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4章 反对的开始闹事
    兰芬兰芳一席话,这边两桌人都在喊着支持的口号,这边两桌人,跟着我们的,基本都是有情有义,孝顺,善良的。

    那边刚加进来的姐妹群,有几个的心,就没那么合了。

    自己姐妹群都反对,何况是监区还那么多的同事们了,而且还有几个队长,她们不知道什么意见,肯定大多是反对的。

    路漫漫其修远兮。

    我看着那边那桌人不爽的样子,在沉默。

    她们不敢爆发出来。

    不敢表达心中不满。

    不好意思闹出来,但我估计,会有那么几个,不甘心的,会闹事的,闹就闹吧,到时候再说。

    沉默中,那帮人还是爆发了不满:“可是凭什么别的监区都在分,为什么我们不分?说违法?谁不违法啊?她们违法就不怕,到时查下来也不会先查我们!说什么良心,狗屁良心了,都这么做了这么多年了!为什么到了你这里就说不做了?”

    有人应和道:“对啊!说不做就不做了!那我们每个月拿那点死工资,怎么活?”

    有人跟着喊:“那不如去别的监区,在这里清水监区,我们耗不起!”

    徐男说道:“想申请离开的,可以,但是我不能保证每个想调的人都能调的走!”

    刚才那三个叫嚣抵抗最凶的,直接站起来了:“那我们三个先调走!”

    徐男说:“可以。”

    她们三人说道:“谢谢张队长请吃饭,谢谢监区长和姐妹们这么久以来对我们的照顾,可我们来这里,目的是为了钱,道不同不相为谋,抱歉。再见。”

    说着,她们离去了。

    她们离去后,又有两人站了起来,然后说道:“监区长,我们也请求调走。”

    徐男说:“好,沈月,把她们名字记下来!优先让她们调走,还有,你们调走的,写个申请报告!”

    两人对徐男鞠躬,然后说再见离去。

    我点了一支烟。

    包厢里,沉默,还是沉默。

    又有人站了起来,还是我们这桌的,我一看,完了,是魏璐。

    我没说什么。

    徐男一看,脸上写满了失望。

    魏璐说道:“我,我去洗手间。”

    还好,还好,我松了口气。

    还好魏璐不是要调走的。

    沉默,一直沉默到魏璐回来。

    然后,魏璐坐下后,徐男站了起来,说道:“如果大家有什么意见,尽管说,我知道,这样的决定,让大家心里不会很舒服。”

    兰芳说道:“我们还好,我一直认为这样做不好,不过,别人就很难说了,特别是其他的同事。我们要怎么和她们说。”

    徐男说:“先说明白道理,我们不会再分女囚的财物,而我们改用卖烟卖酒这些方式来赚钱分钱。如果她们愿意跟着,就跟着,不愿意可以调走。”

    有人说道:“可是调走也调走不了那么多。”

    徐男说:“那只能优先一批人调走吧。其他的,就让她们闹吧!”

    魏璐问:“就是这个,如果她们闹,我们怎么办?她们比我们人数多很多!”

    我说:“防暴队干嘛用?”

    魏璐她们也都知道我和朱华华的关系好,没说什么了。

    有人说:“可如果她们在工作上不配合呢,动手脚呢?”

    徐男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有什么问题!”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

    徐男长吁一口气,说道:“首先,我要先道歉,给我们的姐妹们,道个歉,对不起。”

    魏璐等人急忙问:“监区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徐男说道:“你们都是我最好的姐妹,最好的兄弟,正因为你们那么支持我,我才能走到了这一步。可是我上来后,我却没有带着你们发财,反而是让你们更穷了。”

    魏璐有些郁闷说道:“兄弟,你还是大大咧咧的直来直去的草泥马草他妈的说话我们听着习惯一点。你这么讲话,我感觉,你都当我们是陌生人了!”

    徐男问:“有吗?”

    魏璐说:“是,就是感觉很陌生,你太客气了。”

    众姐妹都这么表态。

    徐男说:“靠!好,既然这么说,我就直白一点,他妈的,谁定的这破规矩,要吸人血,要这么对付女囚?我就废了这条规矩,挣钱的方式有很多种,非要走这条路吗!这么做,是违法,也对不起我自己良心,我废除,谢谢你们继续的支持。还是刚才那句话,想跟着的,继续跟着,不想跟的,我优先安排我们姐妹调走!”

    兰芬和兰芳站起来:“我们跟着!”

    沈月站了起来:“我也是!”

