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8章 又被劫持
    贺芷灵听完后,一脸不可思议看着我。

    我问道:“怎么了?”

    贺芷灵说:“你为什么要去绑架她?”

    我说:“我说了,我好奇嘛!”

    贺芷灵说:“你活该!你没被她打死你命好了!”

    我说:“好吧,算我命好吧,她恐吓我们的时候,哎呀妈的呀,吓死我了,假装要把我喂鳄鱼,扔进鳄鱼池里,我晕,两条鳄鱼在下面,居然是假的,还会动啊,当时不知道是假的,我被吓尿裤子了。”

    贺芷灵:“尿裤子?”

    我说:“嗯,吓得尿出来了,裤子湿了。”

    贺芷灵不屑一笑:“你也就这样了。”

    我说:“换成你,你屎都会出来!”

    贺芷灵瞪我一眼。

    我低头了。

    贺芷灵问我道:“她把你录了视频弄成光盘,是为了报复你。”

    我说:“不然呢。反正,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贺芷灵问:“她为什么不杀了你!”

    我说:“我靠你就想我死?”

    贺芷灵说:“我只是奇怪,心狠手辣的黑珍珠为什么会饶了你。”

    我说:“没呢,她不想饶的,但是。”

    我把我声泪俱下求黑珍珠放了龙王的事,说了一遍。

    黑珍珠夸我有情有义所以放了我一马。

    说不杀有德之人。

    贺芷灵说:“你算有德之人?”

    我说:“是,很明显啊,我就是了。”

    贺芷灵指着桌子上的一堆信封:“都在这了你的光盘。”

    我说:“好吧,谢谢。”

    贺芷灵说:“看了的人不多,这边的,也就是几个领导,不知道别的部门监区会怎么样。”

    我问道:“那其他监区的也都收来了吗?”

    贺芷灵说:“都在这了。”

    我说:“谢谢表姐。”

    贺芷灵说道:“别再去惹那个女人!”

    我问道:“连你也怕她吗?”

    贺芷灵说:“明知道斗不过,还要去找死吗?”

    我说:“嗯,这倒也是,我估计没人想惹她们。不过,黑珍珠到底要干嘛,她到底什么人,什么来头,到底要做什么,她到处挑拨帮派斗争。”

    贺芷灵说:“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我说:“好吧。那就算了。那,她是好的还是坏的。”

    贺芷灵问:“你觉得呢?”

    我说:“我也不知道好的还是坏的,反正,她没杀我,我觉得她挺好。”

    贺芷灵问:“你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我说:“没呢,其实,我一直喜欢的人是你啊。”

    贺芷灵骂道:“滚!”

    我说:“好吧滚,滚,马上滚。”

    说着,我就拿了那堆光盘出来了外面。

    贺芷灵突然叫住我,我回头问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贺芷灵说道:“文涛不会善罢甘休,你自己小心。”

    我说:“他?就凭他,靠。以前我还怕他一点,现在,我他妈的还怕他啊!”

    贺芷灵说:“别太自以为是。”

    我说:“放心,出事了也不找你给我收尸的。”

    看着我说话那么嚣张,贺芷灵直接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哟,生气呢。

    好,你就生气吧。

    妈的,就这人的脾气,也真让人不敢恭维,那么大脾气,有哪个男人受得了,也只有忍者神龟的男人才受的那个脾气。

    我叼着烟,走下楼。

    突然,一个人出现在我面前。

    是监狱长。

    眼镜蛇监狱长。

    她冷冷看着我,我急忙打招呼:“监狱长好!”

    监狱长说道:“把烟灭了!吊儿郎当的,成什么样子!”

    我急忙灭了烟。

    然后她说道:“我不管你生活中有什么问题,总之,最好不要闹到监狱里来!”

    我知道她说的是光盘的事情。

    我说道:“嗯,监狱长,我保证下次不会了,谢谢你!”

    监狱长挥挥手,示意我可以走了。

    我急忙离去。

    我真是监狱里的头号人物啊,下午这个事,就传的监狱了满城风雨了,太有意思了。

    我去吃饭的时候,连打饭的阿姨都在谈论我拉稀被拍的事情。

    我无奈的吃着饭,假装听不到。

    蒋青青不知何时,打饭后过来坐在了我的面前。

    然后她吃着。

    她脱掉了外套。

    里面的是粉色毛衣,靠,她的胸也好有料啊。

    我说道:“美女,约吗?”

    蒋青青说:“不约。”

    我笑了笑,说:“走吧,我出去外面请你吃好的,你那么大美女,吃这个太寒碜你了。”

    蒋青青说:“谢啦,可是我今晚有约会了。”

    我问:“哦,约谁了?”

    蒋青青说:“大学同学。”

    我问:“男的。”

    蒋青青说:“是的。”

    我说:“靠,一定是个色狼!”

