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5章 太过于仁慈
    看着龙王默默抽着烟,我过去,说道:“龙王哥,给你说说以前古代的两个历史真事吧。”

    龙王说道:“你说吧。”

    我跟龙王说了刘邦和项羽楚汉争霸时,刘邦被项羽包围困住的一个故事。

    项羽身边有个人叫范增,被项羽尊为“亚父”,此人智慧了得,妙计百出。是项羽身边的重要谋士。

    项羽因为赖以范增的谋略,得以包围了荥阳城,把刘邦困住。

    当时,刘邦见求降不成,心生焦躁。正着急呢,陈平笑眯眯地来见他。刘邦赶紧问:“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陈平说用反间计,但需要四万金,希望刘邦不要吝于金钱,如此这般地一说,刘邦连连称是,让陈平抓紧去办。

    陈平先拿钟离昧开刀。他买通一批是非小人在西楚军中散布流言。过了几天,项羽的楚军军营里流传开了一条小道消息,说是楚将钟离昧战功显赫,却不能为王,心生不平,所以打算跟汉王刘邦联手,打败楚霸王项羽,分割天下。消息越传越广,越描越真,最后传到项羽的耳朵里。项羽仔细琢磨这番传言,觉得可能性很大。从这以后,他就开始提防钟离昧了。

    后来,楚军把荥阳围得水泄不通,弹尽粮绝。刘邦主动要求讲和,提出以荥阳为界以西为汉,以东为楚。范增不同意,力主加紧攻城,一鼓作气,拿下荥阳。这让刘邦坐卧不安。

    因为议和,双方使者往来。等楚军使者到汉军中时,陈平和刘邦演一出双簧,把攻击目标来了一个乾坤大挪移。由钟离昧转向范增。先是摆一桌盛宴。刘邦亲自出马接待使者,见面后故作吃惊的说:“不是说是亚父范增的吗?怎么是项羽的使者,换下去!”

    使者正在讶异,一群侍从已经跑上来,把桌上的好酒好菜都给端走了。过了一会儿,又端上来饭菜,这回可没有酒肉了,只有青菜和白米饭。

    使者不高兴地说:“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侍从们也没好气:“别废话,有的吃就不错了。本以为你们是亚父的使者,可惜了我们的好菜!”

    两个使者这顿饭吃得那个火大啊!回去以后,他俩就把情况一五一十地跟项羽汇报了。

    项羽一听,心里想:“好啊,难为我平日对你范增毕恭毕敬,还称你一声亚父,没想到你也

    胳膊肘往外拐,对我耍小心眼啊!都说钟离昧是楚奸,不料更大的楚奸就在我身旁呢!”

    这天之后,项羽就按兵不动,不论范增怎么劝他出兵,他都无动于衷,有时候还不冷不

    热地说几句带刺的话。范增是多么聪明的人,不多久他就察觉其中有问题。把当天去荥阳的两个使者找来一问,立马明白了。原来你项羽是拿我当叛徒了啊!

    这时,范增的狷介士人脾气就上来了。他想:我这么多年辛辛苦苦为你出谋划策,为你

    瞻前顾后,为你考虑周全殚精竭力,为你熬白了头发熬干了心血,就换来你这份不信任

    么?忠心耿耿了一辈子,临了临了被上个奸细的恶名!

    范增当即就找到项羽,坚决地说:“如今天下大势已定,我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请允

    许我回去养老,您自己保重吧!”

    项羽没有多想,就挥挥手说:“去吧去吧。”

    为了怕范增逃跑,项羽还派了卫士“护送”老先生回家。说是护送,其实等于押解。老

    人又生气又郁闷,还没走到家乡,背上恶疮发作,满怀着气愤与不甘死去了。

    这以后,再也没有得力的谋士帮项羽出主意了。项羽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股肱之失,仅仅因为猜忌,没有速攻荥阳,给了刘邦谋划逃跑的机会,贻误战机,铸成大错。

    龙王听完后,说道:“这说的是反间计啊。假如,现在霸王龙找人,到我们这里使出反间计,那我的手下们想要反我,我怎么办?我就是头疼这个。”

    我说:“像华子这样的,你只能放他走了,但你却不能像项羽一样,无端端去怀疑别人。再和你说一个刘备的故事。刘备在长坂坡被曹操追杀,你看过三国吧。”

    龙王说:“这段我看过。”

    我跟龙王说刘备被追杀的故事。

    当时,曹操的先锋军,先追上了刘备的逃跑部队,顿时,先锋军把刘备的逃跑部队砍杀如切菜砍瓜一般,刘备的部队一下子就乱了,然后,刘备在关羽等人的护卫下逃出重围,留下了赵云在身后拦截敌人。

    当刘备终于远远的甩掉了身后的敌人们,他身边,只剩下了不到一百人,全部的军队都没有了,休息了一会儿,刘备后面的人赶上来,告诉刘备说,赵云投靠了曹操!

