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3章 黑珍珠的威胁
    黑珍珠拿着枪指着文涛的下身:“我要让你长长记性!”

    文涛哭喊着捂着:“求你了,不要,我不敢了!”

    黑珍珠说道:“一点诚意都没有,你要用什么来表示你悔过的诚意呢。”

    文涛这才恍然大悟:“我赔礼道歉,赔礼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敢了!”

    黑珍珠说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要赔礼道歉,你想赔什么礼。”

    文涛说道:“钱,钱,我这马上给你转账!”

    黑珍珠对我说:“你也听着了,不是我抢劫他,是他自愿给我赔礼道歉的。”

    我说:“嗯,对,不知道有没有我的份。”

    黑珍珠说:“你闭嘴!”

    我看着他们。

    文涛拿出手机,黑珍珠报了卡号,他还真的给黑珍珠转账。

    不知道他填多少钱,黑珍珠一看,不高兴说道:“你这点,很不够诚意。”

    文涛急忙加钱:“三十万!”

    他咬牙豁出去的样子。

    黑珍珠说:“还行。”

    文涛转账了,然后黑珍珠一脚踢飞他:“滚!”

    文涛趴在了地上,赶紧的爬起来,如同丧家之犬,极为狼狈的滚蛋了。

    黑珍珠看着文涛滚蛋了后,看着我,说道:“活该吗。”

    我说:“这我怎么活该了。”

    黑珍珠说:“这不就是争风吃醋的下场吗。”

    我说:“你别这样好吧,我,我哪有争风吃醋了。”

    黑珍珠说:“你还真是个风流种啊,到处拈花惹草。”

    我说:“我没有啊。”

    黑珍珠说道:“你和这家伙的冲突,难道不是为了女人吗。”

    我想想,也是的,是争风吃醋吗,好像是有的。

    我说道:“那也不算吧,他自己喜欢的人,对我有点意思,关我什么事呢,他就怪我!他怎么不怪他自己没本事啊。”

    黑珍珠说:“你到处和女人这样暧昧,还不关你事。”

    我没什么话说了。

    黑珍珠说:“我托你帮我办的事,你办的怎么样。”

    我说:“你先放了我好不好,这绳子勒得我好难受。”

    黑珍珠说:“你急什么,你办好了,我放了你,你说你没办好,我给你浇一点汽油,打火机一点,让你以后都不用难受。”

    我愕然,然后说:“告诉我你是开玩笑的。”

    但是我看着她手上拿着的枪,真不是开玩笑的样子。

    黑珍珠对身后一喊:“把汽油拿来!”

    还真有人开车过来了,然后有个蒙面的人,拿着一桶东西进来。

    黑珍珠拿了他手上的桶,那个蒙面人就走了。

    黑珍珠打开了桶盖,往我身上浇,靠,浓烈的味道涌上来,真的是汽油!

    我跺着脚,眼泪都要冒出来了:“不要哇不要哇!求你了不要哇!我,我一定努力,我让彩姐答应你打群架,我不要哇求你了求你了黑珍珠!”

    黑珍珠倒完了汽油,掏出打火机说道:“让你给我办事,你没有一件做成的,看着你我早就不爽了,现在看来,你也没利用价值,不如把你点了。”

    我大声急着问:“那我没有为你办成事,你也不至于把我给点火吧!”

    黑珍珠说:“你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我骂道:“你,不得好死的贱女人!”

    她点了两下打火机,说:“我是贱女人?”

    打火机冒出火,我惊恐的看着打火机的火。

    我双脚都颤栗,我惊恐的想象着我被火烧死的过程,我会挣扎,我会叫喊,我疼痛,全身着火,直到我被烧到疼得咽气,直到烧焦,我的亲人朋友没有一个人看出那个是我。

    我跺着脚要踩她:“滚!滚!滚远点!”

    打火机慢慢移过来。

    我破口大骂:“黑珍珠你作恶多端,老子和你无冤无仇,你烧死了我,你生女儿没屁眼!”

    黑珍珠问我道:“到底能不能办成!我就问你!”

    我狂点头:“能!能!能!肯定能!我不骗你!”

    黑珍珠说道:“行,这是你说的。我相信你一次。”

    我哭喊着踩她:“你把打火机弄远点行吗!”

    黑珍珠把打火机的火灭了,然后问我道:“那个女的,是霸王龙那一方的。”

    我问道:“哪个女的。”

    她说:“和你被抓的那女。”

    我说:“对,对!”

    黑珍珠说:“这么个女人,你还跟她有一腿。”

    我说:“我哪有啊,我就是为了捉弄她,让她请我吃饭了,我就去和她开房,然后我就跑了!”

    黑珍珠嘿嘿说道:“你觉得我会相信。”

    说完她又点了打火机。

    我脸色又变,惊恐:“我真的就是这么想,没有想和她要干嘛。不过,我就是和她干嘛,关你什么事呢!”

