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0章 朱华华的袭击
    我问她道:“能说说吗。”

    她问:“我为什么要说。”

    我说:“哦,我是心理医生,挺好奇的,每个人犯罪,都有一个犯罪心理。你知道吗,有一本书,叫犯罪心理学的,很出名。这是一门研究犯人的意志、思想、意图及反应的学科,和犯罪人类学相关联。主要深入研究的部分在于有关‘是什么导致人去犯罪’的问题。”

    她说道:“我犯罪,根本就是我自己倔强。还能有什么心理。”

    我说:“哦,介意说来听吗。”

    她问我:“你不知道一句话吗,你所追问的东西,也许就是别人痛苦的根源。”

    我呵呵了一声,说:“抱歉,你回去吧。”

    她却说道:“我还是和你说说吧。我可能有一些偏执。你看你能不能帮得了我。”

    我说:“嗯你说。”

    她告诉我,她从小,就很倔强,执拗,而这个刚烈的性格,让她惹了不少祸,例如,小学时,老师在讲台上点名她,说她上课说话,可偏偏不是她说的,而是旁边邻桌说话的,她就赌气,上去和老师吵架,老师骂了她两句,她直接要从阳台上跳下去,幸好有别班老师过来,抱住了她,吓得老师们再也不敢说她一句话。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不少次,而到了社会上后,性格更是极端,在去旅游的时候,因为司机说让她上车不要嗑瓜子,她看到别人可以嗑瓜子,心里就想,是不是那个女孩子漂亮,所以司机不说那女孩子,而只说了她,她和司机吵架,然后吵了之后,一把抓住方向盘,弄得车子差点冲下马路。

    而她坐牢,则是因为砍人,砍的还是自己闺蜜。

    原因只是因为一句玩笑话。

    真是一个奇葩了。

    她交了男朋友,然后呢,因为性格原因,经常和男朋友吵架,一次吵架后,就赌气冷战,冷战的过程中,她男朋友似乎是铁了心分手了,所以她就叫闺蜜去打探情况。

    闺蜜去和她男朋友吃了一个饭,回来后,就跟着她汇报情况,然后她心里却想,怎么闺蜜去吃个饭回来那么高兴,而且吃饭那么久,就问闺蜜说:“你和我男朋友都聊了什么,才那么几句吗,怎么吃了那么久的饭。”

    她闺蜜说道:“就是聊这些了啊,我都跟你说了。”

    她就有些不高兴,问:“你不是说他还想跟你谈什么吗。”

    她闺蜜就说:“我没谈了啊,我就走了呀,难道还能像情侣见面一样,吃饭了去开房呀。”

    她一听这话,更是怀疑自己闺蜜得很,连开房两个字都说出来了,顿时怒火中烧,直接抄起手边的西瓜刀砍自己闺蜜。

    当闺蜜身中刀伤,满脸鲜血的从房间跑出来,向邻居求救,邻居立即拨打了120电话。她看到闺蜜血流不止,意识到自己冲动闯了祸,主动拨打电话报了警。

    派出所民警和120急救人员先后赶到,将她闺蜜送往医院救治。

    她闺蜜的左前臂、头顶、左前额等多处中刀,流了不少血。由于抢救及时,伤者并没有生命危险。

    她后悔不已,向民警坦承是自己太冲动伤害了闺蜜。

    由于她态度诚恳,确有悔改之意,民警嘱咐她先去医院照顾闺蜜,等闺蜜伤愈出院后,再到派出所配合调查。届时,民警再将根据她闺蜜的伤情和她的意愿,对她依法作出处理。

    你以为,事情就这样子完了吗。

    没有。

    她男朋友收到这个消息,赶紧来医院看她,当她一看到自己男朋友,竟然跑来医院,她以为男朋友是来看闺蜜,心中又开始妒火中烧,接着,她假装不露声色,去楼下买了一把水果刀,然后回来,看到自己男朋友在闺蜜床边对闺蜜嘘寒问暖,走过去直接掏出水果刀对男朋友捅下去。

    她闺蜜大声喊叫。

    还好在医院,她男朋友没死,重伤了,她男朋友无法释怀,把她告了,送她进来了这里。

    而她男朋友在她进来这里两年后,结婚了,当然,新娘不是她的闺蜜,因为她的闺蜜和她男朋友清清白白,什么关系都没有,她仅仅凭一句玩笑话,就断定了自己男朋友和闺蜜有染,她说她自己太蠢,其实还是自己的性格作怪。

    我听完了后,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她痛苦的挠挠头,说道:“我是不是太较真了。”

