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7章 何必在意伦理道德
    我叼着烟,回去了自己办公室。

    我一直担心带柳智慧出去会出问题,一旦某个方面出现了问题,就完蛋了,最难的莫过于出去停车场的安检了。

    唉,不知道她们要如何解决。

    不过,在这里,只要有人,凡事都容易解决。

    像徐男,如果碰到停车场那边安检那几个熟人,打个招呼都出去了,什么安检都不用。

    可如果不是的话,就不行。

    让徐男想办法解决了只能这样子。

    我在办公室的时候,有人来通知我,a监区有个女犯闹自杀,她们送她来求见我。

    这个女犯,试图用牙刷柄自杀的时候,被人发现阻止了,然后送来了这里。

    当我问什么原因的时候,a监区送她来的女狱警们都直摇头。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便问了。

    女狱警告诉我,“你还是自己问她吧。”

    我说:“你们不能说吗?”

    女狱警说道:“这种事,唉,不好说,你自己问吧还是。”

    我问:“到底什么啊?有那么不好开口吗?”

    女狱警说:“说来话长,而且很复杂离奇,你自己问才好。”

    我说:“唉,那好吧。”

    女囚涉嫌的是故意杀人罪,被关了七年,刚来不久。

    原本是送往我们b监区的,但是b监区那段时间在黄苓的带领下,乱七八糟的,结果好多女囚都分去别的监区。

    监区都喜欢抢犯人。

    为什么呢?明知道犯人越多还抢着要呢。

    原因很简单,原因是,有一个犯人进来,就多一个人可以剥削要钱,多好的事啊。

    女囚进来后,恍恍惚惚看了我一眼,说道:“让我去死吧。”

    我问:“为什么呢?”

    我看了一下她的资料,涉嫌杀死女婴,自己的女儿。

    靠,好变态啊。刚生下来就杀死了!

    我晕。

    我有点不舒服,看了看她,说道:“你是内疚?愧疚?活在阴影中?”

    她哭泣着:“别问了,让我去死吧。”

    我郁闷问道:“那你和我说说吧,也许心情好点,如果到时你说了,还想死,那就去死好了。”

    她一愣,然后看着我:“是,那你让我去死。”

    我说:“说吧,说完我救不了你的话,我也没办法,随便你啊。”

    我用‘破罐子破摔’的方式和她沟通。

    她说道:“你要让我怎么死。”

    我说:“一个人真的想死,谁也拦不住,没办法,不过,我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你可以和我谈谈,或许谈了之后,你就不想死了。但如果你谈了后,还是想死,没办法,我拦不了你,让你去死好了。”

    她看了看我,说:“那你让我去死吧,又有什么好说的。”

    我说:“呵呵,很急吗?真的那么着急去死吗。”

    她又愣了一下。

    我说:“如果你赶时间,我也不拦着你。”

    她然后低下头,又哭了。

    她说道:“你听说过亲姐弟结婚吗?”

    我一愣:“啊?亲姐弟结婚?没听说过。”

    她说道:“我就和自己弟弟结婚了。”

    我听后,说道:“呵呵,这怎么可能呢?”

    她抽泣着,说:“是,我和亲弟弟结婚了。”

    我问:“不会吧。那是你父母安排的?”

    她说:“不是,是我们自己要结婚。”

    我说:“啊?有没有搞错啊,你爱上你弟弟了?”

    她说:“我和我弟弟互相相爱,在大学时候认识,一见钟情,谈恋爱,结婚,生了孩子后,才发现,我们是亲姐弟。”

    我愕然。

    愣了好久后,我问道:“你能和我说说吗?”

    她告诉了我。

    原来,她和她弟弟这一对情侣,相恋三年,结婚后,生了孩子,才发现是一对亲姐弟。

    这对姐弟,很小的时候,父母离婚,姐姐跟了父亲,那时候,姐姐才三岁,弟弟跟了妈妈,弟弟才一岁。

    然后,两人在不同的城市生活,而且,父母为了他们的健康成长,一起向孩子隐瞒着还有姐弟父母。

    而后,两人在读书的时候,在一起学校组织的校校联合社团聚会活动中,相见了,然后,相爱了,而在他们谈恋爱期间,父亲去世,母亲生病,然后在毕业后工作,结婚的时候男方带了女方去看自己母亲,当然,女的和母亲,根本不知道两人是亲生母女关系,接着,结婚了。

    在刚结婚了没多久,母亲就去世了。

    然后,怀孕生子,接着在医院阴错阳差的发现,两人是亲生姐弟关系。

    如晴天霹雳般,两人都被霹懵了。

    无法接受事实的她,掐死了孩子。

    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判入狱七年。

    而最为棘手的还有一个,亲弟弟亲姐姐都爱对方爱刻骨铭心无法自拔,死去活来。

    分开宁愿自杀。

    还有,她杀了自己孩子,这些就是她的心病。

    我自己都郁闷了,这让我怎么救啊?

