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2章 设计陷害反对的人
    我听完后,沉默了许久。

    我说:“这家伙死得真惨啊。被活活吓死,真的是吓死宝宝了。”

    柳智慧问我:“是不是想起来,对我更害怕了。”

    我说道:“是,有点。”

    柳智慧说:“何止有点。”

    我呵呵一笑,说:“谁都害怕死亡,这是人的本性,谁不怕死,看来惹谁都好,就是不能惹了你啊。”

    柳智慧说道:“她不死,我不好受。”

    我说:“好吧。那你杀人了,你不担心吗?”

    柳智慧说:“没证据,我担心什么呢?你见过有人把别人吓死了,被判刑的吗?”

    我说:“你真的是很厉害。”

    柳智慧说道:“谢谢你帮了我。”

    我说:“我成了帮凶了。”

    柳智慧说道:“你们都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

    我问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好事?”

    柳智慧说道:“替你们除了你们讨厌的一个人。是不是好事。”

    我说:“算是吧。”

    柳智慧说:“你可以走了。”

    我说:“好的,你慢慢锻炼,那我先走了。”

    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这个神秘,神奇的大美女,又杀人了。

    通过这么个极端的方式,杀人。

    杀人真的已经让她演变成了一门艺术,她能找出人心理最薄弱的地方,然后用各种艺术的方式攻击,不用刀枪,不用棍棒,不用拳脚,能杀死人。

    太可怕了。

    在办公室呆了直到下班,我去食堂吃了东西。

    吃晚饭。

    居然那么巧,康云坐在隔着我一个桌子的对面。

    她也看到了我,我看看她,低着头,吃饭,懒得理她。

    康云看了我一会儿,端起碗筷,走过来,坐在了我的对面。

    她还是那样,看起来那么知性美,戴着眼镜,丝丝柔柔,但那凌厉的阴狠,还是在眼神里藏着。

    她推了推眼镜。

    我看看她,似乎比以前沧桑了一点啊,是经历了什么啊。

    我干脆换个地方吃饭吧。

    她叫我:“张河。”

    我定定看着她,说:“什么事。”

    康云说道:“有些话想和你谈谈。”

    我说道:“想谈,你就谈啊。”

    康云右侧嘴角一翘,是在假笑,她说道:“我以为我够狠毒了,没想到你的手段,比我还狠。”

    我说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我点了一支烟。

    这里是不能抽烟的,刚看到我点烟,食堂的大妈就喊道:“那个那个!把烟灭了!”

    我懒得理她,继续抽。

    她走了过来:“你这诚心的吧!”

    我把烟踩灭了。

    食堂大妈说道:“不要为难我们,上级领导看着!”

    我哦了一声。

    她骂骂咧咧的,走了。

    我对康云说:“我根本不知道你说什么,而且,我也不知道和你聊什么的好,我先走了。”

    康云对我说:“你别装。”

    我问:“我装什么了。”

    康云说:“黄苓的伤,是你找人做的吧?”

    我说:“呵呵,你不知道吗,意外啊!”

    康云说:“你少胡扯。有那么巧的意外吗?刚好撞倒,刚好被车压过去!两个人到现在都找不到,这能叫意外?”

    我说:“我真的不知道你污蔑我做的是什么意思。我没有找人这么做。”

    压断黄苓的腿那个事,本来就不是我做的,我为什么要认,就算是我做的,我也不会认。

    康云问:“你找人压断她的腿,已经报复了,她也回来不了监区做监区长了!你还找人弄死她!你还是人吗!”

    康云骂我的时候,身体在发抖。

    她在害怕。

    徐男告诉我,监狱领导带着她们去看黄苓死的遗体,康云脸色非常的不好看,她是在恐惧。

    康云害怕下一个死的是她,她以为是我干的。

    他妈的,她找人干掉我的时候,她怎么不怕?

    干不掉我,反而她自己身边人一个个的非死即伤,就害怕我了要对付我了?

    我说道:“我要声明,你是在诽谤我!”

    我确实没有做,黄苓被压断腿,是因为她自己开车要撞我,结果差点撞到黑珍珠,也活该了,黑珍珠要弄死她,好在我拦住,不然黄苓何止断腿?

    而她被柳智慧所杀,完完全全,是自找,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我叹气,说道:“康云,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证据,这么说我。”

    康云说道:“你下一个目标,该是我了吧!”

    我问道:“你怎么这么说呢,我从来就没这么想过。”

    康云咬咬牙说道:“你别装了!你敢说,马爽,马玲,黄苓这些,都不是你做的?你处心积虑除掉拦在你前面的人,你的手段何其卑劣!好好的一个黄苓,心脏病突发,她一定被你找什么人注射了什么药,或者是吓死的!”

