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3章 如此强大的对手
    我想到了我杀了黑珍珠后,掐死她后,我也会垫上我这条命。

    我自己倒是泪流满面的哭了,一边掐着她一边哭了。

    我这是在杀人!

    我是在杀人。

    我很害怕,可是我必须要这么做,我不杀了她,她就杀了我,杀了我家人。

    老子命不要了。

    我这辈子,就这么完了,没有了。

    想到,我要被枪毙,我不舍得这花花世界,我还没尽到赡养父母的责任,我还有那么多的东西没有享受,我还那么年轻,我还有那么多人爱。

    黑珍珠死死的盯着我。

    我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流满面,死死掐着黑珍珠的喉咙不放手:“对不起,你不要怪我!你死了也不要怪我!”

    只见,黑珍珠露出一个极其诡异的笑容。

    这诡异的笑容,让我看着心生寒栗,她这都快要面临死亡了,在痛苦中挣扎了,为何还能露出如此诡异的笑容?

    而且,她为什么不反抗,双手静静摆放在地上,看着我。

    我还在想之时,黑珍珠双手放在我胸前,双手十个指头紧握,然后突然的膝盖顶在我腰臀部,我直接往前要倒,但是我死死掐着她喉咙,她在我身体往前倾的时候,双手往额前直直打上去,这招借用她身体的力气把我给一下子掐着她喉咙的双手打落在地上。

    我的双手撑在了地上。

    黑珍珠直接用一只手捏住了我的鼻子,一只手抓住我脑后头发,然后用力一掰,一转,我一下子就反被她制住压在了地上。

    她骑在了我身上,然后抓住了我的右手,反过来把住,我大喊起来:“哎呀要断了!”

    这个女人,在电光火石之间,反把我给制服了。

    我突然想到,我学过这招的。

    这就是典型的以色列格斗术的挣脱术后的反制。

    但这一招,那时候在和朱华华她们学的时候,在挣脱开后,下面的招式不是捏着鼻子和头发把人反制了。

    而是,直接用手指戳上面人的双眼,然后在上面的人死死按压自己受伤的双眼之时,反制上面的人。

    黑珍珠没有戳我的眼睛,显然的没有对我如此狠毒。

    她在这一刻,还如此的保持清醒,真是艺高人胆大,她根本就是知道如何挣脱的,所以,她如此的淡定冷静,在我哭着要掐死她的时候,快速的反把我给制服了。

    我老实了。

    因为,我真的打不过她,这个厉害的女人,武艺高强,我还没遇到过这么个能打的人。

    看她不过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美丽女子,却身怀绝技,而且力气超乎寻常的大,骨头也很硬。

    她站起来后,狠狠的踹了我几脚,几脚都踢在我的肋骨的地方,我觉得几乎要断了。

    这几脚踢来后,我一声不吭了,是根本叫不出声音了。

    很疼。

    我内伤了。

    内脏都在疼。

    一动不动。

    嘴里的口水流在了地上。

    我努力的网上看,对黑珍珠说道:“你,杀了我吧。可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黑珍珠盯着我看。

    我说:“放了我家人,放了彩姐。我家人是无辜,彩姐是因为帮我才这样的,你有什么怨恨,就怪我吧。”

    黑珍珠说道:“既然你想死,我成全你!”

    她掏出手枪。

    黑珍珠用手枪指着我的头:“竟然还想杀我!”

    我看着她,按下手枪,我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一切都没有了,别了,这个让我又爱又恨的世界,请原谅我,爸爸妈妈。

    我怕疼,那子弹打进脑袋里,那要有多疼。

    砰的不算大的一声,我头一疼,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我晕乎乎的爬起来的时候,是被冷醒了的。

    我爬起来,肋骨很疼,胸腔都很疼。

    我没死?

    我是晕过去了。

    我没死。

    我一摸额头,额头起了一个小包,靠,她不是用真的子弹打我?

    我被吓晕了。

    我没死。

    我爬起来后,慢慢的扶着床,坐在了床上。

    我自己去倒了一杯水喝,口很渴。

    然后,扶着墙,去挂号看医生,拍片出来没什么,医生给了我开了一些吃的和外擦的药。

    我扶着墙,慢慢的出来外面,然后去吃了一碗面,然后回去。

    洗澡的时候,全身都疼。

    擦药吃药后,我躺在了床上。

    我不知道,黑珍珠为什么不杀掉我。

    我都要杀死她了,她却为什么不杀掉我。

    难道说我还有利用的价值,所以她留着,不杀我。

    然后继续利用我,继续威胁我,利用我父母来要挟我,让我为她做事。

    我没有办法,我没有选择,只有为她做事。

    明天我休息,我要去找彩姐,让彩姐也小心点,黑珍珠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我生怕她对付彩姐,怕她?

