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7章 消失了的大歌星
    我说:“你和你爸,你们家人都为了一个面子。对吧。怕人家说你们呢,还是自己良心过不去。我问你,如果你以后有个孩子,是个逆子,大逆不道,不是吸毒就是想着诈骗赌博,害人。你怎么办?你难道还纵容不成!古代人都知道逆子该杀,否则殃及家庭,到了你这里,你还熟读史书,你懂不懂这道理了!”

    贺芷灵道:“好,我承认你说的这个道理是对的。那我问你,为什么不经过我同意,就和文涛说这个,还偷偷的怂恿他去找人抓人!”

    我看看贺芷灵如火的目光,然后歪着头。

    想了想,我说道:“其实我是有苦衷的。我没有说要为民除害什么的,我没有那么大的志向。那晚上,文涛带了一群人劫持了我!然后,要打我,我没办法,只能说了这个,求他放过我。所以才说了。至于为什么不和你说,我怕你生气,我是为了你身体着想。”

    贺芷灵大声道:“着想!你以为我是傻的吗!”

    我说:“我真的是这样,不信你问他,他有没有劫持了我!他真的找人绑了我了,在监狱门口,那些人,开着个商务车过来,到我身旁,车窗降下,一把黑洞洞的手枪对着我,然后我一动不敢动,就把我拖上车了!然后,就被抓去,抓去了我才知道,是文涛抓了我,他就是想揍我一顿,因为他认为,是我抢了你,所以他求着和你和好你没有同意,这股气要对我发,要打我一顿。当时情况万分危急,七八个壮汉围着我,眼看要被打,我只好说你的这个事,他一听,觉得帮了你,可能你会感激他,赢得你的芳心,所以他才放了我一马啊。“

    贺芷灵听完后,问道:”是吗?”

    我说:“我以我高尚的人格发誓,这些都是真的。”

    贺芷灵道:“你怎么不去死,你以为我会相信!”

    我说:“真的是这样,如果我不说,真的要被打死,没办法,我只能说了。你知道,我经常被打,打得都怕了疼了,所以我才选择不反抗,我也不想说这个秘密出来,因为我答应了你帮你保密的。可是,我真的怕被打啊!他是来真的!”

    贺芷灵说:“这个卑鄙小人!”

    我说:“然后,我当时也想,反正那两个人骗了你的钱,我也替你不值,所以就说了。谁知道他听了,就去这样做了。”

    贺芷灵说:“这事要查起来,你知道我会怎么样吗。两百万,会有人说,一个副监狱长从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我说:“你不是自己做公司吗?”

    贺芷灵说:“你认为别人会往那里看吗!”

    我说:“那,怎么办啊?”

    贺芷灵说:“我会处理。你真是能给我找事!滚出去!”

    我说:“哦。”

    然后我出去了外面。

    咦,不对啊,这是我办公室啊。

    我转头回来,看到贺芷灵迎着面出来了。

    她看来是真的挺生气啊。

    走过身旁,一阵好闻的香水味。

    我说道:“什么香水,那么香啊。”

    贺芷灵骂道:“要是我被这事给牵连,你也不用混下去了!”

    我问:“没那么严重吧。”

    贺芷灵说:“看了。”

    她走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深呼吸一下,阿门,但愿她好运。

    不过我相信她不会出什么事的,倒是她的七姑学长,估计多半有事。

    这天下班后,我出去外面,在监狱门口,见到了文涛的车。

    这家伙又来等我了。

    我不想见他,对这个败类不感兴趣。

    他开车到我身旁,命令一样的喊道:“上车!”

    我看看他,然后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上车坐下。

    看着这家伙,我不爽的问道:“什么事,又有什么事,你说,什么事!”

    文涛也很不爽,看着我:“你他妈的很不耐烦啊,你以为老子想见你?”

    我说:“不想见就别来啊。”

    文涛说:“你说你给我出的什么馊主意!我他妈找人抓了她的姑妈,她反而更加恨我。”

    我说:“这,我怎么知道啊?”

    我心里倒是乐了,这家伙以为帮了贺芷灵抓了骗她钱的两人,贺芷灵就会对她心怀感激,对他亲近,结果反而更恨他了。

    我假装说道:“我怎么知道是这样的呢,当时她告诉我这些事,我就想帮她的,可是我没有那个能力!”

