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4章 勾心斗角的战斗
    陆蓉和陈笙,这两个和我们对抗的同事群的头脑,终于被我们弄走了。

    好了,我看这下,她们还有谁敢跳出来!

    徐男和我们送走了几位领导。

    然后,徐男把我叫去她办公室。

    关上了门后,她问道:“真是陷害的吗?”

    我说道:“对。”

    徐男说:“会不会太阴险恶毒了一些。”

    我说:“她们对付我们的时候,也没见她们手软。她们不走,我们就要遭殃。”

    徐男说道:“我怕的是,还有剩下的那么多人,如果推举另外的人出来组织,还是要报复我们。”

    我说:“我再想想办法,让沈月去挑拨离间,瓦解了她们。”

    正说着,门有人敲了。

    我和徐男闭嘴了,我过去开门。

    进来的是沈月。

    沈月关上了门,高兴道:“成功了!陆蓉和陈笙除掉了!”

    我说:“靠,你这家伙,真够阴险啊。”

    沈月说:“靠,她们就不阴险!没见她们商量元旦对付徐男的时候,那些招数,不阴险吗?”

    我说:“好吧,干的好,花了多少钱。”

    沈月说:“几千块。没什么。把这两个女囚关几天就放出来吧。”

    徐男点点头。

    我说道:“我们还要防着她们下一步要怎么对付我们啊,沈月,找人去破坏瓦解她们的组织啊。不能让她们为所欲为,靠,谁跳出来,谁做出头鸟,干掉谁!”

    沈月说:“是!”

    徐男说道:“是干得好。沈月。”

    沈月说:“谢谢监区长。”

    徐男笑笑。

    徐男对我说:“兄弟,你自己可要小心了。”

    我问:“我小心什么?”

    徐男说:“陈笙这个人,也很阴险,她说了要你好看,跟你讨要说法。”

    我唉的一声,说:“是啊,她就认为是我出的主意。靠。什么人啊。这明明是沈月干的。”

    沈月笑笑说:“谁都知道你是我们的军师,不以为是你还以为是谁。而且你这个人看起来表面老实,实际上一肚子坏水,我们都知道的。”

    我说:“好吧,其实我是好人,我是一个老实人,你们真的误会了。”

    沈月说道:“下班去庆祝一下?”

    我说:“好啊。”

    徐男说:“你们去吧,我有些事情忙,就不去了。”

    我说道:“靠,别那么扫兴嘛,你自从上来后,就没见你和我们吃过饭,需要忙到吃饭时间都没有吗?”

    徐男说:“没办法啊,工作要做好啊。”

    沈月说:“你不去我们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我说:“对啊,还有什么意思的呢?”

    徐男说:“下次,下次。”

    我对沈月说:“好吧,那我们就下次再去吧,算了。”

    沈月只好点头。

    陆蓉和陈笙滚蛋了,很多同事都怀疑是我们设下圈套栽赃了她们,但没办法啊,没有证据说是我们栽赃了她们啊。

    然后,沈月在她们那群人中的线人又收到新消息,这帮人还不打算就此罢休,还想闹!

    她们重新拥护了一个叫林惠的女管教当狗头老大,她们不打算在迎新晚会闹了,因为她们想来点更加直接的,那就是先把我这个狗头军师给打进医院再说。

    她们认为,我们这些人,如果没了我这个狗头军师,那么,她们一定会顺顺利利干掉我们这群人?光复她们的分钱梦想。

    至于怎么打,就是群殴,计划已经出来了,要在放风场放风的时候,骗我出去放风场,然后让某几个女囚制造混乱,然后我们要去制止,然后,女囚们也乱,狱警们也乱的时候,让女囚们把我拖去,揍我一顿。

    妈的,真是够了。

    居然这样烂招都想的出来。

    女囚是要从了的,因为女囚是女囚,在这里,她们没有说不的权利,敢于说不,就被狱警管教们惩罚,惩罚的方式很多,有不给饭吃的,有打的,有关禁闭的,反正各种惩罚。

    光是那个不给饭吃,就够狠的了,两顿饭不给你吃,或者给你只吃一点点,你是不愿意干都必须要干了。

    女犯们都只是一群利用的工具,我怪不了她们。

    不过,她们可以利用女犯,我们也可以利用。

    沈月搞清楚了是她们让的哪群女犯负责揍我后,我让人去找了薛羽眉来。

    薛羽眉是那帮人的老大,林惠这群猪脑,找的人不懂找,还找了薛羽眉的人来对付我,薛羽眉来的时候,就告诉了我林惠她们的计划。

    我问道:“你们都知道了?”

