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4章 柳智慧相求
    从彩姐那里出来,我下楼出去外面就打电话,给黑珍珠打电话。

    她曾经用过几个号码给我打了电话,但不知道通过这些号码能不能找到她。

    正在打着的时候,一辆车徐徐停在了我面前。

    车窗降下,正是黑珍珠。

    他妈的,她为什么又知道我在这里的。

    她的头轻轻一甩,示意我上车。

    我上了车。

    黑珍珠开车,问我道:“没怕我?还敢上车?”

    我说道:“你没杀我,我当然不怕。”

    黑珍珠开车。

    我问道:“你一直跟踪我?”

    她说:“你说呢。”

    我问道:“你告诉我,你这么对付我,然后让我帮你做事,让他们打群架,你到底得到什么呢!”

    黑珍珠说:“得到我所想要的。”

    我问:“这对你来说,或许是快感,或许是其他一些你得到的,但是你看着人家相互砍杀,爽吧!好,刚才我和彩姐说了,她也说了,如果你真的要我们这么做,看在你要挟我的份上,我们只好做!”

    黑珍珠问道:“怕了。改变主意了?愿意帮我了。”

    我说:“呵呵,如果有的选择,你觉得我会愿意吗。我没得选择。不替你办事,我父母就要被你弄死,连彩姐和我都有生命危险。你这个恶魔。”

    黑珍珠说:“骂得好,继续骂。”

    我说:“算了,我已经懒得骂了。你到底想要我们怎么样,你说。”

    黑珍珠说道:“你知道昨晚我为什么没杀你?”

    我说:“因为我还有利用价值。”

    黑珍珠说:“我很生气,可是我没有对你下手。因为我理解你的心情,你要替你心爱的彩姐报仇,你要为你父母杀掉我,还有你的那一句对我说的对不起。”

    我说:“是,我没杀成你,所以这一句对不起我收回来。”

    黑珍珠笑笑,然后说:“你还挺有意思。还哭了。”

    我说:“很丢人吧。无所谓了,反正死都死过,没什么好丢人的。你为什么要骗我说把彩姐扔下楼了。”

    黑珍珠说:“玩你。”

    我说道:“好了,玩得很高兴吧,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想让我下一步做什么了吗。”

    黑珍珠说:“下一步,什么也不用做。”

    我问:“你不是要我让彩姐和霸王龙他们打群架吗。”

    黑珍珠说:“不用。”

    我问道:“你这是不是没事干找事情玩啊?求你了姐姐,你找别人行不,别找我了。我受不起你的折腾了!”

    黑珍珠说道:“好,以后尽量少折腾你。能不能请我吃顿饭。”

    我说:“你和谁吃不行,非要和我吃吗。看着你我都没胃口了。”

    黑珍珠刹车后,说道:“你下车。”

    我迟疑的看着她。

    她说:“下车!”

    我问:“我想知道,你还要怎么对付我?”

    她说:“想到再说,你给我下车!”

    我下了车。

    她踩油门走了。

    竟然,如此轻易的放过我了?

    奇了怪了。

    可是,她到底想要干嘛啊,我一直都搞不懂。

    我把这消息跟彩姐说了,彩姐也没说什么,因为彩姐也搞不懂黑珍珠到底想要干嘛,目标是什么,目的是什么。

    回到了监狱,贺芷灵给了我一个好消息,那就是:饭店已经被她成功拿下来了,她让人去做,还是之前的人做,但是,管理老板换了,菜价下降了,也好吃了。

    我最关心的,还是我可以每个月有分红,这就够了。

    贺芷灵就是我的财神爷,正因为她,才让我的生活水平真正的有了飞跃的提高。

    以前月薪两三千,而现在,光拿外快,就已经达到以前那个数的将近十倍。

    不过,她还是总喜欢宰我剥削我,但没关系,只要她有好生意让我参与,那些事,都不算事。

    柳智慧找了我,说要请我吃饭,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请我吃饭。

    在监狱的饭店里,包厢里,两人坐着。

    饭店装修过了一下,用墙纸贴着,看起来,比以前干净舒服漂亮宽敞多了,而且,因为换了老板,这里菜价也便宜了,菜也更多了,这可是一个好事。

    我抽着烟,看着柳智慧,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请我吃饭。

    菜都上了,酒也来了。

    我给她倒酒,问道:“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请我吃饭吗。”

    柳智慧说:“求你一件事。”

    我问:“什么事?”

    柳智慧说道:“带我出去。”

    我一口断然拒绝:“不行!不可能。上次让你出去,你出去就杀人。这次,难道也是为了杀人吗?”

