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3章 人正常的需求
    车子开到了海边酒店这里,这里也是彩姐的大本营之一,那群王八蛋再厉害,也不可能追到这里来了,除非他们真的想死。

    进了酒店后,我随着彩姐上了她的办公室。

    进了她办公室后,她让人都退下去,只留了我一个。

    我看着她的额头,问道:“真的不去看看吗?”

    彩姐说道:“没事的。你去拿温水来给我洗一下。”

    我说:“好的。”

    彩姐指了指后面:“那个门进去,有卧室,里面有卫生间,有热水,你打一盆来。”

    我过去,打开了那个门,进去果然是卧室,看着富丽堂皇的,看来,彩姐真的是喜欢在办公室安家的,办公累了,就在办公室后面睡觉,休息。

    进去后,我打开卫生间的门,然后打了一盆热水,拿了毛巾。

    出来后,看到彩姐靠在办公椅上闭目养神。

    我走过去,对她说道:“彩姐,热水打来了。”

    彩姐不睁眼,说道:“帮我擦一擦。”

    我说:“好的。”

    我拿着毛巾放在水里,然后给她擦。

    她看着起来很享受啊,是额头破了皮,没什么。

    但这个是脆弱的地方,撞到了,肿了一些,而且,血从这里流出来。

    彩姐表情安逸,享受,舒服。

    她看起来那么的美艳照人,我擦了后,忍不住,在她唇上轻轻亲了一下,她伸手抱住了我,也不睁开眼睛,然后在我耳边问道:“爱我吗?”

    我愣了一下,然后说:“应该爱吧。”

    彩姐说道:“你不会骗人吗?”

    我说:“那就爱吧。”

    彩姐笑了,说:“傻。”

    她拉着我进了她怀里。

    我说道:“你母性大发吧。”

    彩姐说道:“是吧。”

    我坐好了,和她面对面,我问道:“你想怎么处理,和霸王龙的事。”

    彩姐说道:“不是他死,就是我死。”

    我看着彩姐的目光,非常的严肃。

    我叹气,说道:“那我要如何帮你。”

    彩姐说:“你帮不了,你好好的就好。”

    我说道:“我也想你好好的。”

    彩姐说道:“从走上这条路开始,就知道,路非常的坎坷,可我没有料到的是,真的有一天,是需要我自己用生命来拼。如果是这样,我宁愿不走这条路,可现在已经无法后退了。”

    我沉默。

    彩姐抱住了我,把头埋在我肩膀,说道:“再强的女人,也需要有一个肩膀依靠。”

    我问道:“我说实话啊,彩姐,像我这个样子的男人,好依靠吗?我没钱,很丑,**丝中的战斗机。”

    彩姐说道:“你不懂的是,很多人都以为男人的强是外在显示出来的,例如权势,金钱,多有权势,多有金钱,就代表他多强。”

    我问道:“难道不是吗?”

    彩姐说:“还有一种强大,是这些所比不上的。”

    我问:“哪种。”

    彩姐说:“心态。”

    我说:“我哪门的心态好。”

    彩姐说:“觉得你这人十分坚强。”

    或许,我朋友说的对,我们和女人交往,要让女人感觉到,我们比她们更强。女人想从我们身上得到的东西,和我们想从女人身上得到的是不同的,女人不在乎我们的长相。女人,她们需要坚强的男人,能够给她们安全感的,与你的身体强壮,金钱无关,你必须在思想,精神上坚强。

    我问道:“我算坚强吗。”

    彩姐说:“你说呢。”

    我说:“好吧那算是吧。”

    晚上,在彩姐那里,过夜了。

    次日,又去上班了,又迟到了,好在徐男管的监区,虽然照样扣钱,但是她不会骂我,然后,继续上班,下班,出来外面。

    回到了旅社。

    我接到了文涛那厮的电话,他告诉我说,钱已经转账了给我了,让我赶紧办事。

    我说好。

    然后我去查账,这家伙真的转账了十万给我。

    靠,为了泡妞,真的十分舍得下本。

    反正他也说了,见见也高兴了。

    好啊,那就让他高兴一下就行。

    接着,第二天,就有消息传来,说有xxxx,xx,xx等单位,组织给监狱女囚们送来需要用到的一些东西,例如被子,杯子,毛巾,之类的东西,就是所谓的新年送关爱,然后想要和我们监狱来个联谊晚会,晚会呢,主要是女囚们演出,演出时间一个半小时左右,让我们监狱的女囚,出节目,而且女狱警管教们也来几个节目。

    这些都是小意思了,平时,监狱里经常举行的这些晚会,这些演出,都可以随随便便选出来去登台演出了。

    不过,还是需要选,选人上去,反正又能赚一笔,监狱何乐而不为。

    我呢,不希望李珊娜出来演出,因为,妈的文涛这个老色狼在张着大嘴巴等她呢。

    靠。

    可是,又来了一个坏消息,监狱已经安排李珊娜去带队演出,所有晚会的节目,都是李珊娜总安排的,大多节目演出都是以前练过的,而且现在排练已经开始如火如荼进行,我靠。

    妈的,李珊娜在迎新年的元旦晚会都没有出山,这次她是怎么了!

