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9章 又被宰了
    什么对她不好,她才出轨的,之类的话全是狗屁啊。

    如果一个女人真的有原则,有道德底线,怎么只是说对她不好,她就马上通过找别的男人出轨来报复?

    徐男说道:“女人出轨和男人不同,不容易出轨,可是一旦敢出轨一次就无法回头,永远有下一次,因为女人可以背着老公投进别的男人怀抱,就是经过深思熟虑想好后果的,就是这样她也要背叛你把自己身体交给另一个男人,说明你和这个家对她来说无所谓了,女人因爱生性,爱上一个男人才会接受那个人的。所以,离婚是最好的选择,找老婆该找个只属于自己的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好女人。”

    徐男说得对,确实,在性心理学上,女人出轨没有男人那么容易,决定出轨敢背叛自己老公为另一个男人宽衣解裙,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心给了对方才会把身体给对方,我需要的是一个有家庭责任感和道德底线,懂得洁身自好的女人,如果还想跟出轨的女人过下去,只能说明自己的无能,优秀的男人身边从来不缺优秀的好女人,而自己妻子出轨了,男人难道还甘愿在一个连婚姻起码忠诚都做不到的垃圾女人身上耽误一辈子?还要对她好?

    我说道:“你说得对,以后我如果女朋友这么对我,我就直接分手。让她滚蛋。”

    本来嘛,报复方式绝对是下下策,因为这样只能加深双方的矛盾和仇恨,而且会有刑事责任,搞不好就毁了自己一生。

    前段时间,那个某地方那男人,因为妻子和自己的熟人亲戚出轨,杀害对方,虽然很多人都说干的漂亮,可是,自己一辈子也毁了,家里人谁来照顾,还有父母儿女呢?

    其实,夫妻有一方出轨了,解决方式无非也就只有两个,第一个是为了责任,为了家庭,为了孩子选择包容,用理智去战胜盲目,要呵护自己的婚姻,捍卫自己的爱情,但这种方式,很多人难以做到,而且最主要的还是刚才徐男说的,对这么一个人好,没意义,浪费时间,搞不好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对方还会出轨。

    另外一个是放弃,强扭的瓜不甜,不如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把离婚看做是自由的解放,新生活的开始。

    我说道:“你是男人,你那么懂女人心理啊。”

    徐男说道:“你闭嘴。”

    我说道:“好吧,我闭嘴,能不能借根烟抽。”

    她拿了她口袋的烟给了我。

    我点了一支烟,说道:“那那个小卖部的老板死了,你说,警察会不会查到狱政科科长和监狱长这里来。”

    徐男说道:“谁知道,看下去吧。”

    我说:“我倒是喜欢她们两个都被查了,妈的,反正都不是好东西!”

    徐男急忙踢了我一脚:“这种话别说出来!你想死!”

    我说:“好吧。”

    徐男说道:“都在这里混那么久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还不知道吗?”

    我说道:“好了好了,我和你说呢你怕什么。”

    徐男说道:“小心隔墙有耳。”

    我说:“真是历练啊,上来这个职位,你都不像以前一样大大咧咧了。”

    徐男说道:“有什么办法,讲话错一点都不行啊。”

    我问道:“那你说,警察会不会查到狱政科科长和监狱长那里去?”

    徐男说道:“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傻坐等着人家警察来查吗?”

    我说道:“如果我是她们,我会找路子,找人,堵住警察上门查。”

    徐男说道:“对。就是这样。然后这个案子,也就不了了之。”

    我说:“呵呵,这就是聪明人的办事方式啊。”

    徐男说道:“这里混到一定位置的,谁不是贼精贼精的。”

    果然,这个案子没有怎么查,后面的直接说是因为妻子出轨,丈夫怒而杀掉情敌,那个饭堂阿姨被开除,监狱没事了。

    这也就完了。

    不过,贺芷灵却因为小卖部找了我。

    我出监狱的时候,她开车在门口等我的。

    她对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

    我过去了。

    我问她有什么事找我。

    贺芷灵问我道:“去哪。”

    我说道:“随意走走。”

    贺芷灵说道:“载你一程。”

    我说:“你是要宰我一顿吧。”

    贺芷灵说:“你上不上!”

    我说:“天很冷,吃火锅我请得起,吃那个三四千的大餐,海鲜什么的,实在是吃不起啊。”

    贺芷灵说道:“有好事给你做。”

    我说:“好事也请不起三四千。”

    贺芷灵说道:“你的回报何止是三四千的百倍?”

    我问:“真有这么个好事?”

    贺芷灵说:“真。”

    我还是将信将疑:“那你先说。”

    贺芷灵说:“请我吃饭我就说。”

    我说:“那回报是那么多的事,你怎么不自己做,留给我做?”

