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0章 践踏尊严
    听完了我的分析,彩姐长吁一口气,说道:“这样子也不容易啊。万一有个闪失,输了,就难翻身了。”

    我说:“对,打仗都是这样的,谁知道下一步是赢是输呢。尽管掌握了那么多的优势,但,战场是瞬息万变的。只能从目前的情报来说,有很大的胜利的可能性。”

    彩姐说道:“我考虑。”

    看起来,彩姐并不想冒险。

    我说道:“是不是怕输,太过于冒险。”

    彩姐说:“这个事,没那么简单,和霸王龙斗争,是一回事,而黑珍珠的目的,才是最主要的。还有我不想看到流血事件的发生。无论是他们的人还是我们的人,都是无辜的。”

    我说:“对,古代打仗,也许是两个国的战争,挑动起来的是君主,但受苦难的还是士兵和人民,因为他们要付出伤亡无数的代价。”

    彩姐说:“你有没有想过,这次如果真的开打,会有人伤,甚至可能,会有人死。”

    我说:“嗯,我想过。”

    彩姐说:“如果是死一个呢,两个呢,五个呢。十个呢!”

    我默然。

    彩姐说道:“这多大的轰动?”

    我说道:“嗯,的确是。”

    彩姐说:“那我还要找替死鬼,找门路,送钱,做人情,不知道多大的代价摆平这个。如果摆不平,警察找上我,那我也完了。”

    我说:“平时你们不都是找替死鬼吗。”

    彩姐说:“如果有人,出卖我呢?”

    我沉默。

    彩姐说:“我就在怀疑,黑珍珠是不是借刀杀人,然后坐收渔翁之利。”

    我说:“可能是。”

    彩姐闭上了眼睛。

    我问道:“那你的打算是不打了是吗。”

    彩姐说:“算了不打了。不想冒险,不想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也不想让我自己的人受伤。”

    我说:“嗯,好吧。”

    彩姐睁开眼睛,问我道:“心疼你那五十万吗。”

    我说:“是挺心疼。可也没办法啊。”

    彩姐说:“我给你。”

    我说:“不要。那我就真成了做鸭的了。”

    彩姐说:“快过年了,给你红包都不要?”

    我说:“给个一二百的,我也开心笑纳了,给多不敢要了。”

    彩姐说:“太老实。”

    我说:“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

    她光滑的脚直接踩过来磨蹭我的大腿:“你说呢。”

    我过去了她那边。

    ……

    快过年了,但是在监狱里,还是感受不到什么过年的气息,越是要过年过节,越是气氛沉重,最害怕的就是女囚情绪不定,闹起事来麻烦。

    沈月进来我办公室,对我说道:“张队长,徐男让你带人去后勤那里拿我们监区分到的过年的东西。”

    我说道:“大胆沈月狗贼,竟敢直呼徐监区长之名讳!”

    沈月说道:“得了吧你,我和她多铁啊,我天天喊她男人。她是我男人。”

    我说道:“靠,她到底是多少个人的男人啊。”

    沈月说:“如果她是个男的,她一定是个人才。”

    我说:“她现在已经是人才了。”

    沈月说:“我说错,是一定是个英雄。”

    我说:“好吧,那就谨遵英雄命,去后勤拿东西。”

    我带着沈月等二十几个人去后勤部拿东西。

    到了后勤部,和后勤部的大姐大妈小姐妹们打了招呼后,就开始去点货。

    那里边,一群人,哦,是a监区的人啊。

    康云。

    对,那个站在那里,胸脯高高的,戴着斯文眼镜,一副知性温柔的模样,的确是康云。

    她也看到了我。

    尽管对这个女人很不喜欢,厌恶加憎恨,但我还是走了过去,和她打招呼:“哟,康指导员,你好啊。”

    康云微微一笑:“哦,是张队长啊,张队长好威风啊如今。”

    我说:“没有没有,没有康指导你威风,不过呢,没有你的教导,我也没有今天,谢谢康指导对我一直的照顾和教导。我这才被领导错爱,当了个小小的队长。”

    康云说道:“这还是那么的会说话啊。”

    我说:“这不是场面话,是真的感激你,绝对的。”

    康云说道:“后生可畏啊,听说你把b监区带的很好啊。”

    我说:“那都是领导和狱警管教的努力,我哪有什么功劳。”

    康云说道:“真的那么谦虚了?”

