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0章 怀中的安全和温暖
    举办庆功会,彩姐轮番的过去一桌一桌的敬酒。

    接着,敬酒了之后,她回到包厢里,敬酒我和陈逊,阿伦等骨干。

    敬酒了之后,彩姐说道:“全赖大家出力,我们获得了一场大声,酣畅淋漓。在这里,我特别感谢张河。他出的计谋,收到了奇效!”

    彩姐单独敬酒我,我急忙站起来接受敬酒:“彩姐过奖了,那全都是彩姐的英明领导,和兄弟们拼斗的功劳,我哪有什么计谋啊。”

    彩姐说:“太谦虚了你。”

    彩姐敬酒和我干杯,我干杯,感到了一份荣耀。

    坐下后,我心想,完了,我为黑社会出谋划策,成功了竟然还感到光荣,我这是不是堕落啊。

    彩姐要求手下们,今后值班的时候,为了以防万一,全都穿那紧身的防刺服。

    而如果要开打,大家都必须穿上整套装备。

    这是好事,降低了受伤率。

    刚才就看见了,霸王龙的人打得那么疯狂,彩姐的人基本毫无伤害。

    他们太高兴,有点喝多了,大声嚷嚷着。

    我出来外面阳台,我想给殷虹打电话。

    不过,打电话不通,我发了信息给了殷虹,微信的信息,希望她能看到,希望霸王龙那神经病不会打她。

    “给谁打电话呢?”彩姐的声音。

    我回头看看彩姐,她端着两支打开了的鸡尾酒。

    我说道:“一个朋友。”

    她给我递过来一支鸡尾酒,我接了过来。

    彩姐问道:“很重要吧。”

    我说:“呵呵,算是吧。”

    彩姐和我干杯:“愿意告诉我吗。”

    我说:“还是不说了。呵呵。”

    彩姐说道:“不说就不说吧。我敬你。”

    我说:“你刚才不是敬了吗。”

    我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喝了。

    彩姐说道:“如果没有你,可能我的公司,在沙镇,就已经败了。”

    我说:“哪有彩姐你说的那么要紧啊。”

    彩姐说:“这是的。更别谈获得那么大的胜利,扩大得比以前更大了。你是我的福将。我要给你奖赏。”

    我说:“谢谢彩姐。”

    彩姐问:“奖你一套房子,你觉得呢。”

    我突然想,我哪敢要房子,就算有了自己房子,现在我敢住进去吗。

    我的仇家那么多。

    妈的。

    我摇着头。

    彩姐说:“那我送你一部车子。”

    我还是摇头,说:“不用了彩姐,能为你出力我就很高兴了。”

    我心想,不如你直接给我一笔钱吧,房子我暂时不敢要,因为我现在不敢住进去,而车子,我还没多大的兴趣,要钱最现实。

    彩姐说:“五十万!给你。”

    我心里窃喜,但嘴上说道:“彩姐,这样太多了吧。给个三五万的我都很高兴了。”

    彩姐说:“就五十万!”

    我再也不推辞,说:“谢谢彩姐!”

    我真正的,成了黑社会的份子啊。

    可是,我心想,我不要做伤天害理的事,而且让彩姐也不要干伤天害理的事,那样,不危害社会,我不会有罪吧。

    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一看,是个本地陌生号码,我估计,多半是殷虹。

    我赶紧的接了电话,然后对彩姐摆摆手示意我要接电话。

    彩姐进去了。

    我喂了几声,那边才一个声音说道:“是我。”

    是殷虹。

    很虚弱的声音。

    我急忙问:“殷虹,是你吧。你没事吧。”

    殷虹沉默了一会儿。

    我问:“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啊。”

    殷虹说:“你有空吗现在。”

    我说:“有。怎么?”

    殷虹说:“可以来陪我一会儿吗。”

    我说:“行。”

    我们约好了地点,就在后街的星巴克门口。

    我进去里面,跟彩姐说我要去见我一个朋友,彩姐点头。

    我走了。

    打的过去了后街的星巴克。

    不多时,到了那里,站在那里等了一会儿,我手机响了。

    还是殷虹的来电,我问她到了没有。

    殷虹说道:“我怕有人跟踪我,你去开个房吧,然后打来告诉我地址,我上去。”

    我说:“也好。”

    她生怕被霸王龙的人跟踪。

    我去开了一个房。

    就在星巴克对面的不远处。

    是一家小旅馆,上去,不大,但挺温馨的。

    就连走到,都是小花小草,还有很青春的照片,这是主题旅馆,是学生年轻情侣来的地方。

    管它那么多了。

    反正开房不需要身份证,而且这地方也挺隐蔽吧。

    我打电话给殷虹告诉了她地址。

    我进了房间,房间里是嫩绿色的主题装扮,有种所谓的绿野仙踪的感觉,一百块钱开的,还可以啊。

    不一会儿后,有人敲门。

    我赶紧过去,透过门孔看外面。

    来人,是个女的,一身黑色,靠,是黑珍珠吗!

