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1章 诱发心脏病
    到了下午,好像没有什么事,没人来抓我们去审讯。

    没人来跟我们问什么事。

    但是,关于黄苓心脏病突发的死讯,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众人皆知了。

    黄苓口碑并不好,所以她死了,大家也只是啊她怎么死了,这样一声,然后是饭后余谈了。

    但很多人还是挺开心,这厮终于死了。

    而且是以被天收了的方式去死。

    就差出去放炮庆祝了。

    做人看来还是要做好人才行啊。

    兰芬兰芳魏璐她们说的,皇帝死了叫驾崩,平民死了叫去世,黄苓死了叫噢耶。

    噢耶?

    也太过分了。

    我骂道:“人家死了,你们心里想什么,我知道,但别那么表现好吧,像冷血动物一样!”

    她们咂咂舌,说不敢了。

    看在我也庆幸黄苓死了的份上,放过你们了。

    我去找了柳智慧,在放风场上,我抽了两支烟,喝了一瓶饮料后,她出来了。

    我走过去。

    柳智慧看到我,仿佛事先知道了一样。

    我说:“你知道我要来找你吧。”

    柳智慧说:“意料之中,问黄苓的死吧。”

    我说:“对,你知道黄苓死了?”

    柳智慧说:“是我杀的。”

    我惊愕。

    不是惊愕她杀的,而是惊愕她如此的直截了当,也不掩饰,就承认是她杀的了。

    我面对这个美女,有些恐惧,我说:“你,你,真是你杀的?”

    她说:“嗯。”

    我说:“我和徐男,都有一些怀疑,因为她说,你在黄苓所呆的监狱医院附近下车的,然后,你,你杀了她?”

    柳智慧说:“嗯。”

    如此的轻描淡写。

    我说道:“可是,可是,那明明说是心脏病猝死,突发的,你怎么弄?”

    柳智慧说:“我有我的办法。想知道吗?”

    我说:“想知道,可是,我想问的是,你就这么直接的对我承认你做的,你不怕我去告你吗?”

    柳智慧说:“谁都没有我杀她的任何证据。”

    我说:“那,我想先问,你为什么要杀她?我听说,只是因为黄苓代理监区长的时候,和你吵架了几句,你就杀她了吗?”

    问到这个问题后,柳智慧表情明显的变得有些不快,甚至是厌恶。

    究竟什么样的仇恨,让她如此讨厌黄苓。

    柳智慧抬头看看天空,然后看看我,她告诉了我她杀黄苓的原因。

    当时,黄苓代理监区长后,嚣张跋扈,检查到柳智慧的监室的时候,看到柳智慧站起来慢了,她直接过去就骂柳智慧不给她面子,说柳智慧自以为是什么的。

    骂了就算了,还想打柳智慧几下的,谁知手下拉住了,说这个女人有背景,动不得。

    黄苓一向勇猛无脑,敢闯天下人都不敢闯的大祸,于是,她更是气了,你们让我不骂,连动都不让我动,多厉害的人?有天大的背景,也是在监狱里呆着,如果真的背景那么深,怎么还在这里蹲着了?

    所以,黄苓气不过,特别是手下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拦住她,她更是觉得丢份,一个监区长,干不过一个女囚。

    可是她心想,这么多人拦着她,不让她打柳智慧,估计柳智慧真的是挺有背景,于是,她决定来玩阴险的,想从别的方面遏制柳智慧,例如,让她少出来放风之类的。

    于是,破骂一顿后。

    黄苓走了。

    接下来,黄苓对柳智慧做了一件极其恶心的事情。

    因为过了一段时间后,柳智慧再看到黄苓,黄苓得意的,仿佛已经报仇雪恨了一样。

    柳智慧心细如发啊,而且看懂人心思,一看就知道黄苓是对自己做了什么事。

    然后就让两个守自己监室的狱警去偷偷的查,那两个,早就被柳智慧控制了,柳智慧拥有着无人能及的控制人的超能力。

    后来,查出来了,原来,黄苓每次让人送饭到柳智慧这边之前,都先送往她那,她往柳智慧的饭菜里吐口水,然后搅拌一下才给人送去。

    也就是说,柳智慧吃饭吃了不知道多少次黄苓的口水。

    妈的一想到黄苓那个样,我都忍不住吐了,我干呕了几下。

    柳智慧咬咬牙,说到这里的时候,然后她表情更是厌恶。

    我干呕着眼睛都红了。

    他妈的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神经变态之人啊!

    活该去死啊黄苓!

