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8章 给白口罩的教训
    几个人上来就要按住我。

    我说道:“陈笙!我还有一个事!”

    陈笙说道:“慢!”

    白口罩等人暂停了动作。

    我说道:“看来,今天我真的是要死在这里了。好,我不怪谁,但是,你能不能放了我兄弟,还有那个女孩,他们是无辜的!”

    白口罩说道:“那个男的,他不乱来的话,我们不会动他。那个女的,我是肯定要动了,很美的姑娘!”

    陈笙说道:“我的目的,是砍掉你的脚,其他的,不关我事,让我看你们砍断他的双脚,我就走,你们想做什么,自己做!“

    白口罩问道:”钱呢?”

    陈笙说道:“尾款在我车上了。”

    白口罩说道:“好!你先把钱拿来!”

    陈笙说:“先砍了他的脚!”

    白口罩对手下说道:“去,搜搜她车子,把钱拿来再说!”

    陈笙怒问:“你不相信我!”

    白口罩说道:“这个世道,骗子太多,我们也不想做傻子!”

    陈笙怒道:“你们不讲道义!”

    白口罩说:“道义值钱个屁啊!”

    正说着,他的小弟跑来了,拿了一袋东西,给白口罩看:“大哥,里面是钱!”

    白口罩翻出来看了看:“十五万,都在了啊!”

    陈笙说道:“我们之前说好,你们绑了他砍了他的脚,我就给你们!”

    白口罩说道:“嘿嘿,拿到钱了,我砍个屁啊我砍!你自己干这个事吧!”

    说着,陈笙把一个小弟手中的刀扔给了陈笙。

    陈笙怒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子!”

    白口罩让小弟把我双脚也绑住了。

    白口罩说道:“这么血腥,而且还犯大罪的事情,你自己干最好,你不是恨他妈,你自己动手啊,很有快感的!走吧兄弟们,我们去爽爽那个小妞!”

    小弟们马上和白口罩出去。

    陈笙骂道:“你他妈骗我!”

    白口罩回骂:“草泥马的别骂我,等下老子让你知道什么叫错!”

    说着他们都出去了。

    我对他们喊道:“你们别他妈的动那个女人,否则我让你们不得好死!”

    陈笙捡起了刀子,说道:“张河!我们该了断了!”

    我骂道:“陈笙!你畜生!”

    陈笙说道:“我是畜生,你又是什么东西!”

    我说道:“你给我去阻止他们,让他们不要动了蒋青青!那是蒋青青啊!”

    陈笙说:“我管她什么蒋青青。哦,蒋青青,防暴队的同事对吧?就是这群人,帮你呢!”

    她拿着刀,有点不敢下手。

    我说道:“陈笙!你放了他们啊你!你有什么对我来!”

    陈笙说道:“关我屁事。这帮人也不听我的了。”

    说着,她拿着刀,看着我双脚。

    我看她真的要砍我了,我缩回脚喊道:“陈笙!你他妈的,老子不会放过你吧!”

    陈笙怒了:“我砍了再说!”

    这时候,有人走进来了,许多人,带头的是龙王。

    进来后龙王在陈笙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脚踹飞了陈笙,陈笙重重的趴在了地上,龙王上去又是一脚,踢飞了陈笙手中的刀。

    我松口气,说:“唉,可吓死我了龙王哥,你们总算来了!”

    龙王说道:“早就来了,早就把外面的人都绑了,在门口看戏呢。”

    我说:“靠,你们在门口看戏啊!”

    龙王说:“嘿嘿,小子,还挺够意思啊,这么个情况,还不忘了先救我和那女孩。”

    我说:“你们是无辜的。”

    龙王亲自过来给我解开了绳索。

    我松了松,运动了一下发麻的手脚。

    妈的,把我绑得我的手脚都麻了,本来想上去抽她几个耳光踢几脚,这下子,手指都动不得。

    我说道:“谢谢龙王哥。哦,对了,那边那个呢?我那个朋友。”

    龙王说:“我们把外面看门的人都绑了,她在里面呢。”

    我嘻嘻笑着,说:“好的。”

    然后我走过去,踏了踏地,很好,我的脚不麻了,我狠狠的踹了陈笙几脚。

    陈笙惊恐的看着我们,她已经意识到,她原来已经被我们的人包围了,干掉了。

    我说道:“刚才你不是很凶吗!你凶啊!”

    我左右开弓,刚才抽我耳光的,我狠狠还回去,啪啪啪啪打得我的手直发震。

    陈笙脸都红了,被打得红了,双手捂着脸。

    我骂道:“你倒是凶啊!”

    靠。

    打不下去了,我的手掌很疼呢。

    我决定吓唬吓唬她,我说道:“你要砍断我双脚,是吧?”

    陈笙已经意识到我下一步想要做什么,摇着头:“没有没有,我是吓唬你!”

