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6章 曾经最亲密的人
    是啊,那是我以前最亲密的人了。

    同床共枕,接触到最深处的人了。

    如今呢。

    她在眼前,却换了人间。

    想到她那漂亮的涂了口红的嘴唇,也许刚才刚舔过那个光头的胡萝卜,我有点难受。

    那曾是我的女人啊。

    我点了一支烟,掩饰自己的不安。

    有人推了推我,舍友推我:“张河,你马子。”

    我说:“漂亮吗。你上啊。”

    他皱着眉头看我。

    大家开始开她的玩笑,然后,敬酒,接着,一个一个的,都去和她聊天什么的,然后呢,大家又各自捉对厮杀。

    原本呢,聚会嘛,大家就都该高兴高兴,找一些念旧的,怀旧的,想当年的话题聊,只是,现在大家都开始扯了起来。

    男女在一起的,哪怕是有了男女朋友,甚至结婚了,还亲亲摸摸的,

    你说跳舞都出格了,怎么还能当众亲亲摸摸的,这也都不是什么好鸟。

    有些人不是不是坏人,而是本就是坏人,只是没有机会给他耍坏罢了。

    然后有的,开始互相埋汰,你什么东西,有钱就了不起啊,什么什么的,什么曾经多他妈的纯洁友谊,却被一些人搞坏了气氛,全变味了。

    算了,既然来了,也交了钱了,我还是发扬我一贯的风格,安安静静的吃饱喝足滚蛋。

    都是啤酒,没人陪我喝,我自己喝。

    不过,芋头扣肉,还有那红烧鱼块,做得挺不错。

    我吃着,喝着。

    有人坐在我身旁,一股小清新的香水味飘来。

    我没看,我知道是个女孩。

    我估计,是她。

    我只是估计,但我希望是她。

    “好久没见。”

    果然是她。

    我呵呵了一声,没看她,继续吃。

    她问道:“最近还好吧。”

    我身旁的人都怪异的看着我。

    或许,他们没见过,同学会来狂吃的人。

    或许,他们没见过,有个大美女在身旁,却还在顾着狂吃的人。

    以前她美,现在,是极美。

    有钱了,各种各样的保养,护肤,打扮,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大抵如此。

    我努力的咽下去一块红烧肉。

    然后喝了一口天地一号,说道:“挺好的你呢。”

    她嗯了一声,说:“好久没见你了,还是没变什么。”

    我说:“对啊,还是一样的丑。”

    她笑笑:“更幽默了。”

    我说:“是吧。”

    她沉默,我也沉默。

    我继续吃。

    我没看她。

    可是,我表面的装模作样,掩饰不了我内心的波涛汹涌。

    那么久了,身边早就物是人非,而且我身边那么多美女,我却依旧放不下这个女人。

    我吃饱了,拿着一杯啤酒喝完了,然后伸了伸懒腰:“好饱。”

    然后,她要跟我说什么的,只见我舍友,过去敬酒她。

    她忙着应付我舍友了。

    舍友说:“你漂亮了好多,都不敢认你了,以前你和张河在一起,我还记得啊,你们两啊。”

    一堆废话下去。

    算了,怎么样都算了,无所谓了,我拿了我的外套,走人了,没意义。

    要站起来的时候,她一手拿着酒杯喝酒,一手突然拉住了我的衣服袖子。

    然后喝完后,她对我舍友笑笑,说:“不好意思,我和张河有两句话要讲。”

    舍友走了。

    她看着我,坐着看着我,手拉着我。

    我站着看着她。

    她说:“我想和你说几句话。”

    我看着她。

    她说:“耽误你几分钟。”

    我坐了下来,点了烟。

    我说道:“说吧。不是废话我就听,是废话,或者我不喜欢听的,我就走。”

    她看着我。

    一会儿后,她说道:“你心里是不是很恨我。”

    我说道:“是。”

    她说道:“我知道。”

    我吐着烟。

    她说:“我是需要钱,我不甘心我过比别人差的生活。我也不想我家人那么穷,过那苦日子。”

    我说:“对,你和**的差不多,只是你是高级一些。”

    她嘴唇蠕动,几乎要哭出来,或许,她没想到过,从前对她千依百顺的我,跟她讲话那么的难听。

    是的,我被她伤过后,性情大变,从正常人涅槃成神经病,自然讲话也要疯疯癫癫。

    她说道:“你一定要这样子吗。”

    我说道:“是吗,你不喜欢听你可以滚啊。你说你是不是**的,但你只是为一个男人服务,从他那里得到你想要的数额可观的金钱,供你吃喝玩乐出风头,然后给你家人让他们日子生活变好,亲戚朋友盛赞你懂事,但他们不懂得你卖身得来的。”

    她打断我的话:“张河你够了!”