    黑珍珠掏出烟,用打火机点烟,烟头就在我身旁晃来晃去,我惊恐的看着。

    她说道:“你和彩姐是情侣吧,你还到处在外面搞三搞四,我看着不舒服。”

    我说:“那,那我也没和她有什么啊!”

    黑珍珠问道:“到底还能不能说服彩姐!”

    我说:“能!能!”

    黑珍珠说:“好,不能的话,你等着让我点吧。”

    说完,她转身要走。

    我喊道:“你要走了你先放开我啊!”

    黑珍珠说:“不办成事,你等着烧死。”

    我说:“你不放开我我怎么去办啊。喂,喂!喂!”

    我大喊着,但她已经出去了。

    妈的,该死的女人,把我扔在这里,还全身是汽油味,我要冷死在这啊今晚!

    正想着,我被绑着的绳子自己断开了,对,是自己断开了。

    怎么回事了,我不懂。

    反正绳子断开了。

    然后我挣脱开,赶紧的出去,走了好久的路拦了一辆摩托车,回去,洗澡换衣服。

    缩在旅社里,我郁闷着。

    妈的,如果我办不成事,就要弄死我?

    黑珍珠就要烧死我?

    太可怕了这个女人。

    那身衣服,都是汽油,放进洗衣机里,还好洗了后没什么味道了。

    如果我办不成事,她是不是会真的弄死我?

    他妈的,个个都要弄死我。

    妈的,问题是我不可能说服得了让彩姐开群架的。

    我打定主意,先在监狱里面龟缩几天再说。

    次日,我去a监区找了康云。

    这a监区里面,看着其实也和我们监区差不多,但毕竟都是轻刑犯,比较好管一些。

    进去后,我让人带着我去找康云。

    在康云的办公室,见到了康云,我赶紧的关门,上去抱住了康云,假惺惺的说道:“康姐,你没事,你没事啊,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康云却冷冷看着我。

    我松开她后,说道:“你没事就好啊,吓死我了。”

    康云说道:“你继续演!”

    我说:“康姐,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康云说道:“你在玩我!”

    我说:“我哪有玩你了,你这话什么意思吗。”

    康云说:“你说那些人是不是你找的?”

    难道说,昨晚她被那些人给轮了,还是什么了。

    我说:“没啊。怎么呢!”

    康云说:“我当你怎么突然对我那么好,你竟然骗我请你吃喝,然后找人演戏,绑了我,把我扔到郊区。”

    靠,原来昨晚他们把她扔在了郊区。

    想起来那帮家伙也没什么贼胆啊,康云看起来也不是长得很安全那种,干嘛不轮了她啊。

    真替那群家伙感到可惜。

    我说道:“康姐你冤枉我了,我没有啊!”

    康云说:“你没有。”

    我说:“真没有,我被他们抓去,打了一顿,他们说我招惹了他们老大的女人,我还在想那个所谓我招惹的女人,是不是你啊!”

    我指着我的两边脸给她看:“你看这里,都肿起来了,肿起来了啊!”

    康云看了看,半信半疑:“是吗。”

    我说:“真的啊你看!”

    看到我的脸确实肿起来了。

    妈的,昨晚被文涛打了一顿,然后又被黑珍珠那厮扇了一巴掌,两边脸都肿了。

    这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文涛被这么一顿打,我心里是暗爽了,但是我没能自己动手打他,我心里总是不甘心啊。

    我握住康云的手:“康姐,他们没怎么你吧。”

    康云看着我。

    我说:“你没什么就好,吓死我了,你知道我被抓了后,我可担心死你了,就怕你被他们给侮辱了!”

    康云说道:“你招惹了哪个女人,他们要抓了你去打。”

    我说:“我不知道啊,我真不知道,我还以为我在和你这样子亲密,被你老公找人抓了!”

    康云说:“少胡扯!我哪来的老公!”

    我说:“那我真的不知道谁干的了,你想想看,就是和你这样子,才被抓去揍的。说让我以后不要靠近他们老大的女人。”

    康云说:“那不是我!”

    我说:“好吧,那我也不知道是谁了。”

    康云说:“你自己招惹了谁的女人,你都不知道吗?”

    我说:“我真的是除了你,想不出来是谁了。”

    康云说:“倒霉,让我跟着你一起倒霉。”

    我说:“对不起啊,康姐,要不,我们改天再约。”

    她说道:“等我有心情再说吧。你可以回去了。”

    我说道:“对不起啊康姐。”

    她摆摆手,示意让我赶紧滚蛋。

    我出去了,妈的臭女人,这帮家伙竟然不对她干嘛,最好弄死她嘛,解了我心头之恨,也除了我一个敌人,多好。

    得知她还那么好好的,我心里就更不舒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