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5章 乱战成一片
    几个人对她们三四十人,我们明显的占弱势。

    林惠一看我们人少,更是压上来了:“你们为什么要帮着女囚揍我们!”

    我说:“你这是找茬和我闹吗!”

    林惠说:“我就是找茬怎么样呢!”

    我说道:“我下令让你们不要再打了,你们非要动手,是吧。不怕闹出更大的事情,是吧!”

    林惠说道:“我只知道,你帮着女囚,打我们!是吧姐妹们!”

    她们嚷嚷起来:“对,对!”

    我赶紧对沈月说:“快去叫人!”

    沈月转身就要跑。

    林惠喊道:“抓住她!”

    这些天一直压抑的怒气,终于在这一刻,全面的爆发。

    那帮人喊道:“打了再说!”

    然后冲上去,堵住了沈月的去路,然后开打了起来。

    几个人对三十几个,靠。

    全面性压倒。

    我在愣着的时候,女囚中突然自发的,上来帮我们了。

    她们知道,我们是对她们好的,我们得她们的心啊。

    后面站着的,是薛羽眉。

    女囚们那么多人,一上来,就抢电棍,就打,林惠等人都懵了。

    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女囚们已经把她们全都放倒了!

    然后叫疼声,叫喊声一片。

    女囚们被剥削压榨了那么多年,她们更是气愤。

    林惠这群人大呼救命。

    场面混乱得不能再混乱。

    薛羽眉走到我身边,说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我说:“什么意思。”

    薛羽眉说:“囚犯们自发的帮你们,我就不用负责任了。”

    我说:“高。不过,差不多就行了,等下会有打死人的。”

    薛羽眉说道:“这种事,还是你来叫她们别再打了吧,一个呢,我不想让她们觉得我是主谋,还有,你施恩给她们这群反对你的。”

    我说:“好吧。”

    我大喊道:“都住手!住手!”

    女囚们纷纷住手,只有几个,就是那打林惠的几个,还狠狠的抽了林惠几个耳光才罢休。

    林惠看着我,说道:“张河,有你的!”

    我说:“你想不到吧。”

    林惠说道:“我要去监狱长那边去告状!”

    我说:“请便!”

    林惠爬了起来。

    这场闹剧,就这么结束了。

    林惠还真的,跑去告状了,监狱长找了我。

    我到了监狱长办公室,看到林惠已经在那里了。

    监狱长让我关上门。

    眼镜蛇监狱长推了推眼镜,看看我,又看看林惠。

    然后,问林惠道:“说吧,在监区里为什么打群架!”

    林惠说:“他怂恿女囚们打我们管教,我们三十多个人!”

    监狱长看着我,问:“有这回事吗?”

    我说:“林惠带着人先打我们,女囚是帮着我们的!”

    监狱长问道:“你们,我们?谁是你们,谁是我们?”

    林惠说:“张河让代理监区长徐男,排斥我们这些管教狱警,什么好处她们自己占!”

    监狱长问:“什么好处?”

    林惠说:“就是,就是,就是她们在监区里卖酒卖烟的吧。”

    这些事我根本还没开始做,再说了,哪个监区没有这种情况?

    大家心照不宣而已。

    监狱长问我说:“你们卖烟卖酒,你们自己几个领导分了?”

    我说:“没有,我没做过那些事,林惠胡扯!”

    林惠终于说出实话,道:“监狱长,其实是,徐男上来做监区长后,张河不让徐男再分女犯的钱和东西!我们,我们没有好处了,只能和她们闹!”

    监狱长盯着林惠。

    林惠急忙闭嘴了。

    监狱长盯了林惠有足足一分钟,林惠低下了头。

    监狱长说道:“监狱里有这种事吗!一直分女犯的钱和东西!说!你们怎么干的!”

    监狱长不知道这些才怪,只是她不想管那么多,而且,本身,她自己都是得到一些好处的,每个监区监区长都有给她钱,她每个月得到那么多钱就行,管你们怎么弄钱来给她。

    但是,她不想去说这些,当面和她说这些,万一以后有人告她就麻烦了,林惠这个蠢货。

    林惠急忙道:“没有没有,我胡说的,监区没有这样的事!”

    监狱长又狠狠的逼问:“到底有没有!”

    林惠两只手挥着:“没有没有,我们就是无聊闹着玩,闹着玩。”

    看来,监狱长也怕事情闹起来,她睁只眼闭只眼,就让我们剥削女犯的钱,然后孝敬她,她假装不知道就好,她要是知道了却不查,让人查下来,她就完蛋。

    监狱长对林惠说道:“闹着玩就好,别给我惹麻烦!”

