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4章 求假期
    在监狱里呆着几天,好压抑啊。

    这都要过年了,监狱里却如此这番死气沉沉的景象,让我如何开心得起来。

    我去看看我的假期单。

    他妈的,没有我,没有我!

    是的,今年过节还是没有我!

    凭什么!

    我马上去找徐男,问徐男为什么去年我不能休假,今年也不可以回去过年。

    徐男也无奈,告诉我说,人家都是提前和领导打招呼了,为了能休假过年,有的甚至给领导送钱送礼了。

    毕竟名额有限啊,先到先得,谁让我不提前说的。

    过年更要加多人手守着监狱,所以,能去休假过年的,也才少部分人而已。

    我仰天长叹:“年年不得回去过,你麻痹啊。”

    徐男对我说道:“你可以去找找领导。”

    我问:“告诉我,哪个领导?”

    徐男说道:“我不知道你认识哪个领导,不如你直接找监狱长。”

    我说道:“靠。她理我才怪。”

    我心想,如果去找贺芷灵,估计可以吧。

    可是那个女人,一定要坑我一笔,动辄两三万,妈的,我不如寄钱给家人让父母留着盖房子。

    不过,我还是想去找找贺芷灵,毕竟,好些时日没得回家看过父母了,挺多时候,还是很想家的。

    说去,就马上去。

    贺芷灵居然在办公室,我倒是奇了怪了,这段时间,她都那么认真的上班工作了。

    我敲开她办公室的门,进去后,她直接说:“有事说事,我没空理你。”

    我说:“好吧,事情是这样子的,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别人春节有假期我却没有啊。”

    贺芷灵说道:“我也没假期。监狱长也没有假期。”

    我说:“靠,可是你们不一样啊。”

    贺芷灵问我道:“靠,可是我们怎么不一样?”

    我说:“靠,你们就是没假期,你们也可以不来上班啊。”

    贺芷灵对我说道:“靠,你没有假期,你也可以不来上班啊。”

    我说道:“可是我不来会被处分,你们没人管没人处分你们啊。”

    贺芷灵说:“是啊,为什么呢。”

    我说:“妈的,因为你们是领导啊,你们说了算啊。”

    贺芷灵说道:“妈的,谁让你不是领导呢。你是领导你就也可以这样子啊,也是你说了算啊。”

    我一下子噎在那里。

    贺芷灵说道:“那么多人想要春节回家,假期放假,都放假了,谁来这里看着监狱。难道说,让领导们来守着监狱,让你们放假吗?如果是这样,大家还那么拼往上爬做什么呢。”

    我说道:“不可否认的是,你说的这点是非常正确的,但我这都两年了为什么还没有假。”

    贺芷灵说:“你去问一下,在这里工作的,四五年都没能春节回家的人大把多的是。你才两年。”

    我说:“可是,可是。”

    贺芷灵打断我的话:“别可是了,凭什么你两年不回去,就优先让你回去,那四五年都没能回去过年的怎么办?可是可是,可是个屁。我倒是有一个好主意。”

    我马上问:“什么好主意?”

    贺芷灵说:“直接不干了,天天在家里。”

    我说道:“你能不能正经点。好,我问你,你能不能让我走后门。”

    我看着她站起来去倒水,看着她弯腰,看着她臀部。

    我说走后门,她一站起来,有些生气,说道:“什么!”

    我说:“我是说,你能不能让我走后门放假,我不是说的那个走后门。”

    贺芷灵说:“不行!”

    我说道:“表姐,我都那么久没回家过了,让我回家一次嘛。”

    贺芷灵说:“那些放假的名单,早已经发下去了,我无权改变,就算是有人不回家变卦了,那也要优先轮到其他资历老的和多年没回去过年的老员工。你还轮不到。”

    我问道:“你也不能安排?”

    贺芷灵说道:“整个监狱的员工都看着,我怎么安排,连我和监狱长都没有假期,你算哪根葱。”

    我说:“唉,人生啊,为何如此残酷。”

    贺芷灵说:“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我问:“什么办法。”

    贺芷灵说:“提前回去,春节回来。年夜晚回到这里值班。”

    我想了想,这也可以啊。

    我说道:“这倒也是可以啊,我可以在大年夜前在家两天。”

    贺芷灵说:“你看你自己安排了。去找你们监区长调班就行。”

    我说:“谢谢提醒。”

    我直接去找了徐男,徐男同意调班,让我在二十七二十八回家两天。

    只是,我心想的更多的是,他妈的,黑珍珠和文涛肯定都在找我,而霸王龙也很有可能想着要干掉我,怎么躲开他们才是最重要的。

    每次出去被跟,最主要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从监狱大门出去,从监狱大门出去一片光秃秃坦荡荡,跟踪我的人,只要在那里一等,大门一开,谁出去都看到了。

