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3章 没证据别瞎嚷嚷
    我们很多男人,做了很多事情,以为女人会因此感动,或许会,但是感动永远很短暂。

    我问道:“那,对于你那么多的男朋友,你对他们的定义是什么?”

    黑珍珠说:“没有定义。”

    我问:“这样子啊,那文涛呢,这种男人,有背景,很帅,有钱,有未来,你也不考虑啊。难道说他太自以为是没礼貌吗。”

    黑珍珠说:“他有没有礼貌我没想,倒是我不喜欢粘人的男人,我不喜欢带孩子一样的谈恋爱。”

    我听懂了,这样的人,对自己的女朋友很依赖,就像我一样,把前女友当成自己生活的全部,由于自己内心缺乏安全感,所以会对她过分的依赖,会问她去什么地方吃饭,今天到什么地方去玩,总是很在意她的意见和想法,无论在生活上还是在情感上都显得需要女人的‘照顾’。

    绝大多数男人,包括我,在尚不成熟的时候都做过同样的事情。

    喜欢一个人,然后就把这个人放在生命中最重要的位置,生活的中心。就像一个婴儿,总是盯着自己母亲要奶喝。

    而女人要找的是一个港湾,是一个可以依靠的,成熟、充满安全感、自信,清楚自己的使命的男人。

    所以,我不能去学做像文涛那样的男人。

    而如果我是文涛,像贺芷灵这样要和我分手,我能怎办呢?

    凉拌。

    放走她吧,哪怕是真的爱到骨子里,是真爱也好。

    人人说真爱是不会如此轻易放开的,可是丢下尊严,去求着和好,又如何呢,换来的又是什么呢。

    当然,拿文涛来作对比不太好,文涛是自作孽,他妈的,和自己女朋友好好的,还非要出去乱搞,活该啊。

    黑珍珠警告我道:“劝你最好少和这样华而不实的花花公子打交道。”

    我问:“怕我有生命危险吗?”

    黑珍珠说:“你知道他这种人,到处拈花惹草,什么女人都敢惹,放纵自己,抑制不住自己的**,迟早会出事。”

    我说:“嗯,这个,我同意你的观点。”

    我记得我以前读大学的时候,就知道高中一个同学因为拈花惹草出事。

    那家伙,没读大学,在我读大学的时候他赋闲在家,游手好闲,然后认识了一个小太妹,接着搞大人家肚子,结婚了,办了喜宴后没到一个月,他就和一个也是出来玩的酒吧小妹好上了,谁知小妹有一个地痞流氓的男朋友,酒吧小妹也是一个玩家,为了抢这个小妹,他们两开始打架,从开始的两人打架发展到打群架,我这高中同学叫的人少打不过,吃亏了。接着,他偷偷找人跟踪了这个地痞流氓,在烧烤摊,带着自己七八个兄弟砍了这地痞流氓,却不小心砍死了这人,然后,所谓的义气兄弟,全都锒铛入狱,这厮也被判了个无期徒刑,兄弟们一个个的现在还在狱中。

    为了一个这样的女人,毁了一生,值得?

    黑珍珠说道:“买单。”

    服务员过来。

    服务员说道:“一共八百八十九,请问是刷卡还是现金。”

    黑珍珠说道:“我只买单我这份。”

    我说:“喂,你不至于吧,做人那么小气干什么!”

    黑珍珠也不说话,她还就真的买单了她那份,然后拜拜也不说就走了。

    我靠。

    好吧,我一个人慢慢吃。

    挺贵的,有点心疼啊。

    在上班的时候,被贺芷灵叫去了。

    贺芷灵冷冰冰的看着我,我奇怪道:“干嘛这么看我啊?”

    贺芷灵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问:“我不懂你的意思?”

    贺芷灵道:“我昨天看到你坐了文涛那牲畜的车出去了!”

    哦,骂人家牲畜啊。

    我说:“唉,这都分手了,也不能骂前任是畜生的吧。”

    贺芷灵说道:“我为什么不能骂?”

    我说道:“不就是背着你搞别的女人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分了就是了,你还提他是畜生。俗话说,爱情不在旧日恩情在,一夜夫妻百日恩,不能这么骂人的啊。”

    贺芷灵说道:“你知道他千方百计想办法阻拦我和别的人约会吗!你知道他用什么卑鄙的手段,甚至威胁我妈妈吗!”

    我说:“靠,还有这种事啊?靠,这小子为了得到你,果然是什么手段都要出啊。太他妈牲畜了。”

    贺芷灵说道:“我只问你,为什么和他混在一块。”

    我说道:“唉,其实事情的经过是这样子的,他找了我,叫我一起吃饭,威胁我,不让我和你见面。他以为我和你关系不同寻常,所以威胁我不能再深入接触你了!”