    不行,我要去阻止她!

    我直接去了礼堂那里,果然,她带着人排练,她就在台下看着,打着节拍。

    是李珊娜啊。

    监狱这次选人,几乎是点名要的,而且,交的钱,不多,大家都踊跃报名。

    我赶紧走过去,走到她身旁。

    这个女人依旧如此的靓丽,哪怕是穿着这样的囚服,哪怕是素颜。

    那双眼睛,依旧摄人魂魄。

    李珊娜用余光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打着节拍。

    我想要说什么,她竖起食指,嘘的示意我不要说话。

    好吧,那就不说了先吧。

    她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让我先坐。

    我坐了后面那里,看她指挥。

    一会儿后,这支舞结束,然后她对台上她们说:“大家休息一会儿。”

    然后,李珊娜喝了一口水,走过来,坐在我身边,问道:“你找我吗?”

    我看着她的脸,精致美丽至极的脸蛋,我点点头。

    李珊娜问道:“什么事呢?”

    我问道:“记得元旦晚会,你都没有参加,这次,怎么参加了呢。”

    李珊娜低头看了看地上,然后抬起头,看看台上,又看看我,问道:“这次,她们都比元旦晚会踊跃报名参加,今早下的通知,中午就报名满了,速度那么快,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说道:“为什么,是不是交钱比较少?”

    李珊娜摇摇头。

    我问:“那,难道说,是因为你们出来演出,能得到他们那些单位捐助的更多东西?”

    李珊娜又摇了摇头,说:“也不是。”

    我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什么原因啊?我,想不出来。”

    李珊娜问我:“你,真的想不出来吗?”

    我想破脑袋,真的想不出来,我问:“上面逼你们?或者,给你们减刑。”

    李珊娜问我:“平时的晚会,都是我们监狱的人,对吗?”

    我说:“嗯。对。你的意思是说,这次有外面的人,对吧?”

    李珊娜点了点头。

    我说道:“那也没什么奇怪的啊,你们表现给他们看吗?”

    李珊娜问我道:“你觉得,女人打扮得那么漂亮,是为了什么?”

    我突然醒悟:“我懂了。”

    还不是为了给男人看的啊。

    原来,平时的演出,晚会,没有这次那么响应热烈,是因为,没有男人呢。

    靠,竟然如此。

    我看着台下的大姑娘们,都那么的认真,尽管已经说休息,大家还在投入的各自各练着。

    我问道:“那难道你也想在男人面前展示自己,展现自己吗?”

    李珊娜说道:“我来这里那么久了,说不想男人,那都是假的,骗自己的。”

    她默默低头,脸红了。

    我说道:“好吧,那你看我怎么样。”

    李珊娜侧头看了我一眼,说道:“别开玩笑了。”

    我在她腰部掐了一下,她竟然如触电般颤抖了一下,然后抓住了我的手,然后轻轻的摸了一下。

    难道,我们男人寂寞久了,看到母猪都是双眼皮的,她们女人也是啊。

    我说道:“上面有人看着。”

    我不得不这么说,因为我看到她快要亲过来了,她含情脉脉的双眼。

    我一说有人,她急忙松开了我的手,然后摩挲着两只手,脸红着说道:“对不起。”

    我说道:“没关系,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人本来就是动物的一种。这也是人正常的需求。”

    李珊娜说道:“想不到有一天,我会这样子。”

    我安慰她道:“没关系,以后你一定能出去的。”

    李珊娜问道:“可以吗?”

    她无奈的一笑。

    她很绝望的一笑,估计她已经不敢想象那一天是哪一天了。

    到底哪一天放出去,她不知道。

    我问道:“你是犯了什么事进来啊,无期徒刑吗?”

    她摇了摇头,说:“别问这些吧。”

    我说:“好吧,我不问了,那我问其他的吧。”

    李珊娜说道:“你问吧。”

    我问道:“你以前有过男朋友吗?”

    李珊娜说道:“当然有啊。”

    我问:“是怎么样的何方神圣,多么的英名盖世,文武双全,万中无一的男人,才当了你男朋友。”

    李珊娜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没有你说的那么出众。”

    我问:“难道是个普通的人?”

    李珊娜说:“对,曾经的同学。他很朴素,简单,一个平凡的男人。”

    我问:“然后呢?”

    李珊娜说:“我忙的时候,就分了。”

    我问:“这也算分手的理由吗?”

    李珊娜说:“两人不能经常在一起,不能相互厮守,这不算分手的理由吗。”

    我说:“好吧。我明白了。我觉得你,这次还是不要上台演出的好吧。”

    李珊娜问我:“为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