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6章 灌醉酒
    我们坐下后,黑珍珠点了酒,伏特加,还有红茶,一些零食。

    我问:“喝这个?”

    黑珍珠自己兑酒,说:“喝这个。”

    服务员说道:“一千五百六十。”

    我一惊:“那么贵!”

    但还是买了单。

    开酒了后,黑珍珠兑酒好了,给我倒上,然后和我干杯。

    我一口也喝完了,我靠,好呛啊!

    黑珍珠却没事一样,放下杯子。

    我说道:“这,这人喝的,要死啊!放多点红茶吧!”

    黑珍珠没说话。

    我自己兑酒。

    我问道:“你等下去陪那家伙喝酒吗?”

    黑珍珠说:“你话怎么那么多?”

    我说:“唉,那出来喝酒嘛,不讲话能干嘛呢?”

    黑珍珠说:“一个男人,话怎么就那么多。”

    她和贺芷灵有点相似,不喜欢话多的。

    但我就是好奇啊。

    没一会儿,文涛那厮带着他几个好友进来了。

    唉,怎么说呢,文涛也算有家世背景的,为什么就吊儿郎当的这样,表面看起来也成熟稳重的,却特别的喜欢泡夜店,搞这些女人,为什么不能好好的过好自己的每一天呢,上天给了他一副好牌,他却不好好打。

    或许,还是那句话,每个人的追求,都是不一样的吧。

    有些人,喜欢追求权利,至高无上的权利,有些人,喜欢追求金钱,然后拿出来炫耀存在感,有些人,就喜欢追求不同,得到不同的女人,尝到不同的对象,这所谓的征服感,都是不同的。

    例如我,我什么都想追求,但我自知没那个能力和本事。

    可人家文涛就不同,他有的是金钱和背景,他有那个泡妞的资本,而我没有。

    所以,他遇到不管多么高高在上的妞,都想要征服人家的心。

    尤其是面对我的妞的时候,首先,他以为我抢了贺芷灵,然后,他看到我身边的黑珍珠,一看就知道黑珍珠是个极美极难搞定的货色,征服心上来了,更想要击败我,各种心理想法。

    随他吧,反正我虽然对黑珍珠也有心理妄想,但,想要动了这个女人,何其难。

    我早就灭了我的这个妄想,老老实实的找一些门槛没那么高的才是正经事。

    只是可惜了贺芷灵,竟然对这么一个货色动心过,爱过伤过,但是真正喜欢上的那时候,谁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况且文涛还是一个那么厉害的把妹高手,年轻的贺芷灵倒在他怀里,不足为奇,再者,多强大的女人,都需要男人的,哪怕精神不需要依赖依靠,身体也是很诚实。

    过来后,他端着酒杯,拿着我们的酒,倒进杯子里。

    然后敬酒黑珍珠。

    黑珍珠看了一眼,说道:“我习惯喝纯的。”

    接着,她拿了两个杯子,往杯子里面倒了纯的伏特加。

    文涛是经常混夜场的人,一看就知道倒的这个酒有多厉害,他面露难色,然后很快恢复镇静,说道:“我不信你能一口干了。”

    黑珍珠说道:“是吗?你敢喝吗。”

    文涛问道:“我要是喝了,有什么好处?”

    黑珍珠说道:“喝了再说。我喜欢爽快的男人。”

    文涛一听,来劲了,然后举起杯子,和黑珍珠碰杯,黑珍珠说道:“一人三杯,如果你还清醒,我跟你走。”

    文涛嘿嘿一笑,说:“这话当真?”

    黑珍珠说道:“当真。”

    文涛马上让服务员又上了一瓶伏特加,然后倒了四杯。

    一共六中杯伏特加。

    这玩意,跟喝纯酒精还有什么区别,闻一下我都想死了。

    不是想死,是想吐了。

    文涛咬咬牙,然后拿了一杯,和黑珍珠碰杯。

    黑珍珠直接碰后,喝!

    一口干了。

    豪气,眉头都不皱一下。

    文涛咬咬牙,喝下去了后,有点想吐,眼泪都被呛出来了。

    黑珍珠笑道:“你不行啊。”

    文涛硬撑着拿了第二杯,然后干杯。

    然后喝。

    但还是黑珍珠比他又先喝完了。

    文涛更想呕吐了,他硬撑着控制住,然后,他又举起一杯,这次都不碰杯了,直接灌下去。

    喝完后,他咬着牙,看着黑珍珠,说:“我,喝完了!”

    黑珍珠慢悠悠的拿了第三杯,轻轻松松喝完。

    然后拿着杯子转了转,说:“我也喝完了。”

    文涛说道:“好,等会儿来找你。”

    说着,文涛马上转身,往卫生间而去。

    黑珍珠拿了伏特加酒瓶子说道:“他要去抠喉咙了。”

    我问:“你怎么知道?”

