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4章 无事不登三宝殿
    是啊,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她不要上台演出呢?

    我想理由,想着为什么最好不要上台演出。

    想到了一个理由,我说道:“你看啊,你在这里隐匿着,然后你演出,然后人家都指指点点,说这不是那什么大歌星李珊娜吗什么的,这不好,丢脸啊。”

    李珊娜说道:“以前我是这么想的,可是,难道我这辈子都要这样了吗?都害怕丢脸,就不上台给别人展示自己优秀的那一面了吗。我也和普通的女人一样,喜欢男人注视着我,为我着迷的感觉。”

    好吧,这个理由说服不了她了。

    我又说道:“那,你不怕你有危险吗,人家知道你在这里。”

    李珊娜说:“还能有比现在的处境,更有危险的事么?”

    我说:“当然有,例如死亡。”

    李珊娜说:“这么活下去,我早就想一死了之了。枯燥,比坐禅还要枯燥。”

    我叹气,说道:“我理解你的这份心情。”

    看来,是无法阻止她出来演出的了,那,我怎么办才好呢。

    李珊娜看看我,问道:“你有女朋友吗?”

    我说道:“没有。要不,你做我女朋友?”

    我尽量深情的看了看她,她是什么人物,什么级别的演出家,一眼就知道我心里想什么。

    我直接伸手捏了她腰部一下,然后迅速收回手,我是在试探她,如果她让我碰到她而她没有反感的样子,反应不太激烈的话,那就说明,她心里面其实已经接纳了我可以和我做好下一步的准备了。

    她是红了脸,眼神有些责怪的说道:“这里什么地方!”

    好吧,我懂了她。

    我在她耳边轻轻道:“今晚不要太想我。”

    说完我马上站起来走人。

    这么和李珊娜**,也实在是有意思啊。

    在办公室里,我昏昏欲睡,中午不睡,下午崩溃,说的就是这样子的。

    中午忙着了,没得午睡,搞得我困得要死,但还是要处理很多事,年底了事情就多,就连分配上面分发下来的东西,都弄得我头疼。

    其实这些给别人做也可以,但我自己做的话,就比较能做到公平公正,因为对女囚们来说,分配东西的话,可以没有,可以没有分东西下来,她们也不会闹太大意见,哪怕是过年,但如果分配不均,有些人多有些人少,呵呵,那就出事了要,得到的少的,百分百会闹事。

    做什么都要小心谨慎多一个心眼啊。

    我在纸上计算着。

    有人敲门,我喊道请进。

    进来的是刘露。

    刘露,是以前跟着陈笙反我们的人,她来找我干啥,她一直跟着她们和我们作对,反对我们取消分钱分物,而且还是个里面的骨干。

    我当即脸色不好,冷冰冰问:“刘露,什么事。”

    刘露对我微微笑。

    我看着这女人,刘露三十出头了,但还没嫁出去,监狱里很多没嫁出去的,这都因为和环境有关吧。

    三十出头,平时看她没什么样的,她这放在外面,估计长相还行吧,但在监狱几千人中,她最多也就第二档次的长相,不过,今天她特地化了妆吧,一个淡妆,唇微红,眼睛也涂了眼影,睫毛也弄了。

    看起来,很有女人味。

    她这是要干嘛呢?

    我看着她扭捏媚态,问道:“说吧,什么事。”

    刘露抿抿嘴,说道:“张队长,我想找你谈一个事。”

    她的声音故作娇柔,听起来还有点磁性的吸引。

    我不由得有些心融化,我问道:“嗯,说吧,什么事。”

    她说道:“我想和你谈谈一些事。可这里不方便谈。”

    我看了看这里,问道:“那,难道我们还去开房谈不成?”

    刘露听着我这露骨的玩笑,也不生气,嘻嘻说道:“我想请你吃饭。”

    我说:“好啊,可以,但去远的地方我不想去。”

    因为,我不知道这家伙安的什么心,平时就和我们作对,突然请我吃饭,我不带着防备的心可不行。

    所以,要去吃饭可以,在我熟悉的饭店吃,最好在监狱里面吃,就可以,去别的陌生的地方,万一她和别人联合起来害我,那我可是要完蛋啊。

    刘露说道:“张队长,那你选吧,我都可以的。”

    我说道:“好,在监狱里面吃吧。”

    她微微点点头:“那下班了我过来找你。”

    我说道:“你直接去那饭店等我吧,好吧。”

    她说好。

    然后出去了。

    这家伙,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而且,莫名其妙的请我吃饭,所为何事呢?