    贺芷灵问:“那他还请你吃饭!”

    我说:“软硬兼施嘛,先请吃饭来软的,然后威胁是硬的。总之,就是不能和你深入接触。”

    贺芷灵说道:“这个小人!”

    我说道:“我真不是和他混在一块,我堂堂正正男子汉,怎么可能和这么一个小人混在一块儿呢。呵呵。”

    贺芷灵说道:“你什么男子汉?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我看你倒是和文涛那种人挺合得来,一路人的。”

    我心想,这家伙被文涛的卑鄙气得如此恨他,想来文涛这厮也真是够小人的,而她竟然把我和文涛拉成了一路人了。

    靠,能一样吗。

    我说道:“他是小人,我不是小人。”

    贺芷灵说:“一样的卑鄙无耻。一样的喜欢乱搞。”

    我说:“那要看什么目的了,如果卑鄙无耻的手段是为了善良的目的,就像我一样的,为了监区女囚造福,那我就不是小人了。至于说乱搞,请不要嘴上胡扯,拿出证据来!”

    贺芷灵说:“滚!”

    我得意的说道:“没有证据,就别瞎嚷嚷。”

    贺芷灵说道:“我可警告你,今晚的元旦迎新晚会,你注意一下你们监区的女囚。自从你们不让女警们分钱后,她们可没少想过要挑拨起事。”

    我这才想到今晚是迎新晚会啊,每个监区都有节目的,无论女囚还是狱警,各部门都有节目,而且都安排人参加,每个监区都有两百多名这样的‘表现良好’的女囚可以参加的。

    至于说表现良好,呵呵,一部分确实是表现良好的,而另外一部分,呵呵,你懂的。

    我说:“我还不信她们能弄出多大的乱子来。”

    贺芷灵说道:“别太得意,真出事了,可别来哭着求我。”

    我说:“好的,我注意就是了。没其他事我先走了。”

    贺芷灵挥挥手。

    我走了。

    回到了自己办公室,我叫来了沈月,跟她说了,今晚加强人手,找多点人,看好我们监区的人们。

    沈月点着头。

    然后回去安排多了二十人加强今晚晚会我们监区参加晚会女囚的看管。

    下班后,去食堂吃饭后,我们就去了监区,带女囚们去礼堂。

    安排就坐。

    abcd顺序坐过去,四个区域,然后区域一排排中间,都是女警们隔开。

    前后左右全都有女警。

    而前面坐着的,自然是领导们,各个监区的领导,监狱的领导什么的。

    然后,主持人,两个女主持人上去主持,然后监狱长致辞,说了有半个钟,都是一些废话中的废话。

    废话说得连篇,我们哈欠连连。

    没见过说八点半开始的晚会,说话说到九点多还没可以开始的。

    终于,她口渴了,然后,喝了半瓶纯净水,然后继续说一些继往开来的内容。

    我们一个个耷拉着头。

    又过了一会儿,终于,讲完了。

    我们热烈的爆发出掌声!

    接着,轮到政治处主任上去讲话,靠,有完没完了。

    政治处主任上去,说了不到两分钟,就完了。

    好吧,真正的晚会开始了。

    一个一个精彩节目上演,连蒋青青都上去跳舞了,蒋青青的身材真是好呀,也很柔软。

    不错不错。

    这一次的晚会演出,我没有在心,没有叫我的嫡系们,例如薛羽眉啊,柳智慧啊,什么的上去表演节目。

    就在蒋青青跳舞的那个节目下来后,轮到c监区的女囚们上去表演了,没想到就在这个表演节目上,出现了问题。

    c监区的女囚们上去后,一开始刚开口合唱,我们b监区的女囚们很多人就开始了嘘声。我们b监区和c监区的女囚,之前在排练的时候为了舞台的事情闹过架,这次,c监区一上去,我们监区的女囚似乎约好了一样的,大家狂嘘了一起。

    一下子,嘘声和倒喝彩声拍手声跺脚声拍凳子的声音,竟然还盖过了c监区女囚们在台上的大合唱。

    坐在我们一边的c监区那片区域的c监区女囚们有人喊道:“你妈的你们b监区的,想怎么样!”

    b监区有人跟着喊道:“想你妈样!”

    “我艹!”

    当即好多人对骂起来。

    这边你骂我,这边我骂你,骂声喊叫声,艹娘声,粗口,成一片。

    然后,有人丢东西过来,我们这边也有人丢东西过去,乱了,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