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9章 陪我演出戏
    好了,白口罩也解决了,我抬头看着另外被抓的这群人,他们惊恐的看着我。

    我挥挥手,都被拖下去打了。

    然后,我对龙王说道:“龙王哥,有口罩吧。”

    龙王说:“有。”

    然后我跟龙王的手下说了一下,让他们配合我演一场戏。

    然后,龙王笑笑,说去吧,不过,我自己要先去忙了,留下这群兄弟陪你玩。

    我说谢谢龙王哥。

    龙王的手下去拿了口罩,戴了口罩。

    我的手又被绑了起来。

    我被推着进去了屋里,那个关着蒋青青的屋里。

    蒋青青的手也是被绑着的。

    一看到我被推进来,她慌张的看着我身后的人。

    她问我道:“我一直听到有人在哭喊,怎么了!”

    我说:“还有人被抓了,被砍断了双腿。”

    蒋青青大吃一惊:“啊!为什么啊!”

    我说:“因为那些人看他们不顺眼。”

    蒋青青问:“不顺眼就要砍掉他们的腿吗!”

    我说:“是啊!这是一群疯子啊!”

    蒋青青问我:“那,那我们呢?”

    我说道:“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拉我来这里吗!”

    蒋青青问我:“为什么?”

    我说道:“唉,刚才我和他们谈了一个条件,说如果你愿意,就会放了我,可是如果,你不愿意,就会砍断了我的双脚。”

    蒋青青问道:“他们为什么要抓你?”

    我说:“欠了钱啊,我欠了他们钱!”

    蒋青青说:“那你欠了他们钱,你还给他们呀!”

    我说:“我欠了二百五十八万,我去哪里找那么多钱啊!”

    蒋青青说道:“你,你怎么欠了那么多钱啊!”

    我说:“我赌输的。”

    蒋青青骂道:“你活该!那你欠钱他们为什么把我也抓来了呀!”

    我说:“我怎么知道,啊,刚好你和我在一起!”

    蒋青青说:“让他们放了我啊!”

    我说:“刚才他们谈了一个条件,就是,如果你陪他们刚才那个白色口罩的老大睡一晚,他们就放了我,如果不愿意,就砍断我双脚。”

    蒋青青急忙抓住了自己衣服:“不!”

    我说:“青青,看在我那么可怜的份上,就牺牲你吧。”

    蒋青青说道:“不!”

    我说:“那你忍心看着我被他们,砍断双脚吗!”

    蒋青青说:“可是你又忍心牺牲我吗!”

    我说:“你那没事,补补就好了。”

    蒋青青说道:“你自己惹的麻烦,为什么我要帮你!”

    我说:“靠,你说的这是人话吗,我对你掏心掏肺,待你好得不能再好!你现在跟我说这样话!”

    蒋青青问我:“你什么时候帮我了!你什么时候对我掏心掏肺对我好?”

    我点点头:“嗯,这倒是没有。那我问你,真的忍心看着我双脚被砍断吗?”

    蒋青青说道:“对不起。”

    我说:“唉,我的心好冷。你听,那人惨叫声!”

    这时候,传来了那边一声声鬼哭狼嚎的声音。

    那是白口罩被吓唬吓尿的声音。

    蒋青青捂着耳朵:“不要!”

    然后我盯着蒋青青一会儿,看来,她是铁了心宁可让我被砍断双脚了。

    好,那就换个方式玩。

    我把手放背面,对后面的几位龙王手下做手势。

    龙王的手下上来,说道:“不管他了,这个女的那么漂亮,我们照样上这个女的!”

    蒋青青啊的惊叫一声,说道:“他欠你的钱,有什么什么事,你们放了我!”

    另外一个小弟上来:“对!上了她!”

    我赶紧的英雄救美:“各位大哥,这位女孩,是善良的女孩啊,别看她那么漂亮啊,她其实,其实还是黄花闺女,不要毁了人家一辈子啊!你们不要上她,要上,上我吧!”

    一个小弟推开我。

    我赶紧的拦住在他们面前:“你们砍断我的双脚吧,再砍断我的手吧!求你们了!不要伤害这个善良的女孩。”

    我用余光看到,蒋青青感动的看着我,那双眼睛,都快流下泪来了。

    那个小弟骂道:“你还钱不还!”

    我说:“我慢慢还可以吗,可以吗!”

    蒋青青大声道:“我帮他还!”

    我说:“青青,不要,这是我的事!不关你事!各位大哥,放了她吧!她是无辜的!”

    蒋青青还挺义气啊。

    那个小弟说道:“好!你帮还是吗,怎么还!”

    蒋青青说:“我每个月可以给你们两千,可是我要还很多年。”

    我说:“青青,不要啊!”

    蒋青青坚定的样子真是可敬可佩。

    那个小弟问我:“你,怎么说!”