    靠。

    这样的心理疾病,世所罕见,闻所未闻,我怎么救得了她?

    怎么可能救得了?

    我挠着头,要不去找柳智慧吧。

    没办法啊,这样的心理疾病,只能找柳智慧。

    我说道:“你等我一下吧。”

    我出去,叫两个a监区女狱警进来,看着她,我说我要去找个人谈谈,等会儿回来。

    然后我去找了徐男,跟她说了有个心理疾病患者,需要带去给柳智慧看,徐男同意。

    然后我又去找了柳智慧。

    在柳智慧的那个简单简洁的监室,我看到柳智慧在百~万小!说。

    我进去后,柳智慧问我:“什么事?”

    我说:“哦,这样子的,有个女病人,心理疾病,很严重,非你出马不可,我觉得,我无能为力。”

    柳智慧问道:“是怎么样的呢?”

    我说道:“很严重,我和你说说吧。”

    我把那个女囚的情况和柳智慧说了一下。

    柳智慧说道:“我陪你去看看她吧。”

    我说:“好,谢谢你啊。”

    柳智慧说道:“你把她带到监区的某个地方,没人的办公室,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我不想让人知道我是心理医生。”

    我说:“这我明白。”

    我马上安排了一个空的办公室,然后,我带着柳智慧过去那个办公室,然后,我自己过去把女犯带过来那个办公室。

    柳智慧和那个女犯面对面坐下了。

    我则是出去了外面,带上了门,实际上,我偷偷留了一个缝,我偷看。

    柳智慧问那女囚:“是你。你还记得我吗?”

    那女囚愣了一下,说:“你是谁?”

    然后她打量了一下柳智慧,然后她轻轻摇摇头,说:“我不认识你了。”

    柳智慧说:“我以前在医院见你被抓,听说你掐死了自己的孩子。”

    她低下了头。

    柳智慧说:“呵呵,后来我也犯罪,进来了这里。”

    柳智慧以这样的奇特方式和她搭桥对话。

    那女囚说道:“你犯了什么?”

    柳智慧说:“金融诈骗。”

    女囚问道:“你难道也是心理咨询师?”

    柳智慧说:“我不是,可是我见我的一个朋友,和你有过类似的情况。”

    女囚忙问:“你是说,你有朋友,也和我一样!”

    柳智慧说:“不同的是,她爱上了她爸爸。而且,他们一直知道他们是父女关系,可是两人就是互相爱慕,而且,在一起了。是的,在一起了,所有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全都发生了,甚至,下一代。”

    女囚惊讶:“啊?”

    柳智慧说:“那是在我留学的时候,认识的朋友,后来她和她父亲离开了那里,不知道去了哪儿。她的母亲生下她不久就去世,然后她跟她父亲相依为命,恋情竟然就产生了。就是这样。”

    女囚说:“可是这样,好吗?”

    柳智慧说:“你觉得它好,它就好,你觉得它不好,它就不好。一件衣服,你喜欢它,你就觉得是好的,你觉得它不好,就想扔了它。对吧,都是自己的感觉而已。为什么做人那么在意别人的目光,你真的有那么排斥自己的弟弟吗?我朋友说明知道是父亲,道德伦理是违背的,错误的,可是如果失去,宁可去死。”

    女囚说道:“如果失去我弟弟,我也宁愿去死。”

    柳智慧说:“嗯,我理解这份相爱的深情。缺他不可的窒息感。”

    女囚又哭了。

    柳智慧说道:“你觉得你死了,他也死了,这样真的好吗?”

    女囚摇着头:“我不想他死。”

    柳智慧说:“我想,你们已经爱到可以同归于尽的程度了吧,一起殉情。”

    女囚点点头。

    柳智慧说:“为什么不能像我的朋友那样?”

    女囚说:“不行的,我们就算离开了,我们的内心,也无法接受得了。”

    柳智慧说:“这些东西,不过是一个想法,你说它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我问你,这世上,会不会有很多对情侣,祖先都是同父母的。”

    她说:“会。”

    柳智慧说:“写了著名的诗句宋朝爱国大诗人,陆游,你知道吗?”

    女囚说:“知道。我学过。”

    柳智慧说:“他爱上他的表妹,唐婉,她的亲表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