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7章 绑架了她的惩罚
    拉到几乎虚脱,妈的,王八蛋黑珍珠。

    这里又冷,风呼呼的吹,搞得我难受死了。

    我极为龌龊的动作,走过去摘了野草野花的叶子擦了。

    真是丢人啊。

    唉,妈的,她真够狠的,把我扔这里就跑了。

    还喂我吃泻药。

    我提起裤子后,软着脚,慢悠悠的跨过公路围栏。

    突然,看到面前一个人,拿着手机拍着。

    靠,正是黑珍珠!

    她在干嘛呢!

    哦,她原来还没走,她偷偷的拍了下来,我靠,她把车停在远处,然后过来拿着手机偷拍我,我却都不知道!

    我日!

    我急忙冲过去抢手机:“你给我删掉!”

    她转身就跑,我喊道:“我还不信我追不上你!”

    可是,我高估了自己。

    她那叫跑步吗,她那是在飞啊!

    速度飞快的连我这个跑步健将看着都愕然,猎豹是这样跑的吧。

    专业的跑步运动员,是要经过专业的训练,然后才有这样的跑步的姿势和动作,跨步呼吸都需要协调的,她就跟电视上跑步健将比赛的那些人,一个样,跑得一个样。

    飞快的直接到了她车上,我跟着后面跑过去:“即使不给我删掉,你也给我搭个顺风车吧!这里拦不到车啊!等等!这里鬼多啊!”

    车子发动后,踩着油门不见了影子。

    我靠。

    你就这么对我?

    好,这就是对我的惩罚。

    黑珍珠,你也太小肚鸡肠了吧。

    好吧,我只能沿着路走过去,这里其实不是郊区,只是这里在建,不知道要建房地产还是要建什么,所以看起来荒,很快就拦到了计程车。

    上了计程车,回去了睡觉。

    折腾了一天,终于能好好睡个觉,真他妈的要命啊。

    次日,去上班。

    刚忙完,徐男给我打了电话,叫我去她办公室一趟。

    我听她口气,估计是出了什么事,赶紧的过去了。

    然后,到了徐男的办公室。

    徐男说:“关上门。”

    我关上了门,然后过去问道:“出了什么事?”

    徐男指着桌上的一个信封说道:“这是门卫送来的。”

    我看着信封,写着:b监区监区长收。

    我问:“里面是什么?绑架信还是什么。”

    徐男说道:“里面有一张光盘。”

    我问:“然后呢?”

    徐男用她的电脑,给我看:“你自己看吧。”

    她点击给我,然后她转头过去,看窗外。

    我靠!

    看到那黑乎乎的背景,我就知道,是昨晚黑珍珠拍的我跳到路边拉稀的画面,果然,看到我了,然后,声音好难听叫的,很**,很恶心的**,最后是我龌蹉的过去拿叶子擦的画面。

    我日!

    黑珍珠,老子恨死你了!

    这都他妈的什么啊,有这么惩罚人的吗。

    我关了视频,然后取出光盘,直接掰碎了。

    徐男问道:“你干嘛了,得罪谁了?你朋友恶搞你吗?”

    我说:“得罪了一个厉害的人,她昨晚直接塞泻药我吃下去,然后我去拉稀,偷拍我。”

    徐男问:“什么人?”

    我说:“唉算了我不懂怎么说。男哥,你就当没看到,不要和人家说啊。”

    徐男说:“听门卫说,监狱长,副监狱长,政治处,侦察科,狱政科,防暴队。”

    我还没等徐男说完,惊呼道:“他妈的人手一份吗!”

    徐男说:“包括我们各个监区,都有。”

    我差点没晕过去。

    我瘫着坐在了凳子上,我这形象啊,尼玛啊黑珍珠,让你全毁了,全他妈的毁了!

    我欲哭无泪,我点了一支烟,挠着头说道:“完了,彻底完了。深爱我的谢丹阳,深爱我的各个女孩子们,我,完了。没有形象了,以后,我都是被耻笑的对象了。要逼我辞职了吗!我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活在监狱里!”

    徐男说道:“别这么想,其实也没什么的。”

    徐男说完,倒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骂道:“我草你!你是忍了很久了是吧!”

    我心里愤怒,难受,尴尬。

    唉,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啊。

    这还有什么脸面面对监狱里的江东父老,各大美女们。

    全毁了,全毁了!

    烟都没心情抽了,我扔掉了烟头,我问徐男道:“男哥,怎么办?”

    徐男说道:“假装不知道,厚着脸皮活下去,难道还真辞职不干,去自杀不成。”

    我说道:“如果是你呢?”

    徐男说“:是我。我,这里都是女的。”

    我说:“对啊,如果你是女的,在男子监狱,然后你拉稀什么的这种窘样同事们都看了,你怎么办?”