    这时候,刘备没有慌,他知道,很多人都在投降,在那样被追杀的情况下,军队乱了的情况了,很多人争先恐后投降保命的情况下,赵云很可能真的投降了。

    刘备不知道真假,但他没有说其他,他平静说道:“赵云不可能背叛我!”

    就连身边的近臣都在说:“这种情况下,人心难测!”

    刘备骂道:“别说了!赵云对我的忠心,不是荣华富贵不是威逼生死可以动摇的!”

    不多时,一匹马飞驰而来,马上的,就是赵云。

    从马上跳下来的时候,赵云身上血迹斑斑,他从怀中取出了刘备的儿子阿斗,一下子跪在地上,送到刘备手上哭道:“嫂子死了!我没能救回来,只带回来了小主公!”

    刘备直接把阿斗扔在地上:“这小子差点连累死我的兄弟,救他何用!”

    赵云急忙抱起了小阿斗,感动得哭的稀里哗啦。

    众人都很感动,跟着这么一个领导,死了都值了。

    在这个领导心中,他们比他儿子还重要,这份感情,他们怎么看?

    他们很感动,人心全部被凝聚了,刘备是有着高超交往艺术的领导。

    每个人的成功,都不是偶然的,一个落魄卖草席的皇族后人,能走到建立了一个蜀国的人,身上有着凡人所没有的能力。

    习凿齿评论刘备说,刘备尽管处在颠沛流离和危险艰难之中,却更讲信义;尽管形势事态危急,说出的话却并不违背道德。他追念刘表当年的旧恩,以情感动三军;眷恋追随他的民众,使这些人都甘心与他共度患难。刘备终于能建成大业,不也是应该的吗?

    龙王听后,说道:“我明白怎么做了。”

    我说道:“我多提点一个意见啊。还有一个就是,说说你刚才对待华子的方式,确实是不对的。资治通鉴中,司马光评论曹操说,魏王曹操知人善任,善于洞察别人,很难被假像所迷惑;能够发掘和提拔有特殊才能的人,不论地位多么低下,都按照才能加以任用,使他们充分发挥自己的才智。和敌人对阵时,他仪态安详,似乎不愿意打仗;可是一旦制定好策略,向敌人发动攻击,便气势充沛,斗志昂扬。对有功的将士和官吏,赏赐时不吝千金;而对没有功却希望受到赏赐的人,则分文不给。执法时严峻急切,违法的一定加以惩罚,有时对犯罪的人伤心落泪,也不加赦免。生活俭朴,不崇尚富丽奢华。龙王哥,你除了里面的那条‘执法时严峻急切,违法的一定加以惩罚,有时对犯罪的人伤心落泪,也不加赦免。’之外,其他都能做到,但是你做不到那个,是不行的啊。仁慈的梁武帝,就是因为有该罚的不罚,自己的人犯错也不忍心责罚,所以下面的人都乱套了,你这样做,管不住人啊,他们也不服气了呢!”

    龙王叹气道:“我实在不忍心剁掉他双手啊。”

    长毛对我说道:“龙王哥人就是太好了,龙王哥,惩罚这种事,你不真动手,真的镇不住手下的人,出来混的,哪个不是奸险狠毒,靠,不靠狠一点的惩罚,怎么能压得住他们!”

    龙王点点头:“我会听你们的。谢谢你们提的意见。长毛,你那边的话,你要好好守着自己地盘,让自己手下也别老是去惹华子他们那边的人。”

    长毛问:“如果他们故意惹事呢?如果他们先挑起事端。”

    龙王说:“先忍让,但如果实在太过分,就反抗!”

    长毛说:“好!”

    龙王说道:“伤没那么严重吧?”

    长毛说:“就这点伤,死不了。”

    龙王过去,帮长毛看了看他的脸,脸有一点肿,但基本没什么事。

    龙王说:“没事就好。记得擦药。”

    长毛说:“这多大点伤啊大哥,没事的我。你自己也小心,华子这王八蛋真是脑壳烧坏了,艹!竟然连你都敢动。还有老五老六这两个家伙,抓到我不废了他们!为什么要出卖了我!”

    龙王说:“好好找他们,找到了后通知我。你先回去吧,我就不送你了,路上小心。我和我小兄弟聊聊。”

    长毛起来道别后,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