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5章 黑珍珠挑拨的原因
    我对柳智慧说道:“例如你用钱,然后让人去帮你办事,干掉他,这样多好啊。风险小,也不需要自己亲自出去,出事了也很难查到你。”

    柳智慧说:“我就要他死在我手上。”

    我说:“这就是报复的快感,对吗。不亲自动手,就没有杀掉他的那种报复的快感。你一向都很理智的,你这是怎么了。”

    柳智慧问我道:“你家人被人杀,你淡定吗?”

    我呵呵了一声,沉默。

    我只是受到威胁,我就想杀了黑珍珠了,更别说她真杀了。

    我说:“那你要理智啊,报仇不能急,不能脑子热。”

    柳智慧说:“我只问你帮不帮我。”

    我说:“你真的需要理智,需要冷静。”

    柳智慧站起来,直接走人了。

    单也不买了,直接走了。

    靠。

    还好,这里的菜价,比以前便宜了很多。

    我买单后,也走了。

    我不想帮她,说真的,我宁愿她被关在这里平平安安的,也不想她出去冒险,她出去,是为了要杀人,而且是要亲手对人动手。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进来这里,连监狱都没有她的任何资料,这样的人的身份极为秘密,如果不是很有背景,不会这么奇怪。

    我如果帮了她,像上次那样,她一旦出去,杀了人,没查到还好,如果被查到,我什么下场,我自己明白。

    她说就算我不帮她,她也有本事出去,我不知道她会有什么办法出去。

    但我只能说,让她们看紧她,因为一旦真的逃了,我们这些人就要担责了。

    这天下班后,我去找了柳智慧。

    柳智慧在她的房间里,一开门看到我,就问:“答应帮我了?”

    我进去,关门了,然后说道:“我可以帮你,但是,通过其他方式来帮你。”

    我看了看她修长的身材,不禁意淫着她脱光是怎么样美丽的画面。

    柳智慧盯着我眼睛:“怎么帮?”

    我说:“你出一些钱,我去找一个朋友,顶级杀手,帮你找了你堂哥,做掉他,如何呢。”

    柳智慧说道:“不。”

    我叹气,说:“你这又何苦呢。这样不行吗。”

    柳智慧说:“谢你这片好心,但我需要的不仅是自己亲手报仇,更要查出他背后的人,因为那个人,就是祸害我家,我父亲,我的幕后指使。”

    我问:“你爸被害?你爸是什么人来的。”

    柳智慧说:“一个很大的官。”

    我问:“有多大。”

    柳智慧说:“这你就不需要知道了。”

    我问:“那你是被人家祸害进来的?”

    柳智慧说:“因为我父亲不愿意和他们同流合污,所以,他们设计陷害了我父亲,我父亲如今也在坐牢。如果不是因为我父亲的好朋友帮着,我现在在监狱里也没那么好过。甚至说,我父亲已经被枪毙。”

    我说:“那么严重啊。也就是说,这人害了你们家,陷害了你父亲,把你和你父亲送进监狱,然后,又指使你堂哥,撞死你哪个家人,对吗。”

    柳智慧黯然神伤:“那是我亲哥。”

    我说道:“对不起。”

    柳智慧说:“他一直在为我爸的事,到处奔走,想为我爸伸冤。所以,才会遭此毒手。”

    我问道:“那你父亲的好朋友可以帮得到你吗。”

    柳智慧说:“很难。我以前一直忍着,指望我哥和我堂哥查出来,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我堂哥也是他们的人。”

    我说:“这真是复杂啊,你父亲到底怎么个不愿意同流合污,被人害的啊。”

    柳智慧说:“例如你,在监狱里,看到她们分女囚的东西和钱,你不愿意,但是她们不会让你不愿意,要么你滚蛋。既然你不愿意滚,她们会有办法陷害你,让你滚,如果你去举报她们,她们甚至能害了你。”

    我说道:“好吧,我明白。你父亲还去举报他们了。”

    柳智慧只是看着我。

    她从来没有和我说过她的身世,也没有和我说过那么多的话,她真的是要爆发了。

    我说道:“你还有亲哥啊。”

    柳智慧说:“我和我哥不同姓。”

    我问:“为什么呢。”

    柳智慧说:“我是计划生育之外的,偷偷生。父亲怕影响仕途,没想要,但母亲偷偷留了我,然后把我给保姆偷偷带大。”

    我问:“保姆带你去哪里带大。”

    柳智慧说:“另一个家里。妈妈爸爸经常来看我。”

    我说:“好吧。是真的很复杂了。”

    我想到了文涛,文涛那厮也是超生,是超生的小儿子的,为非作歹的小儿子。

    他们当官的,超生的不像普通人家超生就罚款那么简单,而是影响到仕途的。

    所以他们只能想尽办法隐瞒住。

    柳智慧问:“你到底帮不帮我。”

    我说:“柳智慧,对不起,我真的很无奈。第一,我不想你有危险。第二,我不想我自己担责。第三,我觉得可以通过其他更好的方式去解决你的这些问题。”

    柳智慧说道:“没有了,已经没有了!”

