉别人。”

    我说:“那不同,我这是杀人,他那是救人。我知道了会报恩,杀人的给人知道了会报仇。”

    黑珍珠对我微微笑。

    我发牢骚道:“什么破杀手公司呢,遇到弱的,像我这样的,就追杀,不留余力。遇到强手,霸王龙那样的,就躲躲闪闪,连单都不敢接了,靠。”

    黑珍珠只是盯着我。

    发了一顿牢骚,我是该走了,既然黑珍珠也帮不了我,那我能怎么样呢,难道还能亲自拿着枪去突突了霸王龙不成。

    可是殷虹啊殷虹,殷虹一直都会活在危险中,摇摇欲坠,不知何时,就会灰飞烟灭,只可惜了这么一个大美女。

    我去找了彩姐,跟她说了黑珍珠跟我说的事,让她暂时先不要做赌场和女人的生意。

    彩姐同意了。

    然后,我试探性的问彩姐:“彩姐,霸王龙都失败得一塌糊涂了,而且他的人倒戈过来的不少,为什么,不一次性的把他们弄垮了,反正他们已经奄奄一息了。”

    彩姐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

    我靠,对一个自己的对手敌人,一个背叛的拆台的手下,竟然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妈的,这不明显的不想把霸王龙往死里整吗。

    我说道:“彩姐,老话重提了,也说了无数次了,他会反扑的!他有那当官的做后台,他一旦又成气候反扑,那我们未必受得住。”

    彩姐说:“你是怎么想的?”

    我说:“偷袭!陈逊告诉我,他们早上经常的出去打靶场那边锻炼,我们呢,突袭他们,然后抓了霸王龙,弄死他。”

    彩姐冷冷看着我,问道:“弄死他?”

    我说:“是。”

    彩姐说:“你知道他以前为我的基业立下了多大的汗马功劳吗!”

    我说:“可是留着他会毁了你的基业!壮士断腕!勇士手腕被蝮蛇咬伤,就立即截断,以免毒性扩散全身。作事要当机立断,不可迟疑!”

    彩姐说:“不。”

    我问:“难道你真的指望霸王龙还会投降你,像曾经那样,为你出力!不!不可能的!”

    彩姐说道:“会,我认为,他会。”

    我问:“那他都败在你手下那么多次,怎么还没有投降?”

    彩姐说道:“诸葛亮七擒孟获,他这才败了两次,我相信他会回心转意!”

    我无奈的笑笑,说道:“好吧。”

    我心里感到心寒,对这样的人,还能如何相信呢。

    我说道:“对于一个背叛者你却不痛下杀手,甚至还妄想他重新回来。就算他重新回来,你要是接受这么一个背叛者,那其他人怎么看?那岂不是让别的手下也都乐意的随随便便背叛你,这山望着那山高,想走就走,想回来就回来,一个军队,没有了军法,让这样的道德败坏的人钻空子,那我们这还怎么带人!而且,这样随随便便投降背叛的人,我们还能放心的带着吗。谁知道哪天他们会把我们给干掉,然后自己当老大!”

    彩姐沉默。

    我说:“希望你自己好好想想。”

    出去后,我回到回味大饭店,点了一点吃的,叫来陈逊陪我喝酒,和陈逊在一起,我基本聊的都是关于霸王龙那边的事比较多,例如关于他们的内部,还有管理,还有培训,业务,怎么做生意等等。

    霸王龙能够做得那么大,就凭一个胆量,真的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他就想着把旁边的地盘吞并,而且不留余力的进攻,用暴力的手段,控制一块又一块的地盘,多难啃的他都要啃下来。

    如果不是遇到龙王的西城帮,如果不是因为龙王把彩姐等所有人拧成一股绳,说不定,霸王龙早就控制了这个城市所有的区域。

    而如今霸王龙头疼的一点就是,龙王那边做不掉就算了,自己不少辛苦打下的地盘还反被吐了出去,而且,自己的人,几乎将近一半跑回跑去彩姐那边,最让他头疼的,就是彩姐,彩姐就在他地盘对面,他却屡次被彩姐打败,想要巩固自己的地盘,然后扩张也没办法了,彩姐俨然成了他的眼中钉,所以他想尽一切办法要置彩姐于死地,而彩姐还妄想着,霸王龙会投降为她所用,呵呵,天真啊天真!

    史上有名的侯景之乱,侯景本为东魏叛将,被梁武帝萧衍所收留,因对梁朝与东魏通好心怀不满,遂以清君侧为名义起兵叛乱梁武帝,攻占梁朝都城建康,将梁武帝活活饿死,掌控梁朝军政大权。

    一个背叛的人,怎么还能够信任?

