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5章 如此表达爱的方式
    主任问我道:“就这么骂了几句,就是辱骂了?就是羞辱了吗!这么一点点骂,也受不起了,你们很娇气了,要娇气回家让你们父母宠着娇气,别来这里!”

    我说道:“好,那能不能别骂了,说担责吧,叫人背黑锅是吧,让我背好了。”

    徐男踩了我一下,瞪了我一眼:“别说了!跟你没关系!”

    监狱长盯着我:“你想担责,对吧。”

    徐男忙说道:“监狱长,我是代理监区长,担责也是我来担。”

    我愤愤不平。

    主任对监狱长说道:“监狱长,我认为,应该先查明原因,然后,再追责。”

    狱政科科长也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

    监狱长说道:“狱政科,还有侦察科,你们把原因查清楚,就今晚,就查清楚!”

    狱政科科长和侦察科科长点头说是。

    监狱长对着我们说道:“如果医院那个女囚抢救不过来,你们看着办了!”

    我说:“开除我们呗。”

    徐男狠狠踢了我一脚:“你他妈的有完没完了!”

    我闭嘴了。

    我点了一支烟。

    监狱长对我说道:“没大没小!”

    然后对她们下令:“查!现在马上查!”

    然后,侦察科科长把两个监区首先闹事的那十几个女囚都找来了。

    好在,没有薛羽眉参与,否则我又要担心如何营救薛羽眉了。

    薛羽眉是b监区名副其实的老大,但是,发生这些事,她难道不知道吗?

    问了之后,才明白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

    原来,因为之前我们b监区和c监区的女囚已经为了舞台的事有些矛盾,而后排练中,双方又有一些小矛盾。

    都是不大的矛盾。

    但到了今晚的晚会上,当c监区的女囚们上去演出的时候,b监区的女囚们,却开始不约而同的朝台上c监区女囚发嘘声,一个开始了,后面的大家都开始了,有的喝倒彩,有的吹口哨,有的拍凳子桌子跺脚,就是故意要搞得c监区的她们演出不爽。

    然后,事就这么被挑起来了。

    有个女狱警进来,对监狱长说道:“医院那边来电话了,那个女囚没事了。”

    监狱长松了一口气,当然,我们也是。

    如果死了人,我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死人了,就要必须有人担责,死人是掩盖不过去的。

    死者家属也会闹到监狱来,一旦闹来了,很可能外面就会知道监狱里发生的这些群殴打架的事。

    没死人就好,就可以把事情的压下去,监狱里不传出去,又是可以内部解决了。

    监狱长下令,把最先挑事的我们b监区的那几个女囚,关禁闭两个星期。

    然后,c监区最先打架的,关一个星期。

    而那些参与斗殴的,全都处罚。

    因为参与的人众多,不能一下子全部从重处分,所以,只能对那些带头闹事的进行大处分,其余人,也只能小处分,这样的处分,也起不到什么震慑作用。

    但参与的人太多,监狱长也不想再让她们一起闹起来了。

    而关于我们两个监区领导人的处分,监狱长和她们几个监狱领导商量了一下,决定给徐男记过,而且通报批评的处分,而对于c监区监区长,给警告处分。

    还好,也不是什么大处罚。

    事情就这么解决了。

    没想到,我也被处分了。

    因为我冲撞领导,监狱长给了我扣半个月工资的处分。

    我没说什么,我也是活该受罚。

    会议结束之后,我和徐男回去宿舍的路上。

    徐男说道:“你说你,就不能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你还和她顶嘴吵架!你真不怕死!”

    我说:“出事了就出事了,还那么骂我们又有什么用,你想想,也不是我们组织她们打架的啊。一个劲的就知道怪我们骂我们。就拿我们来发泄,靠,看着她那张脸,我气不打一处来,还说我顶嘴骂她,我真想揍她一顿。”

    徐男说:“她是监狱长,我们只能接受,你还想打她!”

    我说:“是,看到她骂你我就不爽。”

    徐男叹气,然后说:“兄弟,还是谢谢你,但为了我们的铁饭碗,以后别干这样的事了。”

    我说:“好了知道了。”

    她问:“你的手怎么样了?”

    我摸了一下,疼呢,妈的那家伙,直接砸在我手臂上,真的疼。

    我说:“我去医务室。”

    徐男也跟着我去。

    我说:“靠,你跟我来干嘛?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徐男说:“我陪你去。”

    我说:“别那么矫情好吧,我这也不是断手断脚的,至于吧。回去吧你。”

    徐男说:“好吧。”

    她回去了。

    我一个人去了医务室,涂药什么的一下,然后回去了宿舍。

    没想到,在宿舍门口,却看到蒋青青在我宿舍门口。

    我走过去,看着她:“别告诉我,你是来等我的啊?”

