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5章 李姗娜的娇羞
    我捏了捏刘露的脸,想着一个比我大上十岁的女人,竟然让我这么为所欲为,呵呵,心里说不出的满足感啊。

    我说道:“有事你就说,直接说,帮到就帮,帮不到,你天天请我吃饭我也没办法,就是让我上到床上去陪我我也没办法。”

    看着对面两个女的,一个趴在桌上,挂了。

    一个晕沉沉,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毕竟,这酒度数高,而且,这么连喝,还没得吃什么,不醉才怪了,还有就是,她们是女的,我是男的,我经常喝酒,她们不经常喝。

    我捏着刘露,嘿嘿怪笑着。

    刘露一边用手推开我的手,边说道:“张,张队长,我们,我们想和你,尽释前什么。”

    我说:“尽释前嫌,对吧?”

    刘露嗯的点点头说:“我喝多了,忘了那个怎么说了,我们想你不要怪我们,希望以后能和你们一样。”

    我问道:“什么一样呢?”

    她说:“加入你们。”

    刘露干脆坐在了我的腿上,任我为所欲为了。

    我反倒是不想太碰她了,我说道:“拿酒来。”

    她伺候我喝酒,我直接灌进她嘴里,她一口,被喝完了。

    然后她被呛到,一直咳嗽,等她咳嗽完了,我给她纸巾,她擦擦嘴。

    我说道:“以前你和她们这么对付我们,然后,现在你请我吃顿饭,说和解就和解,然后,还要加入我们,想要享受我们的人那样的待遇,对吧?”

    刘露说道:“以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对不起,张队长。”

    我说:“是吧。那以后都不要和我们作对了?”

    刘露说道:“不作对了。对不起。”

    我说:“好,我接受你的道歉。你先坐在旁边吧,等下人家如果突然进来,看见了不好。”

    她坐在了凳子上。

    然后我自己吃着,喝着。

    然后举起杯,要她陪着喝酒。

    她也只能喝了。

    她喝着,然后放下杯子,问我道:“可以吗,张队长?”

    我问:“可以什么?”

    她说道:“我想,我们和你手下那些人一样,没有什么区别。”

    我说:“应该可以吧,你们弃暗投明,我很欢迎,不过,你说说理由。”

    她说:“利益。我想我们和她们一样,能一起卖烟,选拔,做那些事。”

    是的,我们手下的人,挣钱的方式,手段,都是我们手下的人自己做,她们和我们对抗,她们被我们革除出去排除在外,一切赚钱的东西,与她们无关,虽然,我们也分钱她们,而且是公平的,但相对来说,是完全做不到很公平的,因为有一些钱无法避免的落入执行者的手中。

    例如,我去帮忙卖杂志,卖用品,卖烟酒,本来定好这个价格,但是我可以抬高,赚多点,差价自己拿,当然,这些我无法完全的去禁止这么做,毕竟,没有利益,她们都不会愿意跑腿,还有就是,我已经说不能跟别的监区一样把价格抬到太高,也就行了。

    这里面的猫腻,可太多了,能弄到钱的途径,也是很多。

    刘露说道:“以前我是带着她们和你们作对,可我现在也想通了。”

    我说:“不,你不是想通了,而是没办法了。”

    刘露说:“好吧,我是没办法,我既然斗不过,只能加入你们。哪怕是牺牲自己。”

    我说:“呵呵,为了达到目的,自己都可以牺牲啊,今晚到我宿舍去?”

    我是开玩笑的。

    她竟然真的点头。

    我说:“好了好了开玩笑的了。”

    她说:“我是自愿的。”

    我说:“开玩笑的了。”

    她依靠过来,说道:“你把我撩起来,你就,不理我了。”

    我看看她,这家伙好像真的发浪了。

    我说:“那就再喝几杯再说。”

    她只能陪我继续喝。

    我感觉我的脸,脖子,耳朵都很热,我自己也喝了不少了,有些晕醉。

    刘露说道:“我之前和陈笙对付你们,后面也没有做什么对付你们的事了,上次元旦晚会,就不是我策划的。”

    我问:“什么?策划!”

    我一直以为,上次元旦发生的我们监区和c监区女囚打群架那事,是突发意外情况,没想到,刘露说是有人策划的。

    刘露说道:“许以她们策划的,她们挑拨起来了的。”

    我骂道:“我靠!原来如此!我说呢,那么有组织的嘘声她们,挑起群殴,真的是预谋已久的!”

