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1章 两个强势的人
    文涛说道:“那她为什么对你那么上心?”

    我说:“切,哪有什么上心,还不是因为我和她是合作的关系。我在监狱里,帮她弄钱的。”

    文涛说:“这样子啊。难怪呢。你是她棋子。”

    我说:“不算棋子,我是她的一条狗,忠诚的狗。”

    文涛说:“这比喻倒也贴切。现在我们来聊聊她说的她姑妈和她学长的事,你能不能详细和我说说。”

    其实,我也不知道贺芷灵和我说这个事是真是假,但是,如果是真的,我倒是希望真的能把这两个人绳之以法,不过,贺芷灵说算了,一个是她敬佩的学长,一个是她的姑妈,她心软下不了手。

    如果让文涛去干了这事,哈哈,那倒好啊。

    我说道:“好吧,她那晚,圣诞,哭得稀里哗啦的。”

    文涛说道:“胡扯!琳琳怎么可能会哭!”

    确实,那晚她没哭。

    但我还是坚持说道:“可是她就是哭了啊!我看到她就是哭了!”

    文涛说:“怎么可能,你知道琳琳多么要强一个人!”

    我说:“我知道啊,但是她就是哭了啊,跟我说,有个说自己是海归的博士,说要和贺芷灵合作项目,然后她七姑担保,她就和那个海归博士接触了,后来,她七姑说那个博士要和她见面,项目合作要当面谈,什么引进德国啤酒制造的工艺和机器吧。然后贺芷灵过去,结果吃饭的时候,发现这人竟然是她敬佩的一个学长,靠,当即是眉飞色舞啊,愉快的吃饭了之后,后来,她七姑说那个学长博士什么现金流出现问题,让贺芷灵打钱过去急救,等晚上再吃饭的时候再给贺芷灵钱,贺芷灵傻啊,就给了,然后那个七姑不见了,那个博士也不见了。两百万啊。两百万,可以买到什么?”

    文涛说:“我管它两百万买到什么,你说的这个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说:“我不知道,反正是贺芷灵就这么和我说的。”

    文涛说:“还是哭着说的,那可能是真的了。”

    我说:“可能吧,我也不知道真假。”

    文涛说:“琳琳很少有说假话的。”

    我说:“估计是真吧那,我也不懂。”

    文涛又问道:“那个什么七姑,我怎么没听说过?”

    我说:“我也不懂,这个你要自己查了。说是从小对她还挺好,但是染上毒瘾,家人踢出去了什么的。是她爸爸认的妹妹。”

    文涛疑问:“什么她爸爸认的妹妹,还有这么一个?我怎么不知道?”

    我说:“你自己去查了。”

    文涛点点头,自己点了一支烟。

    我看他抽的那个烟,是xx牌子的,一包一百多。

    我伸手过去拿了一支,他看看我,也没说什么,只是想着什么。

    一会儿后他说道:“她为什么不报警,到底?”

    我说:“贺芷灵可能觉得自己这样大义灭亲不好吧,一个是姑妈,一个是学长。”

    文涛怒道:“什么破姑妈学长的,都他妈的两个骗子,不好意思吗,让我来帮忙!”

    我说:“嗯,估计她会很感激你。”

    文涛说道:“嗯,是的,一定是不好意思下手,毕竟是自己姑妈,还有学长。哪门子的学长,还不好意思了,还大义灭亲了,她说她喜欢那个学长吗?”

    我说:“说是以前尊敬,敬佩的学长。”

    文涛说道:“什么狗屁学长!要抓起来!”

    我说:“嗯,可以抓起来!”

    文涛说道:“谢谢你了,吃饱了吗,我先走了啊,我去找个律师朋友谈谈这个事。”

    我说:“去吧,我慢慢吃。”

    文涛跑去买单了,然后对我挥挥手,就走了。

    走了没几步,他又折回来,到了我跟前,说道:“你明天有空吧?”

    我问:“什么事?”

    文涛说道:“带我去找一下那个朱明。”

    我劝道:“还是算了吧。”

    文涛说道:“妈的你不愿意是吧!”

    我说:“好吧,愿意,愿意,可是我觉得,你最好别去招惹她。”

    文涛说道:“我他妈的就是要招惹她!明天,我在监狱门口等你!”