    蒋青青点点头。

    我问:“干嘛?怕我冷,今晚要来陪我睡觉吗?”

    蒋青青说道:“才不是。”

    我问:“那要干嘛?”

    蒋青青晃了晃手中的药瓶。

    我问:“迷药?”

    蒋青青打了我一下:“跌打骨伤药!”

    我说:“哦,好吧,我刚才已经去了医务室去上药了,不用了啊,你回去吧谢谢。”

    蒋青青说:“医务室的药能和我这个药比么?”

    我说:“你们防暴队的人,都人手一瓶这样的药吗,朱华华也有这样的药,药还挺好用,不过我好像放在办公室了。”

    我开了宿舍门,蒋青青跟着我进来了宿舍。

    然后看了看宿舍,说道:“你宿舍那么干净啊。”

    我说:“当然干净,在这里,只有这两三套衣服,而且我很穷,家徒四壁,想脏乱都脏乱不起来。”

    蒋青青说:“我们女孩子,都塞满了东西。”

    我说:“塞满了东西。”

    蒋青青嗯嗯的说:“塞满了东西。”

    我盯着她下边看:“你们女孩子,都塞满了东西。”

    蒋青青又打了我一下:“你怎么这样子哦!”

    我嘻嘻笑笑,说道:“坐吧,我这里也没什么东西喝的吃的招待你,你看着办了。”

    蒋青青说:“药在这里,我走了。”

    我说:“不行!”

    蒋青青说:“怎么?”

    我说:“帮我上药!”

    蒋青青说:“你不会上吗!”

    我说:“哎呀,痛,痛。”

    蒋青青说:“你装。”

    我说:“真的痛啊,快点帮我上药。”

    我挽起了袖子。

    蒋青青一看,说道:“淤青了一片呢。”

    我说:“是啊,妈的疼死我了。”

    蒋青青给我上药了,小心翼翼的,样子很可爱,睫毛很长,脸蛋有点圆,皮肤白皙,我想亲她一口。

    我问道:“那个男同学,那晚带你去聚会,然后带你去开房了吗?”

    蒋青青说:“你说什么啊!”

    我说:“没什么啊,就随便问问。”

    蒋青青说道:“他是我同学啊!”

    我说:“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同学搞同学,就是搞破鞋!”

    蒋青青皱起眉:“你,你怎么那么恶心啊。”

    我说:“比如我,如果我去同学聚会,肯定不怀好意,除了见所谓的同窗好友,目的就是为了搞破鞋。你那男同学,肯定想搞你这个破鞋。”

    蒋青青用力在我受伤处压了一下,我啊的大叫:“你要谋杀奸夫啊!”

    蒋青青说道:“让你说话那么难听!”

    我说:“什么难听啊,我这叫关心同事,关心同事的感情,你看你那男同学,开着个车的窜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蒋青青说:“人家比你好一百倍。你才不是什么好人。”

    我说:“哎,我可刚刚救了你啊,一转眼,你就为了你男同学骂我不是好人啊。”

    蒋青青说:“谁让你无缘无故骂人家的。”

    我说:“好吧,青青啊,世道人心险恶啊,不要轻易相信人家的话啊,记住啊,一定要擦亮你的双眼,有些人,外表看着好,实际上不好的。可有些人,表面坏,可实际上内心很好的,例如我这样的,不仅表面帅气,虽然坏一点点,但我内心很好很好的,你可要好好选择啊。”

    蒋青青说道:“真不要脸!还有这么夸自己的。”

    我呵呵说道:“这是事实,事实不容辩驳,还用夸的。”

    蒋青青说道:“朱队长喜欢你。”

    我愣了一下,说:“哦。或许是吧。”

    蒋青青说:“我看出来了,她喜欢你。所以她刚才才发脾气了。”

    我说:“那个水泥做的女人,脑子有问题的,你别理她。”

    蒋青青说:“她喜欢你,你怎么这么说她呀。”

    我说:“唉,你没发现,朱华华哪怕是喜欢一个人,表达爱的方式都很奇怪的。”

    蒋青青说道:“嗯。”

    我说:“人家尽量表现出温柔,深情款款的对待自己男人的一面,她倒好,整一个的就想着压着我管着我了,靠,她那算什么啊,拳打脚踢谈恋爱吗?就算不拳打脚踢,难道就要压着我管着我吗?那不行,我受不了的。而且,她怎么表达她爱的方式的啊,动不动就骂人什么的,反正我不喜欢不温柔的女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