    刘露说道:“嗯,但我没有参加。”

    我说道:“好了刘露,以后你加入我们,可以,但是要听话守规矩,不然,你懂的。”

    她点点头,然后睁着再也睁不开的眼睛,啪嗒倒在了我的双腿上。

    靠,真醉了。

    对面那个刚才还没挂的女生,靠在了椅背,也醉死了。

    我抱着刘露,放好三张凳子,然后让她躺在凳子上,我还没吃够。

    这一大桌子菜。

    还有好酒,可要花上好几千。

    我继续吃,继续喝,吃饱喝足。

    我也晕了。

    喝了不少酒。

    看着这三个醉死的人,我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我要去找一个人,因为,刚才我眼前,突然晃出某个人的身影。

    谁呢。

    是李珊娜。

    今天调戏了李珊娜。

    然后,喝醉了,脑海里竟然浮现着的,是她的身影。

    她那被我戏弄后,娇羞的样子。

    好,我去找她,靠。

    当我要离去的时候,突然,刘露抓住了我的手。

    我一回头,没想到她竟然还能站起来。

    我问道:“干嘛呢?”

    她靠在我肩膀处,说道:“不是说去你宿舍吗。”

    靠,谁他妈让你去我宿舍啊。

    我说道:“和你开玩笑的了,以后你好好跟着我做事就好,不需要说什么付出你身体为代价才会让你跟着的。”

    刘露握住我的手:“我想和你走。”

    我明白了,这家伙真的发浪。

    我说:“这是什么地方啊,监狱啊,男女授受不亲啊,等下次吧。”

    我轻轻推开了她。

    她看着我,手伸进衣服里,干嘛呢?

    要脱衣服吗,在这里。

    她从衣服里拿出一个信封。

    我知道了,里面肯定是钱。

    她果然给了我:“这是我们几个姐妹的一点意思。不成敬意。”

    我拒绝了:“以后你好好做事就行了。”

    刘露一定塞进我手中:“张队长,你不拿,我不心安。”

    好吧,为了让她心安,我接受了这份礼。

    我说道:“好的,谢谢。以后就是自己人了,不要那么客气了啊。”

    她说道:“谢谢。”

    我说道:“明天来我办公室。早上十点。”

    她点点头,然后看了看我,摇摇晃晃的又要倒下去。

    我扶着了她,她站好了。

    我问道:“你没事吧。”

    她轻轻的摇了一下头,说道:“没事,没,没事。我,我想吐!”

    说着她直接冲出去外面了,去吐了。

    好了,我自己揣好信封进口袋,然后马上走人。

    这鼓鼓的,有多少钱啊。

    我赶紧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掏出来看看,两沓,那应该是,两万。

    靠。

    两万,为了搞定我,加入我们的团队,她们还真舍得下血本啊。

    不过,如果不是这样子,她们反而不安心啊,这下好了,我也吃了她们的饭,也和刘露表达了心里想法,也接受了她的礼物,两万块钱,这下啊,她们可要安心的跟着我了。

    我把钱放好,然后走去李珊娜那里。

    也才八点多一点,我喝了有点多,感觉晕飘飘的。

    这样子的醉意,更是容易想女人。

    特别是还没得到过的女人。

    我去到了李珊娜那边后,下面守卫看到我,就主动的开门,也都什么都不问,任由我上去。

    真是识时务啊。

    我马上上去了。

    带着醉意,上去了楼上。

    然后,到了李珊娜的房门前,敲了敲门。

    一会儿,她过来了开门,看到我,李珊娜明显的觉得有些意外:“怎么是你。”

    我直接进去了。

    然后,她轻轻的关上了门。

    我说道:“有茶喝吗。”

    她说:“有。”

    这个接受特殊待遇的女囚,有茶。

    这里住的,跟外面一个租住普通房子的普通人差不多,如果不是身处监狱中,这住的还算是不错了。

    她还真给我泡了一杯茶,然后推过来我面前,问道:“喝酒喝多了吧。”

    我说:“嗯,刚才有人请吃饭,一不小心,就喝了一点多。”

    李珊娜说道:“酒后喝茶不好。”

    我说:“是吧,有些人明知道这样不好,可还是要做的。”

    我拿着茶杯,喝茶。

    李珊娜一脸疑问看着我,然后问:“什么意思呢?”

    我说道:“没,不是什么意思啊,没别的意思。我喝了有点多呢。”

    我其实就想说,明知道上台演出不好,她还非要去演出,演给男人们看。

    暴露了自己的行踪,人家出去到处传,多不好啊对她的影响。

    其实她也知道这样不好,可是她偏偏要这样做,没办法啊,人啊很难克制的住自己的**的,谁都不是神。

    就像我,明知道来找她不好,万一出个什么问题什么事,那,我就完蛋了。

    可是一想到她的美貌,和今天的娇羞,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