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1章 柳智慧的心理干预
    柳智慧看着我,说道:“总之,是好事。”

    我说道:“算了吧那,你都不告诉我,而且,万一你一出去了,跑了怎么办?”

    柳智慧说:“我不会。”

    我说:“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你跑了你知道我们几个会完蛋的!”

    柳智慧说道:“我不会跑。”

    我说:“呵呵,算了吧。”

    柳智慧说:“不行吗?”

    我说:“很重要的事吗?非要亲自出去吗,我帮你不行吗?”

    柳智慧说道:“不行。”

    我说:“是要见你男人吗?”

    柳智慧说:“不是。”

    我问:“那你说,到底是什么嘛!”

    柳智慧说:“我不能和你说,这事情做完了之后,我可以和你说。”

    我说道:“到底什么嘛!你也是让我郁闷了,算了不说算了,我帮不到你。”

    她静静看着我。

    我不懂她到底要出去干嘛,我怎么敢帮她啊?

    这要被发现,我他妈要被开除的,而且还说让徐男沈月等人一起帮助她出去,靠,开什么玩笑,会完蛋的!

    可我真的很好奇,她到底要出去干嘛?

    可是她又不肯说,到底是出去见男人,还是见男人,还是见男人去了?

    除了要亲自出去见男人,约会男人,我想不到其他的理由。她出去的理由。

    想到她要出去见其他男人,我就吃醋,我就不爽,妈的不许见男人!

    她看着我,说道:“我出去是有件事必须要办!是针对某个人,不是约会男人。”

    我急忙说道:“我,我没这么想。”

    我突然想到,她是看懂人心的,我欲盖弥彰是没用的,我说道:“好吧,其实我有点吃醋。”

    她说:“可不可以。”

    我说:“唉,我先考虑吧,听起来好像挺可行的,可是一旦某个环节出了一点错!我就会,我们就会全部完蛋!”

    她说道:“谢谢你。”

    我说:“我还没帮你呢,你谢我干嘛?”

    她没说话了,然后转身过去,做她的运动去了。

    奇怪的女人。

    我对她的好奇,比贺芷灵,比黑珍珠,比一切我认识的人的好奇程度都强烈,我真的想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犯了什么进来,然后,她到底什么背景,她脑子里到底每天想什么东西,她要干嘛?

    唉,我觉得我好累啊,挖空自己想要去搞清楚另外一个人的想法。

    回到了办公室,我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

    办公室门被敲了,我说请进,看到沈月,沈月进来后,说a监区送来一个女病人,让我去看。

    病人很多,我自己看多了自己都感觉快要得病了。

    心理也压抑,我想,我应该去找柳智慧让柳智慧也给我开导开导。

    到底帮不帮柳智慧,我郁闷了。

    我到了心理咨询办公室。

    一个a监区的女病人,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幻想被迫害。

    我发现得这种病的人很多,我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这样子,老是幻想自己被人害死。

    a监区的狱警说她老是突然大喊大叫到处跑,说有人要打死她,还说狱警拿着枪要打死她。

    我看着她,一个中年女子,看来睡得不好,面容无光,黯淡发黄,我问道:“我刚才听她们描述了一下,大致也知道了你一些情况,那你是有什么感觉的呢?”

    那中年女子刚开始有些紧张,然后看看我,说道:“监狱里,都是坏人!她们想要联合起来,杀了我!”

    我问:“她们为什么要杀了你?”

    中年女子说道:“因为我是监室长,然后我做监室长,她们不满意,连狱警也不满意,所以,她们想杀了我。而且我做监室长得罪了很多,很多人!”

    我说:“那也不至于要杀你吧!”

    中年女子说道:“你不懂!她们有的嫉妒我,有的讨厌我,有的恨我,有的埋怨我!反正她们要杀我!”

    我还是用以往的治疗方式对她进行心理辅导。

    然后我心想,杀人?

    妈的!

    柳智慧该不是想出去杀人吧!

    我靠。

    很有可能。

    那我更不能让她出去了!

    柳智慧才是真正干大事的人,什么黑珍珠什么的搞地盘抢地盘打群架开枪,都弱爆了,柳智慧出马,谁都靠边站。

    我估摸着,柳智慧出去,肯定是干大事了,我不能让她出去。

    下班后,我出去外面。

    到了公交站,我坐着公交车,去镇上。

    看着窗外,可是,我的脑海里,全是柳智慧那求我的可怜的眼神。

    全都是。

    妈的,怎么回事?

    她求我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可怜的眼神和表情,她的眼神和表情,如同平时一样,毫无变化,可是为什么我现在坐车,满脑子却是她可怜的眼神和表情?

