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6章 又是谁在保护我
    我说:“唉,你们的故事,都那么的复杂。那然后呢。”

    黑珍珠说:“然后,慢慢查下去,找机会再说。而且我如果挑拨起你们打斗,哪怕死了人,出大乱子,全天下震惊,也不是我那要对付的人扛责任。所以,我放弃之前的计划。”

    我说:“即便如此,你为了你的一己之私,把黑社会的事情挑起来,让他们打打杀杀,死了伤了,你又于心何忍。”

    黑珍珠说:“混黑社会的祸害他人,对别人的生活和安全造成多大的伤害,他们又于心何忍?而且,有的黑社会,就是和这我要对付的当官的勾结起来的。就是说,有一些黑社会帮派,就是他扶持的。”

    我问:“是哪个帮派?”

    黑珍珠说:“你就没必要知道那么多了。好了,该和你说的,也都说了,现在,你说你想要让我帮你除掉的人,是谁?”

    我说:“我只是先来问你行不行。那个人是谁,我还没知道,我想帮我朋友。”

    黑珍珠说:“你开什么玩笑,你没查清楚就来找我。”

    我说:“我这不是先来问你,如果你愿意,就出个价,我去和我朋友说嘛。”

    黑珍珠说:“杀人我不愿意,致人重伤,最多程度如此。还有,如果是我认定不到非死不可的人,我是断然不会去伤害的。”

    我问:“什么是你认定不到非死不可的人。”

    黑珍珠说:“我不会动好人。”

    我说:“例如我?”

    黑珍珠说:“你先去问清楚,是什么样的人。再来找我谈。”

    我说:“那好吧。”

    我要去问清楚柳智慧,到底她堂哥是谁,然后,黑珍珠需要多少钱,这个数柳智慧愿不愿意给,然后才能成交,可是柳智慧愿意吗。

    柳智慧可是一心只想自己动手杀了她堂哥,还想查出幕后的黑手。

    我问黑珍珠:“那大概的价格是多少,例如干掉我这样的。”

    黑珍珠说:“你不到一百万。”

    我说:“原来我那么贵重啊。”

    我点了一支烟,问道:“你以后会不会要挟我家人来让我办事了。”

    黑珍珠说:“你以为我们之间的恩怨可以一笔勾销了吗。你是想杀我!”

    我说:“那不都是你先威胁我的吗。你先拿我家人来要挟我!”

    黑珍珠说:“你也可以继续找人杀我。”

    我说:“我,我不敢了。可是我觉得你不会杀了我,不会真的杀了我,不是因为你之前几次没真的动手,也不是不舍得,而是我觉得你这人,虽然让人感到可怕,恐惧,寒冷,但你并没有真正像恶人身上透出的戾气和毫无人性。”

    黑珍珠说:“你又能看得出来?”

    我说:“我接触了不少那没人性的人,你身上,没有他们身上的那样的东西。例如霸王龙这些,你和他们是不同的。”

    黑珍珠只是看着我,不说话。

    我说:“所以我现在觉得你就是威胁我一下而已,而不会真的要杀我家人什么的。”

    黑珍珠说:“那就试试吧。”

    我急忙说:“别,别,我夸你也不行啊。”

    黑珍珠说:“我不需要任何人夸我。”

    我说:“对了,我还想问你的是,到底什么人愿意出钱来让你杀我啊。”

    黑珍珠说:“你猜。”

    我说:“我怎么猜得出啊。我估计是康云那些人,对吗。”

    黑珍珠说:“做这一行,不会透出雇主的真正身份。不过,看在我们有点交情上,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那是一个被你整到残废的人。”

    我想到了之前被我整进医院的我们监狱那几个人。

    我说道:“是她们啊。那应该花了很大价钱请你来的,可你为什么不杀我呢。你难道不要钱吗?”

    黑珍珠说:“我说了我对付一个人,也是有原则的。你不算坏。还有,那时候有人保你不让我伤害你。”

    我急忙问:“谁啊!”

    黑珍珠说:“谁啊。你猜。”

    又他妈的是这一句,我又怎么猜的出。

    不过今天和她的对话,我知道了,黑珍珠虽然厉害,但不会真想要杀我,我这就放心了。

    我问道:“那天的事,真的对不起。”

    我怕她不知道哪个事,就说:“那天要杀你的事。我不是故意的。”

    黑珍珠问我:“那还不是故意的?那么狠的掐我,是不小心掐的?”

    我说:“倒也不是。可是,我本意是真的不想杀你,可一想到你杀了彩姐,留着你就会杀了我家人烧了我家,我就动了狠心。”

    黑珍珠问我:“怎么,难道你想一个道歉就带过去了这事?”