    我说道:“来人,帮我绑住她,我要砍断她双脚!”

    陈笙尖叫着不要。

    龙王对手下人一点头,手下人上来,按住狂叫的陈笙,绑住了,绑在了桌上。

    我说道:“要怎么砍呢?哎,刚才你想,是要怎么砍我的?是从大腿这里砍?”

    我拿了一把刀,然后做示范动作。

    陈笙哭喊着:“不要!求你了不要啊!求你求你了!”

    我说道:“从这里?不行,听说大腿有大动脉,砍死你了我要背负人命。不对啊,我砍死你,谁知道啊。”

    陈笙喊着:“张河,我错了,求你了!”

    她竟然尿裤子了!

    尿滴答滴答从桌上落下,哈哈有意思。

    我说道:“这家伙太有意思了。从大腿这里不好,从膝盖?”

    她喊着救命。

    哭着颤抖。

    没人不颤抖,这个时候。

    我说:“这里不行啊,砍不断啊,要狠狠砍几刀才行呢!好吧,砍小腿吧!”

    陈笙哭天喊地:“求你了,求你了张河!我求你了!”

    撕心裂肺啊。

    我狠狠的高高的举起刀。

    龙王等人,连他手下这些人,除了两个看着之外,其他人都转过头,不想看到血腥飞溅的一幕。

    陈笙啊啊啊啊的叫着看着高高的举起的刀,然后在我的刀狠狠的砍下去的那一刻,闭上眼,晕了。

    我的刀砍在了桌角边。

    桌角砍掉了一块。

    安静了。

    陈笙晕了过去,尿还从桌子往下滴下来。

    我拿好了刀,说道:“太有意思了。”

    龙王转头看着,说道:“吓吓她而已?”

    我说:“是啊。”

    龙王说:“不给她一点教训?”

    我说:“吓吓就行了,不想做人那么残忍,我看她以后被吓得也不敢找我了。”

    龙王说:“斩草还是要除根的好。”

    我说:“那你怎么不杀了霸王龙呢。”

    龙王也笑笑。

    我说道:“你也是善良。”

    和龙王出了外面,然后看着外面一群被抓住的绑着的小混混。

    我说道:“小混混们拉去一人打一顿吧,给点教训,不要太狠了。至于那个白口罩,就像吓唬刚才里面那个女的一样吓唬,吓晕过去,不晕就打一顿。龙王哥你觉得如何。”

    龙王说:“好主意。”

    我和龙王走到了那厮面前。

    白口罩跪下来:“大哥,大大哥!我不知道你们是道上的人物!要是知道,借我胆子我也不敢这么绑了你们啊!”

    我指着龙王问白口罩:“你知道他是谁吗?”

    白口罩看了看,说:“不,不知道。”

    我说:“那还什么道上的人物。”

    白口罩说:“只有道上的人物才有那样厉害的本事啊!这么快就有人跟来救了!你们放了我吧,我们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说白了我们就是人家的狗!”

    我说:“那就杀狗吧。”

    白口罩急忙道:“别,别杀我,求你们别杀我!”

    我说:“哦,对了,刚才你不对我下手,砍我的双脚,我要感激你啊。”

    白口罩说:“对对对,我是不舍得下手啊。”

    我说:“不舍得个屁!真他妈的不舍得。你是怕脏了手,拿了钱就反悔!钱呢!拿来!”

    白口罩指了指后面那个装十五万的袋子。

    我去拿了袋子说道:“钱呢,我就帮你花了。”

    白口罩说道:“花,花,不需要和我客气呢。”

    我说:“但你刚才要搞里面那个女孩,对吧!”

    白口罩急忙说:“我,我就是随便说说,哪真的敢做啊,就是随便讲讲,开开玩笑的!”

    我说道:“开玩笑?好吧,那我也开开玩笑吧,你知道里面那个女的现在怎么样吗?”

    白口罩摇着头,摇完头了问:“是不是,砍断了她双脚!”

    我说道:“恭喜你,回答正确!下面该轮到你了!”

    白口罩急忙给我磕头:“不要啊不要啊!哥!哥!我错了,我不敢了!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我说道:“对于有预谋有组织的犯罪分子,他们从来不会后悔自己的错误给别人造成多大的伤害,唯一后悔的就是自己没做严密被抓了判了刑,总想伤害别人还要别人原谅然后接受最轻的惩罚!你给我下跪磕头,不是因为你认识到自己错误了,而是你害怕自己等下所承担的责任!但是,不给你一点教训,你以后还是要干这种事情啊!拉进那边那个屋子,砍断他一双脚!”

    白口罩哭着鼻涕都流下来了:“求你了不要啊不要啊!”

    我说:“拖过去!”

    龙王一点头,七八个人把他拖过去那个屋子里。

    关上了门,开始听他像刚才陈笙一样的哭叫救命的喊叫声尖叫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