    这女人是妖,她对我进行了心理干预了,我知道的。

    然后我,不由自主的可怜她,想着帮她,她知道我是什么样性格的人,她对我进行了心理干预,我明知道如此,可是还是想着要帮她,我是不是要疯了。

    因为我可怜她,我想帮助她。

    我摇摇头,逼迫自己不去想,可脑子里心里越是她。

    该死的柳智慧啊!

    这要让我活生生去犯罪啊!

    她到底想要出去干嘛啊是。

    唉。

    到了旅馆里,我拿着手机看,看着看着,有几个未接来电,看着的时候电话响起,又有人打过来了,有点熟悉的号码。

    我接了这电话:“你好哪位?”

    “你都不存电话号码的?”黑珍珠的声音。

    高冷黑珍珠。

    我说道:“什么事呢?”

    黑珍珠说道:“找你有事,过来吧。”

    我说:“什么事啊?请我吃饭吗?”

    黑珍珠说:“一件挺有意思的事,你不来的话,龙王又有麻烦了。”

    我说:“怎么老是他有麻烦啊!”

    黑珍珠说:“霸王龙盯上他。”

    我说:“这次又是怎么麻烦呢?”

    黑珍珠说:“你来了再说。我还是在xx大厦。”

    我说:“好吧。”

    她说:“马上过来吧,戏快开始了。”

    我说:“行行行,马上打的过去啊。”

    下楼,打车,过去xx大厦。

    那个金碧辉煌的大厦。

    没想到,黑珍珠已经在楼下等我了。

    我过去见到她,她穿着精致,高挑站立,看到我,转头走上了车子。

    我上去了副驾驶座。

    然后她开车,很急的开出去。

    看着车窗外,又想到了柳智慧的眼神。

    可怕的柳智慧。

    妈的如果她恨我,对我进行了心理干预,是不是可以让我每天都能看到她女鬼的一面?

    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千万不能惹,不能得罪柳智慧,玩玩玩笑还可以,真要得罪她,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问黑珍珠:“到底什么事?”

    黑珍珠说:“过去你就知道了。”

    然后,黑珍珠开着车,飞快的踩油门,驶向了前方。

    十几分钟后,我们到了一个庭院的外面。

    应该说是庭院的侧面,而不是正门。

    我看着庭院不大,但从围墙外看进去,亭台楼榭,甚是精致。

    这时候还下着小雨,想到周杰伦的烟花易冷。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

    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

    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

    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

    是的,就是旧故里草木深的那种感觉。

    我问黑珍珠道:“你带我来这里,干嘛?看风景?”

    我拿出手机,拍了几个照片。

    看了看照片,照出来的效果不错。

    我看着那边,有一辆商务车,靠,怎么那么眼熟,是霸王龙他们的车吗?还是彩姐她们的?

    我奇怪的看着黑珍珠,问:“正门那里那个黑色商务车,是黑衣帮的人的车吧?”

    黑珍珠点点头。

    我说:“靠,黑衣帮的人来这里干嘛?要埋伏?开枪打死龙王吗?打成马蜂窝一样吗?龙王来这里吗?”

    黑珍珠说道:“看下去。”

    我说:“有意思,你这人也是,让我边看戏,然后边救人。是要向我展现你们的实力吗?我已经承认了,你们很厉害。”

    黑珍珠说:“我想知道,为什么我已经提醒过你,让你去和龙王说他会很危险,他为什么还要这么随随便便?根本不放在心上?”

    我说:“有吗?他明明是说要增派人保护他自己,难道他没有这么做吗?”

    黑珍珠说:“他增派不增派我不知道,但是他身边的人,他是没有增派的。”

    我问:“难道说,这是他家人,他父母的住宅吗?”

    黑珍珠说:“霸王龙会从他身边人下手。”

    我说:“好吧,那这里是他父母住的是吧?”

    黑珍珠说:“媛媛。”

    我一愣。

    然后说道:“靠,不是吧,媛媛居然住在这里?这里可不便宜啊,虽然地处郊区了一点,但这是土地啊。而且盖的还是明清古风的宅子!”

    黑珍珠没说什么。

    我问道:“为什么你好像什么都知道的?你怎么知道他们的计划,情报,你是不是安插人进去窃取窃听了?”

    黑珍珠说道:“自有我的办法。”

    想来她是不愿意说的了,我也就不问下去了。

    不过我还是很好奇。

    这时,又来了一辆商务车,靠在了我们这一边的围墙外,开过来了后,人又没下车,他们在车上等着了,看来就是只等媛媛出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