    我说:“我自己还,我一年内还清,可以吗?”

    那个小弟说:“行,但是现在加价了,三百万!一年还清,每个月给我们二十万以上!还不清,你就等着去死吧!还有,不许报警!不然杀了你全家!”

    我急忙说:“是是是!”

    那个小弟说道:“好了走吧,把他们送出去,另外那几个,不肯还钱,锯了他们的脚再说!”

    然后几个小弟拉着我们出来,把我们的东西还给了我们,然后上了另外的车。

    然后几个小弟开车送我们回城里。

    在车上,我和蒋青青坐在车子的后座,蒋青青说道:“谢谢你刚才,舍命救我。”

    我说:“不,不客气,这是我的事,而且,我不忍心看到你受伤害。”

    蒋青青嗯了一声。

    我说:“你说帮我还钱,是真的吗?”

    蒋青青说:“可是我每个月只能帮你两千,我月薪很少。你去哪里找那么多钱还给他们啊。”

    我仰天长叹,不是,我仰头看车顶长叹:“唉,没办法,只能被砍断双腿了。”

    蒋青青气道:“你活该!”

    我说:“你怎么这么说?”

    蒋青青说:“那不是吗,谁让你赌啊赌的!”

    我说:“唉,算了,往事不堪回首!”

    没多久,到了城里,小弟们给我们解开绳索,赶着我们下车。

    我们下车后,走了几步,我又跑回去,钻到车上去,问几个小弟陈笙和那帮人怎么样了。

    小弟们告诉我,陈笙请来绑架我们的小混混,被揍了一顿,然后都绑着扔在了那边,而陈笙还晕着,至于白口罩,也吓尿了,但没晕,小弟们也都离开了那里。

    我说谢谢他们,然后让他们帮我谢谢龙王哥,改日再登门致谢。

    说完后,我下车了。

    蒋青青奇怪的看着我一溜小跑过来:“你去跟他们说了什么啊,那么开心的样子。”

    我说道:“哦,刚才我求了他们一下,说如果实在没钱怎么办,他们说少还也可以慢慢还也可以。”

    蒋青青说:“有那么好说话吗?”

    我说:“唉,那还不起总不能杀了我,真杀了我,他们要不到钱,那更亏大了,你说是吧。好吧,我请你吃宵夜。”

    蒋青青说:“你心情看来很好?”

    我说:“大难不死,难道你不开心吗?”

    蒋青青说:“我才不开心!”

    我说:“走吧,吃饱就开心了,我请你吃宵夜,想吃什么!”

    蒋青青说道:“随便吧。”

    我说:“走吧,去吃火锅。”

    我朝前走,然后到了一家火锅店,这么晚还开。

    我们进去后,点了火锅,鸳鸯锅,一边辣一边不辣。

    点了牛肉鸡肉羊肉,青菜什么的。

    我点了两瓶啤酒,蒋青青不喝。

    蒋青青说道:“刚才回来,我觉得奇怪。”

    我问:“奇怪什么?”

    她说:“那些人开的车跟之前的不一样,那些人看起来好像也不是之前那些人。”

    我说:“他们人很多的,后来来的,你没看到,你被关着了。”

    蒋青青问道:“那你到底怎么欠了人家那么多钱!”

    我说:“赌输嘛,就借了高利贷了!”

    蒋青青说:“那你要怎么还?”

    我说:“唉,到时再说吧,不行我就去跳楼了。只能这样。可是现在他们说,不让我跳楼,跳楼了找我父母,但是不还,就开始斩断我一个一个脚指头,从小拇指到大拇指,斩断了脚趾,斩手指。”

    蒋青青有点害怕,问:“刚才那惨叫声的人,是不是就是被这么砍的。”

    我说:“呀,你怎么知道。”

    蒋青青说:“那你到底怎么办嘛!”

    我说:“没事,我手指多,脚指头也多。”

    蒋青青说:“你还开得了玩笑!我去帮你借一借吧,但是我也不能借到那么多呀。”

    我说:“不用了,这是我自己的事,不关你事!”

    蒋青青说:“这些人这么做,也不怕人家报警吗!”

    我说:“报警有什么用,谁让我欠他们钱!”

    蒋青青说:“那只能慢慢还钱了吗?”

    我说:“唯一的办法了。”

    她说道:“可是,可是哪里能拿到那么多钱,你也跟人家借一借吧,跟朱队长。”

    我说:“朱队长一听我欠了高利贷,赌输的,她死都不给我了。”

    蒋青青说:“不可能!朱队长对你呀,表面凶,可却在乎得很!”

    我问:“你怎么知道?”

    她说:“我就知道,看得出来了。平时看她听到你名字,那样子都不一样了。”

    我说:“有吗?”

    蒋青青说:“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