    贺芷灵说:“我不方便出面。”

    我还是怀疑:“你该不是骗我请了你吃饭,然后就跑了吧?”

    贺芷灵踩油门:“不上车就算!”

    我赶紧的打开车门,上去了。

    我上去后,她开动车子,我问:“到底什么事啊?什么好事啊?”

    贺芷灵说道:“等下再说。”

    我斜着眼看着她,心里在想到底什么好事。

    她还真的又去了那家昂贵的饭店。

    唉。

    进去后,轻车熟路,上去订好的包厢,进去,还是点那些,一大桌子的菜。

    外面很冷。

    我分明看到窗外有雪花在飘落。

    我说道:“妈的,居然下雪啊。”

    贺芷灵说道:“这没什么奇怪的。”

    我说:“你见过我们南方这个城市下过雪?”

    贺芷灵说:“三十年之前下过。”

    我说:“我靠,三十年前,你爸还没泡到你妈吧。”

    贺芷灵瞪着我。

    我急忙说道:“你也没见过吧。这里下雪。”

    贺芷灵说:“我在很多地方看过,北欧的雪是最美的。”

    北欧,听起来就好遥远。

    我问:“挪威的森林那个?”

    贺芷灵说:“你知道?”

    我说:“只看过小说,听过这样的歌,但没去过挪威的森林,**丝哪有钱去。哦,你刚才说,有好事给我做,有钱赚的事,对吧,是什么事,说来听听。”

    她说:“吃饱再说。”

    我说道:“妈的,你该不是骗我吧?”

    贺芷灵说:“麻烦你把空调遥控器给我。”

    我递了遥控器给她,她加温度。

    然后她脱了外套。

    里面是一件毛衣,暖黄色的毛衣,衬托着她的脸蛋更是好看。

    不过,重点不在这里,而是她那黄色毛衣两个很突出的丰满。

    我说:“好大啊。”

    贺芷灵怒道:“你看哪儿!”

    我说道:“我说这大火锅。”

    上了一个很大的火锅。

    高级饭店吃东西就是不一样,锅碗瓢盆,什么都是金光闪闪的。

    特别的讲究。

    上菜了,不管了,先吃。

    她点了一瓶茅台。

    上了茅台,我看着这瓶茅台,我问道:“想喝死吗?”

    贺芷灵直接倒进碗里,然后喝了一口,说:“大冷天就要喝白酒。”

    我拿了过来,看看茅台,再看看菜单,我靠一千八!

    妈的,我也倒进去了碗里面,喝了一大口,咳了,差点没呛死。

    贺芷灵说道:“怕我一个人喝完吗?”

    我说道:“这一口,也要个几百块钱吧。”

    贺芷灵对服务员说道:“再来一瓶!”

    我急忙了说道:“不要拿了!”

    我对贺芷灵说:“你想弄我破产啊!我这身上都带没那么多钱。”

    实际上,我身上带有一万八的现金,这是这段时间在监狱赚到的钱。

    贺芷灵说道:“今天你们刚分钱。”

    我马上问:“靠,你怎么知道的?说,你安排在我们这里的卧底是谁!”

    贺芷灵道:“你敢这么和我说话?”

    服务员问道:“请问茅台还要吗?”

    贺芷灵说:“拿!”

    我说道:“你这不是要明摆着把我弄穷吗。”

    贺芷灵说道:“做人要大方点,会有回报的。”

    我冷笑:“呵呵,毛回报,说啊,有什么好生意介绍的。”

    外面好多人在叫着。

    我探头过去窗边看,雪花片越来越大了,然后华灯初上,雪花飘落,好美啊,好多人在外面拍照。

    我坐回来,点了一支烟,说道:“冷死了,有什么好看的。”

    贺芷灵对我道:“分了一万八,你还对手下挺好啊,自己拿了跟手下们一样的,难怪她们对你死心塌地的。”

    我说道:“我分了一万八,你都知道?”

    我心里想着,到底谁是她安插在我们监区的内鬼?

    魏璐?兰芬兰芳姐妹?或者是刘露?

    不可能是刘露,因为她刚加入,而贺芷灵早就安插了眼线,知道我在监区的一举一动。

    那到底是谁呢?

    沈月?

    好像都有可能啊。

    贺芷灵说道:“别想了,你的手下,不止一个人跟着我。我不会让你知道的。”

    我说:“你这是在监视我吗?”

    贺芷灵说道:“监视谈不上,我的人,我自然有其他的方式用得到。”

    我说道:“到底用她们来干嘛?”

    贺芷灵说:“问那么多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