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5章 乱世以法
    朱华华还带了十几个人来。

    顿时,没两分钟,所有人都不敢动了。

    朱华华说道:“谁动,打谁!把手上拿着的东西都扔在地上!”

    然后,所有人都扔了手中的棍棒。

    所有人都站立不动。

    地上那个泼辣的中年女子,慢慢的站起来。

    我喊道:“朱队长!她动了!不要劳烦你了,我来帮你打!”

    我上去就对她暴打,拳打脚踢,臭娘们,竟然敢吼我凶我打我,我要报复!

    蒋青青过来一把拉开我:“够了!”

    那位泼辣大姐,抱着头:“我不敢我不敢了!”

    蒋青青拉我到了一边:“再打下去,她死了!”

    我说:“你怎么不担心我刚才死了啊?”

    蒋青青说:“我刚才有帮你了啊。”

    我说:“是嘛啊?那你看到人家打了我啊,你还帮了她啊?”

    蒋青青说:“那你这么打她她会死啊。”

    我说:“啊啊啊,啊个屁!不许拦我!”

    朱华华对我们两个道:“你们两,住嘴!”

    我们闭嘴了。

    朱华华走过来,问:“呵呵,很好笑啊,一个监区的人,打成一片,真是热闹,需要用这样的方式增进同事之间感情吗?都来说说怎么回事?”

    泼辣女子站了起来,但不敢发话。

    有个不怕死的说道:“她们,她们让监区不分女囚的钱物,我们没钱分了!”

    朱华华说道:“你们分女囚的钱物?”

    那女的说道:“那,监狱不都这样吗,哪个监区不分啊?”

    朱华华说道:“他们不让分,你们就一定要分,所以打她们?”

    那女的说:“为什么不能分?”

    朱华华上去就是给她一巴掌,打得那个女的直接贴到墙上去了,爽!

    朱华华骂道:“你是在干犯法的事!”

    那女的说:“你,你打,打我。”

    声音都颤抖了。

    朱华华说道:“你可以去告状!也可以去告我!”

    朱华华对着她们一群人说道:“你们剥削压榨女囚的钱财,你们还有理了啊!”

    她们不敢出声音了。

    朱华华说道:“我警告你们,你们要是为了这个原因,动她们,我下次就不是让你们这么痛快的走了。全都走吧!该干嘛干嘛去!”

    她们带着怨气,怒气,不爽的,走了。

    我知道,没有那么简单结束的。

    朱华华对我说道:“你出来一下!张队长!”

    我对手下人说道:“大家先去工作吧。”

    她们走了。

    朱华华让她的防暴队的手下蒋青青等人也回去了。

    我在蒋青青走过来的时候,盯着她该胖的地方看。

    蒋青青甩了我一个白眼,我说:“该胖的地方,胖得很好啊!”

    蒋青青快速走了:“变态!”

    我哈哈笑了一下。

    朱华华回头瞪了我一眼。

    我收起笑容,和她出去操场那边,说话。

    站住了后,看着烟雨蒙蒙的,天阴沉沉,这种天气又湿冷,实在让人不舒服。

    朱华华问道:“是你干的?”

    我点了一支烟,问道:“什么?”

    朱华华说:“不让她们收钱了。”

    我说:“嗯,我和徐男商量了一下,徐男同意,我就干了。结果她们就这样了,监区那么多人,很多人都反对,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朱华华说:“你总算干了一点好事。”

    我说:“呵呵,一直有着一颗干好事的心,但却从来没干成好事,是因为老天不给我干好事的机会,好不容易有了自然要把握住这个机会。如果上天再来给我一次,我还是会说,我不后悔。”

    朱华华说道:“你能不能别总是那么贫?”

    我说:“那怎么了?”

    朱华华说:“合适骗骗小女生。”

    我说:“骗到过你的心吗?”

    朱华华说:“就你呀?”

    我说:“是,不过想我骗你,拉倒吧你,你想得美。”

    朱华华说道:“我问你正经个事。”

    我说:“你觉得我们之间从来都不正经吗?”

    朱华华没理我的话,说道:“你们监区肯定要闹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说:“闹事的压下去,希望你帮忙,然后那些带头的,赶走,赶去别的监区也可以,甚至想办法弄走她们开除了也可以,还有,最危险的是以后在背后使绊子,不合作的,阴险的,这些最危险,也要弄走!”

    朱华华说:“听起来不是那么简单。”

    我说:“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朱华华说:“你觉得我会怎么做?”

