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0章 被人背叛的感觉
    开到了市里,停车后,文涛问我道:“考虑的到底怎么样?”

    其实,如果李珊娜真的是文涛所说的那种女人的话,我觉得我不会去同情这么一个女人,但即使不会同情,我也不会去出卖李珊娜借她来换取金钱。

    我说道:“好吧,我去办办。”

    文涛说道:“留你帐号,马上给你打钱。”

    我说:“给我你手机号吧。”

    他留了手机号给我。

    我下了车,他对我挥挥手,走了。

    我去吃了东西。

    我想去找彩姐,好久没见她了,很多时候,我更想找的是彩姐。

    而不是林小慧,谢丹阳,丁琼这些女孩子。

    因为彩姐身上不仅有着小姑娘所不能比的魅力成熟,更是不像小姑娘们动不动就缠着人那样的烦人。

    最好的一点,让我最舒服的一点,莫过于,我去了,她欢迎,我不找她,她绝对不打扰我。

    这份淡定的宽容,正也是我对她沉迷的所在。

    打车去了那个清吧,进去后。

    清吧竟然放中文慢摇。

    呵呵,有意思。

    平时都是什么蓝调类的音乐,今天会放慢摇。

    我点了一支烟,走到了平时彩姐经常坐的位置那里。

    刚过去,服务员走过来对我说道:“请问是张河先生吧。”

    我问道:“我好像没见过你,你怎么认识我?”

    服务员说道:“有人认识你。她在楼上等你。”

    我问:“女的?”

    我猜是彩姐。

    服务员点点头。

    但我却有了一点戒心,妈的不会上去了,推门进包厢,被一群人用刀架在脖子上吧。

    我往四处看,哦,在角落那一侧,看到了彩姐那个熟悉的保镖的半边身子,他靠在帘幕的后面,冷静的看着清吧一楼大厅的各个人。

    我走上去了,然后,在那个包厢,推门进去。

    沙发上,半躺着的,正是彩姐。

    慵懒,而且有些醉意,她面前,是一瓶洋酒。

    我走过去。

    我坐在了桌前,道:“刚才,你的保镖发现了我,是吧。”

    彩姐点点头。

    她问道:“喝点什么。”

    我指了指洋酒:“你喝这个啊?”

    彩姐点点头,然后问:“你喝这个吗?”

    我说:“你不兑点软饮吗?红茶绿茶什么的。”

    彩姐说:“兑冰块。”

    我说:“那不行,我喝不下去的。”

    叫了两支冰红茶。

    我问道:“最近你很忙吧。”

    彩姐说:“公司是很多事。”

    我问:“是不是霸王龙那边老是找事。”

    彩姐说:“很多。”

    我看着她,说道:“那你可自己要小心一些。”

    彩姐笑笑,没说什么。

    我说道:“好像我们挺久没见了。”

    彩姐说:“上次不是在龙王那里见过。”

    我说:“我是说,我们单独这样见面。”

    彩姐说道:“是啊,你太忙。”

    我说:“那你也忙。”

    彩姐说:“还和我杠上了。”

    她伸着脚过来放在我的腿上。

    我说道:“是你杠我了。”

    她的脚就往我下面踩,我往后一退,说:“我先喝酒。”

    彩姐坐好,然后和我喝酒。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聊着聊着,她突然问:“你和黑珍珠,什么关系?”

    我一愣。

    然后我说了实话。

    彩姐问:“她会无缘无故的放了你?”

    我说:“是啊,我也想不通呢。她说我是善良人,说我是有德之人,不能杀我。”

    彩姐说道:“鬼信。”

    我说:“那是什么。”

    彩姐问我:“说实话,你和她有没有发生关系。”

    我说:“我又不是做鸭的,怎么可能和谁都有关系发生,再说了,她也不会可能喜欢我啊。”

    彩姐说:“喜欢你的女人很多。”

    我说:“呵呵,有吗。”

    彩姐说道:“这个是你本事。”

    我问:“那你喜欢我吗?”

