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0章 只能杀了黑珍珠
    彩姐举起杯,和我干杯。

    大过年喝药酒,呵呵,有点意思。

    喝了几杯下去,身体有点热啊。

    彩姐问我道:“我找你的就是这件事,你说说你要找我的是什么事。”

    我迟疑了一下,然后看看彩姐。

    彩姐问道:“是不是又让我找人去和霸王龙打架。”

    我抿嘴点了点头。

    彩姐问:“为什么,还是因为钱吗,或者是对我好,一次性歼灭霸王龙?”

    我说道:“彩姐,我有苦衷的。”

    彩姐抿了抿酒杯的酒,说道:“你说说。”

    她温柔慈爱的看着我。

    这成熟的心胸阔达的女人,相处起来,就是让人心里舒服,像一个知心的大姐姐,对你温柔,慈爱,让你恨不得全部对她掏心掏肺。

    我说道:“我前天回老家见父母,黑珍珠到了我家那里,找我出来。说,如果我不成功让你和霸王龙打起来,她就烧我家,烧死我家人。说完后她就走了。我昨晚一直做恶梦,我很害怕。她不是在开玩笑,她是威胁我,但是我知道她那人真的是做得出来!”

    彩姐说:“那个女人的确做得出来,我也查过了,她在不少的地方,做了不少的案子,大案子,全是杀人的。”

    我心里更是拔凉拔凉的:“她到处为非作歹,警察都不抓她啊。”

    彩姐说道:“上面人查她就找人顶枪,或者是查都查不出怎么回事,这打探来的全是江湖的传言。这传言,可能有一半是假的,但是无风不起浪,她本来就有这本事。她帮人做事,目的还是为了钱。”

    我说:“可是她到底要挑拨你们打起来是为了什么。”

    彩姐说:“我就是也不知道。”

    我说:“我心里好烦,怎么办,彩姐。”

    彩姐说:“我问你,张河,如果我听了你的,找人去和霸王龙打了群架呢?”

    我说道:“她可能真的会放了我家人。你说我带着家人,能跑去哪儿呢,她都找人跟着了,肯定的。”

    彩姐说道:“可能,你也说的是可能,只是可能放了你家人。但是,她得逞了一次后,下次呢?下次她还用这个方法来要挟你呢。”

    我一下子愣住,对,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如果她这次得逞了,她下次还这么要挟我呢。我能怎么办,难道就沦为她黑珍珠的杀人道具,不停的帮她吗。

    我挠着头:“那我不知道怎么办了!”

    彩姐说道:“想要彻底解决只有一个办法。”

    我抬起头,看着彩姐眼睛,她眼睛里,闪烁出狠毒的光芒。

    我问道:“杀了她?”

    彩姐说:“只能这样!”

    我苦笑一下,然后说道:“呵呵你我都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物,又能说什么杀了她。我们如果真的杀了她,你们也早就不那么烦恼了,就连霸王龙那帮那么不择手段狠毒的强人,对这个女人都没有办法,我们怎么杀了她?”

    彩姐说的这个,真的是,玩笑开太大了,怎么可能杀得了黑珍珠,是要群殴她,还是要用什么办法。

    彩姐说道:“正面交锋,我们打不过她。只能来阴的,对付敌人,不需要光明正大,手段都没所谓,目的最重要。你偷偷的,给她下毒!”

    杀了黑珍珠?

    要我杀了黑珍珠?

    要我偷偷下毒毒杀黑珍珠。

    我靠我要做杀人犯!

    我抱着头,想到了监狱的很多女囚,她们犯罪,有的并不是一念之差,而是被逼迫的。

    有个女囚,丈夫在她生下女儿的三天后,就出车祸死了,她辛辛苦苦把女儿拉扯大,在女儿初中的时候,出落得亭亭玉立,这也招来了隔壁老流氓不停的在楼道的骚扰,由于这老流氓是个痞子,进了不少次监狱,所以没人敢惹,当她出面制止老流氓对自己女儿骚扰时,老流氓说要杀了她和她女儿,她由于害怕老流氓哪天真的会对她女儿下毒手,干脆下毒毒死了这老流氓。

    这是被逼的。

    她在几百当地居民的联名求轻判信下,被判了十五年的徒刑,就关在我们监区。

    老子今天,难道也要被逼杀人了吗。

    为了我父母,我他妈的就不敢杀了她吗。

    她敢杀我父母,我为什么不敢杀她!

    可我下得了手吗?

    可是我下不了手,我的父母就被她杀死。

    艹。

    我无路可退。

    他妈的黑珍珠,非要逼着我做杀人犯!

    我欲哭无泪,我怎么走到了今天的这一步。

    我问彩姐道:“能不能,不这样做?”

