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4章 朱华华吃醋
    眼看局势混乱起来,我们赶紧的站在两边区域的中间,隔开。

    狱警管教们手拿电棍:“都坐下!坐下!”

    但是,狱警管教人数虽多,也多不过女囚。

    女囚们竟然没有想象中平时那样,都老老实实安静下来。

    而是,这边也有人扔东西过去,顿时,那边又砸过来。

    接着,两边人开始冲击我们狱警管教的薄弱人墙,冲突起来。

    而在台上唱歌的那帮女囚们,怒气凶凶的也冲下来台,直接冲进我们b监区当中干架起来。

    群架彻底打了起来了。

    我靠。

    没想到,竟然还能这样子打起来。

    a监区的管教们赶紧指挥把她们的人带走,a监区的都是轻刑犯,她们比较服从规矩,大家一边看一边被赶走。

    而d监区的,则是大喊大叫:“打死她!打!”

    都乱了起来,别的监区的狱警管教也顾不得帮我们了,大家顾自己监区的女囚还来不及,防暴队们也赶紧加入了制止的队伍中。

    d监区的女囚们大喊大叫,被她们监区的狱警管教们轰出去。

    领导们也赶紧撤走。

    礼堂真正成了我们b监区女囚和c监区女囚的战场,双方加起来五百多人在礼堂互殴。

    打得不亦乐乎。

    真正的大混战。

    我他妈的艹她们,真是要害死我了。

    可是此时此刻,先要解决了这场混战才行。

    我们人数都是有限,无法阻止了,有些女囚被打伤了,我对沈月喊道:“沈月!沈月!”

    沈月急忙过来,问道:“什么事队长!”

    我说:“赶紧去,让她们快点找人来啊!”

    沈月喊道:“是!队长!”

    沈月跑出去了。

    就算是叫了整个防暴队的和武警过来,也还要十分钟左右才到,这十分钟,如果搞不好,能出人命了。

    我看到,有个女囚,我们监区的女囚,被c监区的三个女囚,一个按住手,一个反着抓住她的手,另一个,死死的扣住她的脖子,扼住她的喉咙,这他妈的要人命的啊!

    打群架归打群架,不是照死里打这样子的吧!

    那个我们监区的女囚已经翻白眼了,妈的要死了。

    我赶紧冲过去,一脚踹开一个抓住她脚的女囚,然后一拳打在那个扼住她喉咙的女囚脸上,她竟然还不松手,这多大的仇恨这是!

    我抓住她头发,一扯,终于松了手,然后我照着她就踢了几脚,她倒在了地上,抱住了头。

    那个被掐的女囚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我赶紧过去查看,拍拍她的胸口:“喂!喂!你没事吧!”

    她咳嗽了起来,还好,还好没死。

    那边,有一个也被掐住了,靠!那个是蒋青青。

    刚才在台上演出,演出服还没得换的蒋青青,她被五个女囚围攻,有两个抱住她的腿,然后其他的对她进行围殴。

    尼玛。

    有一个抓住了她的头发,蒋青青动弹不得了。

    我赶紧过去,一脚踢飞了一个,然后抓住了那个抓她头发的女囚,狠狠一扯,她就摔在了地上。

    蒋青青对我道:“后面!”

    我转头过来,一个女囚不知从哪弄来的一截木棍,直接朝我头上砸下来,我伸手一挡,打在了我手臂上,妈的疼死我了。

    好在我挡了一下,不然打在头上,非血溅当场不可。

    我一脚踹开了她,但是,却被两个女囚抱住了,然后又上来了一个,也是用手臂箍住了我的喉咙,一下子,我呼吸不起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救援大队终于到了,她们进来后,用电棍打,敲,把一个一个的女囚都打散开。

    缠着我的三个女囚,被电棍打得抱头鼠窜。

    妈的,气死我了,还想弄死我,我抓住了那个想要致我于死地的女囚,噼里啪啦对她一顿拳打脚踢,她被我打得抱着头在地上一动不动。

    艹,还想弄死我。

    我站起来。

    看着,礼堂里这么多人,都蹲在了地上。

    有的是躺着,伤了的很多。

    赶紧的把伤员拉出去救护。

    我过去问蒋青青:“你怎么样了。”

    蒋青青对我摇摇头:“没事。你呢。”

    我说:“我也没事。”

    蒋青青说道:“你手臂我看看。”

    我挽起袖子,靠,手臂青了一块。

    正看着,一棍子突然打在我手臂青了这块上:“干正事!”

