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6章 贺芷灵跳江
    龙王看了看我,说:“陪我去喝两杯吧。”

    我说:“好。”

    两人去了吃饭的包厢,要了火锅,酒。

    我给龙王倒酒的时候,他说:“咱两就不要客气了,各自倒各自的。”

    各自拿起面前的酒,倒酒。

    斟满后,龙王举起杯:“谢谢你。”

    我说:“说了咱两不用客气,你还那么客气。”

    龙王说道:“今天真的是够巧的,你刚好在那里。”

    我说:“是,更巧的是,华子抢的还是我们唱歌的包厢。”

    龙王骂道:“这家伙真是要疯了!”

    我说:“他也是被激起来的,这帮人抢了他,他才这样子。”

    龙王说道:“事情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我说:“对,没有想象中的简单,也许真的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龙王说:“但却很难查。”

    我说:“嗯。”

    龙王说道:“张河啊,我是不是真的太过于仁慈了。”

    我说:“太仁慈了。该罚不罚,要管着他们,真的是很难。我觉得长毛说得很对。”

    龙王叹气,说:“是啊。”

    两人又聊了一些事情后,喝了差不多,我就去他们所在的那酒店睡觉了。

    第二天,去监狱忙,忙完了后,又是出来了外面。

    已经在过圣诞节了,但是,监狱里面是没有所谓的圣诞节的说法的,所以,在监狱里面啊,真的是,死气沉沉。

    外面过节的气氛很是隆重,各个商场,商店,都挂满了圣诞的东西。

    西方人过年,还挺隆重。

    我们也越来越西化了,年轻人们对西方化的这些东西,非常的敏感在意啊,圣诞节,也是秀恩爱的节日。

    我靠,我去找谁秀啊。

    想了想,我回去旅馆,看着手机,翻找着。

    找谁秀呢?

    谢丹阳?

    这家伙估计和徐男出去了,徐男才是她的真爱,他麻痹的。

    林小慧?

    林小慧这厮这段时间也没联系我了,不知道干嘛去了。

    而且像她那种白富美,早就有约了吧,各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活动很多的。

    如果我突然约她,会不会被拒绝,多他妈没面子。

    要不,找朱华华?

    艹,算了吧朱华华,跟那家伙过节,过个屁节日,过摔跤节还差不多。

    要不,找丁琼?

    丁琼啊,这个可以有,昨天还说要我多多找她,她一个女孩子,也拉不下面子啊。

    靠,我其实想来想去,所谓的拉不下面子,都是胡扯的,要是一个女孩子真的喜欢你,面子什么东西都是虚的,她才不管那么多,打死都会找你,但是如果不喜欢你,面子就多了去。

    但,丁琼不同于其他女孩子。

    我还是找丁琼吧,我给丁琼打电话,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好吧。

    等了五分钟打过去,还是正在通话中。

    有什么前途呢。

    行,又等了十分钟,打过去还是通话中。

    约个女孩子真难啊。

    我翻了翻,找谁好呢?

    一个陌生的电话突然拨打过来,我看了看,谁呢?

    千万别是什么仇家的,整的我今晚圣诞的好心情都没了啊。

    我看了看,还是接了。

    我说道:“喂你好,哪位?”

    “是我。”

    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好像很熟悉,但我一下子想不起来是谁。

    我问道:“哪位呢?”

    她说道:“你听不出我声音吗?”

    我说:“谁嘛,听不出!”

    她说:“蒋青青!”

    我奇怪了:“怎么会是你?”

    蒋青青说道:“怎么不能是我,我打电话给你你嫌弃呢!”

    我说:“呵呵,倒是不是嫌弃,只是,这么好的夜晚,圣诞啊,不出去和朋友玩,给我打电话干什么鬼?”

    蒋青青说:“约了闺蜜啊,她还没到,我无聊等着她。”

    我说:“无聊找我干嘛?”

    蒋青青说:“找你不行吗?我就问你一件事。”

    我说:“请讲。”

    蒋青青说:“你能不能不用这样的口气讲话!”

    我说:“那用什么口气呢,亲。这样可不可以啊亲。”

    蒋青青说:“这样还差不多。”

    我说:“请讲吧亲。”

    蒋青青说道:“你欠人家那么多钱,你怎么办啊。”

    我说:“唉,不是和你说了吗,还得起就还,还不起就被打死。”

    她说:“等下等下。”

    我问:“什么?”

    她说:“我先接我闺蜜电话,等会儿打给你。”

    她挂了我电话。

    靠,搞什么。

    过了一会儿,她打过来给我,很失落的说道:“我闺蜜说她阿姨不小心摔楼梯,被送去医院,她去医院看她阿姨去了。”

    我说:“那么好啊。”

    蒋青青说:“好什么呢啊!”