    薛羽眉说:“知道了。我们打算到时候,打她们一顿。”

    我说:“哈哈,你们这么拥护我,帮我出气啊。”

    薛羽眉说道:“我们也是为了我们自己。”

    我奇怪的问:“这话怎么说?你要知道,你们不帮她,她们就针对你们的。”

    薛羽眉说道:“针对又如何,我们帮了她们,你们也针对我们!我为什么说是为了我们自己,我们也都知道了,是你和监区长撤了分钱分东西的事,然后她们不干了,就开始和你们闹事。你们是帮我们的,我们怎么能对付你们?”

    我问道:“哎呀消息满灵通嘛,你们都知道了啊。”

    薛羽眉说道:“我很佩服你啊,越来越佩服你,你这么替我们做事,但是你没有利益,你图什么呢?”

    我说:“唉,说白了吧,我们这么干,跟抢劫有什么去别,我们是在做伤天害理的事呢。这样不好,我也不怕天谴,但是看到女囚这样,我们也于心不忍。”

    薛羽眉说:“你太善良。”

    我说:“换做是你呢?”

    薛羽眉没说什么。

    我说:“换做是你,你也是这么善良,我懂你。有些人做老大,是因为有利益给别人,所以别人跟着她,有些人做老大,是因为有实力,拳头大,打得别人害怕。而你,是因为人好,她们服气你,愿意从了你。”

    薛羽眉嘻嘻的问:“那我怎么没见你从了我?”

    我说:“我早就从了你不是吗。”

    薛羽眉说:“这里女人太多,美女也多,见多了,我这样的,你也不怎么喜欢了,是吧?”

    我说:“乱讲,其实很喜欢的。”

    薛羽眉说:“没见你找过我。”

    我说:“唉,忙啊,最近真的是焦头烂额。”

    薛羽眉自己走过去,反锁上门。

    我说:“你想干嘛,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

    薛羽眉直接扑上来了。

    算了,做了再说。

    薛羽眉点了一支烟,自己拿了我的烟点了,然后说道:“我走了。”

    我问道:“你走了?喂,那我们的事情还没谈好啊,她们要揍我,你打算怎么处理。”

    薛羽眉说道:“你照样出去吧,去看她们怎么挨揍的。”

    我说:“好。”

    薛羽眉又抽了两口,把烟头潇洒一扔,然后走了。

    到了放风的时间,突然,有人来敲门,敲门声音很急促。

    我赶紧的叫进来。

    开了门进来的,是沈月。

    沈月对我道:“女囚们打了起来了!”

    我说:“哦,知道了。意料之中。”

    沈月说道:“是意料之中,女囚在放风场打了之后,她们让人来跟我说,叫张队长来处理。”

    我说:“如果是监区长过去呢?”

    沈月说:“徐男过去就揍徐男。”

    我说:“林惠这个猪头,怎么那么低能啊,还做老大呢。走,去看看。”

    当我和沈月出现在放风场的时候,林惠她们在一片混乱中,一片几十人打斗的女囚中,佯装劝架,看到我和沈月到来,她们一瞥,然后林惠嘴角泛起胜利的阴险笑容。

    好吧,傻比,看你等下怎么笑得出来。

    混乱中,我们赶紧的过去也假装劝架。

    事情如果发生得不是很大,一般都不会叫防暴队的,因为一旦叫了上面的出面,领导就喜欢拿我们说事,说又是你们监管不力,又是你们监区,又出事了什么什么的。

    所以,出现了小事情,一般,先内部解决。

    当我们过去的时候,林惠这些人明显的要撤后。

    林惠对女囚使了使眼色,突然间,一群女囚冲过去,林惠惊愕站住。

    在惊愕的时候,女囚们已经拖住了她,然后把她拉进角落那边,在林惠的那帮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林惠大喊救命。

    然后,林惠惨叫连连。

    林惠军团发现不对劲,赶紧的上去解救。

    林惠军团在这里虽然不到一半,但也有三四十人,冲上去的,很快就把林惠解救出来,妈的,太便宜她了。

    然后,女囚们遭打了。

    我赶紧的勒令住手。

    我下令住手的时候还有几个女狱警打得很爽,我直接打了电棍上去打几个女狱警:“我叫住手你们还打是吗!”

    几个女狱警不爽了:“你打错人了吧!”

    我说:“有没有听到我的命令!住手!”

    她们愤愤的看着我。

    剑拔弩张。

    我说道:“我让你们住手,你们还动是吗!不怕引起更大的骚乱吗!”

    她们回嘴道:“你是帮着女囚对付我们吗!”

    我问道:“你说什么呢,什么我帮着女囚对付你们!”

    林惠爬了起来,她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怒问我道:“打女囚怎么了,谁不打女囚,你没打过吗!”

    她们的人全都围上来。

    糟糕,我只带了沈月,还有在这里属于我们军团的,加起来不到十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