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0章 骗女孩的本事
    我说道:“唉,跟她借也不好啊。不如,把你拿去抵债吧。你愿意吗?”

    蒋青青气道:“你快去死!”

    我说:“你舍得我死吗?我看你就舍不得。”

    蒋青青说道:“你死关我什么事,你这种人就活该死。”

    我说:“可是,我舍不得你啊。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你了,我想照顾你对你好,不懂为什么,我人生中第一次对女孩子有这样的想法。我本来想在你面前表现出很好的一面,可是没想到让你见到我如此落寞不堪的一面,算了,还是让我去死吧。”

    蒋青青看着我,问道:“是吗?”

    我说:“什么?”

    她说:“是真的吗?”

    我说:“什么是真的?去死吗?你要不要那么无情,真想我去死啊。”

    她说:“我问你真的是第一次见到我,就想着对我好,照顾我什么吗?我不相信。”

    我心想,想着照顾你,对你好,鬼才这么想,想着上你还差不多。

    我嘴上说道:“我以我高尚的人格发誓,真的是这么想的,虽然我知道你不需要我照顾,可是我就是有一种保护你的冲动。”

    她说:“你还有高尚的人格呢。”

    我说:“有没有高尚的人格不要紧,要紧的是,我真的是想对你好。”

    蒋青青说:“骗,继续骗。朱队长就对我说,你油嘴滑舌,说的话都不能相信。”

    我说:“切,那是因为她喜欢我,却得不到我的心和**,所以她恨啊。算了,你不信就算,你信不信是你自己的事,反正我自己信了。唉,青青,如果我真的被逼死了,你要记得,这世上曾经有这么一个男人,想要义无反顾的一辈子对你好过,然后,我死了你要记得不要去看我,因为我会难受。”

    蒋青青说道:“你在说什么鬼啊!别说了,我帮你就是了,可是我没那么多钱。让他们缓缓好不好。”

    我说:“好的,我尽量求他们吧。谢谢你青青,你对我真好,我这辈子都会记得你的好,就算报答不了你,下辈子做牛做马,我拔草给你吃。”

    蒋青青骂我道:“你怎么还有心情说这样的玩笑!”

    我严肃起来:“嗯嗯,不开了不开了,sorry,我有罪。”

    蒋青青放下筷子说道:“我吃饱了,我们回去吧。”

    我说道:“好吧。”

    叫服务员来买单的时候,她抢着买单:“你都欠了人家那么多钱了,留着自己用吧。”

    我说:“反正这点钱,比起几百万,真不算什么了。”

    蒋青青还是买了单。

    好吧,买就买吧。

    出来了后,她问我:“你回去监狱吗?”

    我说:“嗯。”

    她说道:“那你上车啊。”

    她指着的士,我问:“你呢?”

    她说:“你先走吧。”

    我说:“那我不放心你啊这个点回家。”

    蒋青青说:“很近的,都是繁华的路段。你快回去吧。”

    我问道:“为什么让我快回去啊?那我也要送你先走啊。”

    她只好说:“好吧。”

    然后,她上了计程车。

    上了车后,她对我挥挥手:“以后别赌钱了!”

    我喊道:“知道了!”

    她扔出一张一百块的:“打的回去!”

    我急忙捡起来:“喂!我有打的钱!”

    她坐的车子已经开远了。

    这姑娘,心地挺好啊。

    唉,可惜啊,太单蠢啊,被骗得团团转。

    回去后,我美美睡了个觉。

    第二天上班,下午,天气很好,难得的冬日暖阳,室内冷飕飕,室外暖洋洋。

    舒服啊舒服。

    我跑回了宿舍,然后把洗好的衣服没干的,都拿出来楼下晒着太阳。

    看到一个女的气势汹汹的走过来。

    我看清楚是朱华华的时候,一拳跟着过来了,我一躲开:“干嘛!”

    然后我手上的衣服都掉在了地上。

    然后我瞪着她:“我衣服都脏了!”

    她跟着一脚踹过来!

    我又是闪开:“我得罪你了!”

    她骂道:“你这个蠢货!”

    我奇怪了:“到底什么事?”

    朱华华问我:“为什么去赌钱!”

    我一愣,我赌钱了?

    想了一下,哦,我知道了,一定是蒋青青去和她说了,说我欠了很多人的钱,赌输了欠了高利贷的钱,被绑架了,差点被砍了双脚。

    我假装痛苦说道:“花姐,我,我,唉,那天我心情不好,然后,然后就赌钱,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我是,我是没想到。”

    朱华华气得胸脯起伏:“你说!你平时那么聪明,怎么犯下那么低级的错误!”

    我说:“是啊,我为什么要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啊,唉,苍天无泪,无语问老天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花姐,你要帮我啊!不然我就要被砍断狗腿了!”

