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8章 说服彩姐
    我问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子做。”

    黑珍珠说道:“你让彩姐设陷阱,最多彩姐也下令打了他们就可以,因为彩姐是心软的人,尤其是以前跟着自己的人,她会放过他们,你去跟彩姐说说斩草除根,彩姐会听你的,杀了他们一些人!我想他们死。”

    我问道:“他们死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

    黑珍珠说道:“这不是你所该问的东西了。”

    我问:“你为什么那么狠心,他们都是人命啊。你是不是想让他们之间的战争彻底无法调和?”

    我心想,这家伙为什么要这样子呢,一定要让他们弄出人命,对她有什么好处呢。

    难道说,她确实是想让彩姐和霸王龙之间无法调和,然后彩姐和霸王龙两败俱伤,她渔翁得利?

    搞不懂。

    黑珍珠说:“一个五十万,你自己想吧。这里有两万,麻烦你把这个u盘给彩蛇,你可以告诉她我想让你做什么,你也可以不说,你要不要钱,随便你。霸王龙的计划是明晚,你最好今天晚上跟彩蛇说。”

    我问道:“如果我和她说了,摊出了全部,你是不是要干掉我?”

    黑珍珠说:“不会。”

    我说:“好。”

    黑珍珠说道:“怎么取舍,是你自己的事了。想要不要钱,随便你。”

    我说道:“行,我明白了。谢谢。”

    黑珍珠说道:“我走了,再见。”

    说完她直接出去了,留我一个人坐在这里。

    我心想着,她到底想要干什么,说实话,让我去和彩姐说一说,要让彩姐把人家给干掉,弄死人,我是不会太愿意这么做的,因为,那些是命啊,人命啊,而且,万一出人命了,彩姐岂不是摊上麻烦事了。

    唉。

    我看着台上的两万块,和u盘,心里又想,可是,五十万毕竟不是小数目,也就是动动口舌的事情,但,我又如何忍心做这么残忍的事情呢。

    我决定,去找彩姐商量一下,看看u盘里面到底有什么。

    我去拿了手机,给了彩姐打电话,说有很重大的事情要找她。

    彩姐原本说她忙的,但听到我说有急事,很重大的事,说你过来一下。

    我问她在哪,她说在xx酒店。

    我过去了那里找她。

    她在xx酒店开了一间大房,我敲门,是她的保镖开了的门,而进去了隔间,到了里面,才见到了彩姐。

    我问道:“彩姐,怎么来这里来了。”

    彩姐说道:“我被人盯上了,我不能不这样子。”

    是啊,她的行踪神神秘秘的,就怕被人知道了。

    彩姐给我倒了一杯水,问道:“说吧什么事。”

    我说道:“刚才黑珍珠找了我,跟我谈了一个很大的事情。”

    彩姐问:“什么事。”

    我说:“霸王龙想要把你们那里端掉的计划。”

    彩姐一脸疑问看着我:“什么?”

    我拿出u盘,说道:“都在u盘里面。”

    彩姐拿了u盘,然后插进笔记本电脑,打开u盘。

    我靠,只有一个视频,视频还真的是霸王龙在一个房间里开会的视频,他们那边的大小头目,都在一起了。

    而开会的内容,正是要如何端掉彩姐这边。

    从这拍摄的角度,应该是有人把微型摄像机扣在了衣领或者扣子上进去了,妈的,黑珍珠怎么那么厉害,都可以把卧底安插进了霸王龙那边。

    不过,如果不是安插在了霸王龙里面,她又怎么会每次都知道霸王龙下一步的计划呢,这连彩姐都做不到的事情,她竟然能做得到。

    有手段。

    会议的内容,是如何铲除对面彩姐的酒店。

    霸王龙是带伤开会,看来上次被砍还没好,他气汹汹的,一定要一次铲除彩姐集团。

    彩姐看到屏幕上的某人的时候,愣了。

    然后她暂停了,我看着她,脸色都变了。

    怎么了。

    我靠,我一看,这!

    他妈的这家伙不就是上次彩姐逃跑的时候,和我们一个车上的那个小弟吗。

    这家伙,叛变了?