    我直接站了起来:“滚吧,跟你讲话老子都他妈的嫌脏的恶心。”

    她问:“我怎么脏!”

    她不服气。

    我说:“为了金钱出卖灵魂**的人,脏不脏!挣钱的渠道有那么多种,你却用身体去挣钱,出卖自己的灵魂人格。我始终觉得,如果一个人认为金钱比人格重要,那只能说明他是没有人格的。老子就是他妈的去天天给狗洗澡,天天给人洗车,穿着最烂的衣服,受着别人的冷眼,老子都不会出卖自己,就算没有女人上,那又如何。我看不起为了金钱出卖**的女人。就是说,我看不起你。不过,那是你自己的事,跟我没关系,但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面对你让我感到恶心。”

    说完,看着她咬着牙忍着眼泪的样子,我倒不是感到痛快,而是痛心,而且怜惜。

    算了,我该走了。

    我走了,出了外面。

    不知道我这么做,是错还是对,也许,我还是真正的没有放下。

    鬼使神差的,我打的,然后去了曾经的大学,然后,开了一个房。

    那个我最熟悉的旅馆,老板已经不是曾经的老板,因为已经放假,快过年,她只要我一晚上五十。

    我上去。

    这个房间,曾经是我和她第一次发生关系的房间,物是人非,欲语泪先流。

    我下楼,楼下门口,就有小卖部,买了几罐啤酒,上来后,坐在阳台上,喝酒。

    外面很冷。

    熟悉,而又陌生的大学,那所学校,还是那个样子没有变过,而我,坐在这个位置,我和她经常拥抱着看着学校灯火阑珊的位置,一个人喝酒。

    心里泛着苦楚。

    我以为我经历了那么多,会变得真的对她心如止水。

    呵呵,可是,我还是他妈的如此脆弱。

    太冷,酒都喝不下去了,看着那星星点点的学校熟悉的灯光,那一盏一盏的学校的灯,刺得我心里生疼。

    或许,我不该来这里,从一开始,我就不该去参加同学会,不过,我做得更错的,就是爱上了一个我不该爱的人。

    我掏出手机,我要找替身。

    我给了朱华华打电话,不通。

    呵呵,可笑啊,朱华华那种人,我能从她身上寻找到温存吗。

    不过她温柔的时候,还是很让我着迷。

    我给林小慧打电话,关机了。

    看了看,已经十一点半了,是很晚了。

    好吧,我给谢丹阳打。

    没想到,谢丹阳的竟然打通了。

    谢丹阳接了电话。

    她那边有点吵,可能在一个嘈杂的环境。

    谢丹阳先开口:“我没看错吧,你给我打电话。”

    我说:“我心情不好,能不能来陪陪我。”

    “好,在哪。”

    没想到,她竟然连原因都不问。

    我说了地址。

    我们学校的外面。

    她说十分钟就到。

    然后她挂了电话。

    我点了一支烟。

    我以为她开玩笑。

    我还坐在阳台吹冷风的时候,她给我打了电话。

    说她到了,就在我们大学北门公交站。

    我问:“真的假的。”

    谢丹阳问:“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我赶紧过去我们学校的北门公交站。

    结果,真的看到她在那里。

    她在搓着手,看起来好像很冷的样子。

    我走过去,歪着头看看她。

    她跺了跺脚:“你还看!”

    我走过去,到她身旁:“你真的来了。”

    谢丹阳说:“怕你自杀!”

    我说:“只是心情不好,怎么会自杀。”

    谢丹阳说:“怎么不会,那么反常的。”

    我的确挺反常,我没和她说过我心情不好。

    我说道:“好吧,今天晚上,我们同学聚会了。”

    她跺脚,打断我的话:“我手冷!”

    然后插进了我的口袋中:“你还不找地方让我暖和暖和。”

    我说:“那你来吧。”

    谢丹阳问:“去哪儿?”

    我说:“我开了一个房,去被窝里面。”

    谢丹阳说:“那快点呀。”

    好吧,我带着她去了开好的房,然后她真的在开门后,跑进了被窝里面。

    钻进了被窝里面。

    然后谢丹阳喊道:“被窝里面也好冷,你还不上来!”

    我爬上了床。

    也钻进了被窝里面。

    两人抱在了一起。

    我闻到了她的酒味,我问道:“你也喝酒了。”

    谢丹阳说道:“几个好久没见的朋友聚在了一起,喝了一点酒。说吧,你同学聚会心情不好了吗。是不是,有人比你有钱,你受不了了。”

    我说:“俗。我那么俗的人吗。”

    谢丹阳说道:“那你怎么心情不好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