    朱华华的声音。

    我收回手啊的尖叫一声:“疼啊你这神经病!”

    我抱住自己的手,看着朱华华。

    是这家伙打了我。

    我问道:“他妈的为什么要打我!”

    朱华华说道:“你们两个在这里干嘛?你还摸着他手臂!你不见大家都看着你们吗!”

    我说道:“看着又怎么样,她帮我看看手臂,破坏了什么规章制度!难道同事不能互相照顾关爱吗!”

    朱华华骂道:“伤得很重吗,要不要打电话叫救护车先拉你出去!干正事!”

    我骂道:“艹,有病!”

    蒋青青赶紧去帮忙做事了,抬着受伤的女囚出去。

    朱华华对我道:“还不赶紧把你的人带走!”

    我和徐男赶紧指挥我们监区的狱警管教把我们监区的女囚们带走。

    不到十分钟,全部的女囚都被带走了。

    回去了我们监区没一会儿,徐男就找了我:“监狱长让我们过去。”

    我说:“问责来了。”

    过去了监狱长那边。

    那个大办公室里,监狱长,狱政科科长,侦察科科长的人都在了。

    监狱长板着脸,元旦晚会出了这么个事情,大家心里都不爽。

    c监区的监区长和有关领导也来了。

    监狱长先盯着我和徐男,还有我们监区的人,问道:“说一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这一声,很是柔软。

    然后突然的加大声音,尖利道:“给我说一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和徐男等人全都低着头。

    监狱长对徐男大声道:“徐男你聋了吗!还是哑巴了!你知道今天是元旦吗!你知道伤了多少人吗!送去医院二十多个,骨折了三个,晕了四个!有个正在抢救!如果死了,我看你怎么办!”

    我说道:“这事我们也不在意料之中的,是意料之外的。”

    监狱长的火气马上对准我:“什么事不是你们意料之外的!你倒是跟我说说,那怎么不是别的监区闹事,而是是你们监区闹呢!”

    我说:“那我们监区闹而已吗?这种事本来就是突发事件,这骂我们也没用啊!”

    监狱长骂我道:“你还顶嘴!你们监区的女囚要不是在那里嘘声,她们c监区的会和你们闹吗!”

    我说:“可是我们监区几百个人,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那时候。”

    监狱长说:“管不了就换人管!”

    我闭了嘴了。

    徐男也拉了拉我,示意我不要再顶嘴了。

    徐男站起来,说道:“监狱长,这是我的错,我看管不严,罪错都在我身上,我请求免掉我这个代理监区长的职位。”

    监狱长说道:“免职又有什么用,都已经发生了!平时你怎么管你们监区的人的,那么没规矩的!”

    我又顶嘴道:“我刚才说了这是突发的,我们监区平时里,就在徐男上来任这代理监区长开始,哪个月,哪个星期,不都是排名第一的,四个监区有哪个监区做得比我们好的!”

    监狱长大声对我道:“那为什么这次是她们闹事,你们监区的闹事,反而不是d监区的闹!你们做得很好,管得很好,为什么是你们闹!”

    我说道:“那我又有什么办法。我们也没办法!”

    监狱长道:“没办法!我告诉你,你们监区就是做十年第一都没用,出了人命的事,做十年最好都补不了一次事故!”

    我说:“那我们徐男求免职也不行,怎么样也不行,找我们来不就是追究责任的吗?这样不行那也不行,难道你还逼我们辞职,或者报警抓了我们不成!”

    政治处主任骂我道:“闭嘴张河!没大没小的!”

    我气着,瞪了监狱长一眼,艹,妈的谁喜欢出这样的事啊,一个领导,最高的领导人,出了事,就只会抓自己的手下来骂,然后把责任都推到自己手下身上了,还骂了个狗血淋头,当众辱骂,这他妈的,让我如何不气。

    而且,事情已经发生了,又不是我们徐男我们策划的,完全是我们意料之外想象不到的事故,这还拿我们来出气又有什么用,如果想要人背黑锅,直接说我们也可以接受,可是这么骂,谁能接受!

    我说道:“主任!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并不是我们知情的情况下的突发事件,我们有责任,我们认了,找我们来问责,让我们担责,我们也愿意,可这么辱骂我们,我不能不顶嘴!”

    主任说道:“叫你闭嘴你还不闭嘴了!”

    我咬咬嘴唇,看向另外一侧。

    他妈的,出了事就知道骂人,骂人有什么用呢?

    出了事,不先该挽救,然后再查明原因,然后再根据这些,来追责吗,骂我们,就能心里好受些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