    彩姐说道:“连阿廖都被他们收买了,怪不得我们那天逃跑的路线,都被他们知道了。”

    彩姐苦笑了一下说道:“我对阿廖一向不薄,怎么连他,也会背叛了我。”

    我说道:“人心难测。只能怪自己走眼。彩姐,先看下去吧。”

    霸王龙他们会议的内容是,让阿廖带路,从地下通道进去彩姐酒店,让阿廖带着开各个通道的门,因为阿廖是彩姐的心腹之一,有通行权。

    进去后,直接到地下通道的大本营,那个大办公室,然后骗各个部门的负责人下来,全砍了。

    这招够狠的,砍了以后,彩姐这边人心惶惶,连总部都被端了,被砍了,以后谁还敢跟着彩姐,而且,砍了之后,散布谣言彩姐被砍重伤了,这下子,彩姐这边的人,散了就再也难聚起来了。

    彻底瓦解彩姐的集团,彩姐这下子,没几个人跟着了,就算抓不到彩姐,也端掉了彩姐的那个酒楼,集团也被整得垮了一大半。

    我说道:“是不是非要砍个你死我活,才能解决这些烂事。”

    彩姐说道:“霸王龙以为是我找人杀他,我和他已经不共戴天。”

    我说:“彩姐,黑珍珠说,如果让我说服你,设下圈套,然后砍死他们的一个人,给我五十万一个,如果砍死霸王龙,好像是,五百万!”

    彩姐问我道:“她为什么这么说?”

    我说:“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想什么!而且,还说无所谓我和不和你说。她还说,你是个心软的人,哪怕设下圈套,面对自己曾经的手下,也念及旧恩,不会下重手,杀人的。”

    彩姐叹气,说道:“是吧。”

    黑珍珠看穿了彩姐的心。

    我问道:“那,你怎么打算的?”

    彩姐问我:“如果是你,你怎么办?”

    我说道:“斩草除根!别人可以不死,霸王龙不得不死!”

    我已经对霸王龙这家伙深恶痛绝,有他在,这个小镇就不得安宁,甚至整个市都不得安宁,对普通人来说,这些人对他们的生活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可是,对整个市的大小帮派,影响就大了。

    彩姐沉默。

    我说道:“彩姐,我不是为了钱,或者是为了其他,更不是为了报仇。妈的,要不是霸王龙这个家伙,你说说看,你能受那么大的委屈,屈辱,受那么大的痛楚吗。他们背叛你,跟了过去那边,还不是因为这家伙!”

    彩姐闭上了眼睛,一会儿睁开双眼,眼神露杀机:“这的确是罪魁祸首之一。”

    我说道:“是该死!如果没有他,哪来那么多破事。”

    彩姐没再说话了。

    我问道:“对了,你,吃饭了吗,我好饿。”

    彩姐说道:“叫外卖。”

    彩姐拿了电话,直接打给了酒店餐厅,让餐厅送外卖上来。

    我说道:“谢谢。”

    彩姐问我道:“你和黑珍珠的关系是很不错。”

    她这话,听得出,并不是在夸奖我。

    我说道:“彩姐,我听你这样说,怎么感觉怪怪的。”

    彩姐说道:“你实话跟我说,你跟她到底有没有特殊的关系。”

    我说:“彩姐,你这是在怀疑我吗,我真的没有啊。真的,我发誓。”

    彩姐问道:“可她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我想了想,问道:“有吗?好像,没有吧。”

    彩姐叹了一下气,说道:“也许是你命好。”

    我说:“或许吧。”

    彩姐说道:“黑珍珠让你给我这u盘,拍下霸王龙的计划,这是在帮我吗?”

    我说道:“你觉得是帮你,还是在害你。如果不给你,你的老巢被端,如果给了你,你和他们血拼。你觉得是害你,还是在帮你?”

    反正我是觉得黑珍珠是在帮她的。

    彩姐若有所思道:“可她到底是为了得到什么呢?”

    我说:“我一直也在问她,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她到底为了得到什么,她到底想要什么。但是,她不说,我也没办法知道了。”

    正说着,有人按门铃。

    彩姐过去开门,保镖把饭菜送进来了。

    彩姐看看保镖,保镖说:“试过了,没有毒。”

    靠,我晕了,连饭菜都要试一下有没有毒,这活着太难受了,每天无时无刻都担心被害。

    彩姐关上门,把打包好的饭菜拿过来,放在桌上,说道:“吃吧。”

    我说:“谢谢。”

    我打开了打包盒,然后说道:“彩姐,每天这么小心翼翼的,很难受吧。”

    彩姐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和霸王龙,从他背叛我开始,我们之间,就注定要走到这一步。”

    我说道:“人家心狠手辣,什么都下得了手,你倒是好啊,那么的心软。彩姐,霸王龙是冷血动物,是一条蛇,农夫与蛇的故事天天在演,你看,你这么宽容心软,得到了什么,他们还不是照样咬你,想要咬死你,毒死你!所以,干脆把他们他妈的全弄死得了!”

    彩姐说道:“你是不知道,当初他们和我创业的时候,有多苦。”

    我一边吃着,一边问道:“不知道有没有酒。”

    彩姐指了指冰箱。

    高级酒店都有冰箱,我去打开,靠,啤酒白酒红酒,全有。

    我全拿了出来。

    先开了啤酒,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