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8章 没有逼婚了
    谢丹阳继续开车,我郁闷的看着窗外向后飞逝的景色。

    这冬天的暖阳下,窗外的高速路两边的一望无际的荒地,看着让人感到萧凉的绝望。

    吗的,我要是把我父母害死了,那我还是人吗。

    就算我去犯罪,我也要保住我父母。

    看着我不停抽着烟,谢丹阳问:“有什么嘛,不开心的事,也不和我说。”

    我说道:“没什么。”

    看着谢丹阳,谢丹阳也是一副不怎么开心的样子,我问:“那你呢。”

    她说:“没什么。”

    我说:“靠,你学我说话呢。”

    谢丹阳说:“谁学你了呀。你自己说没什么的。你不告诉我我也不告诉你。”

    我说:“好吧,我告诉你。那你也告诉我,为什么不开心。”

    谢丹阳说:“那你说呀。”

    我说道:“你先说吧。”

    谢丹阳说:“你说不说。”

    我说:“那大家都不说吧。”

    谢丹阳狠狠的打了我一下。

    然后剐了我一眼,我抱着胸,看着窗外。

    谢丹阳说道:“我不开心,是想,你什么时候娶我。”

    我呵呵一笑,说:“我不开心,也是想这个问题。我怎么娶得起你啊大小姐。”

    谢丹阳问我:“你不开心是因为这个。”

    当然不是,但我扯了其他:“那是。”

    谢丹阳说:“我才不相信你真的想娶我。”

    我问:“你真的那么想嫁吗。”

    谢丹阳说:“算了,你不会懂的。”

    我说:“好吧。”

    什么逼婚啊,结婚啊,一辈子啊,婚姻啊,孩子啊,下一代啊,这些东西,在全家人生命受到威胁面前,在生死面前,都不值一提了。

    就如那句话说的一样,除了生死,全是小事。

    还有比生死更大的事情吗,没了。

    如常一样,去买礼品什么的,然后去跟谢丹阳父母吃饭。

    这个年夜饭,就在谢丹阳家里吃的,没有出来外面吃,而且是谢丹阳妈妈做了几个精致的菜。

    这一次奇怪的是,一直到进去她家,到吃完饭,喝酒,她妈妈也没有唠叨多一句,而她父亲也是和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为什么不白眼看我,冷嘲热讽了,人都是贱骨头啊,她不骂我几句,反而让我感到不适应起来。

    正想着,谢丹阳父亲问道:“小张啊,听说你昨天,带着丹阳回你家了啊。”

    谢丹阳妈妈集中精力,看着我。

    还是要逼婚了吗。

    我说道:“嗯,是的。”

    谢丹阳父亲问:“家里父母都还好吧。”

    我说:“呵呵,挺好的,谢谢叔叔记挂。”

    他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谢丹阳妈妈终于耐不住了,问:“小张,你爸爸妈妈觉得丹阳这孩子怎么样呢。”

    谢丹阳看着我。

    我说道:“很好啊,呵呵,他们觉得谢丹阳很好,怕我们家,生活条件配不上她。给不了她好的幸福生活。”

    谢丹阳母亲说道:“这条件生活啊,也不是太重要,最主要还是丹阳喜欢,你们也都欢喜高兴。就行了。”

    靠,这话是谢丹阳妈妈说的,这一下子都对我没有任何的要求了吗。

    我说道:“我也没钱啊,想要买什么车啊,房子啊也买不起,稳定不下来啊。怕是,拖累了丹阳。”

    谢丹阳母亲当即拍桌:“买房,买车,我们给!全额,不用月供,不需要你们出一分钱,结婚的钱,我们也出!”

    我艹,这老家伙今晚没喝酒啊,怎么突然变得如此爽快啊?

    谢丹阳也看着我。

    三双火辣辣的眼光逼看着我。

    我默默的低下头。

    期待了好久,没有期待到我要说话,谢丹阳妈妈说道:“你是不是担心,你什么都没有出钱,像入赘,没了尊严。”

    我抬起头说道:“嗯,是有一些这样的感觉。”

    谢丹阳父亲说道:“我们都不会看不起你。”

    我说:“可我看不起我自己。而且,我确实还没有做好结婚的准备。”

    谢丹阳妈妈说道:“我也不逼丹阳了,我也不逼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了。丹阳,妈妈也不会怪你什么了,你开心就好了。我就是怕你老了后,孤独一个人,没有一个孩子围着在你身旁啊丹阳。”

    谢丹阳看着她妈妈:“妈,我懂。”

    大家低着头,吃东西的吃东西,喝酒的喝酒。

    和谢丹阳父亲喝了一瓶茅台后,我说我要回去了。

    实际上,我是想去找彩姐了,可是这大年夜的,谁知道她在哪,我不想在这时候去找她,可是,我害怕黑珍珠,我一想到她可能已经安排了人在我家附近要汽油烧了我家我就害怕。

    谢丹阳一听我要回去监狱,马上问:“你不是说今晚没班,明天才有吗。”