    我说:“我愿意赔礼道歉,在经济方面赔偿你。希望你能原谅我。”

    不过我说完就后悔了,明明是她威胁我在先,为什么我要赔偿道歉。

    黑珍珠说道:“不需要。你不需要对你的敌人道歉。你可以再狠心点,我很欣赏你这点。”

    我说:“那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

    黑珍珠说:“我不需要朋友。”

    我呵呵一声,说:“好吧,那就算了。谢谢你今天对我说的这些,让我知道了很多。一直在想的问题茅塞顿开了。”

    黑珍珠说:“是明白了我什么目的,转身出去就要迫不及待的去告诉彩姐吧。”

    我说:“呵呵,你怎么知道?”

    黑珍珠说:“我其实也是在帮彩姐。”

    我问:“什么叫帮彩姐。让她打群架叫帮她吗。”

    黑珍珠说:“她可以一次歼灭了霸王龙。这不是帮她吗。霸王龙可是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如何反扑彩姐,把彩姐整死。”

    我说:“好吧,我替彩姐谢谢你。”

    黑珍珠说:“你都成了彩姐的代言人了,你竟然可以替她来跟我说谢谢。”

    我说:“我会让她自己亲口跟你说的。”

    黑珍珠说:“不用,她不需要。因为我也是为了我自己的目的。你可以走了,去找彩姐。我要忙了。”

    我说:“好的,那你忙啊。我先走了,改天找你。”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多他妈的冷酷女杀手。

    我并不知道黑珍珠所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但是,也只有她说的这个,才真正符合之前所做所为的一切的目的和答案。

    原来这背后,有我所想不到的复杂和阴暗。

    这市里,某当大官的,扶持黑社会,利用这个为自己攫取利益,而且把另外一个大官推出来做挡箭牌,然后,黑珍珠为了除掉那人,或是说为了赶走那大官,就挑拨起黑社会大乱斗,最好死伤无数,然后报道天下皆知,迫于舆论压力,那幕后要滚蛋或者被查,还这里一片蓝天了,可是在即将执行计划的时候,却发现那人只是被用来当枪使,所以停止了之前的计划。

    好复杂啊。

    我心里还在想一个问题,刚才我也没有问黑珍珠,那就是,她到底为什么要除掉那幕后大官,难道是为民除害?或是有人在委托她来办事。

    而且,到底是什么人制止了她要杀我,而到底又是哪个花大价钱来干掉我呢。

    而黑珍珠说她额头的伤,是不小心车祸,那是真的吗,还是被仇家追杀的?

    我为什么不问呢刚才。

    我又想的脑壳都疼了。

    我出去后,下电梯的时候,在电梯里,手机响了。

    我看着手机。

    是吴凯打来的。

    我接了吴凯的来电。

    吴凯奄奄一息的问我道:“张河,你在哪。”

    我问:“靠,你喝多了还是搞女人多了,要死奄奄一息的声音。”

    吴凯说道:“我,我被人打了,然后,然后那些人还开车来撞我。”

    我一听吓了一跳,问:“你报警了吗!”

    吴凯说:“报警了,报警了半小时警察都没到!”

    我说:“我靠,有那么夸张啊。你在哪,我过去!哦对,你先去医院。”

    吴凯说:“我在监狱附近的那个镇。”

    我说:“不会吧,沙镇!”

    吴凯说:“嗯我在沙镇医院。”

    我急忙的打的过去沙镇医院。

    又是这个医院。

    我去找到了吴凯。

    他是去沙镇逛的时候,因为看了一个女孩子多几眼,结果被几个男的上去说看什么看,回嘴了就被打了,伤得不算重,被打了一顿,但人家用车撞了他,他说好在他跳开,只是被刮了一下,摔了,不然真会被撞死。

    我问:“这他妈的什么人啊那么嚣张!”

    吴凯说:“几个平头,穿黑色衣服。很强壮。说那女的是他们的朋友。”

    我说:“这他妈的看女孩子也错了,就凭这个也打人了。”

    平头,黑色衣服。

    我靠黑衣帮。

    黑衣帮在这里,已经达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而且,这些并不是彩姐的黑衣帮,据吴凯所说的位置,那里是霸王龙的黑衣帮管辖的地盘,那就是霸王龙的黑衣帮打了吴凯。

    这群王八蛋。

    我问道:“那你报警了,没警察来吗?”

    吴凯说:“我报警了半个钟,在那里等,都没有警察来。我被打的时候,好多人远远看着,都没人帮我报警。”

    我说:“唉,没办法,你惹了这里本地最厉害的一个黑社会帮派,为非作歹,没人敢帮你的。不是他们不想帮,是他们怕帮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