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2章 遭到霸王龙袭击
    我说道:“就是不知道,你那两个保镖怎么样了。”

    彩姐说道:“是啊,吉凶难测。”

    我说道:“该不会他们叛变了你吧!”

    彩姐说道:“不会的吧。”

    我说:“好吧,我们应该相信他们,而不是怀疑,如果怀疑,他们不叛变也叛变的。”

    彩姐说:“对。你说得对。”

    我说道:“疑人也用,用人也疑。”

    不过,最好还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个典型故事,来自于三国,最出色的表现者是刘备,他弘毅宽厚,知人善任,从不怀疑忠心耿耿的部下,刘、关、张、赵、诸葛几乎一起谱写了天下亘古传奇。

    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但是有谁能真正的做到呢!没有。

    当年曹操说过此话,但是还是因为太过于谨慎多疑,没有办法去完全信任一个人。

    这个事情也是无可厚非的,世界有了太多的背叛,迫使我们对外人保留着一颗防范之心,没有人能比自己更能信任,只有自己才不会背叛自己,但是毕竟自己的能力很有限,没有办法让我们自己一个人,万事通杀,所以,用人不可不疑,就算有疑,在我们需要帮助之时也不可不用了。

    我然后又说:“不过,胡乱去猜疑人,总是不对的。”

    彩姐点点头了。

    计程车开到了公安局门口,我说道:“到了这里,难道还有人敢追杀到这里来吗?”

    我们下车的时候,司机弱弱的问我们道:“你们,你们是干嘛的?”

    我说:“我们刚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

    说完拉着彩姐过去了那边。

    等了一会儿后,彩姐手下开着车来了,小弟们来了。

    小弟们打开车门,让彩姐上车。

    彩姐看着我,示意我也上车,我钻了上去。

    今晚,我想跟彩姐在一起。

    车子开向镇上,彩姐让小弟们查查两个保镖去哪了。

    有个小弟对彩姐汇报:“彩姐,刚才,霸王龙那边的又过来挑衅了。”

    彩姐说道:“然后呢。”

    小弟说道:“丢了几块石头过去,砸到了一个倒下了,伤了。”

    彩姐说:“小打小闹,没用。”

    小弟说道:“他们骂得太难听了。”

    彩姐问道:“说说看,骂了什么。”

    小弟说:“我,我不敢说。”

    彩姐命令道:“你说!我要你说!看有多难听!”

    小弟看了彩姐一眼,然后低着头,小声说道:“他们,他们骂你是**的,才爬到了今天这地位。”

    彩姐问小弟道:“他们有证据吗?”

    小弟摇摇头。

    彩姐说道:“多大点事,骂就骂吧,还值得生气。下次他们无论怎么骂,随他们。要是杀过来再说。”

    小弟嗯了一声。

    车子即将开进沙镇的时候,出问题了。

    通向沙镇的那条桥头那里,有人在拦车,刚开始,以为是前面警察拦车,结果一看,彩姐说道:“不好,那都是霸王龙的人!”

    我一看,好像是哎。

    我说道:“不是吧,他有那么拼命,要在这里拦到你吗!”

    彩姐让我下去看:“你下去看看。”

    我愣了一下,说道:“我,我去看啊?我怕被他们砍死啊!”

    彩姐说道:“你偷偷过去,他们应该认不出你,我们这些人,都有他们认识的。看看是不是他们拦车,目的是我们。”

    我点点头,下了车,靠,这如果让霸王龙看到我,让我去送死呢,彩姐也太对我不好了。

    我走过去,东张西望。

    那些人,竟然在拦车,有人喊道:“桥上出了事故,大家走别的路!”

    我顺着一排车看过去,果然看到几个寸头,尽管不是穿着黑衣,穿着休闲的衣服,但看那样子,就是黑衣帮的人。

    然后我再往两边看,再看通向桥下的楼梯。

    他妈的,果然,有人在下面,黑压压的黑衣帮的人,这群人今晚要疯了,是要彩姐非死不可了!

    而在路上拦车的那些人,一个车一个车往里面看,然后喊道:“桥上出事故了,大家往别的路进去!”

    这些车都在掉头。

    我急忙走回来,然后上了车:“彩姐,彩姐!确实是霸王龙的人!而且桥底下,黑压压的人头,不知道多少人!我们这里搞不过他们,他们人太多了!快点叫你的人来!”

    彩姐说道:“现在来已经晚了!快点掉头!”

    司机急忙掉头,车上的人也通知后面的车赶紧掉头。

    可是,我们这么掉头,让那些拦车的黑衣帮一眼就看出不对劲,有人喊道:“那几个车!赶紧过去看看!”

    有人跑过来,然后到了我们车边,往车里一看,喊道:“这里!他们在这里!”