    黑色毛衣竖领紧身,身材玲珑高挑,戴着大口罩,嗯,还戴着墨镜,嗯好吧,那轮廓,明显的是殷虹。

    我开了门。

    殷虹走进来,然后关上门。

    接着看着我。

    我说道:“这大晚上的,你干嘛戴墨镜,大口罩,真有那么怕他找人跟踪吗。”

    我摘下她墨镜,却见,她左眼青色,右眼红肿,我一愣。

    然后又摘下她的口罩,嘴角是裂开的伤痕。

    我靠,这要打得有多重。

    我一碰她的肩膀,她说疼。

    我问道:“他打的?霸王龙那厮打的?”

    殷虹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心里一疼。

    我拉着她,坐在了床沿。

    我过去,烧了一壶热水,给她泡了一杯茶。

    她接过我手中的热茶,我叹口气,说道:“怎么搞成这样的?”

    殷虹说道:“他回来就打我,我跑回了我家,他追到我家,连我家人一起打。”

    殷虹说着,眼泪就不停往下掉。

    她把茶杯放在了床头小桌上。

    我搂住了她的肩膀,她轻轻靠在了我的胸膛。

    我干脆踢掉了鞋子,然后上了床,靠在床头,搂着她靠着我,我给我们的双脚都盖上了被子。

    这样才感受了温暖的暖意。

    殷虹轻轻的抽泣,我安慰着她。

    一会儿后,她不哭了,看着我,问:“是不是打扰到你了。我听你刚才电话里,好像和朋友在一起。”

    我说:“没关系。”

    殷虹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我已经买好了毒药。”

    我一愣,然后问她:“你,你说什么。”

    殷虹说:“我买了毒药。”

    我说:“我靠你要自杀啊!别啊!别自杀!”

    殷虹说:“我要杀了他!”

    我说:“别!别这么做!你要把他犯罪证据给了我,我帮你除掉他!”

    殷虹说:“我就怕还没除掉他,他已经先找人杀了我家人。我只能这么做!”

    殷虹担心的是,哪怕她给了我霸王龙的犯罪证据,我拿着这些交给检察机关,抓了霸王龙那厮,但霸王龙的能量可是无限大,他可以在里面,遥控外面的人,干掉殷虹和殷虹的家人。所以,殷虹只想着把他给杀了。

    可是如果殷虹杀了他,那殷虹也会被拉去枪毙了。

    这,我可舍不得她死。

    我说:“我舍不得你。”

    殷虹说:“我已经无法忍受了。”

    我说道:“殷虹,我知道,但你尽量忍一忍,你看他这次和彩姐的黑衣帮斗,已经失败得一塌糊涂了。如果,再搞下去,估计他会全盘失败。我尽量想办法,让人整死他,你就解脱了。”

    殷虹问:“你真的可以吗?”

    殷虹的表情,明显的不相信的样子。

    我说道:“真的可以。虽然我知道,你不太会相信,但是,给我一些时间。”

    殷虹摇着头,说道:“你不行的,你怎么做得到,杀了他呢。”

    我说:“不瞒你说,我现在是彩姐手下的干将,我也带着几十号人的,而这次战役,打败了霸王龙,我就是总指挥。”

    殷虹问我:“是真的?”

    我说:“是真的。”

    殷虹看着我。

    我说道:“原本,我已经偷偷给我的手下下令,在打败了霸王龙的集团后,把霸王龙给弄死了。可是他毕竟非常能打,十个八个的都近身不了,所以让他逃了。不然他已经在战场上死了!殷虹,你等着吧,机会还是会有的,你不要着急,你要是下毒给他,他死了,你也活不了,何必呢!”

    殷虹眼泪不禁流下来:“我又有什么办法呢。他心情不好就打我,往死里打,连我家人都遭殃。”

    我叹气,说道:“好吧,我理解你的痛苦,但是,你尽量忍一忍!不过,你若是愿意,先把他犯罪证据给了我,我想办法,弄垮他,你觉得呢。”

    殷虹想了想,说:“好。我给你,可是你先不要去告他。”

    我问:“你还是害怕啊。”

    殷虹说:“嗯。我害怕某天我被他给打死了,他的犯罪证据,却没有扳倒他。我想先放在你这里,如果有天,我被他打死,你就,告他!”

    我说:“你讲什么呢,我呸啊。你怎么可能死呢。”

    殷虹轻轻的说道:“我也不想这样,可我没有办法逃脱。我只有每天承受着他的虐待。”

    她轻轻靠在了我身上,然后轻轻的拿着我的双手,抱住了她娇弱的身躯。

    然后,殷虹闭上了眼睛,我给她擦掉了眼泪,她感受着我怀中的安全和温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