    黑珍珠说:“身体语言告诉了我。不信你跟着我去看。”

    靠,黑珍珠也读得懂肢体语言,这他妈的,柳智慧加强版了,柳智慧打架也没那么能打啊。

    不过,柳智慧看着是比较柔情似水的性感,这个是成熟御姐的性感。

    黑珍珠提着一瓶伏特加,带着我,杀进了男洗手间。

    好多男的在方便,看着黑珍珠。

    黑珍珠看也不看他们,进去后,走到正在抠喉咙的文涛面前。

    文涛在洗脸池前吐的那叫一个爽快啊。

    呕得脸都肿了的文涛,抬起头来看着镜子,眼睛都红了,他拿着纸巾擦了擦眼泪。

    我站着看着他。

    黑珍珠也看着他。

    文涛擦完了眼泪,看到镜子中倒射出的我和黑珍珠,吓了一跳,然后看过来我们两个。

    问黑珍珠:“你,要干嘛?”

    黑珍珠问文涛:“你这算不算作弊?”

    文涛呵呵了一下说:“我已经喝下去了。”

    黑珍珠说:“然后抠出来,这是作弊吧,刚喝的时候就想好了这招,对吧。”

    文涛没说话。

    黑珍珠说道:“那就怪不得我了。”

    文涛问:“你想怎样?”

    黑珍珠左手飞速一把抓住文涛的头发,用力一拉,按着文涛弓着腰搭在了洗手池上,然后右手拿着伏特加就往叫疼的文涛嘴巴里灌下去。

    文涛喊着的时候,伏特加瓶嘴塞进了他嘴里,然后文涛急忙死死的抵住喉咙不喝下去。

    黑珍珠一个膝盖顶在文涛下身,文涛啊的叫出来,没叫完,因为伏特加烈酒灌进去了喉咙,他一边咳嗽一边被灌下去。

    靠,太狠了黑珍珠。

    不过,这用来对付文涛这种人,实在是让人看着拍案叫绝啊。

    半瓶多的伏特加,全部灌下去了,黑珍珠把瓶子往地上一扔,乒乓的一声,瓶子碎了一地。

    许多人在洗手间看得是目瞪口呆,洗手间的人叫来了保安,四个保安进来后指着黑珍珠道:“不要在这里闹事!”

    黑珍珠放开了文涛,文涛软塌塌的倒了下去,躺在了地上,然后咳嗽着,大口呼吸着,刚才被灌的时候,烈酒从他嘴里,鼻子里灌下去,看着就难受啊。

    文涛在地上,一动不动,嘴里吐出酒水什么的,要死了吧。

    黑珍珠对我说:“走吧。”

    我跟着黑珍珠。

    几个保安可不干了!

    几个保安说道:“你把我们客人打晕了?”

    拦住了我们面前。

    我说道:“你们,还是快点让开吧,不然等下。”

    我还没说完,一个保安伸手要抓住黑珍珠,砰砰砰砰四下,黑珍珠一人一拳,全部打在四个保安鼻子上,速度奇快,四个人全部捂着鼻子,蹲下去的,弯腰下去的,都在喊疼了。

    所有人赶紧的让开。

    我和黑珍珠走了出去,然后出了清吧。

    上了车后,黑珍珠把车开了出去。

    车子行驶在路上,我说道:“看你打架也真是一种享受。”

    黑珍珠说:“是吗?”

    我说:“嗯,打别人是享受,打我那不是了。对了,你也喝了酒,是不是酒量很好啊,我看你怎么一点事没有。”

    黑珍珠说:“我本来能喝,酒量也可以练,跟武术一样。我有解酒药,吃下去,酒精对我大脑不起多少作用。”

    我问:“还有这样的药吗?”

    黑珍珠说:“有啊,给你看看,你可以试试。”

    她真的掏出了药丸,然后给我看,我看着的时候,她突然啪的塞进我嘴里,然后照着我后脖子打了一下,我就吞了下去。

    我咳嗽,咳嗽了后我问道:“你,你什么意思!我又没喝什么酒。”

    黑珍珠说:“这是泻药。”

    我说:“泻药!你给我吃泻药干嘛!”

    黑珍珠说:“世上哪有什么解酒药吃下去后喝了酒不上头的。我根本没喝。”

    我问:“啊,你没喝!”

    黑珍珠说道:“没喝。”

    我说:“可是我明明看到你喝了啊!”

    黑珍珠伸出手到车窗外,然后卷起来袖子,袖子里一下子倒出水来。

    我说:“啊!这是伏特加吗!”

    黑珍珠说:“我全倒进了左边衣袖里。”

    我说:“靠,你真会阴人,你袖子还可以装酒啊?”

    黑珍珠说:“一点小把戏。”

    我叹气,说:“可怜了一个煞笔文涛,喝了个半死不活。怪不得看你好像很豪爽,双手拿杯灌进嘴里,原来是阻挡着倒进了袖子里,你,你太阴险了。”

    刚说完,我突然感觉自己肠胃在动:“等,等等!”

    黑珍珠刹车了:“下车!”

    真要下车了,感觉身下千军万马要奔腾出来了,真的是给我吃了泻药!

    我急忙的跳下车,然后翻出路边围栏,好在这里是有点荒,不是城里,我直接在围栏外草地蹲下去。

    黑珍珠对我道:“这是对你的一点小惩罚!”

    紧接着踩油门走人。

    我喊道:“靠!等等!我怎么回去!啊!给我纸巾!给我纸!”

    车子已经不见了影子。

    你麻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