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6章 轻重不分本末倒置
    蒋青青说道:“朱队长也没你说的那么霸道呀,她有温柔的一面,可是你没让她有机会对你展示。”

    我说:“她就没对我展示过什么,好吧,确实是我有困难什么的她愿意拔刀相助。但是,你觉得她温柔得起来吗?”

    蒋青青说:“能呀,女孩子多凶,多倔强,在自己喜欢的男孩子面前,都是会表现出温柔的一面的。”

    我说:“好吧,我暂时相信,但是,你难道不觉得她总是有一种想要管住人的感觉吗?”

    蒋青青说:“也许和你在一起了,就不会这样子了呀。她只是害怕失去你了,怕你出去和别的女孩子玩。和别的女孩子好。”

    我说道:“好吧,你今晚来我这里,是给朱队长推销来了。说!她给了你什么好处!”

    蒋青青说道:“你神经病了。”

    我说:“本来就是啊,哪有就来了一个劲的帮你朱队长推销的,你怕她嫁不出去啊?”

    蒋青青说:“追求她的男孩子很多,她不可能嫁不出去。”

    我说:“对啊,那还用你操心啊。我想,追求你的男孩子也挺多吧。”

    蒋青青想了想,说:“不多呀,就四五个。”

    我说:“还不多啊。怎么追啊。”

    蒋青青说:“男孩子不都这样,都不真心的,就想着那个事。如果追着追着尝不到甜头,他们就放弃了,那都不是真心了。”

    我说:“我觉得吧,想和你上床,那都是真心的想着上,男人追女人,不都想这个事嘛。哦,难道什么甜头都尝不到,就要和你领证结婚?你开什么玩笑啊。”

    蒋青青说道:“可是他们表现很明显呢。就只想着那个事。”

    我说:“本来那个事就是恋爱的过程之一,一个男人想跟你上床是正常的,这是人性。想跟你上床的不是坏男人,想跟你上床而不想负责任的才是坏男人。”

    蒋青青说道:“好像有点道理,那什么是想会负责的男人?”

    我说:“责任感是男人所有优点的基础,首先,看他对工作是不是认真,有没有理想抱负,然后,看他是否很坚定,不容易放弃?,第三,他对未来的生活,家庭,工作,有没有计划,有没有付诸实施?第四,他思考问题是从自己角度出发,还是从家庭角度出发?如果以上这四个答案都是肯定的,那么,这个男人一定是具有强大责任感的,而这样的男人,无论经过什么样的波折,都矢志不改奋发向上。很明显,你面前的这个男人,我,张河,就是这样的绝世负责任的好男人,不要再多说话了,今晚就和我睡觉吧。”

    蒋青青推了我一下:“你得了吧你!你就想着和不同的女人睡,你花花肠子,你才不负责任,你靠不住!”

    我说:“哈哈,好吧,其实啊,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我靠得住不住。不如这样,你先和我好,然后看看我到底靠得住不住啊,真金不怕火炼,正所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先来调查,才发言啊。对吧。所以,今晚你就陪我睡吧!让我睡了你。”

    蒋青青说道:“你好色狼,我走了!”

    我送她出去了:“好吧,既然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我还是谢谢你的药水。还有,元旦快乐。”

    她挥挥手,头也不回,“元旦快乐。”

    我叫住她:“蒋青青!这是什么啊!”

    她回头。

    我冲过去,飞速在她脸蛋上亲了一下,然后飞速跑回来关了门。

    只听到她在外面骂我道:“张河你这个臭流氓!”

    我说:“睡了,睡了,你干嘛骂我啊,为什么要骂我!”

    她说道:“你给我记着!”

    她狠狠踹了两下门,然后走了。

    哈哈,赚了一个吻。

    挺香的。

    好像比亲朱华华还舒服,皮肤比朱华华白嫩多了。

    不过第二天,蒋青青竟然就闹到我办公室来了。

    元旦,放假的人很多,我们却不在此列。

    没办法,监狱就是如此。

    蒋青青进了我办公室后,过来就打了我几下。

    是用拳头抡着揍我的。

    她们防暴队,都有武功功底,当兵出来的,很疼的。

    我急忙求饶。

    蒋青青说道:“为什么要偷亲我!”

    我说:“喜欢就亲咯,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蒋青青骂道:“流氓,不尊重我!”

    我说:“不尊重你早就在宿舍强了你了。”

    蒋青青气得胸口起伏:“你,你还这么说!”

    我说:“好了好了,不气了,要不,你亲回我一下?”

    蒋青青说:“去死!”

    我伸着头过去,指着脸:“亲这里,亲这里!”

