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1章 挑拨打斗
    这天我出来后,我去市里买东西。

    在公交站等车的时候,一辆越野车拦住了我面前。

    是黑珍珠的车。

    她在车上,示意我上车。

    我钻上车了。

    我上车后,贪小便宜的我,立马到处翻找烟。

    黑珍珠说道:“没烟。”

    我问道:“好吧,找我什么事。”

    我自己点了自己的烟,开了车窗,我靠风吹进来好冷啊。

    黑珍珠问我道:“彩姐没杀,没动刀,没碰霸王龙的任何一人?”

    我说:“呵呵,我也没办法,我也想要五十万啊!可是她不愿意杀霸王龙啊!”

    黑珍珠说道:“你知道霸王龙会想办法杀彩姐,包括你吗!”

    我说:“我知道有什么办法,她不杀啊。”

    黑珍珠说:“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

    我问道:“我就奇怪了,你那么厉害,你怎么不亲自动手啊。”

    黑珍珠说道:“你知道杀人要是被查出来的话,是什么后果吗。”

    我说:“哦你也知道啊,所以你就让人帮你杀,你怎么那么聪明啊。话说,你们的人那么厉害,还怕被查到啊。”

    黑珍珠说:“杀人和伤人不一样。一旦出人命,没事还好,被查到,后果很严重。”

    我说:“我就是想不通你为什么老是挑拨他们斗起来?”

    黑珍珠说:“不该问的就别问。我找你有另外的事。”

    我问:“又是霸王龙的事?”

    黑珍珠说道:“对。”

    我说:“这家伙又想干嘛呢?”

    黑珍珠说:“和彩姐打。”

    我说:“开什么玩笑,单挑吗?”

    黑珍珠说:“当然不是,是大规模的打斗。”

    我说:“呵呵,这不是你梦寐以求的吗。”

    黑珍珠说:“霸王龙给彩姐下战书,但是彩姐没回应,看来是拒绝了。”

    我问道:“不回应,和拒绝有什么关系?”

    黑珍珠说道:“你有那么蠢吗。你向一个女孩表白,她不回应,不是拒绝难道是默认吗。”

    我说:“好吧,是这个道理,然后呢,又怎么样呢?”

    黑珍珠说:“我让你去跟彩姐说一说,让她同意和霸王龙打。”

    我骂道:“你这人看起来也那么的漂亮啊,心怎么那么狠啊,打架几百人,要出人命的啊!”

    黑珍珠说道:“还是五十万。”

    我说:“你这用钱来收买我,我也不可能做的啊。”

    黑珍珠说道:“彩姐如果愿意打,我提供霸王龙那边的情报给你。你可以告诉彩姐。让彩姐一次性做掉霸王龙帮派,沙镇就是彩姐的天下。”

    我问道:“怎么成彩姐的天下了。”

    黑珍珠说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彩姐打赢了,霸王龙还能在沙镇呆下去吗。”

    我问道:“如果霸王龙龟缩进他们的地盘里不出来呢?”

    黑珍珠说:“即便如此,他手下的人,走的走,背叛的背叛。实力大打折扣,霸王龙还敢轻易对彩姐攻击吗?”

    我说:“那个不折手段的小人,会利用别的方式来攻击的,例如暗杀。”

    黑珍珠说道:“你就不希望彩姐的实力更加壮大?”

    我问道:“那么,彩姐为什么不同意开战?”

    黑珍珠说:“我不知道。”

    我说:“彩姐就是害怕两边的人受伤,特别是她的手下,她是一个很仁慈的女人。哪像你这样,整天教唆人家开战啊。你就不怕人死啊,不过你也无所谓,反正不是你的人。”

    黑珍珠说道:“仁慈要看对什么人的。你看对霸王龙,你至于和这种人仁慈吗?彩姐答应了,霸王龙就弱小了,他的人都跑彩姐这边来,彩姐带着他们,不会做那么多坏事,还不够好?这才是大善。”

    我想了想,好像有点道理。

    我问道:“你说你给我五十万?”

    黑珍珠说道:“是,五十万。”

    我问:“那是什么情报。”

    黑珍珠说:“战术。”

    我问道:“战术,什么战术啊?”

    黑珍珠说道:“你以为打群架,就不用战术。兵法,你懂吗。兵者诡道也。孙子兵法你有看过吗?”

    我说道:“我靠那么要紧,几百人打架还需要用孙子兵法。”

    黑珍珠说道:“霸王龙打算约彩姐在沙镇家具城后面空旷地开打,他打算采取正面佯装强攻,然后从侧面和背面用精锐军打乱彩姐的人达到制胜的战术。”

    我想着,假如两边人开战,彩姐的人冲上去对霸王龙的人强攻开打,而这时,一部分霸王龙的人从彩姐的人侧面打过来,然后一部分又从彩姐的人后面杀出来,彩姐的人不战自乱啊。

    厉害啊。

    我问道:“等等,你现在带我去哪里。”

    黑珍珠说:“吃饭。”

    我说:“好吧。那你觉得,用什么办法可以打赢霸王龙呢?”