    我说道:“其实,你是一种病。”

    她和之前我遇到的一些心理疾病患者差不多,有被害妄想症,但是,她的被害妄想症,又和别人的不同。

    她是属于,偏执型妄想症。

    这类人性格多为主观、固执、好强。

    常见的妄想是被害、嫉妒、诉讼、钟情、夸大、疑病等形式。妄想系统,但结构不严谨,而且偏执狂。这些妄想接近现实,往往涉及家人、邻里和同事。

    尤其突出的是性嫉妒妄想,老是怀疑其爱人不忠诚、嫌弃自己,另有新欢或外遇,怀疑爱人与某同事或邻居甚至是自己好友或者是自己父母来往有不正当性关系,甚至怀疑爱人在密谋加害自己等。

    在猜疑猜想的同时,往往表现出紧张焦虑、恐惧等一系列生动的情感反应,并且常出现与妄想相一致的幻听。在各种幻听妄想的支配下,病人显得十分紧张、惶恐不安,表现多为经常四处跟踪尾随其爱人;或者与怀疑对象大吵大闹。

    这类病人由于偏执的身陷重重怀疑之中,再加上幻觉妄想的支配和影响,所以可发生绝食、自伤、自杀和伤人等行为。

    我分析着她的病情,同时把这些说给她听,她一边听,一边道:“对,对,我就是这样的!”

    我停顿下来。

    她问道:“那我还有药可以救吗?”

    我问道:“你今天就为了这一点事,就要死啊。”

    她说:“我知道做人要心胸开阔,可是我实在做不到。你是心理医生,可以救我吧。”

    我说道:“有药。你配合治疗吧。”

    她问:“什么药?精神病的药吗。我这算不算精神病。”

    我说:“其实吧,抗精神病药发展到今天,还没有对精神障碍有明显的治疗效果。而且精神病,心理疾病患者拒绝治疗,也难以进行治疗。我只能给你开一些低剂量抗精神病药物,这可以消除你的部分焦虑和激动,也能减轻或消除妄想。你知道你自己有心理疾病,你自己知道你自己偏执,可以用精神治疗结合药物治疗,关键还是精神治疗,这在治疗中很重要。不过呢,心理治疗相当困难,关键问题在于你是不是信任和和我合作,这是进行治疗的前提。即便能接受治疗,你愿意尝试吧。但我不能百分百确定会治好你。”

    她点头同意。

    我说道:“如果可以换个环境对你进行治疗,也许会好些,但是在监狱里,呵呵,我估计效果不会太好,你要有心理准备。”

    她还是点头。

    我说:“以后你遇到什么事,都要记着,三思而后行,先考虑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做,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会不会对你造成伤害,然后再去做。好吧。”

    她说:“可是我一下子就忍不住。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脑子跟不是自己一样,发火就只想伤人,或者自杀。”

    我说:“尽量吧。”

    我看了看时间,妈的快八点了。

    我说道:“好了你先回去,接下去的一周,你每天下午来我这里一下。我和她们说一说。”

    她说:“谢谢张队长。”

    我让人带走了她,赶紧的下楼。

    靠,耽误了我好久的时间,我还要去彩姐那里看战争呢。

    不知道霸王龙是不是已经带人杀过去了彩姐那里,而且彩姐是不是准备好了挖好了坑让霸王龙钻进来,彻底消灭掉。

    下楼后,突然被一人拉进旁边楼道,黑乎乎的楼道中。

    这人手劲很大,妈的谁。

    我直接反抗,一拳打过去,这人一个扫腿,把我直接扫倒在地上。

    她问:“为什么打我!”

    我靠,是朱华华。

    我抬起头,骂道:“你是不是有病!我以为被人袭击,当然要出手了!”

    我爬着站起来。

    朱华华看着我。

    我问道:“什么事!”

    朱华华问道:“我刚才在这里,就在那边那里,看到你在上面,和一个女的,就是你们监区的,搂搂抱抱。你还亲她。”

    我说道:“唉,我那是被逼无奈的。我是演戏的。”

    朱华华说:“我信你演戏?”

    我说道:“真的是演戏的!靠。演戏给一个心理疾病的患者看的。”

    朱华华说道:“我没看到第三人。”

    我说:“错了,是演戏给她听的。”

    越扯我自己都越乱了。

    朱华华说道:“我要报到上面去。”

    我说道:“我靠你和我有仇啊!”

    朱华华说道:“你在监狱里犯了错,我是执法人员,我当然要秉公执法!”

    我说道:“我这,唉,刚才,好了好了,你想怎么样,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