    她没说话,看着我。

    我问:“你为什么喜欢我。”

    彩姐说道:“我喜欢你么?”

    她反问我呢。

    我笑笑,说道:“嗯,不说这个了。”

    彩姐说道:“黑珍珠不杀你,一定有原因,我不会相信理由是这个。”

    我说:“嗯,但是你也说不出来是什么原因。”

    彩姐说道:“那只有你们知道。”

    我说:“你不相信我吗,彩姐。”

    彩姐盯着我看了足足有一分钟,然后说:“你有想过会害我吗?”

    我说:“彩姐,你怎么会这么想,你要这么想,让我真是心凉。”

    她却流下泪,我一看,这怎么回事。

    我急忙坐过去,抱着她,擦掉她眼泪,说道:“怎么了,哭什么呢?”

    她的体温,发香,温暖,舒服。

    我看着桌上,其实她喝了不少酒。

    她说道:“我今年被三个我认为最重要的左膀右臂背叛。”

    我说道:“那你也不能不相信身边的任何人了,是吧。”

    彩姐抬头,看着我,在我怀中,她抬起头,看着我:“不是我不相信,我很难受,你不知道我那么相信他们,当背叛的时候,我心里有多么的难受,曾经和我最亲密亲近的人,突然和我反目,对付我,我接受不了。”

    我说道:“我理解你的这份心情。别想太多了,彩姐。”

    彩姐说道:“就像,用一把匕首,插进心脏里面的那种痛。”

    我抱着她,让她靠着我的胸口,我说道:“我记得我看过的历史中有这么一段对话,有两位大臣议论人才及选举之事,都是优先考虑德性品行而后再谈才干。他们说才干是要用来行善的,所以大才干能够成就大的善行,小才干能够成就小的善行。如今只说是有才而不能行善,这样的才干是不适合招来当手下的。宁可用无才的人,也不能用无德的人。一个你手下重要位置的人的品德,直接关系到你公司的命脉兴衰,所以,聪明的领导,选择信任的身边人都很慎重,都要仔细看他是什么为人,什么品德。”

    彩姐说道:“出来道上混的,还能有品德好的人吗?”

    我说:“会有的,会有一些懂得知恩图报,有羞耻心的人可以用的。还有一句话说,自古忠臣出孝子。”

    彩姐说道:“你说。”

    我说道:“这句话是古书说的,忠臣必出自孝子之门,自己的父母对他很好,但他却不懂得孝顺自己父母,说他会爱别人,打死我也不信。把考查一个人是否遵守孝道,作为选择一个助手的条件之一,是非常有道理的。”

    我突然想起了我大学时我一个同学谈的女朋友,他女朋友的母亲患癌已经晚期了,我同学好不容易凑了一万块给了她,说是让她去买好吃的,照顾她母亲。结果他女朋友,我靠,拿那钱去买了一部苹果4s,然后,又跑去了旅游一趟,把钱花的一分不剩,她母亲她却没去看一眼,还经常跑酒吧,直到她妈妈死了,她才去哭了一哭,后来,他这女朋友,出轨了。

    呵呵,好他妈无情的女人呢。

    彩姐对我说道:“你这么说,还挺对的。”

    我说道:“还有一个,俗话说,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拿做人来说,只有在落于苦难之中,陷于困苦之境时,才能够真正地分清自己身边的人,哪些人是真朋友,哪些是伪君子。这种经历,对于人生来说是一种宝贵的财富。这是古今之通理,人世之常规。至于说你的下属,忠于职守是做下属最重要的,即使是路人有难,还要帮助呢,何况是自己的上司呢?有爱的人,不因对方的盛衰而改变态度;有义的人,不因对方的存亡而改变心意。你对我那么好,背叛你这种禽兽行径,我又如何能做。”

    彩姐伸手上来,抱紧了我。

    然后彩姐和我四目相对,说:“我相信你。”

    我嘿嘿一笑,说道:“你难道就凭着我几句话,就相信我是好人,不会背叛你么?”

    彩姐说:“你不会。全天下的人都背叛我,你也不会。但是,你是花花公子。我不相信你对我是真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