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2章 掐死黑珍珠
    贺芷灵说道:“你敢接手吗,亲自做。如果有人也如我这般,设计陷害你呢?”

    我不敢了,说道:“那,我不能分钱吗?”

    贺芷灵说:“当然可以,但是,你的红包还没到我手上。”

    我说:“可以,红包我转账给你,那你一个月分我多少?”

    贺芷灵说:“看情况。”

    我说:“不行,不能看情况,万一你给我一个月一两千,我这八万,什么时候才赚回来啊!”

    贺芷灵说:“万把块吧。”

    我说:“一万五!”

    贺芷灵说:“成交。”

    然后我又将我加入彩姐阵营的事跟她说了,贺芷灵盯了我一会,挥挥手说:“我知道了。”

    我喜滋滋的走了。

    黑店被拆了,我们将要取而代之,我还能每月分到钱,我多开心啊,这离我的梦想越来越近了啊。

    只是,想到黑珍珠,我又如霜打的茄子般,硬都硬不起来了。

    初六这天,下班后,我赶紧的出去外面,马上要去找彩姐。

    彩姐啊彩姐,希望你能把事情都办好了啊。

    在我去沙镇的路上,一辆车停在我的身旁。

    又他妈的要劫持我吗。

    车窗徐徐降下,是一位大美女。

    这天气虽然回暖了,可是她,实在穿得太少了。

    就一件t恤,然后牛仔短裤,露出两条大长白腿,而安全带把她的胸脯勒得相当的紧,两个胸都严重的突出来了。

    我看得有些呆,然后看着她白皙的性感面庞,直流口水。

    美女用甜甜的声音问我道:“帅哥,问你一个事。”

    我说道:“什么呢?”

    美女说道:“沙镇怎么走呀?”

    我说:“就一直往前,就见了。”

    她又问:“那沙镇中心医院呢?”

    我说:“去到沙镇,然后直走见到一座小桥,左转,一直走,就看到了,在客运站对面。”

    她听得愣了:“那么复杂呀?”

    我说:“要不这样子,你如果不介意的话,让我带着你,反正我也要去沙镇的。”

    我先去搭讪了再说。

    美女愉快的点点头,我赶紧的上车了。

    上车了后,她的手握住挂挡头,对,是握住挂挡的把子,而不是从上面握住,是直接握住了棍子。

    这很容易让我联想到,美女握住。

    我当即有些感觉了。

    她不好意思对我笑笑,然后挂挡,走。

    我问道:“你这不是有导航吗?”

    她说道:“我跟着导航走,一直在这里绕。在立交桥那里,就绕了好多次了。”

    我说:“那立交桥确实是坑爹。”

    我好想问她真的有那么热吗,穿那么少。

    唉,自从来了监狱后,就一直桃花运旺盛啊。

    挡都挡不住啊,真爽。

    她接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句后,然后挂了。

    然后她对我说道:“你是在干嘛呀,我在这条路上,就只看到你一个人。”

    我说:“我去沙镇呢,在等车。”

    她说:“嗯,你等会儿能陪我去沙镇医院一下么。”

    我问:“为什么呢?”

    她说:“我朋友在那,她昨天出了车祸,受了一点小伤,住院了。我车后面买了不少的东西,你帮我带上去可以吗。我可以请你吃饭。”

    我说:“行啊!不过,这笔买卖,你可亏本了啊,我才帮你那么一下,你就要请我吃饭啊。”

    美女说:“你不乐意呀?”

    我说:“乐意,当然乐意,求之不得呢。”

    妈的,人家美女如果不是因为对我有点意思,怎么会拉着我帮忙还请吃饭了,如果对我没有意思,直接就让我帮忙却不请吃饭了。

    我带着美女去了沙镇医院。

    车子开进去了沙镇医院,进了停车场停下。

    然后美女下车,示意我帮忙。

    我看着她开了后尾箱,弯腰翘臀,大长腿,白皙滑嫩,看着我都应了。

    她拿着一大箱子的东西给我抱着,我抱着了。

    然后,她自己提了一袋水果,和一束花,走上去,我跟着她屁股后面上去。

    医院不是很大,没有电梯,走上去了三楼,住院楼。

    到了一间病房前,她敲了敲门,里面没声音。

    她又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进去了。

    我跟着她身后进去,里面只有一张病床,病房很大,有电视什么的。

    然后,看到一个长发女的在被窝里面,背面对着我们。

    美女对我说道:“我朋友可能睡着了。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问问医生可不可以叫醒她。”

    我点点头。

    然后美女出去了。

    她关上了门。

    病床上的长发女子,坐了起来,还穿着牛仔衣呢。

    侧面轮廓怎么那么熟悉。

    我靠,黑珍珠!

    我吓得就要逃,黑珍珠说道:“你敢跑我打死你!”