    我反口骂道:“他妈的康云,你闭上你的嘴吧,别污蔑我!你这么骂我!你又是怎么除掉你身边拦着你的人的!利用完了,你怎么除?你还来骂我!你他妈找人要弄死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害怕我了是吧?我警告你,让我再不爽,老子就针对你!”

    骂完我直接站起来就走了。

    靠,该死的女人。

    居然这么骂我。

    害怕了,没想到康云也有害怕的时候。

    或许,是看到黄苓死的惨状,让她一下子精神崩溃了。

    我还真想康云死了得了,但是我不敢找人对她下手,而且,也觉得太残酷。

    对,我还是比较仁慈,没有办法啊。

    回去宿舍后,我好好睡了一觉。

    醒来,又是崭新的一天,开窗,看到外面没太阳,又是阴沉沉的冬季早晨,唉,没什么好心情了。

    去吃早饭然后上班。

    一天没什么事,就到了下午,沈月突然推开我的门,大声道:“队长,事情不好了!”

    我一惊讶,看到沈月那样,我急忙问:“什么事情不好了?”

    沈月一拉我:“赶紧来!”

    我慌了,急忙跟着她出去:“妈的每次都慌慌张张的,到底什么事啊!”

    沈月说道:“反正很大的事情,很大的,大大的不好了!”

    我问:“你倒是说啊,要吓死我,我迟早会被你这么折腾吓死啊!”

    沈月说道:“你快跟着我来!”

    然后,沈月拉着我到了监区的217监室。

    监室外面站了十几名狱警。

    拉到了里面后,看着监室里,没见什么啊。

    女囚们都在,没发现什么异样的啊。

    然后我问道:“看什么啊?”

    监室最里面,有几个女狱警。

    里面,两名女囚坐在地上靠着墙,一个恍恍惚惚,一个害怕的看着我们。

    我看着地上两名坐着的女囚,问道:“她们,怎么了?”

    女狱警回头对我说道:“吸毒!”

    我愣了一下,然后急忙问:“你说什么,吸毒!”

    沈月说:“嗯,我们已经报告了监区长了。现在要怎么做。她们身上还有搜出的没吸完的。”

    我说道:“在哪?”

    沈月让女狱警拿出来,女狱警拿出来。

    然后我看着这一小小袋的东西,是k粉。

    我踢了那个精神恍惚的女囚一脚:“说!还有没有!”

    那个女囚估计嗨多了,精神恍惚,一动不动。

    妈的。

    我踢了另一个一脚,那个害怕的女囚全身发抖,她看起来也吸了,但是没吸太多。

    我问道:“这个也吸了吗!”

    女狱警说:“在吸的时候被沈月发现了!”

    我踢了瑟瑟发抖的她一脚说道:“还有没有!说!”

    她摇着头:“都在这里了,都在这里!”

    我又踢了她一脚:“从哪里弄来的!”

    她哭了。

    我再踢了一脚:“说不说!”

    她哭着说:“是,是管教给我们的。卖给我们的。”

    我惊愕。

    管教,管教卖给她?

    我问道:“说!谁卖给你的!”

    她摇着头。

    我又问:“你说不说!谁卖给你的!”

    她狂摇着头!

    我狠狠踢了一脚:“你到底说不说了!不说看我电死你!”

    她喊道:“我说了我们会被她打死的!”

    我骂道:“那就先电死你们!拿电棍来!”

    一名狱警给了我电棍,我拿着电棍,说道:“看我怎么弄死你!”

    她急忙喊道:“不要,不要!”

    我骂道:“臭女人到底说不说!”

    在监狱里发现这东西,很严重,如果查不出来是谁卖给她,上面怪罪下来,他妈的,我们这群监区的小领导都要担责。

    我狠狠道:“那就不要怪我了!”

    我开了电,要电上去的时候,她喊道:“我说!我说了!”

    我问:“是谁!”

    她弱弱的声音:“xx,xx。”

    我听不清楚,问道:“啊?你说什么啊?”

    沈月问道:“陆什么?还有谁?”

    女囚加大了声音:“陆蓉,陈笙。”

    陆蓉,陈笙!

    这两个?

    我靠。

    我看了看沈月,我明白了,沈月说的所谓弄走这两个的招式,就是找人阴了她们。

    这两个女囚,估计也是沈月找的演员。

    后来我才知道,她们两个所谓的吸毒中,有一个是真的吸毒史贩毒进来的,另外一个,则是一个n流小演员,专门在剧组跑龙套,后来因为抢男朋友泼人家硫酸进来的。

    很好,那就演下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