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7章 吞并彩姐的计划
    我在街上走,吗的天气好冷,这冬天,真是不舒服。

    人或者就是各种不爽,夏天热冬天冷,春天潮湿秋天各种阴郁。

    而且,冷就算了,还飘着小雨。

    我把帽子盖上,然后哆嗦着走,等会儿要多穿一两件衣服。

    一辆车子停在我身旁,然后,车上下来一个很高大的男人。

    拦住了我面前,又下来一个高大的人,开了车门,接着,很有气场的黑珍珠,在车上看了我一眼,说道:“上车,我有事找你!”

    那语气,是命令的。

    我看看她,她一身黑,黑的性感高贵,黑的神秘诱人,气势强大,风姿绰约。

    我上了车。

    然后,她的助手们也都上了车。

    上车了后,我闻了闻她身上的香味,这是一种特殊的味道,特别的特殊,她身上不知道擦的什么香水,闻了,很舒服,而且竟然有点幻想。

    看着我这飘飘欲仙的样子,黑珍珠问我道:“你在干嘛?”

    我睁开眼睛,看看她,说道:“你好香。”

    黑珍珠看着前面,然后又看看我,接着,把我往后座扔过去了。

    是的,没错,她纤细的两只手,竟有那么大的力气,把我直接扔到了后座。

    靠。

    太彪悍了。

    我说道:“疼啊!”

    我撞到了后座凳子边的车边。

    黑珍珠说道:“和我在一起,你肝胆放肆!”

    我说:“好了好了不放肆了。那也不至于这么凶悍吧,不就是闻了一下吗。那如果你放屁给我闻我也要不要扔你下车!”

    她转身,怒瞪着我。

    我急忙伸开两只手:“我我不罗嗦了!我闭嘴!”

    真怕她突然掏出枪来对准我的头。

    车子飞快。

    我问道:“去哪里啊?”

    黑珍珠说道:“去一个好地方。”

    我说:“哦。是不是要送我上天堂了?”

    黑珍珠说道:“送你上天堂还不需要那么大费周章。”

    我说:“这倒也是。”

    我摸了摸车子,感觉车窗的边缘,不是塑料胶的,而是很硬。

    我说道:“这车子,是防弹的?”

    黑珍珠说道:“一般的枪支打不穿。ak也打不穿。”

    我说:“靠,那么要紧啊。你到底干嘛的,还要这样子的车开,至于吗?”

    这车子都不知道值多少钱了,防弹,而且很大的越野车。

    这女人,到底干嘛的呢。

    车子开到了我和彩姐经常去的那家清吧那里门口。

    我一愣,然后问道:“来这里?”

    黑珍珠问:“你不喜欢这里吗?”

    我说:“不是了,只是奇怪你为什么来这里。”

    黑珍珠说:“你和彩蛇喜欢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靠,她都知道。

    我说道:“你刚才是不是跟踪我的,一出来就被你带上车了。”

    黑珍珠说道:“下车。”

    我和她下了车,两人进了清吧里。

    黑珍珠带着我去坐的,就是我和彩姐经常坐的那个台。

    妈的,这样都被她知道了。

    她把衣服的扣子打开,我看着她胸口,一条坠链,那颗钻石,恰当好处的搭在她雪白的隆起的胸沟那个地方。

    白皙,身材好,丰满,真是诱人。

    她点了一杯鸡尾酒,我也点了一杯鸡尾酒。

    她掏出钱,开了钱。

    我问道:“今天居然舍得请我喝酒。”

    她说道:“因为今天我有事要相求于你。”

    我的眼睛视线扫视着她胸口,问道:“什么事呢?”

    她说道:“等会儿再说,听听歌。”

    有个酒吧歌手,上去拿着电子琴弹唱了一首梦醒时分。

    早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你又何必一往情深。

    她看着,但却不像彩姐那样的投入。

    而是一副非常冷静的样子,看着,听着歌。

    服务员上了酒,她晃了晃酒杯,和我碰了碰。

    喝了之后,黑珍珠说道:“这里的酒的味道还不错。”

    我说:“洋酒勾兑饮料,不都那样子。”

    黑珍珠说道:“说明你不太会喝酒。”

    我说道:“是的,我的确不是很会喝酒呢。只要不难喝就行。”

    黑珍珠说道:“经常喝酒,却对酒没有研究。那你喜欢喝什么样的酒?”