    看来,我要想个办法。

    最简单的,就是直接从停车场坐车出去。

    跟着她们某人开车出去就行了。

    我让谢丹阳带着我出去。

    但我还是害怕,万一那些人跟着我到了我家,去烦我家人,那就更麻烦了。

    下班后,我跑到楼顶,看围墙监狱的外面,正门处,有几部轿车和两部商务车停着,远远看去,怎么都好像那么眼熟。

    那停车场出去的那边也是,看起来都他妈的那么眼熟,都像是霸王龙啊,文涛啊,黑珍珠啊这些人派来劫持我的车子。

    文涛那厮,劫持我想打我一顿,然后坑我一笔钱,却反被黑珍珠打了一顿,又坑了三十万,他搞不过黑珍珠,一定想着要干死我出气的。

    还有黑珍珠。

    黑珍珠啊黑珍珠,多么厉害的角色,想要烧死我的黑珍珠。

    得罪了那么多牛人,真的好吗。

    我郁闷的点了一支烟,下楼。

    到底要不要回家。

    不回吧,觉得心里不舒服。

    回吧,又觉得很危险。

    下楼的楼梯上,我看着操场那边,有个长发的女囚,看样子应该是柳智慧。

    好久没见柳智慧了,我过去找她。

    是她,在操场晒着冬日的太阳。

    她的身影在冬日的斜阳中,拉着很长,一个长发的瘦弱高挑女囚,在冬日偌大的操场上晒太阳,看起来,非常的寂寞孤独的画面。

    我走了过去。

    她也看到了我,也没和我打招呼,只是站着。

    我过去,说道:“好久不见。”

    她说道:“嗯。”

    我说道:“今天天气挺好。”

    她说:“你有心事。”

    我说:“嗯,你也有。”

    她问我:“你看得出来了。”

    我说:“对啊,你看着天空,一般都是有心事。”

    她问我:“你呢,有什么心事。”

    我说:“回不了家。”

    她说:“我也是。”

    我呵呵一笑,说:“我们那不一样。”

    她说:“原因不一样,结果都一样,一样的心里难受。”

    我说:“你也想家啊,还以为你那么厉害,真的做到无欲无求,超脱自我,超越本能。”

    她说:“除非死了,才真正超脱。”

    我说道:“可是你毕竟和普通人不同,你自己可以控制得住这样的感觉。”

    她说:“控制得住,但还是会想,会思念。”

    我说:“呵呵,对,人之常情。”

    她问道:“如果有人骗了你,你会怎么样。”

    我说道:“不知道怎么样的人能骗到了你。”

    她说道:“我最信任的一些人。”

    我问:“一些人?那是多少人啊,一起骗了你啊!”

    她没说什么,只是无奈的笑笑。

    我坐下来,抽着烟。

    她也坐下来,两人一起看夕阳。

    我说道:“其实,我一直觉得,在监狱里,我认识到的不少人才,如果没有进来这里,在外面一定都是风云人物。”

    我心里真是这么认为的,例如柳智慧,薛羽眉,李珊娜等等,这帮人放在外面,不是风云人物是什么。

    不过,她们就是没进来的时候,都已经是风云人物了。

    柳智慧说道:“我现在只羡慕那些普通女孩子的生活,每天上上班,下班后,逛逛街看电影,约会。”

    我接着说道:“约会看电影开房恋爱结婚生娃,是吧。”

    她侧头看看我。

    我说:“呵呵。这就是普通女孩子的生活啊。只是时光不可能倒退了,你后悔也不可能了,谁让你一时冲动做错事了呢。”

    她说:“谁告诉你我做错事进来的?”

    我问道:“难道你不是吗?这里的女囚,哪个不是一时冲动,哪个不是犯错了才进来的。”

    她说:“不是。”

    我说:“你不是?那是为什么?”

    她没回答我。

    我问:“你没犯罪,那你怎么在这?冤案了?”

    她说:“别问了。”

    我说:“说说吧。”

    她说:“别问了。”

    我没问下去,因为我知道,一些我想知道的她们这些女犯人进来的原因,就是她们最不堪回首痛苦的回忆。

    她站了起来:“我回去了。”

    我也站起来了:“好吧,我也回去。对了,快过年了,你想要什么东西,可以跟我说,如果我办得到的话。”

    她想了想,说道:“给我拿一瓶高度白酒。”

    我说道:“那种东西算危险品,不好弄,红酒可以吗。”

    她点点头:“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