    我说:“那好,我实在帮不到你逃出去,对不起。”

    柳智慧说:“我出去我会回来。”

    我说:“真的对不起。”

    柳智慧转身走向窗外,呆呆看着窗外,一会儿后回头,对我说道:“你可以走了。”

    我对她说:“真的对不起。”

    柳智慧转身回去。

    我出去了,带上了门。

    这他妈的怎么让我帮得了她啊,哪有那么容易啊。

    靠。

    我出去了外面,我想找找黑珍珠,我想问黑珍珠,愿意不愿意帮我杀人,我可以弄钱给她。

    让她帮帮柳智慧。

    回去我再好好和柳智慧商量。

    我要说服柳智慧,不能让她如此头脑发热。

    我给黑珍珠打了电话,说有急事要找她。

    黑珍珠说道:“什么事。”

    我说:“一笔生意,给你钱,帮我一个忙。”

    黑珍珠说:“多少。”

    我说:“杀一个人,你说多少。”

    黑珍珠说:“那要看是什么人。”

    我说:“一个应该很容易干掉的人。”

    黑珍珠说:“我在办公室,你过来谈。”

    我马上打车过去了。

    去见了黑珍珠。

    其实,面对面和黑珍珠坐着,虽然她气场十足,可是我并不怎么的怕她,但是,没看到她,一想到她对我的威胁,顿时就感觉凉气阵阵,例如担心她会干掉我家人。

    烧了我家房子。

    黑珍珠问我道:“杀谁?”

    我说:“杀人不都一样吗。”

    黑珍珠说:“不一样。例如,杀你容易,但杀彩姐就难。杀我,就更难,这价格都不一样。而且我现在不喜欢杀人,那代价很高,担心被查到,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把人弄重伤,瘫痪,什么的,那还是比较简单的,而且那样对对方的伤害会更大,你仇人会在轮椅上度过一生,那是一生的折磨和苦痛。”

    我说:“真够狠的啊。”

    黑珍珠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挑拨他们打斗吗。”

    我急忙问:“你愿意告诉我了?”

    黑珍珠说:“跟你说也无妨。因为我想扳倒一个当官的仇人,很高的官,在这个市里。扳倒很难,不过如果能做到把他赶走,也可以了。只要这些黑社会爆发大规模打斗,死人了什么的对社会影响很大,我可以利用这些事,炒得天下皆知,那样一来,所有人都知道这里很乱,那么,这个当官的,在舆论和上面的重压之下,会被赶下来,甚至会被查。”

    我说:“原来,这就是你的目的啊。那,那是市长吗。”

    黑珍珠说:“你猜。”

    我说道:“我怎么猜得到。你那么厉害,可以直接做掉他。他是你仇人,对吧。”

    黑珍珠说:“一流的人物,身边跟着的都是一流的人。”

    我说:“有谁还敌得过你这一流的杀手?”

    黑珍珠说:“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比我们厉害的人多的是。”

    我说:“有吗。”

    黑珍珠说:“正规军可比雇佣军强很多。”

    我说:“这倒也是。他们难道都是xx海保镖出来的人?”

    黑珍珠说:“你猜。”

    我说:“我怎么猜得出,那你也可能有机会吧。”

    黑珍珠说:“杀这类身边全是高手的人物,你不知有多危险?就算侥幸成功,难保被他们的党羽,找人查。”

    我说:“你那么厉害也怕有人查你。”

    黑珍珠说:“他们是什么人,你不会想像得到,他们身边是什么人,你更不会想像得到。我不想麻烦缠身。”

    我说:“那你通过这么个方式,逼走了他们,他们查出来也会对你下手的啊。”

    黑珍珠说:“但他们不会和我拼了。他们一旦走了,就算知道我干的,恼怒在心,也不敢光明正大的来惹我,更大的几率是不敢惹,他们比谁都不想惹麻烦。”

    我说:“好吧,我只懂一点,我无法想得到你们这些人,还有他们那些人,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东西。”

    黑珍珠说:“生活的阶层不同,攫取利益的目的不同,自然无法共通理解。”

    我又问:“那你能告诉我,为何后来你放弃了逼我去让彩姐和他们干架吗。”

    黑珍珠说:“因为我查到,我想要对付的人,并不是那人,他也只是人家的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