    我想要有人来帮我跟彩姐说一说,问了一下,彩姐身边的亲信也就是几个人,但彩姐也刻意的让这些亲信保持距离,所以,说来说去,貌似我才是她最亲近的人,但我都说不动她,还有谁能说动她。

    而当时的霸王龙,可谓深得彩姐的心,让他往东不敢往西,让他跳粪坑他不跳游泳池,而且,做的每一件事,都极其漂亮。

    看来,我要发动群众攻势,让大家一起去轮番说服她。

    可是,陈逊去了,跟阿伦也说了,阿伦,彩姐身边的保镖等人,也都劝彩姐说,乘胜追击,干掉霸王龙,可彩姐都没同意。

    没办法,看来我只能自己找机会,干掉霸王龙。

    只是,机会是很难找,但我还是让陈逊找人,时不时的盯盯霸王龙。

    如果有机会,我定会痛下杀手,哪管彩姐到时大发雷霆饶不了我。

    与其被彩姐打死,我也要干掉霸王龙,因为如果倒在霸王龙手中,我们将会死无葬身之地。

    正如黑珍珠所说,上面开始打黄扫非打黑,这搞得整个城市的各个大小帮派,躲的躲逃的逃,就连龙王这些人,都只能老老实实的,开饭店,做做烧烤。

    而彩姐也只能做正经生意。

    唯一不扫的,就是霸王龙那一边,这下可好了,霸王龙那边的赌场酒店生意火爆得不得了,日进斗金。

    众人虽眼红,但大家都猜想他们那边有大人物撑腰,所以也都无可奈何。

    也只有我们少许人,知道内里的真正原因。

    让我觉得害怕的是,霸王龙只要这样发展下去,有了钱,他就又可以壮大军队招兵买马了,别的地盘都做不起来了,没有油水捞了,但是帮派的人还需要活下去啊,不少人就又去投靠了霸王龙,这下子,霸王龙又趁势发展起来了,他给的报酬又高,一夜间,霸王龙集团的力量,又是最大的。

    这下想要打败他们,难了。

    我看到彩姐我就不爽,愚钝。

    不得不说,霸王龙真的是有几下本事。

    面对这样的局面,我只能学龙王,低调隐忍夹起尾巴做人了。

    这天,在监狱里,沈月慌慌张张的推开了我办公室。

    我看她这样,就料想到有大事发生了。

    我问道:“什么事,说!”

    沈月关上门,赶紧的来到我耳边,轻轻的说道:“有女囚,跑了,不见了。”

    我愕然大声问:“你说什么!”

    沈月说道:“你别那么大声啊!”

    我说:“谁跑了?不见了?”

    沈月说:“柳智慧,不见了,找了整个监区,都不见了。”

    我靠柳智慧!

    柳智慧曾经说过既然我不帮她跑出去,那她自己想办法出去的。

    难道,她真的成功越狱了。

    我赶紧说道:“走,去看!”

    和沈月一起,急急的去了柳智慧的监室。

    空无一人。

    但是,这里的一切,又是那么如常。

    像是,她根本没离开过这里。

    我赶紧问守着柳智慧的两人:“什么时候发现不见的!”

    两人回答:“早上的时候。”

    我问沈月:“监区都找了吗。”

    沈月说:“都找了,都没找着!”

    我说:“难道是成功越狱了吗?”

    沈月都没回答我。

    我说:“报上面去了吗!”

    沈月急忙拉住我的手,说:“先找,不要急着报!”

    我说:“这女犯都逃跑了,还不急着报!”

    沈月说:“一旦报上去,我们监区就有人被立案调查处理了!”

    我看了一眼两个管教,说:“处理谁?”

    其中一个管教一下子就哭了出来:“不要处理我,不要处理我!”

    我和沈月奇怪的看着她如此惊慌的样子。

    我问道:“你干嘛!”

    她狂摇着头:“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了,糊里糊涂的就带着她出去了!”

    我问:“啊!你说什么!你带着柳智慧出去了!出去了外面!”

    她点了点头,哭着,然后又急忙摇头:“不是带去外面,是带去了和劳动的女囚们,然后,她就不见了。我,我害怕,就没敢说出来!”

    我问道:“你,把柳智慧带进了劳动的女囚们一起,然后她就不见了?”

    她点着头:“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带着她出去的。她看了我一下,然后和我说了几句话,我就听了她的话,就带着她去了。”

    催眠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