    彩姐问我:“一边是她,一边是你父母和你,让你选择的话,你选择谁能活下去。这个问题还需要考虑吗?”

    我说:“是不需要考虑,可是我,我不想做杀人犯!”

    彩姐说道:“还有第二条路可以选吗。”

    我说:“那我可不可以不要自己亲自动手。”

    彩姐说道:“你自己给她下毒,成功率会很大。”

    我说:“我就怕我给她下毒了,我都被她发现了。我,我会很不自然的,我会紧张害怕。”

    一想到,自己会是一个杀人犯,毒杀了人,我怎么不害怕。

    我说道:“而且,我最担心的是,毒死了她,警察肯定会查,多半会查到我的!”

    彩姐说:“我可以找人做替死鬼!”

    我说:“不会那么简单的,万一被发现,我就被枪毙了!”

    彩姐说:“那你就看着你父母被她杀,也不愿意拼一把。”

    我痛苦的说:“彩姐,能不能找人做掉她,我给钱!我出钱!不管多少!”

    彩姐说:“钱我可以出,可是你敢说会成功吗。你知道黑珍珠有多狡猾?我派去跟踪她的,她还会反跟踪,如果不是跑得快,就被她抓了。想要杀她,会那么容易吗。”

    我问道:“看电视电影,不是可以有什么狙击手之类的,用狙击枪一枪干掉她!”

    彩姐说:“值得考虑。”

    我说:“只要我不亲自动手,我就愿意,让我亲自动手,我不敢,也不愿意。”

    彩姐说:“你该不是喜欢她吧。”

    我说:“我,没有喜欢她,可我下不了手。”

    彩姐说:“我会找人,帮你解决了她,但不敢肯定会办成事。不过你放心,哪怕我找的人出事了,我们都不会有事,真的能做掉了她,我们也不会有事。会有人愿意做替死鬼。如果被她抓了,我找的人也不会供出我们,你大可放心。”

    我说:“可就怕我们做不掉她啊!”

    彩姐说:“如果真是这样,努力过了还是要死,只能接受现实。”

    我说:“靠,怎么接受!”

    彩姐说:“我答应你,我让我的人和霸王龙开打,但这也是缓兵之计,我们还是要想办法做掉她。如果还是不行,那只能是你带着你家人逃了,不论天涯海角,只要逃得掉,就逃了吧。”

    我深呼吸,用手罩在自己脸上,叹气说:“想来也只有这样子了。”

    彩姐说:“但你要答应我一个事。”

    我问道:“你说。”

    彩姐说:“加入我们。”

    我盯着彩姐。

    彩姐说道:“你怕什么。看不起我们,怕自己加入了,被查?”

    我说:“不是看不起,最怕的还是我自己混这条道,被查了。”

    彩姐说道:“你自己来经营这饭店,我只问你一些计策,帮我出谋划策,也不算加入我们,怎么怕被查?”

    我说:“我们可以合作,你保护我和我的家人,我给你出谋划策。这样我还可以接受一些,可以吗?而且我不带人。”

    我被黑珍珠所逼,还是答应加入了彩姐的阵营。不过这事还是要跟贺芷灵说一说,一方面以后可以利用道上的力量,另一方面可以搜集一些敌对团伙的犯罪证据。

    彩姐说:“成交。”

    她举起杯子:“很高兴你加入我们。”

    我喝了。

    然后她倒酒,再次举杯:“这一杯,祝我们合作顺利。”

    我说道:“不顺利就完蛋了。我死了不要紧,我可不想连累了父母。”

    彩姐问道:“你怎么也不担心我呢?”

    我问:“担心什么?”

    彩姐说:“万一暗杀黑珍珠,被黑珍珠发现是我做的,你说我还有命活下去吗。”

    我说:“对不起彩姐,我只想着我家人了。我没想到这点。”

    如果真要这么帮助我,杀掉黑珍珠,彩姐也冒了很大的风险。

    假如真的被黑珍珠发现,那,彩姐很可能也是在劫难逃。

    彩姐笑着对我道:“我一向相信我自己有福气,我的好运气还不会有那么快用尽的那天。”

    我惨笑一下,也说道:“我觉得我的运气也挺好,虽然起起伏伏,但我不至于那么快就真的会死掉吧。不过命运这种东西,谁懂呢。”

    彩姐说道:“别太相信命运。强人能够左右自己的命运,弱者才会接受命运。”

    我说道:“嗯对,弱者才会任命运摆布。”

    彩姐说道:“喝酒,今晚不醉不归,希望,我们真的能够做到,不受命运的摆布。你要相信,我们一定能成功。”

    我干杯:“对,一定会成功!”

    我咕咚一饮而尽,继续倒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