    林惠说:“不会了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监狱长道:“都回去!”

    我们转头往外走。

    监狱长说道:“张河你留下!”

    我留下了。

    林惠出去了,关上了门。

    监狱长看着我,问:“挺不错啊,把监区搞得很好啊,各项指标排名都是第一啊。”

    我说:“呵呵,那都是徐男的功劳。”

    监狱长说道:“我可听说,你是军师啊。”

    我说:“呵呵,沈月等人都是军师。”

    监狱长的脸色严肃起来:“可是别闹出事就行。”

    我说:“一定一定,不会让监狱长操心的”

    监狱长徐徐问我道:“那,你们监区,以前是分女犯的钱和东西了?”

    我说:“以前,呵呵,好像是有过这种情况,好像又没有。”

    我说着模棱两可的话。

    因为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所以,我尽量给我自己逃脱的台阶。

    监狱长说:“以前好像分过,现在好像不分了是吧。”

    我说:“是的,现在没分过。”

    监狱长说:“那,你们的人,你们监区的同事,怎么愿意和你们做事。”

    我说:“呵呵,可以的,我让她们帮女囚跑腿带点其他的什么东西,当然,不会是违法犯法的东西,然后拿点辛苦费,例如带带几本健康的书籍啊,学习管理啊,历史啊,化妆书之类的,跑腿拿这些,也拿到一些辛苦钱,虽然不多,没以前的多,但也是一条路,反正,各位领导这边的,监区一样不会少的。还是以前那样。”

    我没有直接说监狱长你这边的,说成了各位领导。

    监狱长点点头,很满意的说:“好,不闹出事就好。记住,不要给我带来麻烦!再出这样的事,我不找其他人,我就找你!”

    我说:“好,我保证不发生了。”

    心想,发生了老子也不让你知道,妈的,林惠这群人,我看还不罢休,这边监狱长不帮着,下面的也就纠集了一群乌合之众百来人,如果我们纠集女囚对付她们,她们一下子就完蛋了。

    但是我不知道她们下一步是要干什么,可是,我觉得,林惠她们,很可能,下一步先去报复女囚!

    当我回去后,果然,收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林惠报复女囚。

    林惠带着人,去那几个监室,打了几个今天打她的女囚们。

    这还不够让我发火,有人跟我汇报,说正在打的是薛羽眉。

    妈的,这才让我够火气!

    打谁不好,打薛羽眉,我马上电话了防暴队朱华华。

    然后过去。

    他妈的,林惠她们知道,薛羽眉是女犯们的小头儿,要杀鸡儆猴,要你薛羽眉多管闲事!

    林惠,等死吧。

    我在监区外,等来了朱华华她们,然后带着我们的人一起进去监区。

    朱华华问道:“什么个情况?”

    我简单明了的说:“她们让女犯殴我,女犯们却向着我,殴了她们,现在她们拿女犯来出气。”

    朱华华说:“那你想怎么样。”

    我说:“我不能让她们为所欲为,要制止!”

    朱华华说道:“以什么名义?”

    对啊,出师无名可不是好事。

    我想了想,说道:“她是我女朋友!”

    朱华华问:“谁?”

    朱华华站住,蒋青青也站住。

    都看着我。

    她们一群人都看着我。

    我说:“薛羽眉!她们现在打的就是薛羽眉!”

    朱华华说:“还不可以。”

    朱华华没问太多。

    我说:“那,我真没什么想法了。”

    朱华华说道:“进去再说吧,不然你女朋友等下可能就被打死了。”

    然后,众人进去了。

    就在薛羽眉监室门口,她们拉着薛羽眉出来打,打得那叫一个惨啊。

    几个人围着,你一脚,我一脚的,薛羽眉被踢来踢去的

    草泥马的你们这群日狗的。

    我一下子看到就忍不住,抢了朱华华手中的棍冲上去就打。

    她们几个一看,急忙又躲又跑的,一群人对我骂道:“你在干什么发疯吗!”

    我怒道:“我就发疯给你们看!”

    她们有理:“我们打女囚,不听话的女囚,你要打我们?”

    我说:“这女囚怎么不听话!她很听话,还经常按时交保护费!”

    有个女的说道:“我看,是经常给你做服务吧,你跟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吧!”

    我怒着拿着电棍指着她:“有种你再说一次。”

    话音刚落,朱华华手一挥:“给我狠狠教训这些不懂规矩的手下!让她们知道什么叫尊重!”

    一下子,防暴队的人冲上来,顿时棍棒乱战成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