    朱华华说:“活该!被砍断了腿,你刚好有个教训。”

    我哭丧着脸,我的演技实在越来越好了:“花姐,我真的不想这样子。可是,我,我,唉,我本来想找你的,想让你帮我,可是我没脸见你,没脸见人了。我怎么对得起你平时对我的淳淳教导。”

    朱华华说道:“我没教导过你,你没有对不起我。”

    我说:“哦,那好吧,是因为我不想让你烦恼,我一辈子都希望你过得快乐幸福,怎么能为了我这点赌债,跟你借很多钱呢。花姐,没关系,我一个人能处理,你走吧,真的。”

    朱华华问:“你说!你怎么处理?你知道我讨厌你哪点吗?”

    我问:“是不是我长得太帅了吸引很多女孩子喜欢啊这点?”

    朱华华骂:“你就是那张破嘴!油嘴滑舌!我不知道你哪句真话还是假话,你说,你还跟人家蒋青青说了什么!”

    我说:“没说什么啊?她怎么了。”

    朱华华看了看我,说:“没什么。”

    我说:“到底什么嘛?”

    朱华华坐在了花坛边,问我道:“你说说看,你欠那么多钱,怎么办?”

    我说:“我自己慢慢还吧,大不了被剁了双脚。”

    朱华华气得踢了我一脚:“剁了双脚你还能活吗!”

    我说:“应该能吧。”

    朱华华问我:“他们是混社会的?”

    我说:“嗯。”

    朱华华问:“你欠了两百多万?”

    我说:“对滴。”

    朱华华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说:“慢慢还。”

    她说:“你根本还不了!你跑了吧,我给你钱。”

    我说:“他们会杀了我家人。”

    朱华华说:“那找人端了他们。”

    我说:“人家根深叶茂,端了老大们,还有小弟们,跑也跑不了。”

    朱华华说:“我不相信!”

    我说:“有些混混,你真的无法除完,然后他们下黑手呢,我不要拿我父母的生命来开玩笑。”

    朱华华说:“那只能还钱?”

    我说:“别无他法。”

    朱华华奇怪的盯了我一会儿,我问道:“你看什么?”

    朱华华说:“你怎么能这么淡定?”

    我叹气,说:“其实,开始他们说杀了我,我很怕,后来我和他们说了一些话,求了他们,他们要我少还,估计吧,还一半也是可以的,而且他们说杀了我钱也拿不到了,而且还背负人命,没有意义,干脆剁了我双脚就可以了。我就想,这不用死,就好了,我就淡定了。”

    朱华华盯着我。

    我说道:“好了,花姐,你不要在意我的死活了,你走吧,不要怜悯我,不要可怜我,不要帮我还钱。如果我真的被剁了双脚,也不用可惜我,我不喜欢看到你心疼的样子。”

    朱华华气得都快哭了。

    她看看别的地方,然后红着眼,转头过来,说道:“我努力帮你凑!”

    我说道:“说了不用了,我也不要的!”

    朱华华说道:“我没说不要你还我!”

    我急忙问:“你要怎么凑?”

    朱华华说:“借!”

    简单明了啊,一个字,就是借。

    我说道:“哪有人给你那么多钱。”

    朱华华说:“问家人要,不给我就偷偷把碧桂园那套房子卖了。那个房子写的是我名字。”

    我靠这玩笑开大了。

    我急忙说道:“唉,别瞎扯了,你卖房子我真的不能要了。这样子吧,花姐,我自己去和他们的老大谈谈,那天我毕竟喝醉了,感觉被人骗了,然后那个骗我的人也不见了,我去求求人家老大,然后给人家一点钱,看看能不能了结了这事。”

    朱华华说:“你求人家有什么用?”

    我说:“有用啊!昨天我求一求,说逼我我也拿不出那么多,他们都宽恕了我一些。”

    朱华华说道:“那我陪你去。”

    我说:“不行,万一人家留你扣着你,要你出卖你身体还债,我可不要这样,我不要任何人玷污你,你是我的。”

    朱华华又要踹我:“谁是你的!”

    我说:“呵呵,好吧,你不是我的。”

    朱华华说:“那你小心吧。”

    我说:“他们不会杀我的,放心,我欠着那么多钱。”

    朱华华说:“他们会打你。”

    我说:“不会的。”

    她说道:“蒋青青去帮你借钱。”

    我说:“帮我谢谢她,我不会要的。”

    朱华华说:“我见你这人,本事一点没有,骗女孩的本事就一套一套的。”

    是的,谁让女孩子大多都仁慈啊,喜欢听好听的话啊,喜欢可怜的人啊,当听到我胡吹的时候,她心化了,这就是能说的男孩子有女孩子喜欢的原因,因为能说的男孩子让她们心花怒放,她哪怕知道那人骗她,但是她就是开心啊。

    当知道我身处险境,要被砍掉双腿,她们又可怜我啊,怜悯之心泛滥啊,可怜弱者,要帮我还债,要救我啊。

    好吧,我其实没想过要玩她们的,但在监狱干活实在无聊,找些乐子玩玩也有意思,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