    蒋青青说:“你不是色狼?”

    我说:“还好吧,我其实表面的淫荡是为了掩饰我内心的纯洁。”

    蒋青青一脸鄙视我的表情。

    我说道:“真的有男同学约了啊?”

    蒋青青说:“是呢。”

    我说:“那你可要少喝点酒,现在的人啊,现在的男人啊,最喜欢灌醉小女生,然后带去开房,为所欲为,生米成熟饭,太恶心了,手段太阴险了。”

    蒋青青说:“你经常用的吧。”

    我说:“不要总这么看我吧。”

    蒋青青问我:“你那视频是你哪个朋友拍的?”

    我脸色都变了:“妈的你也看了!”

    蒋青青说:“我们部门的不知道谁在大厅放的,大家都看了。”

    我艹!

    我好想骂娘。

    我说:“你们都,都看了?”

    蒋青青说:“嗯,从头看到尾。我不吃了。想到,我好恶心。”

    她饭都吃不下去了。

    蒋青青说:“你还用树叶。”

    我捂住耳朵:“我靠求你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好多人异样的目光看着我。

    有的人看到我就笑。

    我对蒋青青说道:“宝宝心里苦哇!让人给整了的!”

    蒋青青说:“你一定得罪了人家,所以人家这么对付你。”

    我说:“嗯,我真是,无语骂苍天。”

    蒋青青说:“不是无语问苍天吗?”

    我说:“算了,这种羞耻感,我无法和你说。我也走了,你看进进出出那么多人,都在笑话我。麻烦你借我一条绳子。”

    蒋青青问:“要干嘛?”

    我说:“上吊去死!”

    蒋青青说:“好呀,快点去吧。”

    我说:“艹,你都不留恋一下的哦。”

    我起来了,不吃了,丢人啊,好多进进出出的人对我指指点点的。

    我心理阴影面积大啊。

    出去了外面后,蒋青青也走向外面大门。

    她们防暴队的,进出很方便,毕竟,就是她们维护治安的主要力量。

    出去外面后,就看到监狱大门口几辆小车,这些小车都是来接人的,有接老婆的,有接女朋友的,有的是闺蜜来接闺蜜的,妈的没人接我。

    有个男的下了车,对着这边的蒋青青挥手,蒋青青笑着过去了。

    靠,这就是她男同学吗,凭什么那么帅,比我还帅。

    看着蒋青青笑眯眯上了车,唉,宝宝嫉妒羡慕恨啊。

    上了车后,他们走了。

    好吧,如果看不见,我倒不会吃醋,看到了就吃醋,或许,花心本就是男人的本性,看到是美女跟了别人,心里就会嫉妒吧,明明不爱她,但就是吃醋。

    我只能一个人走向公交站。

    还没到公交站,一辆商务车停在我身旁。

    又来了。

    以我多次被绑架和绑架别人多次的丰富经验,这些人明显是绑架我来了。

    车一停,我都懒得跑。

    其实不是我真的懒得跑,而是一支手枪对准了我。

    就是车窗降下后,里面的人用一支手枪对准了我。

    车门开了,里面的人说道:“别动!上车!”

    我说:“不动怎么上车!”

    他说道:“少废话,上车!”

    我只好上车,然后车上的人,连着司机开车的,一共六个人。

    有个给我上了手铐。

    是真的手铐。

    妈的,又被绑架了。

    我问道:“几位大哥,你们什么人来的?”

    又是黑衣帮的吗?

    他们说道:“到了你就知道。别想做什么,免受皮肉之苦,我们不会太为难你。”

    我说:“好吧,谢谢。”

    我没想过要逃,因为逃也逃不了,我不知道他是否用的是真枪,而且要是要逃,估计要拼个你死我活,我活的概率小,我死的概率比较大。

    他们六个人,还有刀有枪,我被铐着,我怎么反抗逃跑。

    到了再说吧。

    看样子这几个也没想着要我命或者干嘛。

    我突然想到,文涛。

    靠。

    多半是他干的,想整我一番,说白了,就是要报复我,打我一顿!

    我晕,贺芷灵今天刚警告过我,我现在就被抓去暴打了。

    这,我该如何自救啊。

    我脑子飞快转着,只有一个最稳妥的办法救到我了!

    那就是,把黑珍珠拖下水!

    我打算好了,无论文涛怎么说,反正我就说是黑珍珠自己弄的,打他也是黑珍珠自己要打,再说了,我昨晚确实没得打文涛任何一下啊,都是黑珍珠自己灌酒他,揍他的。

    只要把黑珍珠拖下水,然后让文涛带我去把黑珍珠拉出来,那好了,文涛这厮就是请什么打手来都没用了。

    无论哪群人,在这里的帮派,没一个动得过黑珍珠那公司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