    我们这桌人都站了起来,还有没走的人,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然后,举杯干杯。

    喝了个人仰马翻。

    那晚我不知道怎么回去的,沈月后来对我说,说我直接进去洗手间,就在洗手间外面方便。

    洗手间没有男女之分,但是那个洗手间有一个隔间一个隔间的,而我,直接就是在隔间外面哗啦啦,好多我们的女孩子过来急忙都站在外面,不敢进去了。

    而我上完了洗手间,就醉醺醺的,走s蛇形路线回去宿舍,招呼都不打,蛇形路线,从这边,晃荡到那边,然后,又从那边,晃荡到这边,晕乎乎的回去睡了。

    反正我醒来后,喝了很多水上了好几次卫生间。

    去上班的时候,还是晕乎乎的。

    沈月突然推开办公室的门,我还在喝水,沈月报告道:“不好了!”

    我说:“说,怎么了?”

    沈月说道:“坏事了,她们开始闹了!”

    我说:“闹什么?”

    沈月说:“今天没分钱,说以后都不能分钱了,她们就闹了!”

    我说:“靠,闹事!去看看!徐男呢?”

    沈月说:“她去开会还没回来。”

    沈月带着我过去,就在我们监区的徐男办公室前,堵了近百人,监区的同事们开闹了。

    我过去后,她们喊道:“张队长,你和监区长一起不让以后分钱了是不是!”

    我说:“对,这事儿,的确是我们商量过了!“

    有个中年女的跳出来,骂道:“有你们这么做领导的吗!一上来就把我们唯一的一点甜头都抹去了!不分钱,以后我们靠什么活着?靠什么生存!”

    我说:“监狱,单位,招你们进来,难道不发工资了?”

    那个女的破着喉咙骂:“就这点死破工资!每天吃白米饭都吃不起啊!”

    我说:“别这么讲得那么难听,一个月几千块钱,你倒是每天吃几百斤白米饭啊!”

    她叉着腰:“我不管!你们如果不分钱,我们就闹!逼着你们分钱!”

    众人也吵吵嚷嚷起来,什么别的监区可以,为什么我们监区要这样之类的。

    我对沈月轻轻说道:“叫防暴队朱队长来。”

    沈月走了。

    众人围着我,说道:“今天不分钱,我们就不干活,不走了!”

    我说:“可以,那就当你们旷工,扣工资!”

    众人骂道:“你敢!你小子刚进来没一年,就开始骑在我们头上了,这些我们都没说什么,你还敢剥削我们的福利!”

    我呵呵一笑,说:“他妈的,剥削女囚的东西,财物,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福利!”

    众人说道:“那你想办法挤出来从哪里挤出来给我们啊!你可以不剥削她们,那你倒是给我们每天那么多钱,我们不闹啊!”

    我说道:“我们可以卖烟卖酒什么的,虽然监狱禁止,但这些,你们懂的,也可以分到一些钱,虽然没那么多。”

    那个最厉害的中年女子破口大骂:“那点钱还不到分的每天的一半,我们不要!”

    众人跟着喊:“对,我们不要!”

    我说:“可以,不要就不要!我们走,回去继续上班!她们不要,她们闹,闹吧!随便你们,全都旷工处理!”

    她们围住我们,不让我们走:“今天不给一个说法,谁都别想走!”

    我说:“行,不走,我们就强行走!”

    她们喊道:“堵住她们!”

    她们人多,一下子堵住了两边的过道路口,然后,我们这些人,被死死围着了。

    我说:“不给出去是吧?那就强行冲出去!”

    然后,我带着人强行冲出去,这下子,可真的打起来了,一下子闹成了一片。

    她们人多,占优势,我没想到的是,她们来闹之前,竟然准备了电棍,一个一个拿出电棍直接就打了,不计较后果了,我措手不及,被那个中年女子敲了几下,我抱着头的时候,防暴队一群人突然到了,然后有人帮我解围,对着那中年泼辣女子直接就几个棍子下去,那个女的当即倒在地上抱着狗头,疼得哭爹喊娘。

    我靠,轮到我反击了,我直接对她踹了几脚,她一下子哭得稀里哗啦。

    原来那么凶悍,不过如此。

    我抬头看,救我的人,是蒋青青啊。

    她看了看我,然后说:“你们怎么打起来了啊?”

    我说:“先不要问那么多,帮我们打那些人再说!”

    蒋青青看着我们一群穿着同样衣服的人,懵了:“谁是那些人?”

    我说:“好吧好吧,你帮我们把她们分开就可以了!”

    蒋青青一挥手,然后让防暴队的一起,把所有人都分开。

    这时候,朱华华也到了,站在那一头,冷冷看着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