    黑珍珠说道:“他用战术,你们也可以用战术。”

    我问:“假如。”

    黑珍珠说道:“吃饭再聊吧。”

    我问道:“是我请吗?”

    黑珍珠说:“当然是你请,我介绍了那么一大笔生意给你!”

    我说道:“不行!我是在帮你,你找我帮你的,凭什么我请。”

    黑珍珠说道:“吃了再说吧。你会请的。”

    我说道:“那不去了。”

    妈的,这家伙吃东西,也是和贺芷灵一个级别的,动不动上千的,彩姐也差不多,我这个底层阶级的小**丝,如何承受得起那天价餐饭。

    靠。

    车子开到了一家西餐厅前停下。

    牛排。

    一份三百多。

    挂在门口的牌子,牛排三百元起。

    好,三百元起,就像肯德基的那个什么什么早餐套餐或者午餐套餐多少元一样,那是最便宜的,如果吃其他的,要加钱啊。

    就算只是一份三百元起,两人也要六百了,再来一点其他的东西,上千少不了。

    我说道:“去大排档吧,我请你。”

    黑珍珠看看我,说道:“冲你这句人话,我请你。”

    我说道:“呵呵,别了,你的钱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走吧,大排档,我请你。”

    黑珍珠直接下车:“我就吃这个!”

    好吧,我只能跟下去了,她请,那好,我就吃。

    我就点。

    进去后,点了六百多的,一份牛排套餐,还有其他七七八八的,点着点着,觉得挺对不起人家的,她请我吃饭,我还往死里点,这也太无耻。

    黑珍珠把她点的给了服务员:“就这些。”

    我一看,我靠,我吃三百的牛排套餐,这家伙吃一千二的套餐!

    而且她还点了很贵的红酒。

    好,我真是太客气了,我直接加了两个菜。

    黑珍珠对我说道:“真是够不客气的。”

    我嘿嘿说道:“其实刚才想客气一下的,可是一看你点了那么多,我靠,我也点了。”

    黑珍珠说道:“点吧。”

    我说道:“今天真是够大方啊。果然是有求而来。我是真不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看见那么残忍的事情发生,或者说,你喜欢看群架,从当中找到快感?你是不是很喜欢看这种的电影?”

    黑珍珠说:“倒酒。”

    我问:“什么?”

    她用眼睛一瞥服务员开了的红酒,说道:“我让你倒酒。”

    靠,这他妈的口气和表情,像极了贺芷灵。

    我很反感的说道:“爱喝不喝,不喝拉倒。”

    她脸色突然一变,然后手直接往桌子底下伸过来,掐住我的要害:“别用这口气和我讲话!”

    我靠,她一抓,快狠准,一下子就让我疼得说不出话。

    她问:“倒不倒!”

    我急忙点头。

    妈的真要我命啊!

    看着我给她倒酒,她收手回去。

    这招猴子偷桃,她竟然用得如此娴熟,她在提醒我,在她面前,不得造次。

    我倒了酒,一手揉着身下:“你这是不是想要我死!”

    黑珍珠喝了一口酒,说道:“你嘴巴很臭,说不准哪天真会这么个死法。通常情况下一个人类可以承受45del的痛楚。但是当女人生孩子的时候,要承受57del的痛楚,大概就是碎了20根骨头的样子。如果一个男人被踢到那里了,那种痛楚是9000del,换算过来就是同时分娩160个孩子或者断了3200根骨头,可以用外力作用致你剧烈疼痛引起神经源性休克死亡。”

    我惊愕的看着她:“你会不会干过这种事。”

    黑珍珠说:“学过以色列格斗术吗。那里面的格斗术,都是一招制敌,全部是对准要害,要么眼睛,要么下身,要么喉咙。”

    我说道:“好吧,上菜了,吃饭吃饭,大家洗把脸,把这些什么阴招损招忘了吧。”

    我身下还隐隐作痛啊。

    黑珍珠说道:“疼吧,想不想再试一试。”

    我急忙挥挥手:“别别,我不想再试了,话说,你这样子的女人,谁敢嫁给你啊。大姑娘家的,不学好,专门搞这些旁门外道。”

    黑珍珠说道:“不需要你来操劳我的婚姻大事。”

    我说:“呵呵,我不会操劳的,也不想操心。话说,你到底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老是挑拨他们打群架大乱斗啊,你这样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意思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