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0章 黄苓死了
    柳智慧转身,回去坐下,拿了一本书看。

    我又问:“你是不是根本没有出去啊?”

    柳智慧说:“出去了。”

    我进去,问:“那怎么回来了,很早就回来了吗?”

    柳智慧说:“差不多上班的时候吧她们。”

    我问:“那她们呢?”

    柳智慧说:“我不知道。”

    我说:“唉,好吧。你回来我就放心了。”

    柳智慧说:“担心我逃跑了。”

    我说:“确实有这个担心,也担心出什么问题,被发现的,我们就完蛋啊。”

    柳智慧说:“我要百~万小!说了。”

    我说:“好吧,你在我就放心了,那我走了。”

    我转身要走的时候,不是,她不是说给我们钱吗只要带出去了,那,我们的钱什么时候给?

    我转身回来。

    我还没问她就直接说道:“我已经让人打款给了徐男。”

    好吧,和一个看透人心的人真是省力气,连说话都不用说,她直接就回答了,如果我也像她那么厉害,那是不是,直接两人都不用讲话了,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点头都不用了,直接就懂对方说什么了。

    比那个科幻中所谓的脑电波交流还厉害啊,脑电波交流还需要发电波,这看透人心直接都不用脑电波了,省电省力……

    我对她说拜拜,出了门。

    好吧,心里轻松了。

    不过,徐男到底去哪儿了。

    我回到了自己办公室,突然,我发觉我忘了一个事,我没有问柳智慧,到底出去干嘛了。

    好吧,下午等她出来放风再问吧。

    我问了一下,才知道,沈月请假了。

    然后我让兰芬在徐男回来后,通知我一声。

    直到中午,徐男才回来了,坐在了办公室里面。

    我赶紧过去找徐男。

    进去她办公室,见到徐男,我就牢骚了:“兄弟啊,可急死我了,你说你们出去了,一早来上班,找不到沈月,也找不到你,这不是要急死人啊!”

    徐男说:“我们昨天下班后出去,今天一早回来了,可是回来后,还没上班,我就被上面叫去了。你知道出去做什么了么?”

    我问:“先不说出去做什么,那沈月呢?”

    徐男说:“感冒了,和我说了一声请假,就去睡觉了吧。”

    我说:“唉,好吧,我说你们两人都不见了,真是吓死人。”

    徐男问我:“你知道我一早,被领导叫去,然后出去做什么了吗?”

    我说:“这才不要紧,反正你们回来了,就行了,阿弥陀佛,真是好啊。哎,拿到了多少钱?”

    徐男说:“三十万。我和沈月商量了一下,给你十五万,其他十五万,我和沈月分。”

    我说:“这怎么行啊,要一样的分,不能我多你们少!必须如此。”

    徐男说道:“那也好吧。我告诉你的是一个很大的事情,我出去是因为,黄苓死了。”

    我点烟的时候,手突然抖了一下,黄苓死了!

    黄苓死了?

    黄苓福大命大猪坚强的,被摩托车压都不死,怎么突然就死了?

    我问:“你开什么玩笑,黄苓死了?”

    徐男说:“她的确死了。”

    怎么回事?

    难道说,黑珍珠上次报复她后,心里还耿耿于怀,不愿放过黄苓,找人干掉了黄苓?

    我问道:“她怎么死的?被人杀了?”

    徐男说:“心脏病。突发心脏病。”

    我说:“她有心脏病吗?”

    徐男说:“我也不知道,医生说梦中突发心脏病猝死,眼睛睁着大大的,好像梦里梦见了什么东西,她们说死的样子很恐怖,恐惧,我没看。”

    我愕然。

    心脏病猝死!

    黄苓?

    这,难道说恶有恶报啊?

    我问:“她是还在医院吗?”

    黄苓说:“对,在医院,她的脚还伤着,还没得出院。”

    我说:“在医院病床上猝死,这,是不是说,恶有恶报啊男哥?”

    徐男说道:“可是,我总觉得不对劲。”

    我问:“怎么不对劲?”

    徐男说道:“我昨天带柳智慧出去,她在医院附近下了车。”

    我一下子鸡皮骤起,柳智慧干嘛去了?杀了黄苓了?

    我挠着额头,说道:“你怀疑柳智慧做的?”

    徐男说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怀疑,就是觉得可能她们有关联。”

    我说:“柳智慧要去医院杀人,也不至于那么傻,直接就在医院附近下车吧。”

    徐男说:“下车又怎么了,我们也不敢去跟警察说怀疑她啊。而且那黄苓还是心脏病突发死的,法医都这么说,我们难道说人家柳智慧是疑凶?”