    我说:“那我还是要早点去的好,毕竟,不想明天迟到。”

    谢丹阳说道:“就在这睡吧,你都喝多了。”

    我说:“不多不多。”

    谢丹阳父母也留我,毕竟也真的是喝了不少的酒,他们不放心我。

    我也觉得我真的喝了不少,有些晕乎乎的,感觉魂不守舍的那样,而且现在去找彩姐,难找到,就算找到,我现在说服也说服不了她了。

    那就在这睡吧。

    洗澡,然后回去房间。

    谢丹阳也洗澡了,躺进了被窝里来。

    搂着谢丹阳,感觉很幸福。

    我问谢丹阳道:“你有没有发觉,你妈妈对我的态度变了很多。”

    谢丹阳说道:“她以前排斥你,可经过了那么久,她自己心里慢慢的都已经接纳了你,把你当一半自家人了。”

    我说:“当了一半的自家人了啊。”

    谢丹阳说:“嗯呢,如果结婚了,就把你真当自家人了呢。”

    我说道:“这都多亏了你做了不少工作吧。”

    谢丹阳说道:“我爸爸对她做的工作比较多。”

    我说:“是不是灌输那种思想,所谓的既然改变不了,就要学会接受。”

    谢丹阳打我:“你脑子里都是装的什么东西呢!”

    我呵呵笑了起来。

    她掐住我,问:“你说,你昨天晚上出去后,见了谁!”

    我问:“怎么突然这么问?”

    谢丹阳说道:“有个小孩,叫你出去,说有人找你,我都听见了。然后你去后,回来,就心事重重的,一直到现在!”

    我说:“有吗?”

    谢丹阳说:“你说不说,你到底见了谁。”

    我说道:“我要是说了,你可别害怕。”

    谢丹阳说道:“那你说。”

    我决定骗她,不然她老是缠着我问为什么我不开心,我说:“那个小孩说村头有个女人在等我。我去了后,结果,在榕树下看到一个吊死的女人,正是之前我们监区的吊死的那个,我是走了眼了,结果我定睛一看,却不是。就是这样。”

    谢丹阳死死的抓住了我:“你不要吓我呢你!”

    我说:“没吓你,真的。可能我喝多了,看到的。后来我问那小孩,他说他逗我玩呢。”

    谢丹阳问:“你是喝多了吧。”

    我说:“的确是喝多了,产生的幻觉吧。我记得以前刚看到那个女囚吊死,我好几个晚上都做噩梦梦见到她惨死的样子。”

    谢丹阳摇着我说道:“好了好了不要说这个了,我害怕。我害怕!”

    我说:“那不都是你逼我说的吗。我感觉我都有厉鬼来缠着我了。”

    谢丹阳说:“那你为这个,才心情不好吗。”

    我说:“那还能好起来吗,所以我心事重重的。”

    谢丹阳温柔对我说道:“你也不要想太多了,可能是太累了。”

    我说:“嗯,来回奔波,而且喝酒喝多了。你也是,很累了吧,开车带我来回家一趟。”

    谢丹阳说:“你知道就好!也不怜惜怜惜我!”

    我说:“我怎么没怜惜你呀,一直怜惜你啊。”

    谢丹阳说:“那你还伤我的心。”

    我说:“有吗。”

    谢丹阳说:“那你都不娶我!”

    我说:“打住打住,聊其他,聊其他!”

    和谢丹阳胡扯着胡扯着,睡着了。

    没有看春晚,没有放鞭炮,在城市里,是禁放鞭炮的,只是听到遥远的外面,很吵闹,像是倒数,还是什么。

    次日醒来,我赶紧洗漱,去监狱值班。

    这大年初一的,还要值班,我就呵呵了。

    和平时一样,没有什么异样,外面的世界那么的精彩,而这里,死气沉沉的,永远死气沉沉的,永远那么的让人压抑。

    我答应了拿酒给柳智慧,我就去拿了一瓶酒,去找了柳智慧。

    不是白酒。

    不敢拿白酒,只是拿了一瓶红酒,而且还是装在了几个小瓶纯净水瓶子里,再塞进了怀里。

    一路上,狱警管教们和我打招呼新年好,新年快乐。

    我他妈的好个屁,快乐不起来,心烦啊。

    到了柳智慧所在阁楼的楼下,我让人来打开钥匙。

    这边守着的人,基本都是我自己安排的人了,不怕她们会去告状我什么的,不像以前一样,康云还在管着这里的时候,偷偷摸摸的了。

    上去,敲门,然后,柳智慧开门。

    我看着她,她淡然的看看我,说:“进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