    我说:“一直都谦虚啊,这些也有康指导你教导的几分功劳。”

    里面闹了起来,几个狱警在那里开始争吵。

    我和康云急忙走过去,原来,之前我们b监区的和她们a监区的就有过因为在后勤拿办公家具的争吵事件,而这次,因为两边人又都刚好来,而且那里面原本有两批都是一样的货,因为一批潮湿了,而我们的人先拿到了没有潮湿的,但是a监区的就不爽了,说凭什么让给你们,吵了起来。

    我过去看,湿的是一箱子的东西。

    里面绝对是没问题,但很明显,两边人都不爽对方,这只是导火索,故意来找茬。

    康云不爽的看着我们的人。

    我过去,对我们的人说道:“放手,给她们。”

    沈月不高兴道:“队长,这?为什么。”

    我说:“因为康指导,她曾经带过我,也曾经带过你们,就算你们忘了以前的恩,难道你们连这点面子,也不卖给她吗!放手!”

    沈月她们放了手。

    康云对我说道:“张河,你们先拿到的你们先拿吧。”

    我说:“不不不,你拿你拿。”

    康云说:“那我可不客气了。”

    我说:“是我们的错,我们应该让着康指导你先的。”

    康云笑笑,让她们的人搬货出去。

    然后,她对我说道:“你出来一下。”

    我跟着她出去,两人站在仓库侧面,晒着阳光。

    康云对我说道:“我可听说,你现在和一些道上的,关系很密切,走得很近呀。”

    我说道:“康指导员,不是吧,肯定是谣传。”

    康云说:“不会是谣传吧。”

    我问:“那你说,是听到谁说的?”

    康云说:“这有些人,自然是知道的。”

    我说:“如果我道上混的,肯定是道上的人知道了,然后呢,你也有道上的人吗,然后道上的人告诉你,是吧?这么说来,康指导员,是你和那些人关系密切才是啊!”

    她一下子噎住。

    缓了一下后,康云说道:“哟,张河,脑子越来越灵光了,嘴巴也厉害了呀。这黑的没有能让你说成白的,倒是所有的白都让你变黑了。”

    我用手指戳了戳她的嘴唇:“康指导员,我嘴巴再厉害,也厉害不过你这张啊。”

    她竟然有些羞,估计是又是多久没有男人的滋润,她说道:“我这张嘴厉害,还能让你惦记呐,真是我的荣幸。”

    我靠了靠近她,说道:“对呀,你全身都非常厉害,我经常是惦记,尤其是晚上睡觉的时候。”

    我的手从后面轻轻撩过她,她有些微微呼吸加重:“那晚上,我可要去亲自看看才信啊。”

    我说:“行,那你下午下班后,在监狱门口等我。”

    康云说道:“希望你不是开玩笑。”

    我说:“我没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啊。”

    我已经想好了,我该修理修理这个女人。

    康云说道:“那就,下班后,不见不散了。”

    康云对我微微点点头,我说:“嗯,不见不散。”

    臭女人,看老子怎么欺辱你。

    我让我们的人把东西都搬了回去。

    然后去和徐男复命。

    回去自己办公室,有人站在我办公室门口等我。

    我过去一看,是李珊娜那里的管教。

    我说道:“有什么事吗。”

    她说道:“李姐有事找你。让我来告诉你。”

    我说道:“能有什么事哦?”

    她说道:“你自己去问她吧。”

    艹,前两天晚上演出后,对我爱理不睬的,牛气轰轰的样子,怎么,人家男人都走了,牛不起来了吧。

    这里除了我一个男人,就只有徐男那半个男人了,我看你如何牛。

    我去了。

    上了楼,然后敲了门,门开了。

    我走进去。

    看见她站着,看她的表情,似乎有点像做错的小孩。

    我先观察她什么态度再说。

    李珊娜打招呼道:“张队长好。”

    我说道:“你也好。找我来,有什么事呢。”

    我也直接坐下了。

    李珊娜说道:“是有点事想和你说呢。”

    我说:“先给我倒茶!”

    我稍微用了命令的口气。

    李珊娜去给了倒了一杯茶,端到了我面前。

    然后放在我面前,放的时候不小心,放得重了些。

    我顿时不爽道:“怎么,发脾气啊!”

    李珊娜看着我。

    我说道:“是发脾气吗。”

    她说:“对不起,不小心。”

    这个曾经多高高在上的女人,对我说对不起,我就要践踏你。

    我让你曾经践踏我?

    我用这样的方式,宣泄自己的快感。

    让我自己的尊严,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

    李珊娜,我原本是和她以礼相待,但是没办法啊,她有那么多人爱啊,一上去舞台,那些男人都被她勾走魂了,她还看得起我这**丝吗。

    她没搞清楚一点的是,那些都是隔着玻璃的人,只能看,碰不到的,我就是一坨狗屎,你李珊娜也只能碰到我,而且,我如果不允许李珊娜你碰我,你也只能来求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