    我嘴上没有说柳智慧能有那杀人的本事,但我心里就在想,难道是说,真的是柳智慧杀了黄苓?

    徐男问我道:“你不感觉到很奇怪吗。”

    我呵呵了一下,抽着烟,都不自然了。

    徐男说:“我慢慢的发现,柳智慧不是一个一般的人,你看她的人,那眼神,像是一把刀,随时可以插进你的心脏。”

    我说:“还好吧,你对她好就行。”

    徐男问:“那你说,如果对她不好的人呢?”

    我知道,对她不好的人,就是死路一条,她报复心,很强。

    我呵呵了一声。

    徐男说道:“黄苓以前就曾经骂过她。”

    我抬头问:“黄苓骂过她?”

    徐男说:“我听守监室的狱警说的,说一个女囚犯,嚣张什么,还百~万小!说,还扔了她的书。”

    我说:“可是,就算如此,人家柳智慧也不至于为了这点,杀了她吧。”

    徐男说:“柳智慧拥有杀人的本事,是吗?你告诉我。”

    我说:“实话说,她的心理学知识,能够顺利正确运用的话,确实可以做一把杀人的工具。”

    我没有正面回答徐男的这个问题,反正我这么说了,徐男自己懂了,而且,如果我肯定了柳智慧能杀人,到时候,给我自己带来麻烦。

    徐男叹气,然后点了一支烟,说道:“吗的,我们要是带了犯人出去,这个犯人还去杀人了,让上面查到,我们都不得好死!”

    我说:“不会的吧。”

    我搓着手,这他妈的种下了大麻烦啊。

    徐男说:“最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吧。”

    我说:“是啊,别讨论那么多了。你们带她出去,没有什么破绽吧?”

    徐男说:“这你可以放心,不会有什么漏洞,我现在担心的就是查黄苓死了的问题。”

    我又点了一支烟,两人都身陷苦恼啊。

    妈的,带犯人出去就算了,这个犯人还去杀人了,我靠,这个事,我们算帮凶了啊!

    我抬头看看徐男:“我们是帮凶呢。”

    徐男也郁闷着。

    我一扔烟头,说道:“不会有事的,相信我!法医去了都说她猝死了,心脏病,还能怎么样?”

    徐男问我:“如果里面有摄像头,拍到柳智慧进去呢?”

    我说:“靠,有的话不说了,怎么那么快就定论了。”

    徐男说:“还没定,只是个现场的勘察,嘴上说说。”

    我问:“这么说,还在查了?”

    徐男点点头。

    我问道:“监狱领导们都怎么表态?”

    徐男说:“领导们没怎么能表态的,倒是我看到康云,浑身不舒服的样子。”

    我问:“妈的,浑身不舒服,难道她才是凶手啊?”

    徐男说:“也许是想到黄苓那样死,她自己不舒服。”

    我说:“换谁谁都不舒服。”

    可是我还是想,康云这家伙,也有嫌疑啊,康云一直利用着黄苓帮忙做事,鬼知道是不是要杀人灭口。

    但是,要引诱一个人心脏病发作猝死,这是要多么大的本事才做得到啊,我想不到除了柳智慧,还有谁能做到。

    目前来看,如果黄苓自己突发心脏病猝死,那没什么问题的。

    但如果怀疑有凶手做的这事,那么,就很大的几率是柳智慧。

    能把杀人演绎成一门极品的艺术的人,只有柳智慧。

    让我不由得对她更是惧怕,想到骨头都冷了。

    但是,如果柳智慧只是为了黄苓骂她几句话,就杀人,也不太可能吧。

    我知道柳智慧是个有仇必报的人,但这破事,也真的很小,她不可能为了这点破事去杀人。

    徐男说道:“你的钱,我会让沈月转给你。”

    我说道:“好的,但我要的是我们平分,不是要一半,记住啊男哥。”

    徐男点点头,然后问:“那帮人今天没闹了。”

    我问:“哪帮人?”

    哦,突然想到监区的那帮反对我们撤掉分钱的事的,她们今天确实不闹了。

    那是因为他们在计划着更大的事件。

    我说道:“她们计划着更大的事了。”

    徐男说:“元旦嘛,我也知道了。”

    我说:“早点除掉陆蓉和陈笙!”

    徐男说:“已经在办了。”

    我说:“好的,那我先回去,有什么你叫我。”

    徐男说:“好。”

    回到自己办公室,我心想,我还是想问问柳智慧一个究竟!

    到底是不是她杀的黄苓。

    徐男不是不想问,是不敢问,知道了就是知而不报,不知道还什么事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