    等会看看她葫芦卖的什么毒药。

    下班后,我故意的百~万小!说到了快七点,天都黑了,我才过去。

    估计刘露等到走了吧。

    我过去了那个黑店,没想到,刘露就在那里门口等我,见到我,还是微笑着上来了。

    她说道:“张队长你来了啊。”

    我说:“刘露,不好意思刚才有点事,让你久等了。”

    刘露道:“没关系,我理解。我也刚到。”

    我心里一笑,你也刚到,这话说的,到底求我何事,要那么屈身待我。

    刘露道:“张队长,这边请,这边请。”

    我跟着刘露进去了。

    到了最里面左边的一个包厢,然后,推门进去,我进去后,看到里面还有两个女的,都是刘露她们部队的人了,靠,这是干嘛,我突然想到,当年魏璐羊诗她们叛变过来投靠我的事,难道说,这几个女的,也想着弃暗投明了?

    “这边坐这边坐。”刘露带着我。

    两个女的站起来:“张队长好。”

    “张队长好。”

    我摆摆手,用领导的派头,对她们示意都坐下。

    她们让我先坐下,看到我坐下了,她们才坐下来了。

    然后,刘露叫上菜,上菜了,一大桌菜,我问道:“我们这四个人,能吃得了那么多吗?”

    刘露说道:“张队长,你吃得开心就什么都好了,张队长你不要客气,看你还想吃什么,你点。”

    我说道:“这桌上,鸡鸭鱼肉都有了,在监狱里,这算奢侈了,我吃这个都行了,你们也不要那么客气,来来来,吃吃吃。”

    大家一起动筷子。

    然后吃着吃着,刘露问我:“张队长,你看,好菜,也该配点好酒吧。”

    我说:“可以,上酒吧。”

    刘露问道:“张队长想喝什么酒?”

    我问:“我啊,我喝什么都可以,你们陪我吗?”

    刘露说:“行,我们今天就陪张队长到底!”

    我说:“哈哈,是要舍命陪君子了啊。”

    刘露说:“是,这是我们的荣幸呀。”

    我赞道:“很会说话嘛。”

    我打算灌醉这几个女的,看看她们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平时到底怎么看我的。

    刘露叫来了服务员,说上最好的白酒。

    上了一瓶茅台,吗的,在这里有茅台,价格估计贵死。

    不过,既然她们舍得请客,我还有什么舍不得吃的。

    酒来了,酒杯也来了,倒酒下去,然后刘露拿着酒杯敬酒:“张队长,请得动你出来吃饭,这是我们几个姐妹的荣幸,我们先敬张队长一杯。”

    我说:“好好好,这也是我的荣幸,你们那么看得起我这么个小小的队长。哈哈,来来来,一口干了。”

    大家一口干了。

    我看她们三个,痛苦的闭着眼。

    这酒的度数高,平时没喝过白酒的人,突然来喝这个,可有的好受的。

    刘露继续倒酒。

    我赶紧吃了两口菜,等她刚倒好,我马上端起酒杯,在她们还没能吃到任何东西的时候,抓紧时间,道:“刚才你们敬了我,我也该回敬你们,来举杯。你们啊,对我不用那么客气的,我反倒不好意思了起来。”

    刘露三人急忙拿起杯子:“张队长太客气了,这哪里话呀。”

    我不给她们继续说下去,我说:“好吧,那什么都在酒中了。干了。”

    然后又干了。

    三个女的更痛苦的表情。

    这杯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果拿来喝啤酒,是很小的杯子了,但是如果用来喝白酒,真是大杯子了。

    因为,一瓶酒,已经没了。

    刘露只好又叫酒。

    上酒了后,她给我们倒满,我又从她敬酒过去,说一些客套话,然后敬了她,又敬了两个女的,问什么名字什么的,大家礼貌介绍一番。

    看着这三个女的,几圈下来,有点摇摇欲醉。

    行,还不够。

    再来!

    我说道:“这酒喝了还不够尽兴啊,你们也不敬酒!”

    刘露赶紧带头又敬酒。

    又喝了一圈。

    这桌上的菜,没动几筷子,倒是中间那女的,趴在了桌上,动不了了。

    我再敬酒刘露的时候,刘露眨巴着沉重的眼睛,说道:“张队长,我们不胜酒力,真的不行了。”

    我说道:“你说什么?”

    她以为我没听清,坐过来到我身旁,然后手握住了我的手,说道:“张队长,我真喝不下去了。”

    她喝了酒后,面色绯红,看起来很是韵味。

    我顺势就拥她入怀,使劲的捏她了:“你找我,所为何事呢?”

    刘露嘿嘿笑笑,然后不好意思推了推开我,说道:“张队长,我们还能有什么事啊,就是想请你吃个饭而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