    她手上握着一支手枪。

    我举起双手,我的脚都在打颤,尼玛的,是不是暗杀她的事情,被她给知道了。

    我,小命不保了!

    我举着双手:“珍珠姐,饶命!”

    我吓得都要跪下来了。

    她缓缓起身下床,她走过来,她的额头,有伤,贴着医用胶布。

    我问道:“珍珠姐,你怎么受伤了,怎么那么不小心啊。”

    黑珍珠问我道:“那么关心我啊?”

    我说:“那是,我们是朋友啊!我听你好朋友说,你出了车祸,所以,受了伤,对吗。真是太不小心了珍珠姐姐。”

    黑珍珠对我说道:“进里面一点,坐在那个凳子上!”

    我只能听从吩咐,进去了里面,坐在了凳子上,看着黑洞洞的枪口,我说道:“珍珠姐,能不能,把枪收起来,咱好好聊聊。这大过年,动刀动枪的,多不好玩啊。”

    我心里想着怎么脱身,这家伙额头的伤,难道说,是彩姐找人干的,却没打死她,让她逃了,知道了?

    然后把我抓了来,要报仇,要把我打死吗。

    我心生恐惧。

    黑珍珠收起了枪,我放松了些,说:“珍珠姐姐,你看你,怎么车祸了,那么不小心啊。”

    黑珍珠说道:“哦,没什么,是有点不小心。”

    难道真的是车祸?

    我问:“那是你开车撞的人家,还是人家开车撞你的。哪个天杀的,竟然让珍珠姐姐受伤啊!”

    黑珍珠说:“这不劳你费心了。”

    我说:“好吧,既然你没多大事,我也就放心了。哦,你朋友带我来的,怎么她出去不回来了啊。”

    黑珍珠问我道:“我朋友漂亮吗?”

    我说:“很漂亮啊。你,要给我介绍女朋友吗?”

    黑珍珠说:“你喜欢吗?”

    我说:“很喜欢,身材很好。”

    黑珍珠说:“包夜一千八。要不要我请你?”

    我靠,妈的,搭讪我的这个女孩,原来他妈的是她找那种女的来假扮的!骗我来了这里,这招比劫持我还容易,我他妈的怎么会想得到,这是个圈套呢。

    而且想到刚才那女孩,清纯靓丽,为什么也干了这行啊。

    靠,悲哀。

    我问道:“珍珠姐姐这么费尽心思的把我请来医院,是不是真的想我来看你啊。”

    黑珍珠说道:“没呢,我想带你来,让你看你一个朋友。”

    我问:“哪个朋友?在医院这里?”

    黑珍珠说道:“她昨天不小心啊,从五楼的窗台摔下来。没死。不过,双腿废了,截肢了,脑子也摔坏了。以后怕是瘫痪了。”

    我心里一冷,我哪个朋友?

    黑珍珠说:“哦她是个女的,她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

    这里不远,是女的!

    彩姐!

    我全身一软,靠在了椅子上,我害死了彩姐啊我。

    我他妈的把彩姐给害死了!

    黑珍珠把彩姐从五楼窗台扔下来,双腿废了,截肢了,脑子坏了,还瘫痪了。

    我害死了彩姐!

    我双唇打颤,我站了起来,怒吼:“你,你!带我去见她!”

    黑珍珠一脚把我踢飞到墙角,说道:“你对她,情深意重啊。”

    我挣扎着爬起来,然后扑向黑珍珠:“恶毒的女人!老子和你拼了!”

    黑珍珠一个轻盈脚步闪开,随后一个飞腿,把我踹飞到墙角。

    这一脚,踢在我头部,我当即差点没晕过去,眼前一片黑。

    然后我不顾疼痛,撑着身体,靠着墙要爬起来,站起来后,身体一软,又倒了下去。

    黑珍珠走过来我面前,说道:“你胆子真够大的,竟然要找人杀了我!”

    我怒骂道:“恶毒的女人!你要烧死我父母,我为什么不能找人杀你!是你逼我的!”

    黑珍珠一笑,那双眼的眼神邪恶得如同夜里的恶魔,她说道:“我可以杀你,你却杀不了我。”

    我说:“我不杀你你就杀我家人,我为什么不杀你!是你逼我的!你杀了我吧,就算我做了鬼,我也不会放过你!”

    黑珍珠说道:“你是人的时候,我就没怕过,你做了鬼,我难道就会怕吗?”

    我怒问:“彩姐是你害的,对吧!”

    黑珍珠说:“对。”

    我突然冷不防的掐住她的喉咙,然后一个翻身,把她按在地上。

    狠狠的掐住她的喉咙:“老子杀了你!”

    我是认真的了,我他妈的怒气已经冲冠,我要杀了这个恶毒的女人!

    我要为彩姐报仇!

    哪怕我被判死刑,枪毙,注射死!我也要掐死她!

    为了我的父母,为了给彩姐报仇,我要杀了她!

    黑珍珠睁着一双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