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6章 艺术的除掉对手
    这种偷袭亲女孩的事情,当然不能说经常干的了。

    我想了想,说道:“也不是很经常了,就是一两次啊,就是只是亲你而已。我以我高尚的人格发誓。”

    朱华华问我:“你有人格吗?”

    我说:“靠,你这话说的,我当然有人格啊,我人格高尚得到天上去啊,天地可鉴。”

    朱华华突然给了我一下,踢在我大腿外侧,那一下子,直接如同触电的疼痛,我倒在了地上,哎哟哎哟喊疼。

    朱华华说道:“这是今天我还给你的!”

    我说:“又不是亲第一次了,做人那么小气干嘛!”

    朱华华说:“你以为我是什么人,能随便给你亲?”

    我说:“好,好,我不亲,我亲别人去。”

    朱华华说:“爱亲谁亲谁去!”

    她走了。

    我拖着伤腿,慢慢的站直,疼啊我靠。

    慢慢的走回了办公室,看着沈月帮我收拾一地狼藉,我说谢谢。

    沈月看着我拖着伤腿,问道:“你干嘛呢?”

    我说:“唉,别提了,不小心磕到了凳子上,这里,疼啊。”

    沈月说:“没事吧。”

    我说:“没事没事,你收拾,你收拾。哦,你让人去查了谁是她们主谋了没有?”

    沈月说:“我让小李去找琳琳问了,小李是我好朋友,琳琳参加了那边。”

    我说:“那她怎么可能说啊?”

    沈月说:“为了利益对付我们的人,还不能为了利益背叛她们呢?”

    我说:“这倒是啊。聪明。”

    沈月说:“拿钱砸,这样没有道德底线的人,没有不动摇的。”

    我说:“好吧,到时候这些钱,我来给你。”

    沈月说:“不用了张队长。”

    我说:“要的要的,必须要给你的。”

    沈月说:“我好不容易为组织做些事,你就让我为组织尽点心吧出点力。”

    我笑着说:“哈哈我们还成了组织了。”

    沈月也笑了:“是呀。”

    我说:“那好吧,那就让你为我们做点事吧。如果有什么需要的,你就和我说,然后我们大家商量,如何进行下一步。”

    沈月说:“好。”

    沈月收拾好后,出去了。

    我靠在椅背,深呼吸,闭上眼睛。

    几分钟之内,我便晕乎乎睡着,然后做了个梦,不知怎么回事,从桌底下爬出来一个人,披头散发,我看不清她的样子,像是死过的那女囚,但是身材更像是黄苓,她突然喊着我要掐死你,然后突然从桌底下窜出来,接着,那张狰狞的脸,又像是柳智慧,一下子掐住了我的喉咙,要我死!

    靠!

    我被掐着,呼吸不上来!

    我狠狠的一脚踹开她,却揣在了办公桌上,我一下子连办公椅一起翻倒在地上。

    我从桌底下爬出来,靠。

    原来是个梦,吓死我了!

    是我衬衫扣子,脖子那颗扣子扣上了,勒得太紧了,做了一个要被掐死的梦。

    唉。

    柳智慧。

    好吧,我确实忽略了柳智慧。

    她那时候,拜托我帮她忙,带她出去一下,我没有带,直到现在,都过了很久,我也没带,是不是有点不近人情?

    可是如果我被发现,我会死的!

    后果很严重。

    我还是去看看柳智慧再说吧,去跟她说抱歉。

    我过去了放风场,等柳智慧。

    今天有太阳,阴雨了那么多天,终于有太阳了,是个晒身体的好天气。

    柳智慧果然出来了。

    她在舒展身体,我过去了,和她打招呼。

    她看了看我,没有回话。

    我问道:“是不是我没带你出去,生气了。”

    她笑笑,说:“决定权在你。”

    我说:“其实吧,我也是想卖你这个人情,可是啊,我,我怕后果很严重,万一出事,我就完蛋了。”

    柳智慧说道:“没关系。”

    然后我说道:“你不会恨我吧?然后干掉我?”

    她没回我。

    我问:“真生气了啊?”

    她看看我,然后低着头,走到一边,继续运动。

    我说道:“别这样好吧,我知道我确实能带你出去,可是你不告诉我你要出去干嘛,那我担心啊,万一你逃跑呢,你说是吧?”

    “嗯。”她不咸不淡的回我。

    好吧,让她这么冷落我,我心里的确是不欢喜。

    我郁闷说道:“好了好了,带你出去一个晚上,就今晚!好吧?”

    柳智慧说:“不用。”

    我说:“靠,又说不用,那你可不要恨我!”

    柳智慧说:“不会。”

    我说:“还生气?好了,那就,那就今晚明晚?”