    我说:“偶尔会喜欢喝白酒,烈度的,大多是喝啤酒。不过就是第一杯第二杯好喝,后面的就不太好喝了。然后这些洋酒,纯的不兑,我完全喝不下去,就算是兑了,我也不太喜欢,至于红酒,干红难以下咽。”

    黑珍珠说道:“你不懂喝酒。”

    我说:“嗯,咽下去就行了,懂那么多干嘛。就像女人一样,可以上就行了,研究那么多,多累啊。”

    黑珍珠盯着了我有五秒钟这样,然后说:“男人的确就只有这思想了。”

    我问道:“所以了,你这样子的,我不能上的,我更不会研究了。好吧,人也来了,酒也喝了,有什么事你说吧。”

    黑珍珠说道:“你很急吗。”

    我说道:“我不急啊,只是好奇。”

    黑珍珠说道:“你晚上除了喝喝酒,也没什么事了。”

    我说:“那还能有什么事啊,这白天该忙的,也都忙完了,你还能让我干嘛呢,对吧。”

    黑珍珠说道:“你平时晚上在这里,和彩姐聊什么?”

    我看着黑珍珠,说道:“你那么八卦吗。”

    她盯着我。

    我说道:“你说,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经常来这个地方,除了**,还能干什么。”

    黑珍珠说道:“看着我。”

    我看着她:“你会催眠不成?”

    我是看着她,她化了妆,但是,她的美,不下于柳智慧贺芷灵等人,更甚于彩姐。

    不同的是,彩姐身上的味道,她是没有的。

    我说道:“看了,又如何。”

    黑珍珠说:“你和我在这个地方,**不起来吧。”

    我说:“唉,也许你换一套衣服,然后,打扮没那么干练简单,凌厉逼人,比较让人看着感觉舒服女人味,温柔什么的,我也不会那么觉得你难以靠近。”

    她直接打断我的话:“好了说正事!”

    我去,有这么讲话的。

    她说道:“帮我一个忙,我给你钱,五十万!”

    我一愣,然后说道:“好像真的好多啊。什么事啊?”

    黑珍珠说道:“帮我跟彩蛇吹枕头风,让她和霸王龙的人血拼。”

    我说:“什么鬼枕头风,你以为她会听我的吗!”

    黑珍珠说道:“会的,他们之间的战争,只差一点火候,早都一切憋着气了,你去帮忙说一说,让彩蛇下定决心,这架能打起来,让他们互相杀个你死我活的,弄个伤残死亡的大事件出来。”

    我愕然,然后说道:“你,你为什么那么狠心啊,这些都是人啊,不是动物!你这又是什么意思啊!你怎么总是喜欢挑拨他们打打杀杀你死我活的啊!”

    黑珍珠说道:“我自己有我的想法。”

    我不屑的冷笑:“你这什么鬼想法,让我去煽动让他们互相火拼,然后弄个伤残死的大事件出来,你这要干什么说吧,你到底想什么!你又从中间得到什么。”

    黑珍珠说道:“得到很多,但我不会告诉你。彩蛇,你的彩姐,也总是想让你来问我,我到底为什么要总是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让他们火拼吧。”

    我说:“对,你都知道。”

    黑珍珠说道:“是,我知道。”

    我问:“他们都是人啊,他们打死了,你利用他们互相打架,打死了人,你心里舒服?”

    黑珍珠说:“他们都是出来混的,危害别人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死了又有什么值得可惜。”

    我说:“呵呵,蛇蝎心肠啊你。就算如此,那你也不看看,可能他们之中还有的是好人呢。”

    黑珍珠问我:“你能说他们里面哪个是好人吗。霸王龙?龙王?彩蛇?谁是?说说看,他们谁不是做非法的生意,赚钱!”

    我说:“那你就是好人了吗!”

    黑珍珠说:“我不是好人,可我比他们好。”

    我呵呵了一声,说道:“对,你利用他们互相厮杀,然后看他们互相消亡,你是在做好事了,对吧。”

    黑珍珠问道:“帮不帮随你了。你不帮,我也有办法让他们火拼。”

    我问道:“如果帮,是怎么帮。”

    黑珍珠拿了一个u盘,给我,然后说道:“这是他们霸王龙那边今天开会的视频,他们已经做了作战计划,要吞掉彩蛇的地盘。你让彩蛇自己设陷阱,整死霸王龙的所有人,然后,你跟彩姐说,一定,要弄死霸王龙,不要心软,对于自己的这些手下,背叛自己的手下,全都不留,不要手软!”

    我拿了u盘,然后问:“你说的真的还是假的,他们怎么作战计划,还能一下子杀完彩姐的人不行啊?”

    黑珍珠说道:“杀完是不可能,我问你,他们霸王龙的人,是怎么吞并别人的地盘的。”

    我说:“打跑。”

    黑珍珠说:“他们也可以打跑彩蛇的人。”

    我说:“会吗?”

    黑珍珠说道:“不信你等着看吧。”

    我说道:“我暂时相信你吧,那为什么一定要让彩姐打死这些人呢,打残还不行,还要打死吗?”

    黑珍珠说道:“随便你了。总之呢,打死一个,我给你五十万。死十个,我给你五百万,如果霸王龙死了,我给你一千万!”

    我愕然。

    她到底在想干什么啊!

    为什么那么喜欢让人死啊。

    而且,只是让我去跟彩姐说说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