    柳智慧盯着我。

    我说:“你求我也没用,我是真的怕你了。你杀了我我也很无奈。”

    柳智慧说:“好,我不求你,我自己会有办法出去。”

    我说:“什么办法?”

    柳智慧说道:“我自己会有办法。”

    我一想到她说的她哪个亲人刚死,是不是给人害死了,然后出去报仇了。

    我急忙说道:“你可别乱来!”

    柳智慧说:“乱来又怎样。”

    我一时无语。

    我根本无法阻挡住她。

    我问道:“那你到底出去做什么?”

    柳智慧说道:“杀人。”

    我一愣,然后说:“你至于这样吗。”

    柳智慧说:“我堂哥,受雇于他人,开车撞死了我家人。却弄个意外事故的报告出来!你说他该不该杀!”

    我说:“那不是你堂哥该杀,而是雇佣他的人该杀。”

    柳智慧说:“我还没查到到底是谁!但是,我堂哥已经可以先死了!”

    我问:“那你天天在监狱里,你也查不到到底谁做的啊。”

    柳智慧说:“他死了,我就该查到了。”

    我说:“为什么这么说?如果他死了,不是线索都断了吗。”

    柳智慧说:“他死了,有些人就会有破绽让我知道了到底谁是凶手。”

    我说:“呵呵,我无法相信你的这些话。我劝告你,还是,好好老老实实的呆着吧。有些东西,可能是你想多了。”

    柳智慧说:“我没有和你开玩笑。”

    我说:“那你让别人带你出去,干嘛非要找我啊。”

    柳智慧说:“你有过经验,你有这能力,你是我接触到的最好的人选。”

    我说:“得了吧姐姐,你找其他人吧,这个游戏我实在不敢陪你玩下去。那我问你,如果你杀了你堂哥,却还是找不到幕后凶手呢。”

    柳智慧说:“我会找得到的。”

    我说:“我都觉得你说的这些,有些天方夜谭。你怎么肯定你堂哥故意撞死你亲人。你这亲人到底是谁?”

    柳智慧说:“因为我有人帮我盯着他。”

    我说:“那为什么没有盯到谁是雇佣他的人。照理说,你都找人盯着了你堂哥,都知道他撞死了你亲人,那为什么没盯到谁是雇佣他的人。”

    柳智慧说:“没有那么简单的。”

    我问:“那你又能一口确定是你堂哥干的?”

    柳智慧说:“你不是我,我如何跟你说你都不会懂。”

    我说:“好吧,我只想提醒你的是,你别妄想着越狱,你知道这里的看守是怎么样的。你如果不怕被打成马蜂窝,最好别去试。”

    虽然,柳智慧跟我诉说的这些,我感到离奇,但我依旧相信,这些都是真的。

    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很离奇的女人,而我更不知道的是,她究竟为什么经历了什么离奇的事,被送进来这里的。

    柳智慧说:“我会那么傻吗?”

    我说道:“其实我作为你的朋友,不想看到你这样的。”

    柳智慧说:“我从你眼神中,看到的,不仅仅只是朋友。”

    我说:“好吧,我是想睡你。行了吧。都让你看透了,你满足了。你已经征服了我的心。”

    柳智慧说道:“带着我出去,我让你睡。”

    我一愣。

    然后看着她。

    她重复了一遍:“把我带出去,我可以让你睡。”

    我呵呵笑了一下,说:“你把这个当成交易了。”

    她说:“男女之间,无论是**,或者是婚姻,不全都是交易吗?”

    我说:“是,你说的是,但是,如果建立在双方相爱的基础上,就不会只是交易。那多了一些感情上的东西。你说是不是。”

    柳智慧说:“你喜欢我吗。”

    我点了点头。

    她说:“我也对你有好感。”

    我说:“可是,你却让我带你出去,才让我睡你,而不是因为被我吸引了,爱上我了才让我睡你。你对我有好感。我知道,这监狱里,只有接触我这么一个男的,日久生情,没得选择。就像,那曾经轰动过世界的那起案件,一名男子挖地洞囚禁多名女子,而地洞里面的很多名女子,却反而爱上这名囚禁她们的男子,甚至为他争风吃醋一样,这类似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我想,你比我更懂。”

    柳智慧问我道:“这不一样。那我要问你,你到底想要什么。钱,我给你。”

    我说:“我想要的是,你健健康康的,不要去冒险,哪怕在这里呆着到老。行吗。”

    柳智慧说:“我家人被人害死,我坐着看他在外面逍遥。”

    我问:“那你就不能等挖出背后的黑手再进行下一步的行动吗。你知道这样做很冒险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