    柳智慧回头对我说:“明晚,就明晚一晚。明天傍晚下班后出去,后天早上一早你们带我回来。”

    我根本无法抗拒她那个眼神。

    她那懂得说话的眼睛。

    我还是认输了。

    她成功了,成功让我要带她出去,但是她也没有很欢喜的样子,继续做她的运动。

    我说道:“那我和徐男沈月说说,让徐男安排一下。”

    她说道:“这是你的事了,做成了,我还是那样做,给你们钱。”

    我说:“等没事再说吧,万一有事,我就完蛋了。”

    柳智慧说:“不会有事的。”

    我说:“唉,好吧,我先去和徐男沟通一下。”

    柳智慧说:“再见。”

    我说:“靠,好像一点感情因素都没有,冷冰冰的像鬼一样呢。”

    柳智慧没有回答我,我只好看看她性感的背影,走了。

    回去后,我去徐男办公室找了徐男。

    她刚收拾完了办公室,看到我,她气道:“他妈的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

    我说:“我们动了她们的奶酪,她当然要和我们拼命。”

    徐男气道:“就和她们打好了!”

    我说:“那太没艺术了。那样做,是傻的。”

    徐男问我:“那你说怎么办?”

    我说:“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对吧,急啥。”

    徐男问:“什么意思?”

    我说:“你想想看,她们难道没有组织,没有带头的吗?”

    徐男说:“会有,好像陆蓉和陈笙就是她们两,她们两个带头的!”

    我说:“沈月也和我说了,就是要查出她们这群人,谁带头的和我们反着来,我们呢,就设计,陷害这几个头头,弄她们开除也好,赶走她们也好,总之,除掉了几个带头的,下面的,还敢闹吗!”

    徐男说:“你想到什么办法了吗?”

    我说:“会有的,但如果知道是谁,我们可以有一万种方式让她不能在这里活下去!”

    徐男说:“去办了吗?”

    我说:“沈月已经让人去办了。查到了头头是谁,这事,就好解决了。”

    徐男说道:“辛苦了兄弟。”

    我说:“都是为了我们自己。”

    我给了徐男一根烟,然后我自己也点了一根,我过去把门关上,然后走过来,说道:“男哥,有个事,想和你商量商量。”

    徐男问道:“什么事你说。”

    我说:“那个柳智慧,你知道吧。”

    徐男说:“知道。”

    我说:“她想让我们,带她出去一个晚上。”

    徐男马上说道:“不行!”

    我说:“男哥,有钱拿!好几十万!”

    徐男说:“有钱拿也不行!你知道这被发现了,我们会怎么样的吗?”

    我说:“我当然知道。可是,她一定要出去。”

    徐男问:“她要出去做什么?”

    我说:“她不说,说她去做件好事。”

    徐男说:“万一她逃跑了呢!”

    我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我对她,无法拒绝。”

    徐男说:“你怕她?”

    我说:“不知道怎么说。”

    徐男说:“这个女人有背景,而且好像还有超能力。”

    我说:“嗯,有点。”

    徐男说:“她到底要出去干嘛?”

    我锁:“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也很好奇啊。就一个晚上,说明晚上,下班后带她出去,然后后天一早带回来。”

    徐男皱着眉头:“带出去容易,万一带不回来呢?”

    我说:“唉,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反正,我就来和你商量一下,你愿意的话,安排一下,不愿意的话,就算了,我也觉得风险很大,不想干。可是看到她那双眼睛,我就,就还是想帮她。”

    徐男说:“我是想帮她,但我怕她跑了。”

    我说:“估计不会吧。”

    徐男说:“她说给多少钱?”

    我说:“我,我有点忘了,她上上周和我说的,好像是二十万,还是三十万了。”

    徐男说:“那你觉得呢?”

    我说:“骗人的话,我倒是觉得她不会骗人。”

    徐男说:“你觉得她不会逃跑。”

    我说:“对,我觉得她不会跑。估计是要办什么事,但不方便说,或者说是见什么人,可能要见男人了吧。”

    徐男说:“你想让她出去?”

    我说:“嗯,为了钱,也为了卖个人情,我欠了她很多人情,而且以后,我还需要她帮忙的很多地方,她不是一个一般的人,我指的不仅仅是说她有背景。”

    徐男说:“我来安排。”

    我说:“怎么?”

    她说:“明晚,我安排一下,只让沈月一人知道,然后守住那个监室的两人知道。出去的时候,你我她,她扮成狱警出去!但是,要一再小心小心再小心!万一出事了,我们就完了。”

    我说:“被开除吧,不会被枪毙吧。”

    徐男说:“帮助女犯越狱!你知道这是多大的事吗!会上新闻头条的!”

    我说:“好了好了,我明白。那就,去办吧,麻烦你了男哥。”

    徐男看看我,说:“大家都小心行事。”

    我说:“好。”

    我其实有点搞不懂徐男为什么愿意帮我的,可我感觉,徐男也很尊敬佩服柳智慧,发自内心的,也想帮柳智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