    我说:“那刚好我去顶替你闺蜜好了,我反正没事,来,让我去陪陪你玩。”

    蒋青青说:“你来陪我?”

    我说:“嫌弃拉倒!”

    蒋青青说:“就是嫌弃!你陪我有什么意思呢!”

    我说:“靠,那算了。我挂电话了,我找别的女孩子。”

    蒋青青说:“那你来吧。”

    我问:“哪里?”

    她说:“我们去天城楼顶吃晚餐,看夜景。”

    我说:“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她说:“圣诞呢。呆在家里多无聊,你快点来!八点就要到的,不然过期了不算的。”

    我说:“好好,马上到。”

    我马上下楼,然后打的过去。

    靠。

    堵车。

    好吧,只能慢慢悠悠的到了那里,她打来了两次电话催促,我都只能说快到了快到了。

    这大圣诞的,出来晃荡的人实在太多了,堵得都把街道堵死了,车子多,人也多。

    我发现,街道边,全是一对一对的多,靠,虐我们单身狗啊。

    好在,和我去约会的,是蒋青青,一个漂亮的女孩。

    挺好的。

    我去到了。

    在商场门口,我过去,看到蒋青青靠在门口边玩着手机,我过去晃了晃手中的手机:“嗨!”

    蒋青青抬头看看我:“快到八点了!”

    我说:“急啥啊。去不成就去不成。”

    蒋青青说:“我可是预定了呢!”

    我说:“预定就预定吧。大不了去沙县小吃吃。”

    突然想到一句歌词,你会不会突然的出现,在街边的沙县小吃店。

    想到了前女友,那个大学的女朋友,那时读书穷的时候,吃沙县都很了不起了。

    人心里大多时候都是感到孤独和脆弱的吧。

    不然怎么经常想到过去呢。

    蒋青青说:“我今晚不要吃沙县小吃。”

    我说:“呵呵,好,不吃沙县小吃。我们要到顶楼吃西餐。”

    蒋青青去亮了楼上餐厅的票,靠,上去还要亮手机上的订票才可以。

    蒋青青说:“快点呢,上电梯。”

    等上电梯也一堆人。

    上去后,蒋青青去排队取票。

    取票了才能去坐位置点餐。

    我从这里看下面,在楼顶吹着凉风,看着城市的夜景,确实美不胜收啊,约会的人们一起吃着精致的餐饭,真的是高雅浪漫。

    我的手机响起了。

    我看了一眼,贺芷灵?

    这厮找我作甚?

    我不接。

    我按了不让她响着。

    她停了后,又打来,我不小心,按到了挂断,原本是要按着没声音,却不小心按了挂断。

    靠,挂断了。

    不小心按了挂断,我就麻烦大了!

    一条短信跟着来:“不接我电话,你明天就死!”

    太蛋疼了。

    我不接电话,明天要我死?

    想要我怎么死?

    我发过去:我有急事。

    她发来:我在江边一号码头,你给我过来!

    吓了我一跳,江边一号码头,不就是在下面吗,这栋楼也算是一号码头了,但是我看了一下,没有看到贺芷灵啊。

    我发过去:码头哪里?

    她发来:船上。

    楼下船上啊。

    我发过去:到底什么事。

    她发来:明天等死吧。

    我只好打电话过去,贺芷灵接了,我问:“到底什么事啊?”

    她说:“我刚才看到你了,很急,干嘛,约会去吗?”

    我说:“这关你什么事呢啊?”

    她说“:我在楼下码头的船上,十分钟不到,你明天有麻烦。”

    我问:“你先说到底什么事?”

    她说:“我心情不好。”

    说完,静了。

    我没说话,她也没说话。

    然后,她挂了电话。

    这?

    她心情不好,打电话跟我说?

    这真是百年难得一见,贺芷灵水泥做的人也会心情不好吗?

    可是,她不像是开玩笑,听声音,听口气,好像真的心情不好。

    在江边,码头,船上?

    要跳江吗?

    我急忙又打电话过去,却,已经关机了。

    我靠,不会真跳江了吧。

    我赶紧的去找蒋青青,找不到蒋青青,她跑去哪儿了,刚才不是好好在这吗。

    我只好打电话给蒋青青,蒋青青也关机了,怎么回事。

    一抬头,在那边呢,她在一堆人群中,刚好排队到,去点餐了。

    我根本挤进去不了。

    算了,不管她了,我先下去看贺芷灵要紧。

    我急忙的去了电梯口,按了电梯下楼。

    下了楼后,我马上跑出去楼栋外面,然后过了马路对面。

    世上的事真是巧啊,我好不容易出来约会一次,圣诞啊,在这里还被贺芷灵撞见了。

    还说自己什么心情不好的,这都真的假的啊,该不是像上次一样玩我的吧。

    我决定看看再说,如果真的要跳江,那没办法,拉住她。

    如果玩我,我就再跑回来去和蒋青青吃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