    蒋青青一拳打过来,我抓住她的手,说:“你的手好白呀。”

    两人正闹着的时候,办公室门突然被推开。

    门口,站着贺芷灵。

    我和蒋青青两人吓了一跳,我赶紧的放开了蒋青青的手,看着门口的贺芷灵。

    妈的,我办公室的门,就让她们想踹就踹,想进来就进来的。

    贺芷灵骂道:“你们干什么!”

    蒋青青低着头,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好,然后看看我。

    我撩起袖子说:“昨晚阻止女囚们在监狱里群殴,我,受伤了,然后,蒋青青拿药来给我擦药!有意见吗!”

    贺芷灵问我:“擦药?擦药是你抓着她的手?”

    我说:“是这样子的,蒋青青给我擦药的时候,不小心戳了用力了一点,然后,我这里手臂淤青,疼啊!靠!然后我就下意识的抓住了她的手。事情的经过是这样,反正不会是其他样。”

    贺芷灵又静静的看着我们。

    我问蒋青青说:“蒋青青,你说是不是。”

    蒋青青急忙点头:“嗯,是,张河队长说对的。是这样子。昨晚他帮我挡了女囚的棍子,然后又救了我,我觉得他为了我受伤,就,拿药来给他擦药。”

    贺芷灵道:“你回去!”

    蒋青青点头,然后急忙走了。

    贺芷灵走到我面前,问:“你干了什么事!”

    我问道:“什么我干了什么事啊?我真的没和她做什么,你以为我在办公室和她干了什么事吗,没有,真的没有,就是给我擦药的!最多,我们算是打打闹闹了。这样也犯法吗,也不能吗,违反了监狱的规定吗!”

    贺芷灵道:“我说的是另外的事!”

    我奇怪的问道:“什么事?我又怎么了。昨晚那些女囚打起来的事吗?”

    贺芷灵一巴掌直接打过来,好在我抓住了她的手:“靠!要不要动不动就动手动脚啊,我怎么了你说!”

    贺芷灵道:“放开我的手!”

    我说:“放开了你又打我!为什么要打我!”

    贺芷灵见我不松手,另一只手跟着打来,我急忙放了她的手,然后退后。

    我躲在办公室后面问:“你告诉我,我做错什么了!”

    贺芷灵说:“我七姑,昨晚被抓了!”

    我靠,真被抓了,我靠,这应该是文涛干的,这家伙下手很快啊。

    而且,还是跨年晚上被抓的,呵呵。

    我假装不知道:“啊?你七姑被抓了!我不知道啊。哎你七姑被抓你打我干什么!”

    贺芷灵说道:“你装!”

    她抓起桌上的几个大大的本子砸过来,我赶紧躲了,她拿起桌上的小花盆就扔过来,靠!

    我一闪,花盆乒乓碎了一地。

    我急忙道:“有事不能好好说吗!”

    贺芷灵说道:“你还能装,对吧!”

    我说:“好了!我承认,是我和文涛说的你七姑和你学长联手起来坑你两百万的事。可我也是为你好的!”

    贺芷灵骂我:“怎么为我好!王八蛋!你要不要脸了!”

    我说:“你看!坏人做了坏事,就该得到惩罚,所以才有监狱,才有刑法,对吧!这世道,才能好好的运转下去。如果坏人做了坏事,却没有惩罚,逍遥法外,那不乱套了,到处杀人有放火的,不就世界大乱套了!你说是不是!你七姑,你学长,做了犯法的事,就该得到应有的报应和惩罚!你该鼓掌庆贺才是,你气我干什么呢!”

    贺芷灵怒道:“她是我七姑啊!她拿了就拿了,这次我没打算要追究她责任,让她被抓了,被起诉了,你要至我于何地!她对我小时至少有一些恩情,人家会怎么看我,我爸气得都骂了我!”

    我说:“你爸不是有毛病吗,干嘛要骂你!”

    贺芷灵说:“他骂我,更骂我七姑。他说七姑就算骗了我的这一点钱,也不至于要把她送进去监狱了!”

    我说:“呵呵,我觉得你有时候聪明绝顶,但有些事却糊涂透顶!你七姑,拿了钱,去吸毒,去赌博,那不更是害了她!反而,抓来监狱这里,让她改过不挺好!她拿了钱去赌博,去吸毒,然后挥霍了之后,下次可能要继续害你,或者去害别人,危害社会,我们这是为民除害!还有,你们如此放纵她,为什么?这种人就是被打死了,也是好事。你爸真是轻重不清!本末倒置!愚蠢至极!”

    贺芷灵一愣,然后说:“她是罪有应得,但不应该是我害得她坐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