    徐男想了想,说道:“辞职,走人。去一个他们都不碰到我的地方,把他们都拉黑。”

    我靠在了椅背上:“是啊,那我呢。”

    徐男说:“你是男的,怕什么。”

    呵呵,我是男的,是啊,我怕什么,丢人就丢人吧。

    我说道:“没其他事了吧,那我,我回去了,我想去打听一下,到底出现了什么情况,是不是她们也都看了我这个视频。对了,不是说外面的东西不能随便送进来吗?”

    徐男说:“也许人家给了门卫钱呢?也许用什么花招骗了呢。”

    我说:“对。”

    要说这个小技巧手段,对黑珍珠那种人来说,也再简单不过了。

    我回去了自己办公室。

    门突然被推开了,进来的是朱华华。

    她把信封扔在我桌上:“你自己看看,这个是什么!”

    我说道:“我知道是什么,人家玩我的!你也看了。”

    朱华华说道:“你每天到底在干什么!”

    我说:“这能怪我吗!人家故意的设计陷害我,你想我怎么样呢!”

    朱华华问:“你得罪了谁?”

    我说:“鬼知道谁了,算了,说了你也惹不起。”

    朱华华说道:“叫你好好做人,好好工作,做事,你每天都要闹出事才可以!你知道吗,监狱长那边都知道了,你等着被训吧!”

    我说:“早做好了心理准备了。”

    刚说完,电话响了。

    贺芷灵的来电。

    叫我过去一趟。

    我对朱华华说:“好了,领导们找我了,我问你,刚才你看到,是觉得好笑还是生气啊?”

    朱华华说:“恶心!”

    我说:“好吧,我也觉得很恶心。”

    朱华华说道:“防暴队的人基本都看了。”

    我僵硬着表情,说:“都看了?从头看到尾?”

    朱华华说道:“我是监狱长我真想开除你!”

    我说:“我这也没犯错啊,那人家要恶搞我,要整我,我这不是很无奈吗。”

    朱华华说:“你这肯定生活作风有问题,不然怎么会有这样的视频!”

    我说:“我靠我拉稀被拍跟生活作风有什么问题呢!”

    朱华华说:“不是交友不慎,就是得罪了人!”

    我说:“那要开除吗?”

    朱华华说:“看着你恶心。”

    我说:“妈的我现在被人整了,你不站在我这边,你还说这种风凉话,我心里都很难受了,你还这么讲,你还当我是朋友吗!”

    朱华华直接转身走人了。

    靠,妈的,都这样了还来先骂我,怎么不想想怎么帮我呢!

    还当是朋友吗!

    她出去后,又折回来了。

    堵在了我面前,我不高兴:“想干嘛!”

    朱华华问:“谁在报复你?”

    我说:“你终于提到重点了。”

    朱华华说:“我觉得不是在恶搞你,是故意的整你。”

    我说:“对,是的,很故意的,哎呀花姐,你这么问,我心都暖了哈。真的是,妈的那个人啊,唉,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得罪了她,然后她就折腾我。偷偷给我弄了泻药吃,然后拍了这视频。”

    朱华华说:“报仇!”

    我心想,靠,谁敢找黑珍珠报仇谁都是在找死啊。

    我说道:“呵呵,花姐,谢你一片好意,但是那个人,流氓加小人来的,算了算了。看在你对我那么好份上,我请你吃饭啊今晚。”

    朱华华说:“没空。”

    说完她又转身走了。

    好吧,没空才好,我又省了几百块钱。

    到了贺芷灵的办公室。

    贺芷灵指着桌上的信封,问道:“知道是什么吗?”

    我说:“知道,b监区监区长徐男看了,哦,是代理监区长。然后防暴队也看了,也都跟我说了。”

    贺芷灵说:“监狱长要亲自找你谈,我说我找你谈了。”

    我说:“你想听为什么吗?”

    贺芷灵说:“说吧。”

    我说道:“首先,我很好奇黑珍珠到底什么身份,然后,和龙王找人绑了她,逼问,结果,没逼问到就被黑珍珠的人追踪过来,把我们给抓了,然后,我被她修理了一顿,当然,我和龙王被吓唬了一顿后,都没事。接着,她带我去清吧,好笑吧,她打了我还带我去清吧陪她喝酒,接着,遇到了文涛,然后呢,文涛搭讪她,和她喝伏特加,作弊,结果被她灌了差不多整整一瓶伏特加,黑珍珠身手了得,谁都不是对手。接着,她开车送我回去路上,为了对我进行惩罚,骗我吃了泻药。”

    贺芷灵问:“骗你吃?你以为是什么药?”

    我说:“解酒药!也不算被骗了,就是被她强行塞进嘴里吞下去,在她面前,毫无反抗之力,她太强大了,她打龙王的打手,一人一脚,全部踢趴在地,动都不能动了。然后,吃下去后几分钟,药效发作,我急忙下车拉稀,她拍了这个视频,说这些都是对我绑架了她的惩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