    顿时,一下子从桥下冲上来好多人,黑压压的黑衣帮的人冲了上来。

    妈的车子卡在了车队中,在那个外面黑衣帮的人拿着石头要砸玻璃的时候,司机直接踩油门后退,压过去花丛,然后冲上了人行道上,接着,司机一个掉头,急忙踩着油门冲下空旷的路上,然后飞速而去。

    我死死的抓住了凳子。

    当车子飞到安全区域后,我一看,咦,彩姐呢!

    再一看,她被甩到了车子后面的座位。

    我急忙过去扶起她,问:“彩姐,你怎么了!”

    彩姐被扶着坐了起来,而她的眉角处,血流了下来。

    我急忙喊道:“拿纸巾来!”

    她小弟拿纸巾过来,血从彩姐脸上流下,都红了,我赶紧用纸巾紧紧的按着她伤口,看来是刚才开车被甩到撞了车上。

    那司机意识自己做的,急忙道:“彩姐对不起!”

    彩姐说道:“好好开你的车!没你事!开去海边酒店!”

    司机道:“是,彩姐。”

    我问道:“怎么样了?没事吧。”

    彩姐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没事。”

    我说道:“先找个医院看看!”

    彩姐说道:“直接去海边我酒店,去医院,不想活了吗!看后面有没有跟着的车!”

    小弟看着后面了。

    彩姐让那小弟盯着,我扶着彩姐坐下。

    血很快的止住了,我拿了纯净水,用纸巾擦拭她脸上的血迹。

    纸巾粘在了伤口上。

    我问:“疼吗。”

    彩姐对我轻轻的摇了一下头。

    我说道:“这帮人,怎么那么丧心病狂!”

    彩姐说道:“你下车吧。”

    我一愣,然后说道:“啊你说什么?”

    彩姐说:“你下车!”

    彩姐用的是命令的口气。

    我问道:“你,你赶我下车干嘛!”

    彩姐说道:“我是赶你下车,下去!”

    我问道:“你干嘛呀?”

    彩姐说:“跟着我很危险!”

    我心头一阵暖,说道:“不,我要跟着你,危险也要跟着你!”

    彩姐说道:“别任性,下车!”

    我说道:“别说了,我不下车!”

    彩姐无奈的说道:“为什么?”

    我说:“我想保护你。”

    彩姐笑了:“你还能保护我呢?”

    我说:“你看不起我呢?”

    彩姐说道:“看得起,谢谢你。”

    我说:“别说这样的话。”

    车子飞速前进。

    彩姐说道:“看后面没车跟着的话,开慢点。”

    司机降低了速度。

    彩姐的手机响了,然后她接了电话,电话是她保镖打来的,两个保镖被人用麻醉枪打晕了,刚刚醒来。

    问彩姐在哪,彩姐让他们过来海边酒店。

    彩姐的小弟接了一个电话。

    那个小弟接完了电话后,转头过来说道:“彩姐,刚哥说,昨晚霸王龙被人伏击被砍了几刀,后来逃脱了,今天发疯了,要找你要你命。”

    彩姐脱口而出:“怎么不砍死他才好呢!”

    我问道:“彩姐你找人砍了他啊。”

    彩姐说:“不是我。”

    我问:“那,会是谁?”

    彩姐说:“霸王龙得罪的人很多。”

    我想了想,说:“可是他为什么认为你做的。”

    彩姐恍然大悟,然后说道:“难道,又是她找人做的,然后栽赃嫁祸给我?”

    我说:“有可能。就是她。”

    我们说的她,就是,黑珍珠。

    黑珍珠很喜欢干栽赃嫁祸的事情,挑拨起各大帮派之间的斗争,我们都不懂她到底什么目的。

    那个小弟说道:“霸王龙在医院里,刚哥发信息过来了。”

    彩姐说:“看来是伤得不轻。”

    我说:“应该是,不然不会那么发火,直接找人要杀了你。”

    霸王龙一向知道彩姐喜欢去清吧,也了解彩姐身边的两个高手保镖,找人用麻醉枪打晕了两个保镖,还好我们退出来快,刚好发现两个保镖不见,然后马上跑了,不然就落入他们手中了。

    而当我们逃脱了之后,他们马上找人去堵着通向沙镇的各条必经之路,几乎是倾动全帮派之力,所有小弟都出来了,就是为了捉到彩姐,如果被捉,难逃一劫。

    如果真是黑珍珠嫁祸,那真是嫁祸得太好了,砍人还不砍死,只是砍伤,让霸王龙进医院,彻底失去了理智,发大火,找人要杀了彩姐。

    这下子,双方更是无法平静下去了,非要弄得个你死我活不可了。

    能做到在霸王龙安排那么多近身保镖中,还能把霸王龙砍伤的,估计也只有黑珍珠的人做得到。

    我也实在想不通,挑拨帮派斗争,这对黑珍珠真的有什么好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