    我说:“宰宁国以礼,治乱邦以法。主管一个安宁的地方当用礼治,而治理一个动乱的地方当用法治。南北朝的前秦,苻坚治下的国家,那么的乱,后来让王猛来做了宰相,短短时间杀了数十大臣,倒是把一个前秦治理得井井有条,富国强兵,百姓安居乐业也没有了贪官污吏。”

    朱华华说:“你还懂这些?”

    我说:“略懂,略懂。”

    朱华华说:“那就以暴制暴了?”

    我说:“那些出头的奸贼,要杀一儆百,有跳出来的,就继续除掉,一直除到她们不敢再跳出来为止!”

    朱华华说:“有什么你通知我。”

    我说:“谢谢花姐!”

    我突然抱着她一下,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她啊的叫了一声,然后赶紧的推开我,举起脚就要踢,我赶紧飞快的跑了:“花姐,你的皮肤很好啊!”

    我回头看看她,她羞红了脸。

    哈哈,有意思。

    没想到啊,这帮人,不死心啊,下午,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闹事!

    她们不敢闹到上面去,就直接带着上百人,冲击了我们办公室,包括徐男的办公室,说是好像有个女犯跑出来,在找女犯。

    找女犯的过程中,把办公室的凳子桌椅摔得稀烂。

    妈的,这不是明显的没事找事吗!

    不可忍也!

    把我的办公室也弄了个乱七八糟。

    靠!

    我当即召集我们的人,堵住了她们,在过道上,问道:“女犯在哪?哪个监室的女犯?”

    有个女的站出来,说道:“300监室的,徐小媚。”

    我说:“靠。跑来这里了?”

    她们说:“很有可能,所以在找!”

    我说:“找要这么找吗?要翻得到处都乱了吗?你们不会先看看视频监控?”

    她们说:“已经看了!”

    我对她们说道:“看来大家是没事找事了,对吧。”

    她们说道:“张队长你怎么能这么说,那女犯可能跑了,我们找人,我们有错了吗!”

    我说:“那把我们办公室翻成那样,你们到底想怎样?”

    她们说道:“我们想怎么样?我们就是找犯人!张队长你发那么大火,你该不是和女犯是一起的吧,或者,你帮女犯逃跑!”

    我说:“闭上你狗嘴!”

    沈月拉了拉我,示意我不要动怒,不要中了圈套。

    实在是气人。

    我看着她们,说:“行,你们搜吧!”

    她们马上过去,然后穿过去,直接继续翻箱倒柜了。

    沈月拉着我到旁边,说道:“我们要针对她们的主谋,不能和一群人作对,而且她们说搜女囚,我们怎么能拦住她们?”

    我说:“怎么针对她们的主谋?”

    沈月说:“我去查一下,谁是她们的大脑,就是她们这群人出谋划策的人,谁是她们这些人中,牵头的带头的,然后,找个女囚,栽赃嫁祸给她们!想办法栽赃!弄走她们!”

    我说:“好想法!还好你刚才拉住我,不然我上去和她们打起来了啊!”

    沈月说:“对付阴险的人,用阴险的办法。”

    我说:“我一直就这么想的。”

    徐男用不了阴险的办法,徐男这人没有什么心计,是不折不扣的直性子,脑筋无法急转弯,但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心地善良的好人。

    好了,这里给她们一群人闹了一通后,办公室什么的全都狼藉了一片,连防暴队都闻讯过来了,一过来,还以为我们打起来了,朱华华过来就问:“又干嘛!”

    我说:“没事,她们说有女囚好像逃到这里来了,在找女囚。”

    朱华华一看,说:“找女囚是这么找的吗?”

    我说:“呵呵,不懂。”

    朱华华说:“这是要打砸抢烧吗?”

    我说:“估计是的。”

    朱华华说:“她们是故意的。”

    我说:“估计是的。”

    朱华华说:“你不拦着?”

    我说:“我拦着有什么用,她们要找女囚,我总不能拦着她们,不然我妨碍公务啊,让她们摔,砸,反正,后勤那里大把多的桌椅凳子,找人收拾就可以了。”

    朱华华说:“心胸突然那么宽广了。”

    我说:“一直很宽广。”

    朱华华说:“你纵容她们,她们会得寸进尺。”

    我说:“不急,她们打到我再说。你们先回去吧。”

    朱华华说道:“你出来一下!”

    我跟着朱华华出去。

    我问道:“我很感谢你第一时间过来帮我啊。真的,要不请你吃个饭吧。”

    朱华华冷冷问我:“像你今早这么干的,是经常做的吧?”

    我问:“干的什么?”

    朱华华说:“突然袭击!”

    我想了想,哦,她说的是今早突然亲她了就跑的事。

    我干了几次?我经常干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