    我突然想到,彩姐!彩姐已经被她推下楼了!

    我竟然,竟然把这事给忘了!

    我急忙的找手机,然后给彩姐打电话。

    电话是通了,可是,一直打着没接。

    我真愚蠢,彩姐都这样了,怎么还能接电话。

    我要找她!

    那边突然有接了,我急忙问道:“彩姐,是彩姐吗!”

    “怎么了?这么晚不睡,有什么事吗。”是彩姐的声音,好像睡着被我吵醒了。

    我急忙问:“彩姐,你,你没事吗!”

    彩姐说:“没事啊,怎么了呢?”

    我说:“哦哦,没什么,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靠,黑珍珠骗了我。

    竟然把我给骗了!

    让我以为她真的把彩姐给推下五楼了。

    彩姐说:“我睡了,很困,有事明天来找我。”

    我说:“好好。”

    她挂了电话。

    心中的大石头落了地。

    幸好,幸好彩姐没事,那就一切都好,一切都好了。

    我点了一支烟,妈的,拿烟灰缸的时候,胸腔都是疼的。

    次日醒来,已经大中午了,好在我休息,真的睡的好舒服,胸口没那么疼了。

    我坐了起来,看着外面。

    外面天气阴沉沉的,好像不暖和。

    我吃药,擦药,然后洗漱穿了衣服,再出去吃东西。

    外面的一切,依旧如常,在过完了年后,大家恢复了上班,恢复了平日的忙碌。

    没人去理你,没人去管你,你发生了什么,大家都不会知道。

    甚至,如果昨晚我死了,也不过这样。

    或许除了我亲戚朋友哭一哭,也就那样了。

    只是,黑珍珠为什么不杀掉我?

    搞不懂。

    我去找了彩姐。

    彩姐坐在她办公室,我进去了她办公室,见了她。

    彩姐正看着窗外。

    看到我进去,她让秘书给我一杯咖啡。

    在她的秘书俯身下来,我看着她的女秘书,胸好大,很漂亮。

    彩姐咳嗽一声,我急忙拿了咖啡看着彩姐。

    彩姐示意女秘出去,然后在女秘书关门了后,问我道:“好看吗?”

    我说:“好看,可是没有你好看。”

    彩姐说道:“再好看也没有得不到的女人好看,这是男人的本性。”

    我说:“嗯,是,是。”

    彩姐问我:“找我什么事。”

    我告诉了她昨晚发生的事。

    彩姐说道:“我还没有派人杀她,只不过是让人去联系杀手了。”

    我说:“可是她额头上有伤,我以为是你派去的杀手失手了。”

    彩姐说道:“这消息,如何走漏出去了,我派的是我最信任的人去联系杀手的。”

    我问:“那会不会是那些杀手可能就是她们的人呢。”

    彩姐说道:“不知道。她太神通广大了。”

    我泄气的呆呆看着彩姐,说:“黑珍珠如果想要我们的命,是那么那么的容易。我们却还想着干掉她,可她全都知道了我们的计划。”

    彩姐说:“她到底是怎么知道了我们的计划的?”

    我苦笑一下,点了一支烟,我说:“算了,彩姐,我已经放弃和她斗了。”

    彩姐问我道:“那你是要打算向她妥协吗?她让你干什么,你就去干什么。”

    我说:“那我能怎么办,我抗争过,我不屈服,我要干掉她。昨晚我甚至都以为我能掐死她!她现在要挟我家人来让我就范,乖乖替她做事。我昨晚更是以为你真的被她扔下楼去了。所以,我要替你报仇!要给我家人活下去的机会!我要掐死她。”

    彩姐沉默着。

    我也沉默着。

    面临一个如此强大的对手,我们都很无奈。

    彩姐说道:“只能和霸王龙开打了。”

    我问道:“只是为了帮我吗?”

    彩姐问我:“不然呢!”

    我说:“不。先别。彩姐,让我去问问她,到底下一步想让我们做什么。”

    彩姐说:“你还敢见她?”

    我说:“她既然没杀我,一定是没想要杀我。我找她,问清楚。”

    彩姐说道:“也好。”

    然后她关心的问我道:“你伤得怎么样?”

    我说:“昨晚很难受,后来睡了一觉,今天好多了。但这比起精神上受的伤,一点也不疼。我还以为,你真的被扔下楼,我还以为,她要杀了我,那一刻让我崩溃的绝望,我这一辈子都不想再有一次。”

    彩姐听着。

    我说:“你自己也小心,多派保镖守着自己。”

    彩姐对我点头:“好的,我会的。你自己更要小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