    文涛骂道:“他妈的,你说她是怎么回事啊,我帮了她她反而骂我,还说以后不要再去烦她,不要靠近她,任何事都不需要我管。”

    我说:“女人嘛,有时候嘴上这么说,心里未必这么想。你想想看,她和你有过感情,怎么可能说忘就忘,或许,你继续追求,再过一段时间就好上也不一定啊。”

    文涛说道:“你不知道,我以前也很难才追到她的,后来因为我某些地方做得不好,她说她瞎了眼,但绝对不会原谅我。”

    我说道:“你是在外面乱搞吧。”

    文涛说:“唉,男人嘛,你懂的。”

    我说:“我懂,我懂,我理解你。所以啊,你还是放了她吧,你找个可以忍受得了你在外面乱来的女人啊。”

    文涛说道:“你说的什么话,我很爱她,你懂吗!”

    我说:“呵呵,如果很爱她,为什么还要找别的女人呢?”

    文涛说:“我不信你不朝三暮四。艹,我跟你在这里鬼扯什么呢!我问你,那个女的,到底做什么的?”

    我说:“谁?”

    文涛说:“那个。整天黑衣服那个。”

    他说的是黑珍珠,我说道:“呵呵,你说你深爱贺芷灵,靠,你还问那个女的那个女的。你自己不会去查,去问她啊。”

    文涛说:“那个,很难搞定啊。”

    我说:“你不是有背景,有人嘛,自己去查啊。”

    文涛说:“那个女的什么也查不到,奇怪吧。”

    对于黑珍珠这样人,查不到,很正常。

    我说:“呵呵,我不懂。”

    文涛说道:“你一定知道她一些什么的,你告诉我,我可以给你钱。”

    我说:“给钱也没用啊,我也是什么也不知道的。”

    我当然想要钱,可是,关于黑珍珠,我,还是不说的好。

    得罪她已经够多了,而且她要整人,真不是一般人受得了,上次我被她整,要喂鳄鱼,还心有余悸。

    算了。

    文涛说:“你真不知道?”

    我说:“真不知道。”

    文涛说道:“好,你可以下车了。”

    我问道:“那,贺芷灵现在怎么样了?”

    文涛说:“她能怎么样?”

    我说:“我问的是,她那七姑,和学长。”

    文涛说:“妈的,我要抓去坐牢,起诉他们,结果,她骂死我了。找人把这事压下来了,不知道怎么样了,我也不想过问了。本来想帮她的,结果让她差点没把我骂死。”

    我说:“呵呵。拜拜。”

    我直接下了车。

    这家伙又问道:“等等!”

    我问:“什么?”

    他问道:“你先上车。”

    我看着他。

    他拿出他的烟,很贵的烟,发给我,我又上了车,接了烟,他给我点上了。

    他说道:“你去哪,我送你。”

    我问:“那么好?”

    他开车,说道:“大家认识一场,以后估计还有相互关照的地方,对吧,不要搞得跟敌人一样。”

    我抽着烟,问:“你不是一直把我当情敌看吗?”

    他说:“那都过去了。”

    我问:“过去了吗?”

    他说:“是没过去,但,我想了想,唉,琳琳选择谁,我都没办法,对吧。”

    我说:“选择谁都可以,选择我的话,你要和我拼命,因为我比你相差太多,你自己觉得你比我帅,比我有钱,比我有身份地位,比我有背景,比我有能力,总之,你觉得自己什么都比我强。你毕竟有心理认为上的优势,所以,贺芷灵跟我的话,你心理落差会很大,估计要和我大闹一场才行。恨不得杀了我不可。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文涛嘿嘿的笑了笑,说道:“不用这么讲嘛。心里是有这么想过,但后来我想通了。”

    我说:“我不信你能想通。”

    文涛说:“感情啊,是强求不来的。”

    我说道:“把我带到市中心吧。”

    文涛说:“可以。”

    我问道:“说吧,你想问我什么问题?”

    文涛想了想,还是问了:“我听说,你们监狱里,关着一个绝世大美女,唱歌的大明星,曾经红遍大江南北的,对吗?”

    他歪着头看着我。

    我靠,他说的是李珊娜吗?

    他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我说动啊:“啊?你说什么明星,我不知道啊。”

    他说道:“你别装了,你不知道,我不相信。”

    我说道:“你说啊,谁嘛!”

    文涛说道:“那个唱民歌火了好些年的大美女,近年消失了的大歌星。”

    我默然。

    文涛自己说道:“李珊娜。”

    我把车窗降下,然后拿了他的烟,又点了一根,看看他,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