    柳智慧问我:“你说她该不该死?”

    我说道:“我不知道怎么说,虽然我觉得她活该,可是这么就剥夺了她的生命,我觉得是不是有点报复过度了?”

    柳智慧问:“换做是你呢,受害者是你。”

    我说:“该!”

    这样的人不该死,还有谁该死。

    而柳智慧让人帮忙,查出来了之后,黄苓已经出事,被摩托车碾压了腿部,送去了医院住院了。

    所以,柳智慧得知这种事情之后,心里只想着弄死黄苓,太恶心了,她实在受不了。

    非死不可!

    于是,就求我让我带她出去,目的就是为了弄死黄苓。

    我吐了吐口水,说道:“好吧,我不评价什么了,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做的是对的,还是错的,让一千个人来评价也好,一万个人来评价也好,我想,都不会有一样的声音的,但我觉得,还是有很多人支持你。可法律是法律,你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已经犯法了,这无关道德因素。”

    柳智慧说:“我本不想让她死,可是我自己想起来,难受。”

    让柳智慧难受,意味着她面对那个人真的是忍到了极限了。

    我说道:“好吧,我们不谈这个了,跳过去。我想问你,你是怎么杀掉她的?”

    柳智慧说道:“我让人去帮忙查,她有心脏病病历,动过心脏手术。”

    我说:“有心脏病?你怎么查的?”

    柳智慧说:“有钱,有关系,就能查,不难。”

    我点点头:“那你怎么诱发她的心脏病的?”

    柳智慧说道:“守我监室的狱警以前曾经告诉我,有一次监区聚餐,大家吃饭的时候,从监狱里各种奇怪的事情讲到了鬼故事,然后黄苓就说,她不怕鬼,也没见过鬼,但是有一次,她差点吓死。她说,那次她和她一个朋友去一个名胜风景区游玩,两人就开了一间双人房,半夜的时候,关灯睡觉,已经睡着了,黄苓的朋友口渴就起来喝水,却没有开灯。黄苓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坐在床头,接着,她慢慢睁开眼睛,她的朋友是穿着白色的睡衣,而且是长发的,背对着她,她一看到,当即惊悚的叫都叫不出来的醒过来,差点晕死过去,呼吸呼吸不上来。好在她朋友,开了灯,她看清楚是她朋友,拍了拍她的胸口,才把她没吓死。后来她睡觉再也不敢关灯。”

    我听完后,问道:“然后呢?”

    柳智慧说:“结合她有心脏病的病史,我决定扮作女鬼来吓死她。人,是可以吓死的。”

    我说:“嗯,这我倒是没有怎么听说过。”

    柳智慧说:“当一个人突然意外地遭受剧烈惊吓时,大脑会通过神经冲动指令肾上腺分泌大量肾上腺素。肾上腺素作用非常迅速,能加快心跳、加速血液循环,以提供充足血液供应,促使肌肉加快收缩,旨在做出逃避危险的行动。过快的血液循环会象洪水泛滥一样地冲击心脏,使心肌纤维撕裂,心脏本身出血,导致心搏骤停而死亡。人在不断地受到恐吓或情绪剧烈波动时,体内分泌的肾上腺素将逐渐积累或迅速积累,到一定量时,同样可以损害心肌细胞,造成同样的病变,导致死亡。妇女生性胆小,难以承受惊吓。人,不仅可以被突然吓死,而且也可以逐步受到恐吓因心理上无法承受而死去。”

    发现人的身体真是脆弱的,那些经常在朋友圈发什么吓死宝宝了,还真的是能吓死人的事情发生啊。

    我说道:“然后你就出去,吓死她。不是,我又想先问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她在哪个医院哪个病房的?”

    她说:“这个,我无可奉告。”

    我发现她的能量大得惊人。

    我问道:“然后,你就出去,去她的病房,装神弄鬼,吓死了黄苓吗?”

    柳智慧说道:“我去了后,等到了大半夜,偷偷溜进她的病房,关上门,进洗手间换了一件白色长衣,关了房间的灯,披下长发,把长发全都遮住脸,站在床头,头发轻轻触碰她的脸部,她被弄醒了,惊醒了,叫都没叫出来,坐也没坐起来,只是惊恐的想要跳起来,就慢慢的倒下去了。”

    我自己想起来都觉得惊悚,大半夜,黑乎乎的房间里,床头,你晕沉沉醒来迷糊糊的看到一个长发女鬼,妈的,我都会吓得半死啊更何况一个心脏病患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