    说完他就走了。

    这人脑子估计有问题,哦,也不是说有问题,而是娇生惯养出了这样的脾气和性格。

    呵呵,找到了黑珍珠,堵着黑珍珠又如何,想死就去吧。

    我一个人,面对一桌的十几个菜,好吧,确实吃不完的。

    不管了,狂吃了一餐,撑的半死不活的,然后,算了不打包了,就这么走了。

    回去睡了很爽的一觉。

    次日,上班。

    沈月进来了我办公室。

    进来后,她对我说道:“这是这个月的收入。里面包含了卖的烟酒,杂志这些。”

    我看了一下,说:“不是很多。”

    沈月说:“不能和分钱的时候比了。”

    我说:“嗯,少了很多,同事们都有意见吧。”

    沈月说:“不少有意见的。”

    我说:“管她们呢,有就有吧。”

    沈月说:“和别的监区比起来,我们的收入,实在太低,少了一半,这样下去,我怕大家都有很大意见。”

    我想了想,问:“那你怎么说。”

    沈月说:“你觉得呢。”

    我说:“少就少吧。”

    沈月说:“如果她们闹,继续压下去吗。”

    我说:“嗯,只能如此了。我不是很喜欢这样做,但她们要闹,只能这样子。我并不想伤害我们同事之间的任何利益,可我们在捞取榨取她们的劳动成果,和抢劫又有什么不同。”

    沈月说:“好的。”

    沈月出去后,我郁闷的抽了一支烟。

    我的确不想伤害同事们的利益,可这样非法的攫取利益,是不对的。

    下班后,我出去门口,在监狱门口,就看到了文涛的车。

    这厮果然来等我。

    我过去后,上了车。

    我看了看,说道:“你该不会一个人就敢去找那女的吧,你会被她打死。”

    文涛说:“嘿嘿,打死,她敢吗?我不会一个人去跟她打架,我去跟她谈谈再说。”

    我问:“谈什么?”

    文涛说:“我有事谈就行,你管我谈什么。”

    好吧,公子哥,有权有钱有背景,可以任性。

    车子到了xx大厦楼下。

    我带着文涛上去了。

    到了黑珍珠公司的门口,我跟前台的说,告诉她们总经理,张河求见。

    黑珍珠让我上去了。

    但是,却不让我进的她办公室,这次,是在会客厅那里见面的。

    当黑珍珠进了会客厅,我看到文涛两只眼睛都直了。

    黑珍珠一看我身旁的文涛,说道:“没被警察抓了!”

    我说:“抱歉啊,我被逼的,我一个小角色,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也不敢顶,老老实实的带着他来找你了。”

    黑珍珠说道:“利用我来对付他吧。”

    我说:“呵呵。”

    黑珍珠果然不简单。

    黑珍珠问文涛:“想怎么样,你说。”

    文涛说道:“你灌酒我,还打了我,这件事,不能这么不了了之!”

    黑珍珠问:“想怎么样,你说嘛。”

    文涛说道:“如果不给我赔礼道歉,你这破公司,别想开下去了!”

    黑珍珠笑了笑,说:“要拆吗?动手啊。要让人关了吗?可以。”

    文涛说:“你以为我吓唬你吗?”

    黑珍珠说:“你可以试试。”

    文涛说:“这可是你说的。”

    黑珍珠说:“是我说的。”

    文涛说道:“你不要后悔,我不想闹到那种程度。”

    黑珍珠说:“后悔的,会是你!”

    两人都很强势啊,但我不知道,如果真的闹起来,到底谁更厉害一筹了,刚好,我看热闹来了。

    文涛是下不来台了,他只能说道:“行,你等着。”

    黑珍珠轻蔑笑笑:“等着。”

    文涛拉着我出去。

    我被她拉出去了。

    然后文涛问我道:“这女的到底什么背景,你和我说说。”

    我说:“我虽然不是太清楚,但是我知道的是,挺有背景的。”

    文涛说:“也就是说,我和她斗,估计两败俱伤。”

    我没说话。

    文涛料想到自己和黑珍珠斗也许会两败俱伤,他就不想闹下去了。

    他说道:“那还是算了。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没必要。”

    他走进去了。

    我看着他。

    文涛走到黑珍珠面前,说道:“不过,好男不跟女斗。这事,算了,俗话说不打不相识,我很想交你这个朋友。”

    没想到黑珍珠直接道:“滚!”

    一点脸面都不给文涛啊。

    文涛脸色都变了。

    随即,慢慢的,文涛脸色又变了回来,说:“赏个脸吧美女,我很想认识你。”

    靠,真是个贱货啊。

    黑珍珠拿起座机按了号码:“小廖,过来会客厅帮我送客!”

    说完黑珍珠直接走出来,走到我面前黑珍珠对我说道:“别那么无聊。”

    说完她就走了。

    随即两个公司的安保人员过来,请我们走。

    我们只好出去了。

    文涛说道:“那么嚣张这个女的!”

    我说:“她有资格嚣张啊。”

    文涛说:“我就不信搞不定她!”

    我问:“要怎么搞定?”

    文涛说道:“再难搞定的女人,都有可以攻陷的一面。”

    我问:“那贺芷灵你怎么搞不定。”

    文涛骂道:“你他妈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